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到达边境小镇后,范海波松了一口气,对武克超说:“来到这里就安全了,到边境地区之前,边防检查的很严,但是到了边境反而很松了,边境线除了界碑,没有任何标志,两边的边民相互来往就象我们老家邻村之间一样,随便的走动,没有任何限制。不是人们想象的大兵压境,严密封锁。”

车子还未停稳,就围过了七八个边民,手里举着电子表、太阳镜、T恤等等一些走私商品向他们叫买。

“这些都是走私过来的日本货,内地一般还没有,价格都很便宜,大多都是十块钱一件。”范海波向三个人介绍说。

“他们都是中国人还是境外的人?”武克超问海波。

“很难说是那边的,有的边民根本就没有国籍,两边的人相互通婚。你们在这里随便看一下,我去找小强。”范海波说完,下车走了。

武克超他们也下了车,在周围转了一下。武克超很喜欢商贩们卖的大蛤蟆镜,一种很时髦的大镜片的太阳镜,十元钱买了一副,张子扬被路边小摊上摆放的各种匕首、刀具吸引了,这些刀具做工都很好,也很漂亮,柄把都是用镶花的有机玻璃做的。样式和尺寸也很多,张子扬挑了一把,把刀插进皮套里,别在了后腰上。对付明涛说:“你也挑一把,用来防身。”

“我不用那东西,带在身上麻烦,什么东西在我手里都是致命的武器。”

范海波很快就回来了,身后跟着小强。小强没有见过武克超他们,范海波给他们相互做了介绍。

范海波对武克超说:“我开车从口岸过去,你们跟着小强,他会把你们带过去,我在那边等你们。”

听到要偷渡过境,三个人既激动又紧张。小强领着他们出了小镇,踏上了一条小路,走出几里路后,他们拐上了一条在草丛了踩出的小道,树丛里的小道曲曲弯弯,要用手不时地拨着前面的树枝,走了十多分钟,看见不远处有几栋吊脚竹木楼。小强对武克超说:“这些竹楼就是金三角地区克钦族住的房子。”

“什么?金三角克钦人住的房子?这么说我们已经进入MD国了?”付明涛惊讶地问小强。

“对啊,我们已经过来好大一段路了。”

“我们怎么没有看见边防部队?怎么什么也没有啊?”张子扬感觉好象太容易了点。

“你以为这是通过日本鬼子的封锁线啊,快走吧”武克超拍了他一下说。

小强领着他们上了公路,很快就找到了范海波。海波对小强说:“你回那边等着我,我把克超他们安排好后,再来接你。”

武克超他们上车后,范海波开车沿史迪威公路北上,海波一边开车,一边详细介绍目的地的情况。

“我们去的这个地方叫板瓦,是联盟军东北军区司令部所在地,这个军区是联盟军领导的军队中最小的一个,只有600多人,有三个营和一支教导队,他们的司令叫丁杰,副司令叫龙泽,他们都是克钦族人,他俩原来都是克钦独立军的连长,后来率部参加了联盟军,东北军区里的兵大多数是克钦族人,这里的克钦族也自称是景颇人,与我国境内的景颇人同族。他们控制的这个地区,是联盟军四支武装控制的地区中最富有的。MD国是个很贫穷落后的国家,这个国家最珍贵的两项宝藏是玉石和柚木,而这两项宝藏基本都在景颇人控制的区域。我们去投奔的这个人是东北军区的一个营长,我与他多少有些交情,他会很好地照顾你们。”

汽车进入了开始进入丘陵地带。风景是越来越好,看不到田野和庄稼,到处是一望无际的原野、起伏的森林、犹如甘蔗林那样的芦苇丛,这是史迪威公路最美丽的路段,美丽的景色让武克超他们的心情舒畅起来。在路过一个克钦族村寨时,他们看见在一间茅草房前,有一头野象,它的前腿被藤篾做成的脚铐箍住,再用一条很粗的铁链拴在树干上。张子扬兴奋地大叫起来,“快看,大象。”这可是他们在公园之外见到的野象,范海波解释说:“这一带驯养野象的人很多,白天都到森林干活去了,到晚上人们就骑着大象回家。”

“前面就快到板瓦了,对面就是云天省的冲县。”范海波提醒武克超他们向前面看,远远望去,板瓦还不及国内的一个乡镇所在地,大多数的房子都是茅草棚,还有一些竹木的吊脚楼。看到街上人头攒动,范海波说:“今天来的很巧,这里在赶街子,就是我们说的赶集市。”

街子里人很多,范海波把车停在街外的路边。下了车,对他们三个说:“走,我们到街子上看看。”

“海波,这么多来往的人,你怎么不锁车门?”武克超提醒海波。

“哈哈……克超,我跟你打个赌,在驾驶室的座位上放一沓钱,把车门打开,等我们回来,保证一分不少,你相信吗?”海波笑着说。

“真的吗?不敢相信。”武克超摇着头。

“这里虽然经常打仗,民众也很穷,但是民风纯朴,可以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这里的人思维里根本就没有偷盗、抢劫、欺骗这些意识。入乡随俗,你们以后要多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你过会儿到街子上,对卖东西的老百姓说,你没有带钱,先拿他们的东西,下次来时再给他们捎钱来,他们绝对很高兴说可以。”海波边走,边给他们讲着这里的情况。

“真的想不到,这样的事情以前只是听说过,却没有真正见过。”武克超感慨地说。

“这里赶街都是在正午,因为四乡八寨的老百姓都来,有的是从大山深处来,路途都很远,你看这里有克钦族、崩龙族、僳僳族、苗族还有汉族。赶街的时间也不会很长,很快他们就要散去。”

武克超他们在熙熙攘攘的山民中穿行,只见有的脑门头上套着竹背箩,有的肩挑土产山货野菜,还有的吆着驮货物的黄牛、骡马。背着麂子、野鸡、野猪等猎物来卖的是克钦族,因为他们善于打猎;而卖凉粉、米干、粑粑和香蕉、菠萝、牛肚子果等水果的则是当地的傣族。

武克超他们三人,从小生活在北方,第一次见到牛肚子果这样的大型热带水果,二三十斤一个,外皮有长满刺,感到特别好奇。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在这个深山里,原始落后的街坝上,竟能有很多自英国、美国、日本、泰国、印度等国家的包装精美的现代商品,有各种小型电器,还有人头马和XO,不过店铺却很简单,货物都摆两旁的在棚里卖,也有的在路边土地上垫块笆蕉叶摆在上面,来往人大多穿着破烂不堪,嘴里嚼着槟榔卢子,染的满嘴的黑牙,让人感到恶心。

还有一个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景象,男人们大都带着枪,中国制造的56式,苏制AK47,美式M16,还有老式的半自动。没有背长枪的,腰上一定别着手枪,而54式手枪占多数。武克超惊讶地问海波:“这些带枪的都是些什么人?怎么干什么得都有枪啊?”

“枪在这里就跟我们老家的锄头一样,是一种工具或者说是人们的玩具。都有枪跟都没有是一样的,”海波见多不怪地说。

“都带枪那不就乱套了吗?”张子扬担心的说。

“我来过多少次了,从没有见过有人在街上拔过枪,除了与政府军打仗,还有各个地方武装之间打仗,没有见过个人有动枪的。”范海波领着他们逛完了街子,边说边向后街走去。走了不远,来到一座奘房前。

范海波指着奘房对他们说:“这是奘房,也叫缅寺。MD国是一个佛国,人们都信奉佛教,所以这里的所有村寨都有奘房,奘房的规模或大或小,但绝对不可少。我在路过缅寺的时候,都要参拜一下。”海波说着,带头沿吊脚楼奘房宽绰的木阶梯拾级而上,来到楼道上,对三人说:“遵照当地的风俗,在这里把你们的鞋袜都脱下来。”脱了鞋袜后,四个人鱼贯从正门进入圣殿,大殿正中,一尊金光灿烂的释迦摩尼的佛象双手合什,盘腿打坐在莲花座上。

殿堂的供桌上供奉着糯米饭团、粑粑、红糖、香蕉等食物,两头有一对粗大蜡烛,中间有一个香炉。

范海波从供桌上抽出三根香,点燃后举过头,拜了三拜,把香插进香炉里,退后一步,双手合十,很虔诚地祈祷了一会。

武克超仨人见海波如此,也照他的样子,双手合十参拜了一下,范海波看到他们的样子,笑了笑没有说话,从衣服口袋里掏出十元钱,投进旁边的功德箱里,然后穿上鞋袜下了竹楼。

“下面我们去哪里?”武克超问范海波。

“去看一个很重要的人,她会帮助我们。”范海波故作神秘地说。然后带着三人向边境方向走去。

“范大哥,你很信佛吗?”走的很寂寞,付明涛随便问范海波,“你说真的有神灵吗?”

海波笑着说:“心诚则灵,我们那里不是有句老话‘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从不相信有什么鬼怪神灵。”张子扬搭话说。

“这与鬼怪神灵并不是一回事,我也不相信鬼怪。宗教与党派是一回事,是一种信仰,更准确地说是一种心灵的寄托。无论是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还是各个党派,他们所提出的都是一种美好的向往,就象某种主义吧,你可信也可不信。只要相信,你就会为它奋斗。我刚才之所以笑你们,是因为信奉一种东西,决不能靠表面形式,而是用你的心灵去坚信它,那么它就会带给你想要的结果。”说着话,范海波看了一下路,又接着说道:“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吧,一个真实的故事。第一次世界大战其间,英国有一个军团,在威特利斯上校的带领下,在欧洲作战了四年,整个军团没有一个人死亡,创造一个奇迹,或者说是一个神话,你们知道他是如何做到得?《圣经》诗篇第91条里,有保护诗篇,威特利斯上校要求全团官兵,随时随地,不断地,用心去背颂保护诗篇,这就是信仰的力量,信仰创造的奇迹。”

“海波,谢谢你,我明白你的苦心,我们现在最大的信仰就是坚持,在任何时候都要坚持下去,决不放弃的。”武克超坚定地说。

“那我就放心了,要知道这里不比在国内,艰苦的环境超出你们的想象,你们很快就会尝到,如果没有一个坚定的信仰,你们决难支持下去。”说着话,他们来到了一处村寨旁。

“好,到了,我每次来板瓦都来看一个人。”海波领着他们上了一座竹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