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人突击队 第一卷 变故 第八回 无端遭敲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22/


武克超出发去了省城,付明涛在公司负责业务。他一般都是六点以前就到公司了,在路上买些早点,然后在办公室随便吃点。

每辆出租车都是两名司机,一个跑晚上,一个白天开,歇人不歇马。早上六点到七点钟的时候,司机们到公司来交接。付明涛提前来掌握交接班的情况,顺便了解司机师傅们出车的情况。

司机张师傅交接完班来到办公室,见到付明涛后,一个劲摇头直说倒霉。付明涛忙问出了什么事情。张师傅把昨晚遇到的事情讲了一遍。

张师傅是退伍的老司机,在部队就开了十几年的车,士官转业到地方,分配的企业效益不好,发不出工资,这才来武克超的公司开出租车。张师傅的驾驶技术很好,对车也特别爱护,为人正直、厚道,从不惹事生非,在司机里口碑很好。

昨晚十点多钟,在火车站前的广场,有四五个年轻人要打车,张师傅停下车后,几个人都挤了上来,他还没有开车就听后面有人喊压到脚了,他下车看看,只见一个人坐在路沿石上,用手捂着一只脚,嘴里不住的喊痛。

老张感到奇怪,他还没有开车怎么会压到他的脚,上了车的几个人赶快一起下来,不分青红皂白围住张师傅,非要上医院不可。老张心里明白了,一定是遇到碰瓷了。

他们人多势众,张师傅被逼迫着上了医院。到了医院,张师傅先被俩人看押着去挂号,然后又去看急诊。

不过张师傅注意到,那个男子给医生看的那只脚真的有些红肿,这就更让他奇怪了。拍了张片子看了一下,没有伤到骨头,最后被他们敲诈了一千元钱,否则就不让开车走。老张只好认倒霉,给了他们一千元钱。

付明涛也感到这事有些怪。不多时,又有两个司机回来说,遇到了相同的事情。付明涛心想这件事肯定有问题,怎么会一个晚上遇到三起碰瓷。

武克超没有在家,付明涛只好找到张子扬,两人谈论了半天,也没有个头绪,付明涛只能决定在傍晚司机们交接班时提醒大家注意,遇到类似情况先报警再说。

第二天,付明涛和张子扬两人很早就到了公司,看有没有情况发生。

司机们陆续回公司交接,果然又有两名司机遭到了敲诈。他们说几个小流氓根本就不你让打电话,一起围攻你,把你逼到医院,然后就要钱。一个司机说,他在医院时偷偷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来了后他们跑了两个人,警察把他和那三个人叫到派出所,谁知道刚进去不久,警察就把他们三个人放走了,告诉我,也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也就让我开车走了。

付明涛知道,这一定是有计划,有预谋的,而且是针对退伍军人出租车公司。他们的出租车上都贴有雷锋标志,一眼就能认出来。会是谁在背后搞鬼?既然能让警察把人放出来,这个藏匿在暗处的人一定有来头。

武克超还没有回来,付明涛和张子扬决定先抓住这几个小流氓,看看是怎么回事,凭着侦察兵出身,搞清楚这件事应该没有问题。

在交接班时,俩人挨个告诉司机们,如果再遇到类似情况,一定要在上医院前向公司打电话,就说是没有带钱,给家里打电话让老婆向医院送钱,然后尽量去的慢点,等付明涛和张子扬提前赶到医院。

滨海大酒店二十楼的夜总会里,黄天程坐在一个包间的大皮沙发里喝着人头马,听到手下把武克超的出租车搞的人心惶惶,高兴地对猴精说:“真他妈的痛快,一定要不停的闹腾他们,让武克超知道老子也是不好惹得。”

“武克超会不会发现是我们在逗他玩?要不先停下几晚上?”猴精试探着问黄天程。

“不,再折腾他们两晚上,然后换别的办法。让弟兄们轮流去,谁敲到他们一千,回来我就再奖给他一千,敲诈两千,我就奖给他们两千,反正老子现在有钱。要一直折腾到他们公司关门为止。”黄天程喝了口酒,接着有对猴精说:“对了,你去请昨天帮忙了的几个警察吃个饭,再让他们来夜总会玩玩,不能让人家白帮忙,要与他们搞好关系。”

“好,这件事就交给我办吧,那我先去了。”

黄天程点头示意了一下,猴精就退了出去。

付明涛和张子明晚上都留在公司里,十一点多钟,办公室里的电话响了,付明淘拿起电话,一个声音急切的传出来,:“是老婆吗?我这里出了点事情,你赶快拿两千块钱,然后送到市立医院来。”

付明涛放下电话,俩人冲出办公室,开车向市立医院赶去。刚把车停在门诊楼东边的急诊室入口处,就看见一辆自己公司的出租车开了过来。

出租车停下,一前一后下来两个人,拉来驾驶员那边的车门,“快走,我们先去挂号。”一边一个人,夹着司机向门诊楼那边的挂号处走去。

看见三人进了门诊楼,车上又下来三个人,其中一个人说:“快点,把你的脚伸出来。”然后抬脚向这个人的脚上跺了几下。

“哎吆……哎吆……,你他妈的轻点,你想踩死我。”

“轻了能象车压的?呆会多给你分点钱。”

付明涛与张子扬看的清清楚楚,原来是这么让车“压”的,二人从车上下来,走了过去。

张子扬对被踩的人说:“我来给你压一下。”说着照他的脚上很很地踩了一下,那人立刻象杀猪一样嚎叫了起来,“唉吆疼死我了,你想找死啊。”

另外两个人,见来者不善,走上前来对张子扬说:“你们是干什么得?是不是想找揍啊。”

付明涛与张子扬两人也不答话,一人一个,抓着胳膊,一下子就拧到了背后,这两个家伙立刻叫了起来“……哎吆………哎吆…..。”

被踩坏脚的那个见状想跑,张子扬抬腿一脚,把他踢翻在地。这时,另外两个押着司机人,从门诊楼里走了出来,一看这情景,以为是来了警察,撒脚就跑了。

付明涛对司机说:“你走吧,这里交给我们吧。”

司机恨恨地吐了躺在地上的那人一口痰,“活该,让你不学好,就知道讹诈人。”说完开车走了。

张子扬手上使了一下劲,那人痛的大叫起来,“哎吆……疼死我了,我的胳膊要断了。”

“快说,是谁让你们干得?为什么总找出租车的麻烦?”

“好好…….我说…….我说,大哥你轻点,我们是滨海大酒店夜总会的,是老板让我们干的。”

付明涛和张子扬一听就明白了,知道原因后,俩人松开了手,对三个家伙说:“回去告诉黄天程,有种就明着来,不要用这种下三烂的手段。让他小心点,我们会去找他的,滚吧……”

那两个提前跑回去的家伙,赶紧打车回了夜总会,向猴精汇报,可能是警察,把那三个人抓了。

猴精听说是警察,没往心里去,“你们先回去吧,他们不会有事,我打个电话就行了。”

猴精刚要打电话询问是那个派出所抓了三人,仨人狼狈不堪地回来了,一见他们的样,猴精的心里就打了个问号,知道事情不好。赶紧问:“怎么回事?是谁把你们搞的这么狼狈?”

“我们刚到医院,不知道从那里窜出俩人,这俩个人真实太厉害了,一下子把我们都打翻了,问什么找他们公司的麻烦,还说要来找黄总。”

猴精一听就明白了,是武克超安排的人,他的手下那可是一帮侦察兵,这几个人遇到他们还不是白给。武克超的神勇他是亲自见识过,自己的身体挨不过他一拳。心想惹上麻烦了,赶紧去找黄天程汇报。

夜总会的舞台上正在表演着艳舞,黄天程高兴的喝着酒,看舞台上的表演,猴精匆忙把他叫到办公室里,把事情对他说了。最后又补充说:“武克超手下可都是侦察兵,各个武艺高强,身手不凡,要是真动起手,我们这些人可差远了。”

黄天程心里害怕,嘴上却装的很硬,“怕什么?他敢把我怎么样?我们有的是钱,还怕摆不平他。”

“我看还是小心为好,是不是安排几个兄弟随时跟这大哥。”

“不用,在我们自己的地盘上,谁敢把我怎样?”

再说付明淘和张子扬回到公司,张子扬愤愤地说:“妈的,真想不到会是黄天程这个混蛋在捣乱。”

“我早已经怀疑是他了,只是没有证据。因为只有他与大哥有过节,他被大哥打伤过,所以一定怀恨在心,寻机报复。”

“明涛,你看我们应该怎么办?是等大哥回来,还是报警?”

“报警有什么用?这样的小事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再说他的势力还那么大,警察也拿他没办法。”

“难道我们就这样坐在这里等他任意欺负?”张子扬问明涛。

“大哥也没有说什么时间回来,我们不能等了,否则黄天程还以为我们好欺负,说不定又要整出什么花样来,我们去找他,教训他一下,让他知道我们也不是好惹得。”付明涛决定反击了。

听付明涛这么一说,张子扬立刻来了精神,“好,明涛,你说怎么教训他。”。

“明天先安排二个人,监视黄天程的行踪,寻找机会我们俩去教训这个混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