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十八回 森林狩猎

信周 收藏 4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从密支那回到矿山后,武克超把付明涛仨人找到了指挥所,对他们说明了这次行动的报酬,并拿出了十万美元放在桌子上。 “我们这次护送翡翠原石到密支那,汪老板一共支付给我们20万美元,这是前期付给的十万,还有十万我让汪老板存到国内的一家银行,让他把存单交给了范海波。剩余的十万美元,我们每人两万,留下两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从曼德勒回到矿山后,武克超把付明涛仨人找到了指挥所,对他们说明了这次行动的报酬,并拿出了十万美元放在桌子上。

“我们这次护送翡翠原石到曼德勒,汪老板一共支付给我们20万美元,这是前期付给的十万,还有十万我让汪老板存到国内的一家银行,让他把存单交给了范海波。剩余的十万美元,我们每人两万,留下两万元作今后的费用。”武克超说着,把钱分到了他们手里。

“我们拿着也没有用,放到你这里统一花吧。”张子扬说着话,看也没看就把钱放到了桌子上。

“不,从来到缅甸后你们手头都很紧,回头到街子上买点东西,然后把钱给家里邮回一部分,这笔钱够家里花销几年的。”

岩松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捧在手里有些不敢相信。“连长,给我的实在太多了,我只要一百块就行。”言词里流露出他纯真的本性,一个从小就失去父母,流浪长大的岩松,从武克超他们这里体验到了真诚、关怀和爱。

“岩松,这些钱是你用生命换来得,有多少都不算多。不过有一点你必须记住,跟我们在一起,你不准再赌钱,更不能沾毒品,这两样你如果犯了,我决不轻饶你。你记住没有?”武克超很严肃地对岩松说。

“连长请放心,我一定会跟着你们学,你们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哈哈哈......好,你们快去休息一下吧,我也累了个够呛,真想睡它三天三夜。”这时候,武克超才感到全身无力,眼睛也睁不开了。

矿山保卫战和武装护送玉石,让武克超名声大振,并迅速在东北军区和掸邦北部传开,这让窥视玉矿的很多人再不敢轻易越雷池一步。玉矿迎来了难得的平静,突然的清闲让这些充满野性的汉子很难奈。

武克超与矿山的总管梁先生成了好朋友,梁先生真名叫梁炳春,是河南人,与滨海相距不过几百里,同武克超也算是老乡亲了。梁先生对各种玉石有很深的研究,他丰富的玉器知识吸引了武克超,武克超在闲暇的时候总是来找梁先生请教。

谈到玉石,梁先生就打开了话匣,滔滔不绝,“玉石在很多国家都被奉为国宝,不光是在我们中国,象日本,缅甸等国家都把玉石视为国宝。”

“在我的印象中玉石好象都是灰白色的,怎么这里的是绿色的?翡翠和玉石是不是一样东西啊?”武克超不解地问梁先生。

“哈哈.........玉石的颜色有很多种,绿色、红色、黄色、紫色、黑色、白色等等,其中翠绿色的最珍贵,也就是说人们说的翡翠了。”

“我们滨海有一个县,盛产蓝宝石,跟这里的翡翠是不是同样的东西。”

“玉石是一个统称,因为颜色不同,人们习惯称翡翠、红宝石、蓝宝石,在我们中国最有代表的是和田玉。因为和田玉是乳白色的,象大米粥的颜色。所以很多人就认为玉是白色的。其实玉的颜色很多,也很丰富。因地域的不同,人们对此有很详细的划分。”梁先生拿起几种不同颜色的玉石递给武克超看,“缅甸的翡翠颜色鲜亮,光洁明快。而我们中国的和田玉则是颜色温润厚重,不透明。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在玉石上造假的很多了,不是行家很难看出来啊。”

“那有没有一个简单的方法,分辨玉石的真假呢?”武克超请教梁先生。

“也有个很简单的方法,可以很容易地区别真假玉器。所有玉石的硬度都非常高,不论是缅甸的翡翠还是中国的和田玉都一样,你在买玉器的时候可以带一小块玻璃片,把玉器在玻璃上轻轻一划,如果能划破玻璃,就是真的玉石。”

武克超在了解玉器知识,而张子扬则去忙于他最喜欢的活动。从来到矿山的那天,他的心里就惦记着到山上打猎。前段时间因为防备偷袭,也不敢随便出矿区。现在终于有了空隙,他决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早上起床后,张子扬就拉住岩松,“岩松啊,从今天开始,我教你特种兵必须掌握的一种技巧,叫野外生存。作为交换,你就陪我到山上的森林里打猎,怎么样啊?”

付明涛笑着说:“你想让岩松陪你去打猎就直说,不要假借什么野外生存。在这里岩松的野外生存技巧比你还厉害,你教人家什么?”

“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走,早上的野兽好打,很多都出来找食吃,打只野麂子给连长改善生活。我看连长最近瘦了很多”岩松也很高兴出去转转,这段时间他也憋坏了。

吃过早饭,俩人每人拿上一只M16步枪,带足了子弹,拿上水壶就出发了。

他们所在的矿山,位于在大山深处,人迹罕见,矿山的四周都是茫茫无尽的原始森林。森林总是对人充满诱惑,因为森林里隐藏着太多的神秘。

走进原始森林,每一步都会发现很多神奇的东西,地上是数不胜数的奇花异草。没走多远,岩松就发现了一窝脸盆大蘑菇,蘑菇的腿象胳膊一样粗。他赶忙叫住张子明,“快来看,这种蘑菇叫鸡枞,味道非常鲜美,这种鸡枞的下面是一个大白蚁窝,这些蘑菇都是从白蚁的排泄物里长得,所以营养特别高,我们采点回去给连长尝尝。”

“我们是来打猎的,又不是采蘑菇,好了,快走吧,”张子扬对蘑菇不感兴趣。

“鸡枞真的比肉还好吃。”岩松有点舍不得。

“我们下次来的时候再采,这次就打猎。”张子扬催着岩松快点走。

两人向森林里边走,张子扬突然发现了一只大鸟,火红的羽毛,拖着长长的尾巴,嘴巴弯弯得象镰刀,鸟肉是最好的美味,张子明可不想放过它,刚要举枪,岩松连忙制止了他,“不能打,这是一种犀鸟,人们都叫它爱情鸟,都是两只在一起,如果一只死了,另一只就不吃不喝,直到死去。”

“还有这样的鸟,真不可思议。那就算了。”张子扬边走边说,“岩松,你对森林到是很熟悉啊,知道的东西还真不少。”

“因为我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我经常跟寨子里的猎人进山打猎,很多东西都是他们教会我的。”

正说着话,张子扬看到不远处有一头麂子在吃草,麂子非常机灵,而且在森林里跑的速度很快,有点动静就会惊跑了它。麂子跟鹿的肉一样,都是不可多得的美味佳肴。

张子扬的心里一阵高兴,终于没有白跑,他慢慢举起了枪,“这只不能打。”岩松又制止了他。

张子扬恼怒地问:“又怎么了?怎么都不能打?那我们来做什么?”

“你没有看见它的肚子这么大,一定是快要生小麂子,我们这里的猎人有两种野兽是不打的,一种是快要生的母兽不打,一种是带着小动物的野兽不打。”岩松很认真地说。

张子扬感到一阵脸红,想不到这穷山僻岭中的山民竟有这样的思想,虽然自己生活的环境比他们文明很多,但是有些方面真的不如他们。

在森林转了几个小时,什么也没有打到,中午的森林里非常闷热,俩人感到又渴又累,“我们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张子扬提议说。

“好啊,那里有个土堆,我们坐到那里歇会。”岩松指着几米远的一个土堆说。

要想在森林里找个地方坐下休息,还真不太好找,地上都是潮湿的树叶,下层的树叶发酵后,散发出热气,根本不能坐。而石头上都张满青苔,又湿又滑,不小心踩上去,就会滑个跟头。能发现这么个小土堆真不容易。

俩人坐在土堆上,打开带着的水壶,边喝边聊天。张子扬猛然被吓了一跳,他感觉屁股下的土堆动了一下。他噌地跳了起来,“什么东西在动?”他顺手抄起步枪,仔细地观察着土堆。

岩松被张子扬的动作吓了一跳,“你怎么了?”这时土堆又动了一下。这次张子扬看的很清楚,土堆的确在动。

岩松也感觉到了屁股下的动静,他朝土堆的四周看可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太好了,坐在这里好菜送上门来了。”

岩松的笑让张子扬感到一头雾水,“什么好菜?在那里啊?”

“你扒开土堆看看就知道了。”岩松故作神秘地说。

张子扬走到土堆前,他这才发现土堆上的土很新鲜,也很松软。他用双手轻轻把土扒开,他猛然感觉头皮一炸,一下子跳出去了五六米远,“吗呀,是条大蛇。”生活在北方的他,从小就怕蛇,在部队进行特种兵训练时,硬着头皮杀过的蛇只有一米多长。刚才他扒开土,下面竟然是有碗口粗的盘在一起的大蟒蛇。

看到张子扬惊慌失措的样子,岩松又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你放心,它不会咬你。”

“你怎么知道它不会咬我?”张子扬好奇地问。

“我当然知道,因为这条大蟒至少在一个月内呆在这里不动。”说着话,岩松把土堆全部扒开,一条五六米长的大蟒露了出来,只见大蟒的肚子有水桶那么粗,除了肚子在蠕动外,大蟒盘在那里真的一动不动。

“这是一条刚吃过东西的大蟒,看它的肚子象吞下了一头野鹿一样的动物。大蟒在进食以后,就会象这样找个地方躲起来,慢慢消化肚子里的东西,象这样刚吃过东西的大蟒,最少要在这里趴一到两个月。”岩松一点一点把大蟒从土里搬出来,“快来帮一下忙,把它抬出来。”

“这家伙够我们几十个人大吃一顿了,蟒肉又白又嫩,特别好吃,山里的猎人最喜欢抓这样的大蟒了。”岩松兴奋地拍了拍手上的土。

张子扬见大蟒真的不动,也凑了上来,估计大蟒至少有三百多斤重,“我们俩也抬不动它,怎么弄回去啊。”张子扬发愁地问岩松。

“你去用刀砍些藤条,我来编个筐,我们把大蟒弄进筐里,装好后我们回去叫几个人,把它抬回去。”

“我们走了,要是被人发现了弄走了怎么办?”张子扬很担心大蟒被别人偷了去。

“这个尽管放心,只要我们把蟒放到筐里,其他猎人看见了,也知道是有人抓到了大蟒,他们决不会动一下的。这是山里的规矩,所有猎人都要遵守。”

俩人很快砍了一些藤条,编了一个大筐,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大蟒装进去,又用树藤把筐口封住了,然后回矿山叫人。

回到矿山,张子扬又从连里叫上五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花了三个多小时,终于把大蟒抬到了矿区。

杀了大蟒后,果然从蟒肚子了掏出了一只刚吃进去的野鹿,张子扬高兴地说:“我们这是一箭双雕,既抓了一条大蟒,又逮了一头鹿。”

蟒肉又白又嫩,还有特殊的香味,是其它动物的肉没法相比的。付明涛吃的高兴,对张子扬说:“子扬,赶明儿再抓条大蟒,这家伙太好吃了,真香。”

“我们这是碰巧了,这样的好事打一辈子猎也遇不到几次。”岩松边吃边说。

“我还真打上隐了。岩松明天我们再去,争取打几只麂子吃。”张子扬没有想到,他们又进山打猎竟然发现了一批偷伐国宝柚木的武装人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