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四章 山穷水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又一起挠挠头,苦着个脸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象这样的悬案、疑案,一般的刑警都唯恐避之不及,不过龙天似乎非常感兴趣,虽然一直没有大的进展,但他依然没有放弃过追查,而赵中华在刻意强调一定要低调查案之外,也在尽一切力量配合着龙天,他想起了前任队长刘小东离任时交待过的话“一定要把龙天带好、用好、培养好”。


目前来说,整个刑警大队,知道龙天在查两起“一号悬案”的就只有赵中华了,还有一个就是前任队长刘小东,不过他帮不上忙,尽管如此,他还是尽可能地提供一些参考意见,包括让龙天低调查案,不要张扬,因为象这种悬案,一不留神就会把办案人员自己给套进去。


“有了”,龙天眉头一展,计上心头,猛一抬头,就看见老赵在盯着他,眼神中充满了希望。


“赵队,目前来说最了解99年民工走失事件原委的,莫过于龙发公司的老板钱万胜了,我们得想办法从他的身上打开缺口,我的意思是能不能找到他,想办法让他把整个事情的经过说出来,这样的话,对我们破案是非常有帮助的”,龙天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不过话刚一说完,他就发现赵中华的眼神又充满了失望。


“切,我还以为你想到什么高招了,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可是你能怎么办?传唤?还是逼供?钱万胜的背景你又不是不了解,要是那么容易的话,我早就派人传唤他了,别忘了他的身份,还有他背后的那层密不透风的关系网,他要是不说,你能把他怎么样?只怕是你我前脚刚刚找了钱万胜,后脚那些该死的质疑电话就要打到江局的办公桌上了”,赵中华对于龙天的想法非常失望,刚刚还高兴了一下,一听是这种想法,他毫不犹豫地把龙天的想法给驳了回去。


“背景,他妈的又是背景,什么时候要是没有了背景,咱们的工作就好干多了”,龙天一听“背景”两个字就来气,忍不住问候了钱万胜的母亲。


从龙天到静安的第一天开始,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中,处处都可见“背景”的身影,处处都被“背景”所干扰,因为背景,在工作中常常陷于被动,因为背景,深爱的恋人白云离自己而去,还是因为背景,使得和钱艳薇的感情还没有开始,就被扼杀在摇篮里,所以龙天现在最烦的就是“背景”两个字。


“你骂人有什么用,还不如多想想办法,我看这样,你能不能先从外围入手,打听一下99年龙发公司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哎,对了,你不是在和钱万胜的女儿在谈恋爱吗?对你来说,打听这个事情那是小菜一碟啊”,赵中华突然间想到了钱艳薇这件事情了,在他的印象里,他一直都认为他们在谈恋爱,而且钱艳薇也没有否认过这件事情。


一提钱艳薇,龙天的火气更大了,要不是在队长办公室,他都想拍桌子骂娘了,现在对他来说有两个词不能提,一个是“背景“,还有一个就是“钱艳薇”,一提就来气,而今天赵中华不但把两个都提了,而且还想让自己通过钱艳薇的关系,去了解案情,龙天心里那个气呀,不过俗话说“官大一级压死人”,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他还不至于把火气立即发泄出来。



“唉,这事看来真的不容易办啊,他要是不配合,咱还真拿他没有办法,关于99年的这起民工走失事情,我也多方查访过,但收获甚微,钱万胜咱们又不能动,这不是存心想把我憋死吗?眼看着受害者越来越多,情况都已经是火上房了,妈的,我真他妈的想一走了之,不干了”,龙天不敢乱发火,但是发几句牢骚还是可以的,所以当着赵中华的面他开始说泄气话了。


赵中华是不会介意龙天发牢骚的,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知道那是因为工作上的压力造成的,案子陷入困境,而在责任心的驱使下,压力自然会越来越大,如果不能及时地把心中的怒气和不满发泄出来的话,真的会象龙天所说的“能把人憋死”。


“哎,对了,赵队,我想起来了,咱们不还有一个郎小兵的线索吗?上次我请你帮我查他的下落,怎么样,有什么进展吗?”,发牢骚归发牢骚,不过龙天忽然间想到了“郎小兵”,他自从99年“三建公司命案”发生后一直不知所踪,而且根据龙天的调查结果表明,99年龙发公司开发龙胄山庄项目的时候,郎小兵和其他三位受害者王勇、张建江、李德亮一样,都在龙胄山庄工地上工作过,凭龙天的直觉,郎小兵肯定知道这件事情的,只要找到了他,照样可以在这十起命案的侦破上打开一个缺口。


“唉,这事我一直在办着呢,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消息,你也知道,中国这么大,想找一个郎小兵无异于大海捞针啊,先别泄气,再等等吧”,赵中华自从接受龙天的请求之后,他也一直在努力协调各方面力量,寻找郎小兵的下落,不过也是由于时间过去太久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查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叫“郎小兵”的倒是查到了一大堆,不过经过核实,都不是龙天要找的郎小兵。


案子到了这儿,似乎又和以前一样陷入缰局了,不过龙天还是有收获的,至少经过他的分析和推测,手头上的这十起命案都和龙发公司有一定的关联,而且都在99年的龙胄山庄这个节点上交会了,龙天相信这绝对不是偶然的,这里面一定有重大隐情,所以龙天把注意力集中到了龙发公司和钱万胜的身上,接下来的时间里,龙天将会把侦破的重点放在这上面,至于那个破案的关键人物,也就是失踪六年的“郎小兵”,就只好麻烦赵中华继续查找了,至少在龙天看来,赵中华的能量要比自己大得多。


不过赵中华仍然强调龙天,要他低调查案,并且拒绝了龙天要求和外省的这八起命案串案侦查的请求,只是让他集中侦破发生在静安的“三建公司命案”和“龙胄山庄命案”,这两起案子都没有着落,赵中华可不希望龙天分心,再说了即使串案又能怎么样,把事情闹大了,到时候对谁都不好,因为这两起“一号悬案”未破,公安局和刑警队已经承受了很大的社会压力和负面影响,现在好不容易这阵影响已经过去了,这时候又来个旧事重提,如果再次唤醒尘封中的记忆时,到那个时候,不但是他赵中华,就连江局长都要头痛不已了。


龙天当然知道赵中华的担心,所以他也没有坚持,不但如此,他还笑盈盈地邀请赵中华晚上共进晚餐,就当做自己升职的庆祝宴会了,不但是赵中华,基本上刑警队的大部分同事都会在场,地点就选在公安局对面的小饭店里,那里收费便宜,对于龙天这样的工薪阶层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这一顿晚饭大家吃得开开心心,刑警队的人挤满了原本并不大的小饭店,席间频频碰杯,谈笑声不断,龙天今天也格外地开心,这样开心的日子他已经很久没有过了,所以也忍不住多喝了几杯,不过由于他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在向丽大姐的干涉下,他打消了今晚一醉方休的想法,不过龙天的酒量的确不行,即使是一醉方休最多也不过三瓶啤酒,他只能喝啤酒,喝白酒他觉得烧喉咙,喝黄酒他又感觉胸闷气透不过来,正因为如此所以组里的王彬给他取了个绰号,叫“一瓶倒”。


龙天谢绝了赵中华开车送自己回去的要求,他一个人慢慢地走在街道上,默默地想着心事,那种升职后的喜悦,随着这一顿庆祝晚餐的结束,随着吹拂在身上的阵阵凉风,也随之消逝无影了,他拿出手机,摁下了钱艳薇的手机号,不过放在绿色通话键上的拇指却怎么也按不下去,他一边走一边想,最终这个电话还是没有打出去,手机放回口袋的时候,他对着夜幕笼罩下的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还是慢慢地走着,路上的行人已经不多了,他没有直接走回住处,而是绕道走到了静安大酒店的楼下,站在街道上抬头就可以看见808和818房间,他发现808的灯开着,窗帘也拉开了,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坐着一个影子,由于天太黑,加之路灯的光线又照不到8楼,他不敢确定那坐在窗前的人是不是钱艳薇,但可以肯定的是,坐在窗前的那个人一定也在看着街道。


龙天又一次控制住了打电话的冲动,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然后才开始往住处走,走进那条曾经自己在里面“撞鬼”的小弄堂时,除了回忆之外,他没有任何的恐惧感,路灯依旧那么昏暗,小弄堂在没有月亮的晚上依旧看不清楚,不过这一切龙天并不在意,他仍旧大踏步地往前走去。


当白云离开自己的时候,这间小屋成了伤心屋,现在钱艳薇离开的时候,这间小屋又一次成了伤心屋,有时候龙天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一腔心血和热情总是会以失败而告终,今晚当他再一次踏入熟悉的小屋时,那种离别的伤感又一次向他扑面而来,今天本来是个值得高兴的日子,可是此时他的身边却没有一个亲密的人为他祝贺,“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多情总被雨打风吹去”,“我本一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象这一类的抒怀词句,躺在地铺上的龙天一句又一句地在心头闪现,曾经自认为对爱情麻木的他,没有想到在这样的夜晚竟会这般的孤寂。


他又拿出了笔记本,翻到了那张被撕下的一页上,静静地看着上面的“蝶恋花”,揣摩着自己的先祖龙俊飞在写这首词时的心境,渐渐地他发现竟然和自己眼前的处境颇有相似之处,胸中总有一股浓浓的离愁挥之不尽,他不知道龙俊飞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写就的这首“蝶恋花”,但根据词中所隐含的喻义,肯定也是在伤感之时写就的。


“伤感?”,龙天若有所思,他为什么这么伤感?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从行文中可以看出,龙俊飞肯定不是为了“削功名”而伤感,他所作的词,词所配的画,肯定是为了感情、为了女人而伤感,那么这个让他伤感的女人是谁呢?是他的夫人江氏吗?想着想着龙天坐了起来。


“不对,肯定不是为了江氏”,龙天心中惊呼一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