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一卷 变故 第十一回 遇险大江检查站

信周 收藏 40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范海波从武克超的住处回城后,立刻让同伴小强先行一步,赶到边境去安排过境的事情。他则把油罐车开出来,用水把油罐冲涮了几次,然后灌进去水,只留下了三十多公分的空隙,藏人的时候能把头露出水面。之所以要车上灌水,是怕被发现是空车,那样边防检查站的人就会查看。

随后范海波又打开车头的发动机盖,仔细地检查发动机的情况。他一边检查,一边思考路上可能会遇到的突发事件。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把克超他们安全送出去。范海波之所以豁出一切去帮武克超,是因为在他内心总感觉欠克超一个很大的人情。

他们俩人自小就是好朋友,范海波从小长得又瘦又矮,而武克超则长的高大威猛,比海波高出一头,海波被同学欺负的时候,都是武克超出面帮他解决。

有一件事让范海波终生难忘,在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寒假里俩人到公园人工湖上去溜冰,范海波不小心滑进了钓鱼人砸开的冰窟窿里,溜滑的冰面,使他怎么也爬不上来,在他全身就要冻僵,感到绝望的时候,武克超趴在冰面上,把他拉了上来。如果没有克超救他,他不是冻死就是淹死了,那还有现在。所以他无论如何也要帮助克超逃脱困境。

第二天天没亮,四个人就开车上路了。刚出K市的路比较好走,车的速度也很快。K市处在一个大型盆地里,周围都是山,西边的山下滇池,沿盘山路上到一半,就可以看见K市的全貌。翻过西山,就到了西去的第一个县城宁安市。

武克超他们三个人挤在副驾驶位上,狭小的空间拥挤着三个大汉,没有一点活动余地,只好轮流有一个人向前趴着,把三个人累得受腰酸腿疼,都恨不能让车跑快点。前半程路很顺利,在晚上的时候赶到了达理市。

风光秀美的达理,不但有洱海风光、达理三塔,还有美丽的蝴蝶泉,苍山的风花雪月。美景虽好,武克超他们却无心观赏,前途未卜,现在考虑最多是今后的命运。

进入达理城后,范海波决定住一夜,武克超问他为什么?

“过了达理,后面就要进入刚山地区,要经过多个边防检查站了,你没有证件,晚上走会引起怀疑,反而不好。”海波解释说。

他们到范海波常住的一家汽车旅馆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五点多钟他们就起床了,准备赶路。

张子扬看到天还没有亮,感到很奇怪,“现在是五点钟了,这个时间应该出太阳了,怎么还没亮天?”

范海波笑着说:“你还以为是在老家吧,这里与我们老家有两个多小时的时差了,所以还没有天亮。赶快走,我们还有很长的一段路,我们必须赶在天黑之前翻过龙陵那里的大坡。”

出了达理的地界,很快就接近澜沧江。在距离澜沧江还有两公里,范海波把车停靠在路边,看了以一下前后没有路过的车辆和行人,迅速趴到油罐上,把顶部的大盖子打开了,对付明涛和张子扬说:“赶快收拾一下,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了,下到里面去。”

付明涛和张子扬在车边迅速脱下衣服,扔进驾驶室里,依此爬上油罐,下到了里面。范海波也上去看了一下,“这个盖子就这样开着,你们不会感到憋气的,你们坚持半个小时就可以出来了。”

到澜沧江检查站后,哨兵与海波都很熟悉,看到武克超就问海波:“这位是谁?去哪里?”

范海波连忙回答:“我表哥,单位休假。跟我到边境玩耍。”

顺利通过大桥,开出几公里后,范海波停下车,让付明涛和张子扬爬了出来。武克超给俩人拿来手巾,帮着他们擦干净身上的水。

“洗了个澡,真舒服啊。”张子扬开着玩笑。

“快上车吧,过会还要洗好几遍,包你洗个够,哈哈……”范海波笑着催促着俩人。

过了刚山市,下个检查站在怒江大桥,等俩人藏到油罐里后,范海波把车开到了检查站,一个班长和一个小战士在值勤,海波不认识这个小战士,估计是新来不久,班长见是范海波,热情地打招呼:“是范老板,到那边去送油啊。”

“哎,你好班长,好长时间没有遇见你了,今天是你值勤啊。这是我表哥,跟我到边境玩一下。”范海波趴在车门上与班长说话,也没有下车,想着尽快走。

突然听到车右边的哪个小战士说:“你车上面的油罐盖怎么没有盖上?”

驾驶室里的范海波与武克超听到这话,心里咯噔的一下子,把心就提了起来。

“我看看,一定是加油站那帮家伙忘记盖上了。”范海波边说边下了车。

“我帮你们盖上吧。”还没等范海波下来,那个小战士已经爬到了车顶上,向油罐里看了一眼,顺手掀起油罐的顶盖,“哐”的一声合上了,接着把压杆拧紧了。

“好了,你们可以走了。”小战士下了车,两只手相互拍打了几下。

“谢谢你啊。”范海波提起的心又放了下来,他赶紧又回到驾驶室,他心里在想赶快走,油罐里空间很少,盖紧了后很快就会没有氧气,时间长了就会把俩人憋死。

范海波刚要发动车子,猛然听到五十多米外的营房那边有人喊:“让那辆油罐车停一下。”

“快停一下。”班长用手拍着车门对范海波说。

范海波刚放下的心有一下子提了起来,心想是不是露出了破绽?打开车门跳了下来。看见营房那边走过一个人来,是检查站的中队长。

“范老板,喝口水嘛,干嘛走得那么急?”中队长对海波说。队长是四川人,带着浓厚四川腔。

“天气不好,趁时间还早,多赶点路嘛。”海波心里着急的不得了,脸上还要装的很平静的样子。

“走,到我办公室坐一下子,我有件事情要麻烦你。”

“队长,有什么事情就在这里说嘛,不用去办公室了。”

“这里不方便啥,来嘛,就一会儿,耽误不了你赶路。”中队长边说边拉着海波向营房走去。

看着范海波跟着中队长去了营房,武克超的心里急得火烧火燎,那个班长和小战士又站在车门边,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心想快点,时间长了非把子扬和明涛闷死不可。

藏在油罐里的付明涛和张子扬,把小战士说的话听得很清楚,听到他爬上了油罐,俩人赶紧深吸了口气,把头沉到水里。隐隐约约感到头顶的盖字扣上了,等他们再把头露出来时,已经是漆黑一团,什么也看不见了。

“明涛,扣上盖子了,怎么办?”张子扬着急地说。

“别慌,有大哥和海波,尽量不要说话,不要乱动,可以节约氧气。”付明涛知道武克超一定比他们还着急,他们俩没有想到范海波被中队长拉去了营房。

范海波跟着队长来到办公室,队长拿出茶桶刚要泡茶,范海波赶忙制止,“不用麻烦了队长,我一点也不口渴,有什么事情你尽管说。”

“上次我给你说的事情,你有没有对我们处长说啊?”

“哦,原来是这件事情,我跟我姐夫说过了,他说一定想办法给你办。”

这个队长的爱人在达理教学,他在刚山这边的检查站当兵,夫妻俩很不方便,队长想调到刚山那边去,他知道范海波的姐夫可以办成此事,就想走海波的后门。

“那真是太好了,我准备了点小礼品,想请你捎给处长。”队长边说边打开文件柜拿出了一个封好的小纸箱。

“这样不太好吧,我姐夫知道了会骂我得。”范海波心里着急,可嘴里又不能说。

“是一点小玩艺,不值几个钱。”中队长把纸箱放到海波前面。

“好好……我一定给你捎到,如果没有其它事情,我就走了,我表哥还在等着我呢。”范海波眼看过了十多分钟,心想不能再推辞了,得赶快走,再不走就要坏大事了。说着话,抱起纸箱就往外走。

“不喝口水了,怎么这么急嘛。”队长心里感到很奇怪。

“队长不用送了,我回来时再来喝吧。”海波出了门,撒腿就向车跑去。

闷在油罐里的付明涛和张子扬,感觉时间好象停止了,几分钟后俩人就开始感觉胸闷,憋气,逐渐感觉头昏脑涨。他们奇怪,怎么还不开车?

“明涛,我感觉头晕了。”张子扬伸手摸索着抓住了付明涛。

“子扬,坚持,一定要坚持。”付明涛知道,如果再不打开盖子,他们就会因大脑缺氧而昏迷,那么他俩很快就要溺水而死。

俩人的意识开始模糊,头渐渐沉没在了水里。汽车开动的时候,他们已经没有了感觉,俩人已经缺氧昏迷沉到水里。

“快,快……..海波,再快点。”武克超心急如焚,不停地催促范海波。

汽车冲过了怒江大桥,向前开出了几百米,有一条右拐的小山路,范海波一打方向盘,把车开到小路上,停在了几棵小树的后面。

武克超已经跳下了车,一下子就爬到了油罐上边,他几下就把盖子拧开翻过来,他把头探进了油罐里,“明涛,子扬。”他大喊了一声,看到里面没有一点动静,来不及把头缩回来,武克超紧接着把身体扎进了油罐里。

这时,范海波也爬上了罐顶,把头探向了罐里。

武克超一头扎进油罐里,两只手在水里摸索,一把抓到了一个人,赶紧把他托出水。

范海波伸进胳膊,抓住露出水面的人,使劲把他拖出了油罐,见是脸色已经发紫的付明涛,赶紧把他的头向下,让身体趴在弧形的油罐上,把他胃里和肺里的水控出来。

“海波,快。”他听到克超的呼唤,赶忙又与武克超一起把张子扬弄出来。也把张子扬身体担在油罐顶上,头向下控出水来。武克超学过紧急救护,知道怎么做。把控出水来的俩人仰放到地上。对范海波说:“快,照我的样子做。”

武克超用手捏着付明涛的鼻子,嘴对嘴的进行人工呼吸,吹过几口气后,又用双手压在付明涛的心口上,使劲的一下一下的压。武克超嘴里不停的喊:“快点,醒过来啊。”他迅速把自己的上衣脱下来,卷成一个团,垫在付明涛的头下,用手不停的排打他,嘴里使劲喊着:“明涛,醒醒…….我求求你了……”又用拳头猛击付明涛的心脏部位。

击打了几下后,突然他听到付明涛哼了一声,高兴地对范海波说:“他醒了,海波,你快看,明涛醒了。”

张子扬跟着也醒了过来。特种兵的训练,使他们具有超出常人的强健体魄,再加上两人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们逃过了这一劫。

“憋死我了,我听见那个哨兵爬上车顶,就知道要坏事,那种感觉就好象是被活埋了一样。”张子扬大口喘着气,“平时感觉不到,现在我算知道了,空气真的是太宝贵了。”

“你先少说两句话,休息一下。”武克超提醒张子扬。

范海波悔恨地对武克超他们说:“都怪我,考虑不周,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大的事。”

“怎么能怪你,有些事谁也无法预料,再说百密还有一疏呢。我们休息一下,尽快赶路吧。”武克超安慰海波说。

休息了半个小时后,他们又上路了,范海波对他们说:“后面这段路就没有检查站,你们不用再躲藏到油罐里了,不过要爬龙陵,有些路段异常险要,稍有不慎就会车毁人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