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圣宴


最无奈的是两个西班牙人的代表团,他们现在对什么定单都没有兴趣,在这里看到所有人都在欢乐的分享着新汉的巨额定单,他们的感觉就好象是用眼睛看着一群野兽在分食着自己的身体。但是除了头脑和感觉还在清醒以外,其他的事情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野兽们一块一块的把自己身上的肉撕下来、吞下去,然后又接着扑上来继续的撕咬,几个野兽之间还时时因为利益的问题疵牙趔嘴。

没有人去在意西班牙人的痛苦,当然见面以后安慰性的漂亮话谁都会说,但是谁要真的去动他们的那一块蛋糕,那就要看看他有没有这样的实力了!几个代表团里的人甚至有人已经在打西班牙人在非洲的殖民地的主意了,既然西班牙人已经没落到被几个海盗就打成这样,真是不能埋怨谁。

西班牙政府派出的代表团和卡洛斯派出的代表团,就这样尴尬在参与着分享自己血肉的圣宴,(这样的情况清朝后来参加的也最多)。

新汉的代表是工部主管陈欣、商部主管张文学、财政部主管刘建伟和马唯石,这一次他们的任务就是订购200万两白银的钢铁冶炼、钢铁加工设备、大型蒸汽机制造设备和部分化学品生产设备,同时每一样设备都要求这些国家对这些设备的使用工人和维修工人的培训,培训的时间要求达到两年以上。

另外新汉还向英国订购了3艘4000多吨不设置火炮的“裸体战列巡洋舰”,至于火炮则使用上次向英国和法国订购的特制30磅和15磅火炮。订购这几艘战舰的条件是要求派出200人的工人和20名监工参加这艘战舰的建造,理由是为了提高工人的技术水平,防止受损以后无法修复。英国代表请示了东印度公司以后还是同意了。这毕竟是80多万两白银的一笔大生意,在英国人看来只要没有一同订购战舰上的火炮就没有什么威胁,谁也不相信没有牙齿的老虎会伤害到英国的利益。

英国人奇怪的是新汉为什么不订购火炮,要知道4000多吨的战舰在英国也是属于一级战舰,如果是战列舰的话光上面的大小火炮就有120多门,价值近到100万两白银,一艘装备完整的4000吨的一级战列舰制造成本就要120万两白银,折合40万英镑!而新汉使用特制的30磅和15磅火炮根本不能完全发挥出一级战列舰的水平。英国到现在为止也只有8艘一级战列舰在服役,不过在英国人眼睛里面,新汉订购的更象是一艘超级武装商船!因为一艘4000吨的战舰上只设置了一层武装甲板40门火炮,相当于一艘巡洋舰的标准配置,当然这样商船一般的海盗是不敢什么主意的。

新汉对此没有进行详细的说明,新汉不会告诉英国人这些炮将来会刻上膛线,使用特制的苦味酸装药的炮弹,威力要远远比英国现在战列舰上最大的68磅重炮大的多。只是要求一层的武装甲板,以保证船身的低矮、提高抗风浪能力并且保证船的速度不比巡洋舰慢的太多。

国家的实力说明一切,这一次订购会议最大的定单还是落在英国人的手里,英国人不但拿到了一个钢铁厂和其附属的炼焦厂的设备定单,还额外的拿到了3艘“裸体武装商船”的定单,总定单达到150多万两白银。

法国也拿到了一个钢铁厂、一个炼焦厂和一个大型蒸汽机厂的设备定单,如果不计算那一艘“裸体战列舰”的话,法国甚至比英国拿到的定单还要大的多,总金额高达93万两白银!

美国拿到的是硝石和化学品生产设备的定单,数量也很可观有30多万两白银;德国的代表也拿到30多万两白银的定单,主要的木馏油和金属加工设备;连荷兰和葡萄牙都各自拿到7万多两白银的几笔定单,在西方大国里只有俄国沙皇和奥斯曼帝国什么也没有拿到,毕竟他们就没有派出代表团来。

这一次新加坡商务会议,新汉订购的设备和材料的价值就达到了260多万两白银,后续的人员培训费用又有70多万两白银,加上三艘“裸体武装商船”一共消费了近400万两白银,等到所有设备、厂房、工人、原料完全配套下来,没有个700万两白银是想也不用想的,所有拿到定单的国家现在无不为西班牙人的“愚蠢”喝彩,为新汉这个“败家子”喝彩。绝对不会超过4年的时间,新汉就会把马尼拉的城墙都拆下来!!

西班牙政府的代表团是唯一一个什么也没有捞到的代表团,他们的任务主要援救被围困的神职人员并对困守马尼拉的西班牙人进行“声援”,根本就没有想到,才来到新加坡新汉的军队就早已经攻下马尼拉。在失去了谈判筹码以后又不愿意让步,所以只能是两手空空的回国了,不象卡洛斯派在得到了法国的详细情报以后,已经知道马尼拉肯定会落入新汉的手里,所以偷偷的准备了新的谈判筹码。

面对欧洲其他伙伴国家的志得意满,卡洛斯派出的莫利斯南公爵还是最终得到他们想要的那一块蛋糕:新汉决定以14674人的西班牙俘虏和893名神职人员的自由折价250万两白银,同时新汉再付出200万两白银的代价一次性购买吕宋和西班牙在太平洋上的其他几个殖民地(马里亚纳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的主权。在卡洛斯看来,既然不可能夺回吕宋,那么这两个群岛也就失去了他们的意义-----整个美洲现在除了古巴和波多黎各已经没有西班牙的殖民地了,西班牙人在失去了吕宋以后不可能再到太平洋里来看顾着这两个总面积2000平方公里都不到的几百个小岛,能换一点钱就换一点钱好了,难得新汉对这两个群岛还感兴趣。

新汉代表团在向马尼拉的张清请示以后决定同西班牙的卡洛斯派签定新加坡条约:新汉帝国以为450万两白银的价格向西班牙购买了吕宋、马里亚纳群岛、密克罗尼西亚群岛的主权,其中由14674名西班牙战俘和893名神职人员折价250万两白银,由西班牙赎回,新汉则向卡洛斯陛下提交200万两白银的费用,交款日期为卡洛斯派击败现有西班牙政府,获得王位的时候为准。

这是一个秘密的协定,新汉赌卡洛斯派可以获得胜利,否则这15000多人的赎金就打了“水漂”了,当然如果赌对了新汉也就可以便宜的购买到两个后世极有战略价值的群岛。

签定合同的时候莫利斯南公爵只是默默的一句话也不说,之后就带着自己的代表团和新汉的军舰一同到马尼拉去接收被俘虏的西班牙人。他知道他的未来已经被刻上了“卖国者”、“西奸”这一类的称号了,这是永远无法洗脱的耻辱,但是这不由他做主,他只是一个国家命令的执行者罢了,“。。。。。。作为失败者没有什么好说的,在能够获得一分增强实力的机会面前,你必须低下你的头颅。。。。。。”这是莫利斯南公爵在他的个人回忆录里面写下留下的话。

法国代表团的卡勒斯伯爵更是直言不讳的说:“并不是说我们新发现的土地上没有人,而是那些人不能战胜我们,我们是胜利者所以我们殖民,他们只能成为殖民地!!西班牙人已经失败了,作为失败者他们失去殖民地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好了让令人同情的西班牙人回到他们的国内战争去吧,我们现在应该回国,向国王陛下报告我们的成绩,让财政危机见鬼去吧!哈哈!”

“皮艾儿!你将会得到国王颁发的勋章,我们是不是应该先来上一大杯威士忌呢?”“我还是更喜欢葡萄酒,威士忌太烈了一点。”皮艾儿和卡勒斯伯爵在法国商会里兴高采烈的喝酒聊天。

英国代表团也是一样,马歇耳伯爵最高兴的是新汉订购的那三艘“裸体武装商船”,虽然新汉特别要求在船体上架设大量的铁板,但是他想就算是你想包上金子也没有问题,只要你肯出钱就行了,这三艘船将会在阿母斯特郎船厂生产制造,这是他自己领地的内的船厂,他完全知道这可以给手下那些闹事的工人们找到两年的时间,让他们忙的屁都来不及放,根本没有时间来捣乱了!,至于200个免费的劳工不要白不要,还可以收到一笔可观的“人员培训费”,傻子才不拿呢?这样算下来这三艘“裸体武装商船”最少可以为他带来3万英镑的纯收入!其他看不到的收益还会有很多。

不过他没有想到的是原本世界上第一条装甲战列舰的原形就这样在他的船厂了诞生了,(原来的那个世界是在1861年才由英国人制造出了世界上第一艘装甲巡洋舰“勇士”号。)。至于这几艘战舰的装甲配置他根本就没有理会,只是觉得新汉为这几艘战舰定制了大量的钢板很奇怪,这样多的铁板装在船上会影响到船的速度,船就会变成“海上蜗牛”,只有死路一条。

在他想来新汉这样的海盗可能考虑更多的是怎么打接舷战,毕竟海盗的作战方式基本上都是接舷战,作为海盗怎么会知道战列舰的作战方法呢?不是谁都知道战列舰之所以叫战列舰是因为战列舰独特的“战列线”作战方式,所以战列舰的全名叫做“战列线战斗舰”。这些海盗只是考虑船越大装的人就越多,加上钢板就可以增加防御,这样靠上去打接舷战就可以依靠白刃战的人比对方多来获得胜利,马歇耳伯爵越想越好笑,战列舰看着威风可是没有巡洋舰的速度啊,这些愚蠢的海盗怎么会知道海洋上的战争是怎么打的呢?他们毕竟只是海盗而已!不过他的脸上完全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叫下人准备好今天晚上邀请的客人名单,因为晚上他要办一个舞会,让来新加坡的各个国家有脸面的人都来聚会一下,增加一下大家的友谊。

至于西班牙人是不是该同情,他想都没有想,他只是觉得,西班牙人早就应该把整个吕宋都交给英国了,明明自己已经堕落到连海盗都打不过了,还要硬守着这样一块肥肉,不是找死又是什么呢?如果当时西班牙人就用吕宋交换英国的出兵,不但他们国内的战争早就结束了,吕宋也成为英国的殖民地了,看那个海盗有胆量打大英帝国殖民地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