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五章 减字木兰花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一首透出凄凄离愁与浓浓相思的“蝶恋花”,一帧美貌与幽怨并重的仕女图,这中间到底隐喻着多少故事呢? 无论是家传的龙氏宗谱,还是正史《江海通志》,都没有作过详细的记载,而野史《江海烟云录》似乎对于先祖龙俊飞的记载要丰富许多,但又不能完全相信,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而已,除了那几首宋词之外,剩下的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一首透出凄凄离愁与浓浓相思的“蝶恋花”,一帧美貌与幽怨并重的仕女图,这中间到底隐喻着多少故事呢?


无论是家传的龙氏宗谱,还是正史《江海通志》,都没有作过详细的记载,而野史《江海烟云录》似乎对于先祖龙俊飞的记载要丰富许多,但又不能完全相信,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而已,除了那几首宋词之外,剩下的就全是风花雪月、声色犬马了,而这些都是龙天最不喜欢的,干刑警的大凡对这些“风流韵事”都不感兴趣,寻欢作乐、纵情声色,对于一直秉承“爱情=婚姻”思想的龙天来说,的确勾不起他的任何兴趣。


不过,从总体上来说,龙天对他的这位先祖还是敬佩有加的,十三岁中生员,二十一岁乡试夺魁,也曾青史留重名,特别是正史所载的“风流文才,照耀江海”,在当时也算是誉满全省了,有这样一位文采卓越的先祖,作为他的后代,也是一种值得夸耀的资本。


不过今晚的龙天最感兴趣的不是龙俊飞的文采,而是他当时的心境,因为在今晚这样一个孤寂的夜晚,龙天竟然深深地与这位先祖产生了共鸣,自己是因为孤身一人在外地工作,本就比较孤单,而在近两个月内又接连遭受了两次感情上的打击和摧残,让他不得不心生愤懑和伤感,所以龙俊飞的宋词深深地打动了他,继而让他又一次对龙俊飞产生了疑问和兴趣。


龙天隐隐觉得那帧画上的美女并不是江氏,而应该是另有其人,非常详细的原因龙天说不上来,但刑警的直觉告诉他,那位画上的美女肯定不是江氏,宗谱上记载江氏是龙俊飞的夫人,两人育有一儿一女,而据正史《江海通志》记载,龙俊飞被削功名之后,返回了新化原籍,三十二岁时死在新化家中,那么可以肯定的是这段时间夫人江氏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如果两人感情深厚的话,龙俊飞不至于为了感情、为了女人而如此伤感,况且词中流露出很浓郁的相思之苦,而江氏却是近在咫尺,两人朝夕相对,不也至于闹到“相思”这个份上,而画上的那位面露愁容的美女,画中所配的那首凄楚相思的“蝶恋花”,无一不证明了那位美女并不是他的夫人江氏,而应该另有其人,正是这位绝色倾城的美女让龙俊飞一直心怀眷恋之情,饱含相思之意,从而写就了这首让人闻之心酸的“蝶恋花”。


所以龙天觉得龙俊飞与这位画上的美女之间,肯定有着一段令天地为之动容,令日月闻之色变的爱情故事,而且这个故事一定是以悲剧收场的,否则如果是皆大欢喜的圆满结局,那么就没有这幅仕女图,也就没有了这首“蝶恋花”了。


“唉”,龙天叹了口气,悲剧,又是悲剧,先祖和自己一样,都遇上了悲情之恋,虽然有所不同,龙俊飞是为了其他女人而悲,用现代人的眼光来看那就是“婚外情”,而龙天则纯粹是为了恋爱的失败而惆怅,两人虽然情况不同,但个中情感却是一样的,结局也是一样的,正所谓“殊途同归”,估计连九泉之下的龙俊飞也没有想到,在差不多五百年之后,他的一位叫龙天的后代会和他有着同样的心境与共鸣,如果他地下有知,真不知道是应喜还是该悲。


月定解元屋,恍惚迷香阵。最是灯前寥落人,暗报三春信。

抱臂尚轻寒,风过频相趁。我为登科强做词,独影盼谁印。


除了那首“蝶恋花”,龙俊飞的这首“卜算子”又引起了龙天的惆怅与共鸣,龙天自己也不知道,今晚为什么会这么多愁善感,特别是那句“独影盼谁印”,在龙天看来简直说的就是自己,在这样一个静悄悄的午夜,面对着长夜与孤灯,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让他想起来就有点心酸,所以吟完了“蝶恋花”,他开始不由自主地诵起了“卜算子”,他没有注意到,虽然他的声音很轻,但他的吟诵声还是传到了户外,传进了另一个“人”的耳中。


榴花若我,浅笑眉端情似火。欲述流云,对卿嫣然懒舞裙。

芳心可可,几曲新歌谁在和?最喜黄昏,落日千山绿盈门。


这也是一首宋词,不过不是龙天读的,而是从户外飘进来的,当龙天的“卜算子”诵完的时候,从阳台的窗户外飘进了一阵幽怨的女声,女声在轻轻地叹惋,停顿的间隙还伴着长长的叹息声,初时龙天听得并不清楚,甚至于他怀疑是自己的脑震荡导致了错觉,但随着声音越来越清晰地缠绕在自己耳边,他感到了疑惑,一骨碌爬了起来,快步跑到了阳台上,用力地拉开铝合金窗,他想知道是哪个女人在半夜里在户外吟咏宋词。


今晚没有月亮,天空只有几颗星星在与大地“打招呼”,除了卧虎山上的路灯时而投射进几缕苍白的光线之外,龙天根本看不到十米之外的地方,眼前黑漆漆的一片,耳边只有“呼呼”的秋风,还有那不知名的女人的咏叹调,但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在夜幕中,她的声音非常清晰但也异常凄凉。


“这是谁啊,都快一点钟了还在外面背诵诗词”,龙天的心里充满了疑惑,但只能听见她的声音,任自己怎么张望都没有看到人影,天实在太黑了。


龙天忽然想起了那个在卧虎山老松树下唱歌的白衣少女,会是她吗?会是那个“黑暗中的舞者”吗?对于那个唱着“月满西楼”的“黑暗中的舞者”,虽然龙天已经知道她是鬼,但两次接触下来,他已经不再感到害怕了,在他的心中只有神秘和好奇,她对自己说过,当“月满西楼”再次唱响的时候,就是解开自己心中所有迷团的时候,为此,龙天非常期待,期待那个白衣少女再次在老松树下出现,期待那首“月满西楼”再次在卧虎山上响起。


任着敏锐的听觉,龙天否定了这个吟咏宋词的女人就是“黑暗中的舞者”的想法,声音不一样,尽管都很悦耳,音调不一样,尽管都很幽怨,还带着深深的情伤。


这个不知名的女人还在一遍又一遍地吟诵,吟诵着这首龙天不知道词牌名的宋词,终于随着最后一声哀怨绵长的“唉。。。。。。”,一声叹息过后,声音戛然而止,龙天的耳边只留下了劲吹的北风。


只能听到声音,却看不到诵词的人,龙天非常遗憾,这个声音的确非常好听,曲调婉转,很柔很软很悦耳,一听就知道是江州口音,南方女子的腔调大致都是如此,从声音上判断,龙天觉得吟诵的女子年纪应该不大,大约在二十三、四岁左右,从声音上判断人的年纪,这在警校的时候就专门学过,再加上两年多的刑警阅历,龙天很相信自己的这个判断应该不会有错,但让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年青女子在外面活动呢,自己住的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一般到了晚上十点之后户外就看不到行人了,更何况已经是深秋了,晚上还是比较寒冷的,一个单身的年轻女人,怎么可能会有如此的雅兴这么晚了还在外面背诵宋词。


带着满心的疑惑,龙天遗憾地关上了窗户,回到卧室里继续躺下,刚刚那阵幽怨的女声还有她所吟诵的宋词,还在龙天的耳边激荡着,女人反复吟诵了很多遍,吟一遍叹一声,曲调委婉,声声怅惘,“又是一个神秘多情的女人”,龙天苦笑了两声,他拿起水笔翻开了笔记本,凭着记忆在上面记录下了这首不知道词牌名的宋词,他准备明天到新华书店里去,找一本宋词鉴赏方面的书籍,把这个神秘女人朗诵的这首宋词的词牌名找出来。


龙天渐渐地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对宋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蝶恋花”到“浣溪沙”,再到“卜算子”,还有今晚这个神秘女人咏叹的,在让他倍感疑惑的同时,也想尽快地提高一下自己的欣赏水平,否则日后万一再遇上这样的情况,老这么疑惑肯定是不行的。


“榴花若我,浅笑眉端情似火。欲述流云,对卿嫣然懒舞裙。

芳心可可,几曲新歌谁在和?最喜黄昏,落日千山绿盈门。”


现在是龙天读出来的,照着笔记本上所记的,龙天开始探究起这首词的喻意来了,从词面上看,这应该是一首“喜词”啊,词中的“浅笑”、“嫣然”、“芳心”、“最喜”,无一不透出浓郁的喜悦之情,而且龙天相信这首词也是出于一位女子之手,这位女子在写这首词的时候,一定是春心萌动,芳心暗许的时候,肯定是一位年青的女人,在遇上了自己的“梦中情人”的时候,动了芳心,将一腔爱意通过这首词抒发出来,这是一首“情词”,龙天相信有“情诗”当然就会有“情词”,很明显,这首不知名的宋词就属于“情词”的类型。


不过让龙天感到不解的是,既然这是一首“情词”,一首“喜词”,为什么被这个女人读起来却这么哀怨惆怅呢?难道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是这个女人在读这首宋词的时候心情不好?


“说不定是失恋了呢,和自己一样”,龙天在心里面猜测着,大凡年青女人情绪最低落的时候,往往就是失恋的时候,龙天觉得今晚在外面背这首宋词的神秘女子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样,在承受不住失恋的打击的时候,才会在半夜里出来活动的。


不过自己在伤感的时候,都诵些诸如“多情总被雨打风吹去”的“哀诗”,而这个女人却完全不同,她在伤感的时候,吟诵的竟然是“喜词”,用伤感的心去读“喜词”,两厢对比之下,喜的更喜,而忧的则更忧,人在失恋的时候最忌讳那些情歌爱词,因为容易产生联想和对照,往往情绪会变得更加低落,龙天已经有这个感觉和经验了,而这个神秘的女人可能还是第一次失恋吧,龙天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了。


“唉,女人啊。。。。。。”,龙天长叹一声,不想了,睡觉吧,他想起了一句歌词“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事实也的确如此,女人是非常感性的动物,她的心思就象“海底针”,任你怎么绞尽脑汁也猜不透、摸不着门道,既然想不明白、猜测不透,那就干脆别想,一切顺其自然吧,这个时候睡觉对于龙天来说是最正确,也是最英明的选择。


今天是10月21日,星期五,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龙天将享受两天的假期,这是赵中华的命令,他知道龙天闲不住,加班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不过现在龙天头上的伤还没有完全好,赵中华可不愿让龙天“带伤上阵”,所以强行逼着龙天休息。


一下班,龙天就冲到了新华书店,翻了好长时间之后,他买到了宋词鉴赏的书籍,也从书上找到了昨晚那个神秘女人咏叹的词牌名,它叫“减字木兰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