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二卷 亡命金三角 第十四回 参加联盟军

信周 收藏 38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范海波他们来到的这个地方,紧靠着中国边界。距离边境线只有百十米,有许多竹楼,其实这里并不是一个山寨,而是联盟军的一个干部家属区。 大多数的联盟军队都把家属区建在离边境线很近的地方,有的只有几十米远,因为中国永远是他们最安全的大后方。如果有什么危险情况,家属们可以迅速撤进中国,她们就会很安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范海波他们来到的这个地方,紧靠着中国边界。距离边境线只有百十米,有许多竹楼,其实这里并不是一个山寨,而是联盟军的一个干部家属区。

大多数的联盟军队都把家属区建在离边境线很近的地方,有的只有几十米远,因为中国永远是他们最安全的大后方。如果有什么危险情况,家属们可以迅速撤进中国,她们就会很安全。

范海波领他们来到的是营长赵刚的家。他来看的并不是赵刚,而是赵刚的母亲。

赵刚是以前过来的知青,他是东北军区为数不多的汉族人,为人很机灵聪明,深得丁杰司令的器重。赵刚是个大孝子,父亲去世后,就把母亲接到了MD国。

赵刚的家虽然也是吊脚竹楼,但却是木材穿斗,盖了铁皮瓦,刷了清光漆的,十分讲究精致。

海波对武克超说:“联盟军的官兵津贴非常低,一般士兵每月只有几块钱,象赵刚这样的营长也只有几十块钱。但是当官有许多来钱的门路,所以很多都肥得流油,我知道这个赵营长在国内至少有上百万的存款。”

上了竹楼,四个人在阳台把鞋脱了,进了竹楼,竹楼里的摆设象国内的人家,有一点与其它克钦人家一样,正中间有个火塘,火塘里的柴火烧着。赵刚的母亲就坐在火塘边,见范海波他们进来,赶忙站起来,“是小波来了,快来火塘边坐。”

“大妈,好久没来看您老了,您身体还好吗?”

“很好,能吃能睡的,哈哈......”老太太高兴地说。

“这是我从K市给您捎来的两条云烟。”范海波知道老人家喜获抽云烟。

“又让你破费了,他们几位是?”老太太看着武克超他们眼生。

“这是我表哥和他两个朋友,他们在老家那边出了点事,我带他们来这里躲避一下,想让您老对赵营长说一声。”

“好说,好说,那我们都是老乡嘛,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快来坐坐。”老太太把北方人都叫老乡。

范海波回头对武克超说:“大妈是河南新乡人。所以把我们也叫老乡。”

武克超高兴地对老人说:“大妈,我们那里离新乡很近啊。”

“光顾说话了,也没有泡茶,阿青,先端过水果来。”老太太招呼旁边的女勤务兵,这个女勤务兵是赵刚专卖安排来照顾他母亲的。

女勤务兵先端过来一盘香蕉,然后在火塘用用铁罐炒茶叶煨茶水,倒茶,右手端茶左手置于右腕处,给每个人鞠躬献茶。

几个人围着火塘聊天,不到一个小时,勤务兵把赵刚找来了。

赵刚一上竹楼就大声说:“是范老弟来了,听说还带了几个朋友。”见赵营长进来,武克超他们连忙站起来。

“你好,赵营长,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范海波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最后补充说:“他们仨个可都是特种兵出身,一个顶十个,非常神勇。”

“太好了,我们就是缺少这样的军事人才。”赵营长兴奋地上下打量着武克超三个人,“来到这里保证你们英雄有用武之地,哈哈……..”

“我的任务完成了,我也该回去了。”范海波松了一口气。

“玩几天再走嘛,这么急干啥子噻。”

“还有人在边境那边等着我呢,等你再要油的时候,我会来的。”范海波告别了赵营长。

武克超他们把范海波送到了停车的地方,武克超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海波,这是五千元,在这里我们也用不着了,你带着吧。”

“你这是干什么,你还当我是兄弟吗?在这里人民币比他们本国币还好使,你们以后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我走了,以后就靠你们自己了。”海波说着就上了车。

“还有件事,你想办法打听一下老家那边的情况。”

“没问题,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三个人站在路边,一直看着范海波的车消失在公路尽头的山林里。

赵营长让勤务员把他们领到了营地,是一排破旧不堪的,盖着铁皮的竹楼。然后叫一个老兵带着他们去领武器,给武克超发了一只中国制造的56式冲锋枪,付明淘和张子扬则是M16自动步枪。120发的子弹和四枚手榴弹,三人都是老兵了,对武器已经失去了兴趣,也不在乎是什么枪。看来赵营长并不想把他们当作什么特种兵。

发了枪后,又去领其它装备。一个大背包,一床空被套和毛毯,一块大雨布,还有其它零碎东西,蚊帐、塑料布、两套军服、两双胶鞋、两套内衣内裤、衬衣衬裤,袜子、裤带、腰带、毛巾、口缸、水壶、卫生盒、绑腿、干粮袋、挎包、擦枪油壶等等。

领完装备后,赵营长安排勤务兵把三人叫了过去,对他们说:“这里不比国内,条件很艰苦,你们每个月只有30斤大米,一年两套军服,除此以外什么也没有。说不定什么时间就会打仗。你们先熟悉一下情况,过段时间我就会派你们执行任务。”

“谢谢赵营长,你尽管放心,有什么任务只管下命令,我们一定不会让营长失望。”武克超很坚决的说。

“你们三个就暂时算一个班,我给你们安排一个老兵,他对这边的情况很了解,他会尽快帮你们熟悉一切。”说完,赵营长对勤务说:“把岩松叫来。”

不多时,勤务兵领进了一个兵,武克超三人一见这个兵都愣住了,他们从未见过这样的兵。

进来的这个岩松身高还不到一米六,瘦小的身体包裹在大号军服里,显得那么不协调,赤着脚没有穿鞋子,肩上挎着一只AK47,枪口接近小腿,年龄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

看着三人惊讶的神态,赵营长笑着说:“别看岩松只有16岁,可是一个有四年军龄的老兵了。这孩子命苦,他父亲也是偷跑过来的知青,参加了克钦独立军,后来取了一个克钦族的女孩,一次行动中在穿越森林时被毒蛇咬了一口,没几个小时就死了,那时小岩松还没有出生。在他一岁的时候,他母亲又嫁了人,他是吃寨子里的百家饭长大,十二岁就参加了游击队,只为了有口饭吃,有件衣服穿。岩松很机灵聪明,他从小生活在这一带,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赵营长转过身对岩松说:“阿松,从现在起你就跟他们三个在一个班,武大哥是你的班长,他有不熟悉的事情你要尽量帮他,知道了没有?他们也都是中国人,一定会很好对你。”

“是,营长。”小岩松打了个立正,样子很滑稽,然后又朝着武克超坐了一个鬼脸。

“武班长,你们这个班暂时属于营部警卫排。没有事情就先回营房吧。”赵营长对武克超说。

回到营房,张子扬哈哈大笑了起来,“大哥,你在国内是连长,来到这里成了班长,看来联盟军比我们中国部队厉害多了。”说着,又捅了岩松一下子,“还有你这个小屁孩,毛都没有长全,就已经是老兵了,哈哈……”

“子扬,别闹了,有的时候岩松发挥的作用比我们任何一个大。”武克超制止张子扬。

“不可能,这么大点,能上战场打仗吗?”子扬不服气的说。

“你会说当地的土话吗?你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吗?要知道,尺有所短,寸有所长。称砣不大能压千斤,打仗不仅要靠勇猛,更多是靠智慧。”

武克超招呼岩松,“过来岩松,大哥问你一件事。你什么不穿鞋子,部队不是发了两双胶鞋吗?”

“卖掉了。”岩松一本正经地说。

“卖了?你卖了鞋做什么?”武克超好奇的问。

“卖了钱到街子上赌钱了。”

“啊靠。你真厉害。”张子扬惊讶地说,岩松的回答把三人镇住了,“我听老辈人说过有人当了裤子赌钱,还第一次听说卖了鞋赌钱。”

武克超拿出二十块钱,塞到岩松手里,对他说:“你用这钱到街子上买双鞋,如果打起仗来,没有鞋是很容易受伤得。记住,不准用这钱赌博了,明白了吗?”

“知道了,谢谢班长。”岩松拿着钱高兴地跑出去。

不多时,岩松就买了一双新胶鞋,回来后把剩下的钱递给武克超,“班长,还剩下十二元,给你。”

“我不要了,你留着以后买东西吧。”

岩松笑了笑,没有说话,把钱放在了武克超的铺上,转身跑出去了。

看着小岩松放下钱,武克超感慨地说:“从岩松身上,就能看出这里老百姓的纯朴诚实的性格。”

张子扬熟练地把M16卸开,擦拭着各个部件,“很长时间没有玩枪了,感觉有点手生了,这种美国货就是精致。抽时间我们去试一下怎么样?”

“不用试,我估计很快就会有事。”付明涛很肯定地说。

“你是神仙?能掐会算啊?”张子扬反问付明涛。

“明涛说得没错,很快就会有我们的事干。道理很简单,象我们这样的人,他们怎么会让我们白闲着。”武克超分析说。

正如武克超说的,在他们参加联盟军的第五天,赵刚营长把他们四个叫到营部。

赵营长指着地图对他们说:“在伊洛瓦底江东岸的这块山林里,有我军的一座玉石矿,这座矿是我们几座玉矿中产量最多,也是出产翡翠质地最好的一个矿。但是这座玉矿离我们的实际控制区比较远,因而经常遭到其他武装的袭击和抢劫。目前在这个玉矿有一个连的警卫部队,大约有三十多人。”

“一个连才三十多人吗?”张子扬忍不住问到。

“是,我们现在的部队缺员很严重,一个团少的也就是百十人。所以说人员很紧张,你们现在就是一个排了,我命令你们排今天准备一下,明天出发,前去协助三连,守卫玉矿。”赵营长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去这个矿的路程比较远,沿途要翻越几座大山,大概要走两三天时间,你们临行前把必需品带好。岩松去过这个玉矿,他给你们做向导应该没有问题。”

从营部出来,张子扬忍不住说:“大哥,你真是神机妙算。猜得一点不错。”

付明涛拍了他一下,“先别高兴,这个差事一定是危机重重。”

回到营房,武克超把岩松叫过来,“岩松,我们对热带森林的情况比较陌生,你看需要做些什么准备?”

“我们以前不是进行过森林生存训练吗?有什么好怕。”张子扬在旁边插嘴说。

“我们进行训练的森林跟这种热带森林根本无法相比。不熟悉的人走进这种森林,甭想活着出来。”武克超严肃地说。

“交给我吧,你们不用管了。”小岩松轻松地说。

武克超的心里总有些担心,因为岩松毕竟还是个孩子,关键是从未与他打过交道。真的不知道这一路上会遇到什么样的险情。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