残忍!梅花鹿“鹿茸收割”全程曝光

刚生下来的小鹿紧跟着母鹿,它们与公鹿只有一墙之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夏天是梅花鹿长得最漂亮的季节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用钢管作为注射麻醉的“喷枪”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用钢锯锯下鹿茸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对鹿茸能值5000多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用荔枝木灰包扎锯后的伤口


白亮的阳光透过树冠,在东莞市南城水濂德坤鹿场的鹿圈里投下斑驳的光点,就像鹿身上的梅花斑。夏季是梅花鹿长得最漂亮的时候,头上顶着丰满的肉色鹿茸,身上换上了淡红的新毛,梅花斑鲜明得像是芳草丛中的花朵。对于鹿场的主人而言,这是收获的季节,该是锯鹿茸的时候了。


保护鹿茸宁折不弯


6月17日,鹿场主人范德坤推开鹿圈的铁门,数十只公鹿便齐刷刷地望了过来,一动不动地盯着陌生人。


我们一走近,鹿群便惊惶地绕着圈跑起来,前腿笔直,后腿呈弓状,瞬时的迸发力十分惊人。主人范德坤说,如果在发情期,人根本不敢靠近鹿群,“刚进到圈里就被鹿撵出来了”。现在之所以怕人,是因为梅花鹿下意识地保护鹿茸,生怕被人取走。“一旦把它们赶急了,它们会一头撞到墙上去,宁肯把茸撞烂也不让你得到。”公鹿们也有打架的时候,平时都是头顶着头较劲,长茸之后改成用两只前腿厮杀。


看到鹿群受惊,范德坤的儿子上前“吁”了一声,并让我们先出去,口气里带着不满。范德坤略有些尴尬地解释说:“我们一家子长年养鹿,对鹿的感情很深,他心疼了。”


德坤鹿场养鹿的食料添加了人参和灵芝,“鹿比人吃得还好”,一家人对鹿也照顾得很细心。范德坤的儿子原来是北京一家高科技公司的副总经理,前些时间被父亲召来东莞,跟着学习养鹿技术。“交给工人我不放心,怕他们委屈了我的鹿。”


“后宫佳丽”强者独享


为了让从吉林“移民”到东莞的梅花鹿适应南方的生活,范德坤煞费了一番心思。在北方,梅花鹿每个月至少要吃两回橡树叶,树叶里蕴含的一种特殊的蛋白酶可以帮助梅花鹿的胃部运动,保持正常消化功能。“南方没有橡树,我研究了很久发现榕树叶也含有同样的酶,东莞遍地都是榕树,而且四季常青,榕树叶是很好的替代品,”范德坤说,“所以我每个月都要去各处看看,哪里有绿化工人在修剪榕树,就把树叶捡回来洗干净。”


与公鹿圈一墙之隔,便是鹿场的“后宫”,里面有二三十只母鹿,有的还带着只有一两周大的小鹿。母鹿不时舔舔小鹿身上的皮毛,并确保它随时不离左右,护犊之情让人心生暖意。


虽然母鹿的数量并不比公鹿少太多,但并非每只公鹿都能得到爱情,这里像一个古代斯巴达城邦,只培养勇士的后代。到了发情期,主人便会细心地观察公鹿群,看看谁的体魄最为强健,它才能享有养儿育女的特权。一次一般只有一只公鹿被送进母鹿圈,有时也送两只,但其中的弱者仍可能得不到自己心仪的对象。“进去后可能还要再打一架,打输了的就得不到最漂亮的母鹿。”


独门“暗器”施加麻醉


准备好了消毒剂、锯子和止血工具,范德坤就带着儿子和一名工人准备收茸。他拿出一根长1米、口径1厘米的钢管,再把吸满了麻醉剂的小型注射器放入钢管中,一件只存在于武侠世界里的暗器便出现了。


在我们看来,每只公鹿都长得一样,盯住其中一只,跑一跑又乱了套,但在范德坤眼里,每一只都不同,看上一眼就能知道它的年龄、健康状况和鹿茸质量高低。“鹿茸一般是开两杈的最好,这个时候鹿茸柔软而丰满,营养价值最高,等到开了三杈,就要差一些了。”


他拿起“吹箭”,鼓足一口气,对着一只鹿茸擦伤的鹿吹了过去,“嗖”的一声,注射器便插在了鹿身上。他连续吹了三只鹿,一次都没有落空。过了10分钟左右,中箭的三只梅花鹿便昏然欲睡了。我们担心鹿身倒地会撞坏鹿茸,范德坤笑着指了指,三只鹿先后倒了,但它们是小心地躺下,轻轻把鹿头靠上地面,才昏睡过去。


荔枝木为鹿止血


确定倒地的梅花鹿已经失去知觉后,工人便拿出一根长绳,把鹿的四肢牢牢缚住。范德坤认真擦去锯子上的锈痕,并用酒精仔细地消毒,他在鹿茸根部也擦上了酒精。“消毒不能着急,因为鹿茸的血流量很大,容易引发感染。”


范德坤的妻子这时候推门冲进了鹿圈,用带着哭腔的嗓音高喊:“老范,下锯可要快啊,别弄太疼了;师傅,止血可得止好喽!”她不忍心看,转身又出去了。范德坤回头应了一声“知道了,就你心疼么!”


工人按住了鹿头,范德坤就熟练地开始锯茸,五秒钟便完成了。工人把早已抓在手上的木灰敷到创口上,并迅速用纱布包好。范德坤说,现在还不能让儿子操锯,因为他还不够熟练。“锯的部位要把握得好,低了会损伤角根,影响下一次的鹿茸生长,高了则会浪费宝贵的鹿茸;创口也必须保持平整,否则会延长愈合时间,增加鹿的痛苦。一般情况下,一周后伤口就会愈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