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十六回 遭遇袭击

信周 收藏 38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到达矿区后,武克超一行人先找到警卫部队的连长阿坎,一个克钦族的老兵油子。

连长的住房是用木头搭建起来的,顶部用石棉瓦盖住,里外两间,是用木板隔开的。屋内的摆设极为简单,圆木搭成的桌子,两把竹藤编成的椅子。屋子中间有一个火塘,上边有一个铁罐,正在煨着茶。墙边立着几只长枪,旁边还挂着两张山豹皮。给人的感觉象山上的猎户。

连长半躺在竹藤椅子上,见他们进来,并没有起身,只是用眼瞄了他们一下。岩松急忙走到连长的身材,用本地话说了几句。并从衣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连长。

连长看完信后,用中国话问武克超:“你就是排长?武排长?”连长的中国话说得很生硬。

“是,我姓武,武克超。”武克超赶忙回答。

“哦,你们先去住下,有什么事以后再说,通讯员。”连长对着门外喊了一声。

一个士兵从外面跑了进来,“报告连长,什么事?”

“你带他们几个到矿区里面,有一个不用的窝棚,让他们暂时住在那里。”连长对通讯员说。

“我这里没有房子,你们先住到矿区那边。好了,你们去吧,其它事情以后再说。”连长说着摆了一下手。

武克超感到这个连长好象并不欢迎他们的到来,语气里明显地透露出反感和不耐烦。连长可能感觉他们的到来对他的位置是一种威胁,或是他有什么秘密怕被他们知道,总之对他们四人有戒备之心。

从连部出来,四人跟在通讯员的身后向矿区走去。武克超习惯地观察起周围的地形。

整个玉矿位于山腰处,成一条带状盘在山梁上,矿区面积不是太大,上下长有一千米左右,宽有300米左右,沿矿区周围一百米以内的大树基本被砍光了,矿区里有六七座十米多高,用木头搭建的井架,看来是从矿井向上提矿石用的。矿区的中间部位有十多座木头窝棚,象是矿工住的地方。

警卫部队的住房都在矿区的下方出口处,矿区的顶部和两边都有一个用木头搭建的了望塔,塔下各有一个木屋。

通讯员很快领他们到了矿区中间,在一个废弃的窝棚前停下,“到了,就是这里,你们自己收拾一下子,我回去了。”说完,转身走了。

四人一看窝棚,真的是破烂不堪,棚顶的草已经没有了一半,周围的木板也缺少了很多,门也没有,张子扬气得泼口大骂:“他娘的,这是人住的地方吗?猪圈也比这强百倍。”

岩松一言不发,放下背包,进了草棚收拾起来。武克超故作高兴地说:“这多好啊,晚上睡觉凉快。不要发牢骚了,快整理一下,抽时间我们再把它彻底修好。”

晚上武克超把仨人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我看这个连长好象不欢迎我们来,这里面一定有原因。临行前赵营长提到,这里经常遭到袭击,所以我们要特别小心。自从进入缅甸,我总感到危机四伏,从现在开始,无论在什么地方,我们四人都要轮流放哨。”

“我也感到矿区的气氛不对,我们是应该多加小心。”付明涛赞同地说。

武克超接着说:“明天的时候,我和岩松再去找连长谈谈,明涛负责察看矿区周围以及方圆几公里以内的地势情况,子扬了解一下这里的人员与武器装备的情况,我们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

晚上四个人轮流值勤,每个人两个小时。夜晚的山上最讨厌的是蚊子,睡觉时还有蚊帐罩着,蚊子咬不到。在外边放哨就麻烦了,只要裸露皮肤的地方,都会遭到不停的袭击,不住地用手扑打,丝毫不起作用,稍一停止,马上就咬你一口,立刻肿起一个个大包。

不远处的森林里,不时地传来野兽的低嚎。听到野兽的叫声,张子扬的心里就痒痒,喜欢打猎的他,在侦察连里被训练成了一名出色的狙击手。只要被发现的猎物,绝难从他手里逃脱。

第二天上午,四个人按照武克超的安排分头行动。

武克超和岩松一起去找连长,俩人来到连长住的小屋时发现没有人。刚好有个兵从屋前路过,岩松急忙上前询问连长去哪里了?

那个兵一脸的奸笑,“哈哈......要找连长啊,早就到山下的寨子耍女人去了。”

武克超本来对这个连长就没有好感,现在可以说是很厌恶这个连长了。他强忍着心里的火气,对岩松说:“走,我们到周围看看。”

中午的时候,大家都回到草棚,把情况向武克超作了汇报。

张子扬先说了他了解的情况,“驻守在这里的这个连,一共有38个人,一个连部及三个排的编制。装备有两挺62式轻机枪,一只40火箭筒,有6只AK47,10只M16,还有4只卡宾,其余的是老掉牙的半自动了。这些武器大部是我国援助过来的。当兵的常年驻守在荒无人烟的大山里,纪律比较涣散。”

付明涛介绍说:“这一带山高林密,只有一条小路通向外界,这条小路只有骡马能走。矿区处在宽阔地带,从周围的树林里任何一个方位,都很容易袭击我们。我还了解到,现在这个玉矿已经承包给了中国福建的一位商人,由这个商人负责警卫部队的费用,另外向东北军区上交一部分资金。”

“我们来时,赵营长说这里经常遇到袭击是怎么回事?你们了解到什么情况没有?”武克超问他们。

“这个情况我也进行了了解,袭击多发生在向外运送玉石料的路上,矿区内还没有发生过。”

“哦,是这样。”

付明涛接着又说:“有一个新情况,前不久,矿上采到了一块质地上乘的翡翠大料,据说价值连城,老板害怕出现路上问题,还没有运出去,现在还藏在矿里。”

“你听谁讲的?”武克超问明涛。

“他们的老板常年在曼德勒,这里交给两个跟随他的中国人照料着,他们见我也是从国内过来的,很亲热。是他们对我讲得。还有,他们带着的这些人也都有武器,不过我看难以形成战斗力,仅仅是为了自卫。”付明涛说的很详细,矿工的情况他也做了细致的了解。

“一般都是什么人护送出山的玉料?”

“这个方面......我没有想到,所以也没有问他们。”付明涛对自己的失误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难免有想不到的地方。我从进入这个矿区起就有一种直觉,我预感到危险在向我们迫近。我们一定要加倍警惕,晚上睡觉时把火塘里的火灭掉,放哨的时候要机灵点。”武克超的直觉很快得到了验证,多年特种兵培养出来的直觉让他能随时察觉危险的存在。

就在他们来到的第二天晚上,玉矿遭到了武装袭击。

一声清脆的枪声,划破了寂静的夜晚,枪声是从矿顶的了望塔发出的,原来是塔上的哨兵无意中发现有人在向塔下的木屋靠近,他喊了一声,没有人回答,就鸣枪示警。

枪声惊醒了所有的人,偷袭者知道被发现了,立刻用机枪封锁了警卫部队住房的门口。激烈的枪声在矿区周围响成了一片。

枪响时正是岩松在草棚外放哨,听到枪响他迅速跑回棚里,想叫醒武克超他们。

“都先不要动。”武克超一把按住跑进来的岩松,付明涛和张子扬已经隐蔽在门口两边。他们从枪声里判断情况。

密集的枪声里夹杂着爆炸声,紧接着又听到“轰”的一声响,“是火箭筒,火力很强啊。”付明涛判断说。

紧接着又有两声炮响,武克超大脑里在急速的分析着战斗状况,袭击肯定是冲着矿里挖出的宝贝来的,从枪声可以判断出来袭击者大约有三十到四十人。武器大多是突击步枪,火力很强,枪声已经向矿区延伸了。

“你们都过来。”武克超低声地对他们仨人说,“敌人是冲着翡翠宝石来的,一定会从这里经过。可以肯定他们掌握这里的情况,但是有一点,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到来,所以我们要打他们个措手不及。子扬,你和岩松就隐蔽在这里。等他们过来后出奇不备阻击他们,明涛你从左面,我从右面,我们从两边包抄到他们后边,明白了吗?开始行动。”

武克超与付明涛迅速窜出草棚,从两边向袭击者的后边迂回过去。

袭击者就是来抢夺翡翠宝石,这块翡翠宝石已经在抹德勒传得很响,有人出价八千万美元收购这块宝玉。多只地方武装蠢蠢欲动,伺机夺取它。

在整个金三角地区,这样的事情每天都有发生。政府军队,缅共军队,土司武装,私人武装,还有多如牛毛的山林土匪,为了地盘和金钱,相互之间不停地火拼。

袭击者凭借人数和装备的优势,很快把矿山入口处的警卫消灭了,开始向矿区摸进来。他们虽然对警卫部队的情况了如指掌,但是做梦也没有想到前一天来了三个特种兵出身军人。这三个人的作战能力,比三个这样的守卫连还要厉害。

武克超和付明涛迅速从两侧包抄到袭击者的后面,付明涛首先发现了正在操作火箭筒的两人,一个人肩上抗着火箭筒,正对着前方瞄准,后面一个人蹲在一个炮弹箱旁边,付明涛迅速摸到这人的身后,两手捧住他的头,用力一拧把他的脖子扭断,又上前同样把射手的脖子扭断,顺手接住了他肩上的火箭筒,抗在了自己肩上,对准正在先前冲锋的袭击人群打了一发,一下子撩到了五六个。迅速放下,转身去拿火箭弹。

武克超发现明涛抢了敌人的火箭筒,心里非常高兴,立即隐蔽在一块大石后给明涛作掩护。他把手里56式冲锋枪的快慢机拨到点射上,当作狙击步枪用,前面木屋燃烧的火光把矿区照的很亮,武克超首先瞄准了袭击者的机枪手,一枪就把他击毙了,随后又接连打到了四五个朝里冲锋的敌人。

这时候,冲进矿区的袭击者,也遭到了张子扬的阻截。张子扬手里端着M16,横着扫了一梭子,不用瞄准就打完了一个弹夹。冲在前面的几个人立刻被报销了。

眨眼的时间,偷袭的人死伤了十多个。顿时被打蒙了,不知道从那里冒出了这么强的敌人,赶紧先后撤。这时,付明涛的第二发火箭弹已经装好,刚好对准向后跑的人群发射,一下又打到了三四个。

武克超已经盯上了偷袭部队的指挥员,指挥官发现事情不妙,刚想隐蔽起来,被武克超一枪打了个透心凉,不到两百米的距离,武克超几乎不用瞄准,抬枪就打倒一个。

偷袭的敌人发现领头的死了,又遭到了前后夹击,立刻象没有头的苍蝇,向矿山两边树林窜去。武克超向付明涛做了一个停止追击的手势。

两人隐蔽在掩体后没有动,静静地观察周围的情况,以防有暗藏的敌人打黑枪,一直等天明后,才小心翼翼地进入矿区与张子明会合。

这时候,矿工们也从隐藏处出来了,两个中国的工头提着手枪从隐藏的工棚里走了出来。向武克超他们这边跑了过来。

付明涛见过他们,把武克超介绍给他们,“这是我们在部队时的连长,武克超。”“大哥,这位是梁老板,河南人。”

梁老板激动地握住武克超的手,“武连长,太感谢了,如果没有你们,我们死定了。还是我们解放军厉害啊,到那里也是解放军最好。”

梁老板的话把武克超逗乐了,“哈哈......梁老板,我们已经不时解放军了。我们现在跟你一样,在异国他乡闯荡,好了,过会我们再聊,现在我还有事情。”

“明涛,你负责查看一下双方的伤亡情况,梁老板,让你的人照顾一下受伤者,帮忙把死了人掩埋了。”随后,武克超把张子扬和岩松叫到旁边,对俩人说:“岩松,你化装一下,然后悄悄到四周的山林里侦察一下,看有没有什么情况,子扬你到矿区顶部的了望塔去,负责警戒。你们要特别小心,有情况立刻向我报告。”

武克超一个人来到矿区入口处,只见警卫人员住的房子被枪打成了马蜂窝,连长住的和他旁边的几栋屋子已经没有了,被820炮打成了碎片。连长的尸体已经被烧成了灰烬。武克超的心里非常感慨,“福至祸伏,祸至福伏。如果不是连长排挤自己,让自己住到草棚里,说不准也和他一样烧成灰了。”

付明涛过来了,看见武克超在沉思,问道:“怎么了大哥?”

“哦,没什么,伤亡情况怎么样?

“我们这边一共死了二十个,有五个伤员,还剩下十三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排长。偷袭的死了十八人,没有发现受伤者。”

“你去把那个排长叫过来,我有事情。”

“好的。”付明涛转身去了,不一会儿陪着那个排长过来。这个排长因为昨晚在山顶值班,所以逃过一劫。

“武连长,你们真是神勇啊,要不是你们来到矿山,我们就到完了。”这个景颇族的兵不住的称赞他们,语气里充满了钦佩。

“先不要说这些,我想让你完成一项任务,可以吗?”武克超用商量的口气对排长说。

“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我一定尽力完成。”排长说的很坚定。

“山里没有医院,条件又差,伤员留在这里肯定不行,我想让你带两个弟兄护送伤员下山,顺便向军区把这里的情况汇报一下,让军区再派部队来。”

“好,没问题,我们现在就走。”排长刚要走,武克超又叮嘱了几句,“你们最好不要携带太多的武器,只带两杆步枪防身就行,这样会更安全。”

送走伤员后,武克超抓紧安排人员,做好防御准备。他知道,只要翡翠宝石还在矿山,他们就不会安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