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十九回 围剿偷伐者

信周 收藏 32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打猎带来的快乐,让张子扬难以忘怀,没过两天,他又拖上岩松进山了。 张子扬边走边与岩松聊天:“岩松,想不到山里的猎人在打猎的时候还有很多规矩。” 岩松很认真的说:“是啊,他们进山并不是看见什么都打,一般只打山鸡、野兔、麂子,马鹿、野猪这类野兽,象孔雀、犀鸟这些都不打,还有大象、老虎这些大野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打猎带来的快乐,让张子扬难以忘怀,没过两天,他又拖上岩松进山了。

张子扬边走边与岩松聊天:“岩松,想不到山里的猎人在打猎的时候还有很多规矩。”

岩松很认真的说:“是啊,他们进山并不是看见什么都打,一般只打山鸡、野兔、麂子,马鹿、野猪这类野兽,象孔雀、犀鸟这些都不打,还有大象、老虎这些大野兽一般也不打。”

“他们为什么不打这些大动物呢?”张子扬好奇地问。

“因为老虎、大象都是替山神看护森林的,所以不能随便打,否则会惹怒山神”

“哈哈……你相信真的有山神吗?你见过山神没有啊岩松?”张子扬笑着问岩松。

“当然有山神了,我听老人们说,在这大山深处,有一个非常大的神庙,里面的神像是用金子做成的,如果有坏人来破坏了森林,山神就会发怒,用闪电把坏人劈死。”

“你见过用金子做的神像没有?”

“没有,这里的人都没有见过,都是听老一辈的人说。不过山里人都相信这是真的。”岩松摇着头说。

脚下不时地有野兔、山鸡类的小动物窜出来,张子扬看也不看,“我们今天就打麂鹿,别的什么也不打。”

说话间,只见前面的森林忽然开阔了很多,原来不远处是一个一百多米高的断崖,山崖下是一条十多米宽,水流很急的溪流。

突然,从山崖高处向这边飞下一只大鸟,岩松迅速指着滑翔的大鸟喊到:“山雷猫,快把它打下来。”张子扬不用瞄准,抬手一枪,大鸟一头扎了下来,落在了离他们十多米的地方。

张子扬跑过去一看,根本不是什么鸟,而是想狐狸模样的东西,不同的是它的前后爪之间长有蹼,撑开就如同滑翔伞。

“真是希奇,竟然有会飞的猫。”张子扬好奇的说。

岩松也跑了过来,把山雷猫拎起来,“它叫山雷猫,是很珍贵野兽,因为它的尿泡里的尿是很难得的药,专门治疗胆结石、尿结石,非常灵。”

“这么说它还是宝贝啊。”

“当然啊。”岩松把山雷猫装到了背包里。

俩人走了十多米,来到山溪边,蹲下来洗洗脸,休息一下。只听见“轰隆,轰隆”的声音,把俩人吓了一跳。只见不远处的山崖上滚落下很多大圆木。

“干什么得?怎么会扔下那么多木头来?”张子扬说着话站起身来,向山崖上张望。

“一定是砍伐柚木的偷盗者,我们先藏起来,他们过会就下来。”岩松说着,与张子扬隐藏了起来。

等了有一个小时,从右边的树林里走出了十多个人,身上都被着枪,来的落下的圆木旁,把枪放到旁边,几个人一组,把柚木滚到水里,把柚木都弄到河里后,他们坐在溪水边休息了好大一阵,然后又从原路返回去了。

“柚木是我们这里的国宝,是严禁砍伐,他们竟敢在我们的警卫区偷伐,我们回去报告连长。”岩松对张子扬说。

俩人也不打猎了,赶紧回矿山向武克超报告。

回到矿山,见武克超正在与付明涛聊天。张子扬把发现的情况一五一十向武克超说了一遍。

岩松见张子扬说完,又补充说:“他们砍伐的是一些大柚木,很值钱。”

武克超想了一下,“我们向军区请示一下,看军区首长们有什么指示,明涛,你给军区发份电报,把情况说一下。”

从密支那护送翡翠回来不久,汪震业特意送给了他们一台无线电发报机,便于他们与山外联系。

军区很快回电:这一带严禁砍伐柚木,一定要抓住偷伐国宝的人,保护住军区的财产。

“我们不是缺少武器装备吗,打掉偷伐者,正好可以给我们补充武器,一举两得。”付明涛对武克超说。

武克超拿出地图,问张子扬,“他们在什么位置?”张子扬看了一下,指着地图说:“在这里,距离矿山不到十公里。”

“我想他们不会很快撤走,你们俩今天先休息,明天去详细侦察一下,把他们的人数和装备都摸清楚,我们再制定行动计划。”

“是,今晚先请你们吃顿山猫肉。”张子扬笑嘻嘻地说。

第二天天刚亮,张子扬和岩松穿上迷彩服、作战靴,脸上涂抹上了化装油,带上柯尔特突击步枪和M2000手枪,全副武装来到武克超的指挥所。

武克超看着俩人的装备很高兴,“很好,护送翡翠换来的装备又用上了,你们俩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打草惊蛇,摸清情况后及时赶回来。”

张子扬和岩松轻车熟路,很快来到偷伐者抛木头的山崖下。张子扬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也许是太早,没有见到伐木者的动静。

俩人沿溪流向上去,走了不到一里,已经接近山崖的侧面。溪水变得窄了很多,只有三四米宽,张子扬示意岩松,从这里过河。

岩松从背包里拿出绳索,寻找对岸合适的大树,突然听到对岸有动静,俩人连忙隐蔽到岩石后面,听到不远处有“叮噹,叮噹”的铁铃声,不一会儿河的下游出现了两头大象,大象的身上还分别坐着一个人。只见大象走到溪边,把鼻子伸到水里,过一会又把鼻子伸回到嘴里,原来大象是在喝水。喝饱水后,大象背上的人赶着象慢悠悠朝山林深处走去。

“他们是些什么人?”张子扬轻声地问岩松。

“从衣服上看是傣族的山民,大象是他们训养的,一定是偷伐柚木的人出钱雇佣他们来运木头。”

“我们赶快过河,到对面的山林里侦察清楚。”

岩松看到一棵有叉的大树,把带倒钩的绳索抛了过去,倒钩挂住树叉后,他用力拉了拉绳子,然后栓在了这边的一棵树上。俩人顺着绳索过了河。

过河后,张子扬和岩松迅速朝山顶那边搜索过去,很快俩就发现了正在偷伐柚木的人,两人一组,正在用小型手提式机械伐木锯伐树,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因为注意力都集中在伐木锯上,张子扬和岩松潜伏在离他们几米远的地方,他们也毫不知觉,因为要选择合适的树木,偷伐的人分散的距离都有几十米。而那两头大象则在用鼻子拖伐倒的树木,只见大象用鼻子卷起圆木的一端,另一端在地上,然后慢慢向悬崖边走去。

张子扬数了一下,共有五组人在伐木,他们把携带的枪支在身边的树上。集中精力在伐木。随后,张子扬和岩松又潜伏到他们的宿营地进行侦察。把情况全部掌握后,沿原路返回了矿山。

张子扬把侦察到的情况向武克超作了详细汇报,“偷伐者一共有16人,他们两人一组,分成五个小组,分散在周围伐树,有六人在营地里,武器很陈旧,有四只AK47,其它都是自动步枪,看样子象是规模不大的地方武装,另外还雇佣了两个山民和两头大象,山民没有带枪。”

武克超听完情况后沉思了很长时间,然后对他们仨人说:“对于这些偷伐柚木的人,我们最好不要伤害他们的性命,缴获他们的武器后就把他们放走,特别是他们雇佣的大象和山民,更不要伤害了。你们说怎么样做到这一点?关键是大象和傣族村民怎么办?”

四个人研究了几套方案,都感觉不太好,怎么样不伤到大象和山民,只有让他们与偷伐者分开,还不能惊动偷伐者。张子扬忽然想到一个点子,“我们今天早上潜伏在溪流边的时候,发现早上大象要去喝水,我们可以利用这里机会,让岩松化妆成一个当地人,编个理由,出一笔钱,让他们带大象帮一两个小时的忙,他们见是个孩子,一般不会怀疑,只要他们能离开一个小时,我们就能解决战斗。”

武克超点头同意,“我看可以,岩松你看怎么样?”

岩松说:“没问题,我一定能让他们跟随我离开。”

“只要能把大象调开,其他的人就好办了,今天准备一下,明天早上出发,你们要注意保密,从上次护送翡翠开始,我总是感觉有人在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矿山里人员情况复杂,下一步想办法把眼线挖出来。”武克超叮嘱大家说。

“是,注意保密。”三人回去进行准备。

第二天还没天亮,四个人就出发了,武克超三人全副武装,这次他们特意带了些捆俘虏的绳子。岩松则是一身山民打扮,只是偷偷藏在腰上一把柯尔特手枪。他们很快来到溪流边,过了河后,埋伏在四周的树丛里。仨人的伪装工夫非常到家,如果不注意从他们身上踩着过去,都很难发现他们。

潜伏了一个多钟头,终于听到了叮噹的铃声,两头大象按时来到溪边喝水了。

看见大象喝得差不多了,岩松从旁边走了过去,也不知道他对赶象的人说了些什么,只见他从口袋里掏出两张一百美元的钞票,递到两个赶象的人手里,把两个人乐的立刻合不上嘴,他们做一半个月的工,也挣不了这么多钱,高兴地跟着岩松走了。

看到岩松也爬到象背上,与赶象人向另外一处森林走去,张子扬在前面带路,仨人首先向偷伐者的营地摸过去。

溪边的空地上,支着六七个帐篷,他们隐藏在了离帐篷有十几米远的草丛里观察营地的情况。突然从一个帐篷里出来一个人,一只手提着裤子,嘴里还哼着小调向他们隐蔽处走来,走到草丛边,掏出家伙就尿了起来,憋了一个晚上的尿,全部洒到了张子扬的头上、身上,尿臊味熏的张子扬不敢呼吸,旁边的武克超与付明涛乐的快要忍不住了。这家伙尿完,提起裤子转过身去,刚要朝回走,就感觉脖子上挨了一下,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张子扬一把就把这家伙拖进了草丛里,三下五去二捆了个结实。嘴里还不停的骂:“我让你小子尿,我砍死你个孙子。”

“好了,轻点吧,别把他给弄死了。”付明涛轻轻地说。

仨人象幽灵一样摸到帐篷边,他们用军刀把帐篷划开一条缝,帐篷里都空无一人,只有一个帐篷里有两个人还在睡觉。仨人迅速摸进去,还在睡梦里的两人,瞬间变成了俘虏。

武克超让付明涛把其中一人押过来,询问其他人去哪里了?这家伙好象听不懂他们的话,无论问什么,都只是摇头。

“要是岩松在就好了。”付明涛话音刚落。

“注意,有人从树林那边过来了。”担任警戒的张子扬轻声说。武克超趴到帐篷边,朝树林那边看了一下,只见两个穿着深绿色军服的人,背着木柄的AK47冲锋枪,朝营地这边过来。他们丝毫没有察觉营地这边的危险,毫无防备地进了一个帐篷,很快有一个人空着手出来了,然后挨着帐篷向里张望,嘴里还喊着什么。

等他把头伸进武克超在的帐篷里,还没有看清什么,就被付明涛一把抓了进来。把他的嘴堵上,捆了个结实。

另一个帐篷里的家伙好象听到了动静,走出来察看,这时张子扬已经绕到这个帐篷的后面,等这个家伙出来后,从背后一下子把他放倒了。这时候,张子扬发现岩松回来了,他向岩松招了下手,岩松很快进了这个帐篷。

“那俩山民和大象呢?”武克超问岩松。

“我把他们哄骗到不远处的森林里,就对他们说了实话,然后他们就赶着大象回家了。”

“他们就那么听你的话?”张子扬好奇的问。

“我给他们的钱比在这里做半年赚的还多,他们肯定乐意回家了。”

“岩松,你问一下这个人,其他人都去哪里了?”武克超对岩松说。

岩松用景颇语问了一下那个人。然后对武克超说:“他说有一个人今天早晨去伊洛瓦底江了,还有十个人到林子里伐树去了。”

“岩松,你在这里看守着俘虏,我们仨人把那些人抓来。”武克超拿过一只缴获的AK47交给岩松,然后和张子扬、付明涛迅速向树林摸索过去。

仨人隐蔽前进,很快就发现了树林里的偷伐者,伐木锯的马达声掩盖了一切,偷伐者根本就不可能发现象鬼魂一样上来的三个人,几下就两个人放倒在地上,解决了第一组偷伐者,又摸到另外一组,不到十分钟,五组人都被解决了。

张子扬把他们使用的伐木锯都摔到岩石上毁坏了,把他们的双手捆到身后,把枪挂到他们的脖子上,押着他们到了营地。

武克超让岩松把全部俘虏押到溪边的空地上,让岩松做翻译,对偷伐的这些人说:“我们是联盟军的矿山警卫部队,决不准许你们在我们的警戒范围内偷伐柚木。你们是第一次被我们逮捕,这一次只没收你们的武器,如果再被我们抓到,就要枪毙你们。”

随后,把俘虏松了绑,放他们离开了山林。四个人把偷伐者的营地毁掉,带着缴获的武器回到了矿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