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一卷 变故 第十回 流亡第一站

信周 收藏 42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size][/URL] 武克超从公司出来后,很想回家看一眼父母,他想自己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父母又将会为自己担心了,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毅然拦了一辆出租车出了滨海城。 武克超暗自计算着时间,从有人发现黄天程他们,再报案,到警察调查,至少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自己就能到达省城了。 武克超首先打出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武克超从公司出来,双脚不自觉地迈向回家的方向,他现在最愿望的是回家看一眼父母,他想自己这一走,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父母会为自己担心成什么样?他竭力控制住自己的情感,毅然拦了一辆出租车驶出了滨海城。

武克超在心里计算着时间,从有人发现黄天程他们,再报案,到警察调查,至少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段时间他们都能到达省城了。

武克超乘坐出租车从滨海出来,先是到了青城,然后换出租车到了黄县,最后乘公交车到达省城。经过几次换车,短时间内没有人能追查到他的踪迹。

到省城后,武克超在火车站的候车室了待了一个晚,他静下心来,思考着下一步的行动,最安全的方法是到国外暂避一时,所以他决定去一个边境省会,那里有一位儿时的朋友,他一定能帮助自己。

付明涛和张子扬也分别乘火车和长途客车到了省城。第二天早上俩人都去了天桥,没有发现武克超,寻找到了武克超留给他们的指示,让他们在火车站第一侯车室等他。

张子扬先到的候车室,他坐在连椅上等了半个多钟头没有看见武克超,心里暗暗着急。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对他说:“别回头,你现在去乘坐226次特快去北京,然后再乘坐去K市的161次特快。后天早上,火车从宣海市开出后,你再到餐车与我会合。去北京的车票在你左手边的报纸里,听明白了吗?”张子扬听出了武克超的声音,马上点了一下头,拿起左手边的报纸,等他后头看身后的靠背椅时,已经没有了武克超的影子。

付明涛刚进候车室大门,就听到身边有位老头打扮的人对他说:“去那边的洗手间。”付明涛进了洗手间,装作解手的样子,旁边一个人递给他一份叠着的报纸,就听那人说:“里面有一张到黄城的2042次特快的车票,你到黄城后换乘当天去K城的161次特快,后天火车从宣海车站开后,到餐车找我。”

把张子扬与付明涛安排好后,武克超从火车站出来,立刻打出租车去了长途客车站,买了去郑州的汽车票,他计算过时间,他做长途汽车到郑州后,刚好可以赶上张子扬乘坐的那趟161次特快。他这样安排,是为了防止有熟人看到他们,即使有人发现他们其中一人行踪,也察觉不到他们的目的地。

北京到K城的161次特快在天刚亮的就进入云天省,看车窗外面的红土地就知道是云天省了,大自然真的是很奇妙,这边的土地是黑的,而云天省的土地是红的,黑红两种颜色非常分明。如果是白天坐火车,路过两省的边界,远远望去,就象一条线把两省分开,一边是黑,一边是红。

车厢里开始热闹起来,旅客们都从睡梦中醒了过来,火车上的喇叭也开始广播了,正在介绍着宣海市特产。

付明涛和张子扬相继来到餐厅车厢,武克超面对着餐车门口坐着,见他们来了,朝俩人摆了摆手,“快来坐下,你们想吃点什么?”武克超的情绪看起来还不错。

“大哥,警察不会追到这里来吧?”张子扬担心地问。

“放心吧,谁也想不到我们在这里。”武克超轻松地说。

“也不知道家里闹成什么样了?哎…….都怪我,连累了大哥。”付明涛感觉很内疚。

“既然出来了,就不要考虑家里的事情了,你们不去教训黄天程,我也会去,他是咎由自取,事情既然做了,就不要后悔。”武克超安慰了他们几句,接着又说:“现在关键是考虑我们下一步去哪里?怎么办?”

“你决定吧大哥,浪迹天涯我们也跟着你。”付明涛坚定地说。

“我们先去K市找我的一个好朋友,他叫范海波。我儿时的一个铁哥们,他也是滨海人,他父亲是支援边疆建设时到的K市,他中学毕业后就来到他父亲这里,我们俩经常通信。他对金三角那边的情况很熟悉。让他帮助我们到金三角去,我曾听他讲过,有些在国内犯了事的人,跑到那边混日子。在国内总是有危险,所以我们先出去。详细情况到K市后让海波给我们介绍。我上火车前给他打过电话了,他会在车站接我们。”

“好,我们听大哥的,大丈夫到那里也是好汉,一样可以闯出一片天地来。”张子扬豪迈话语也感染了武克超和付明涛。

中午十二点,火车进入了K市的南窑火车站。从车站东侧的出站口向外走,还没有出来,武克超就看到站在远处接他们的范海波。

范海波也看见了他们,向他们使劲的摆手。挤过吵闹拥挤的人流,武克超他们终于来到范海波身边。

“克超,十年了你一点没有变样,还是那么英俊。”范海波瘦弱矮小的身材,透露着精明和干练。

“哈哈…….你到是变得更象南方人了,又黑又瘦,还这么矮,是不是光长脑袋不长个啊!”武克超毫不掩饰地取笑范海波,俩人见面亲热的不得了。

“你们还没有吃饭吧,走我们先去吃午饭,有什么事边吃边聊。”海波热情地说。

“哦,忘了给你们相互介绍一下,”武克超先指付明涛俩人说:“我的两个兄弟,付明涛、张子扬。”然后又介绍范海波,“我儿时最好的哥们,也是我们的老乡,范海波。”

四个人一边说笑,一边跟着范海涛上了公交车。坐了五六站,到市区的广场边下了车,范海波领着仨人进了一家‘过桥米线馆’。对武克超说:“请你们尝尝当地最有名的小吃过桥米线。”

已经过了吃饭的高峰时间,店里人不是很多,他们选了一个靠墙角的桌子坐下。范海波对服务员说:“来四份十元的过桥米线。”

坐下后,武克超对范海波讲起了在滨海发生的事情,范海波一言不发,静静地听着武克超把事情讲完。

很快服务员端过了四份过桥米线,每份有一个特大号的海碗,盛着满满一碗汤,汤上漂浮着一层厚厚的油,看不到一点热气。还有一盘干米线,两碟酸腌菜,还有两个碟,里面摆着薄薄的鸡肉片、虾肉片、鱼肉片等东西,都是生的。他们仨人都没有吃过‘过桥米线’,张子扬感到很奇怪,自言自语说:“怎么都是生的,这里人是不是都爱吃生东西的,只有这汤还不错。”说着端起汤来就要喝。

范海波见状急忙制止,“喝不得,你这一口下去,嘴里的皮就会被烫熟。应该这样吃。”说这话,他拿起碟,把里面的生东西都倒进汤碗里,用筷子搅拌了一下,“这样就熟了,这碗汤看着没有热气,其实里面的温度有九十多度,生肉放到里面就都烫熟了。”

三个人照着范海波的样子吃起了米线。吃完饭后,范海波对武克超说:“我先领你们去一个僻静的地方住下,如何去MD国,我们回头再商量,你看怎么样?”

“你看着安排就可以。”武克超痛快地说。

范海波带着三人,到了K市东郊,一个叫下凹村的地方,离市区有二十多里,是一个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村子,村里的房子都是用大块的红泥砖垒起的二层小楼房,村前有一个大大的池塘,村周围是大片的竹林,小村不但僻静,而且环境优美。

范海波领他们进了村边的一户独门院落里,院里有一排偏房和一栋两层土楼。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老宅子,他们全家都搬到市里了,只留下了这个空院子,你们先住在这里,不会有人来打饶,很安全。”范海波边说边开了门,“晚上我给你们送铺盖来。”把他们安顿好后,范海波暂时离开了。

第二天早上,范海波又来时,带来了一张云天省的地图。他一边把地图展开,一边说:“我每个月都要去三四次MD国,我有一辆东风油罐车,我从这里装上汽油,拉到那边去,卖给当地的各只武装,那边很缺汽油,他们有一半的车因为没有油平时都不能开,各个派别的武装经常为抢地盘打仗,有时也与政府军打,只要打仗就特别需要油,我也赚得多。”

“他们都是些什么武装?”武克超问。

“主要是联盟军的队伍,就当地一个最大的党派领导的武装。你看地图,MD国与云天省的所有边界地区,百分之九十是联盟军控制区,MD国共有十四个省,有的也叫邦,其中最大的邦就是掸邦,与我国相连的就是掸邦,整个掸邦大部分地区被联盟军控制着。从我国跑过去的人都是去了掸邦,基本参加了联盟军的部队。联盟的部队里有很多中国人,包括里面很多当官的,其中大部分人是以前跑过去的知识青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很多支援边疆的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因为受不了苦就跑到那边,参加了当地的武装。”

“你都是从那条路去MD国?”武克超看着地图问范海波。

“这要取决于那边的用油情况,我有时走西南这条,经玉泉、稻口到边境后过去,最多的是西边,经楚田、刚山,从这里过境,这条路就是我们两个国家的主要通道。”

“你认为走那条路更安全些?”

“这都差不多,前半节路没有什么问题,到后面,快要接近边境时,过所有的大桥都有边防检查站,检查的比较严格。到了边境就好办了,很轻松就能偷渡过去。”

“不经过边防检查站就过不去吗?”武克超皱起了眉头。

“绝对过不去,因为边防检查站都是在过江的大桥设立,不过这几条江根本就到不了边境。”范海波摇着头说。

“海波,有什么办法帮我们过去吗?”

“我昨天晚上想了一夜,办法到是想出了一个,不过……就是…….”范海波显得有些犹豫。

“不过什么?你尽管说。”武克超催促着范海波。

“你们要受些委屈…….”

“那到没有什么,你仔细说说。”

“我因为经常跑边境,所以必须要与边防检查站搞好关系。与我父亲一起来K市的马伯伯,他女婿是云天武警总队作战处的处长,这些边防检查站的武警,都在他的指挥范围内,他也经常下去巡视。我平时都叫他姐夫,我们关系很好,他老家是滨海邱县人,也是我们的老乡,检查站的官兵都知道我跟他的关系,都对我挺客气。有时朋友跟我到那边去玩,跟他们打个招呼就可以。一个人可以,但是多了就不可以了。”

“那怎么办?”武克超着急地问。

“我已经想好了,把油罐车上的油罐装上半罐水,过检查站的时候,他们俩个就藏到油罐里,过了检查站就出来。”

“好办法,海波,真的是麻烦你了。”

“说这话你就见外了,谁让我们是兄弟。不过还有个问题,现在正是雨季,一般这个季节尽量不跑车,因为那边的路不好走,在雨季时常遇到塌方,或是泥石流,一旦堵住路就几天过不去。”范海波担心地说。

“那怎么办?我们不可能等过了雨季再走,那会很危险。”武克超听了后很是着急。

“唯一的办法就是硬闯,别没有办法。”范海波咬着牙说。

武克超的心里隐隐约约感到不安,他有种直觉,这一路不会很平安,不一定要出什么事。

“我们到了边境后怎么办?能不能顺利出去?”张子扬担心地问。

“到达边境后就好办了,我安排小强提前坐客车去边境,他是跟随我一起跑车的伙伴,对那边的一切也很熟悉,等我们到边境后,他会带你们你们过去。”

“我们到MD国后要怎么办?”一直坐在旁边听着的付明涛插了一句话。

“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到金三角后你们最好先是加入联盟军,目前联盟军的部队共有四个军区,到哪个最合适,我也拿不定主意。”

“你与哪个部队关系好一些?或是有朋友在里面?”武克超提醒说。

范海波想了一下说:“联盟军的东北军区,下设三个营和一个教导大队,我与他们的一个营长关系很好,先去投靠他,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个东北军区在什么位置?”武克超问海波。

范海波指着地图说:“他们的总部在这里,冲县境外的板瓦。我以前去的时候都是走这条史迪威公路,从刚山到冲县,从猴山镇出境,但是现在不行,在雨季这条路根本不敢跑。”

“那我们怎么去?”

“还是走国道,进入MD国后沿史迪威公路的南段路北上,就能进入东北军区的占领地。”

武克超很信任地对范海波说:“好,就按你说的行动。海波,你看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越快越好,现在刚进入雨季,路基被雨水浸泡的时间短,路况还不是很差,我准备一下,争取明天就出发。”

“好,我们明天就走。”武克超也希望快点走,夜长梦多,早点离开,就早多些安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