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章  东临碣石(上)

辽西老戟 收藏 20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我说校长大爷,你就别说啦!”罗云汉站在军列的车厢门口上,“我们都听明白了!耳朵都听出茧子来啦!不就是碣石站的景牛子吗?”一拍手里端着的轻机枪,“好对付!” “你这小子!”李校长站在车下笑道:“一支枪也不准丢喽!” “只能多不能少!” 李校长一回身,从身后的驼背老校工手里接过一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我说校长大爷,你就别说啦!”罗云汉站在军列的车厢门口上,“我们都听明白了!耳朵都听出茧子来啦!不就是碣石站的景牛子吗?”一拍手里端着的轻机枪,“好对付!”

“你这小子!”李校长站在车下笑道:“一支枪也不准丢喽!”

“只能多不能少!”

李校长一回身,从身后的驼背老校工手里接过一只提箱,握着丁雄的手,低声说道:“两部能收、能发的微型电台都在里面,密码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一过山海关,我就给您发报。”丁雄敬了个礼,上了车。

呜!军列开出了站台。

车厢里堆满了箱子、绳索、草垫子,人们散坐在上面。丁雄在一只箱子上打开了一幅地图,瞄了一眼杨欣,公事公办地说道:“杨队长,请过来一下!”杨欣凑了过来。

这是一幅特制的军用地图,上面用红蓝铅笔勾画了从北戴河到辽西的铁路、公路沿线的河流、山脉、桥梁、村镇、城市和军事布防情况。

“今天我们要经过的北上地点是碣石站、天成站和草叶桥,明天拂晓到达山海关”。丁雄指着天成站说:“而军列只能到达天成站,北面的草叶桥和山海关,我们就得用卡车押运。东行一小时后,车到碣石。驻防碣石的是景牛子的杂牌军,景牛子曾经几次扣押过中央军王德生的军火,已从少将被降职为上校。可仍然是旅长的官职、军长的胆子!所以,我们得事先做好应急准备。”

“他们为啥扣押王将军的军火?”秦凤凰扬起雀斑脸,向丁雄问道。秦凤凰换上了一身新的白衫黑裙学生装,斜背着一个书包。挨着老武头,坐在一只棉布包上。

“哼?问啥呀?杂牌军是后妈养的孩子!”罗云汉抱着枪,坐在箱子上,撇嘴说道:“明摆着让景牛子在碣石海边上当鬼子的炮灰,还他妈不发给养、不给弹药!要是我的话,早他妈就开抢了!”

“那你的意思,还要帮助景牛子?……”丁雄扭头扫了一眼罗云汉,满脸是厌恶的神色。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不用你管!”罗云汉环眼一瞪,站了起来,“你还是拿小梳子梳你的小背头儿吧!到时候,看我的!”

“就凭你?”

“对!就凭大爷我!”罗云汉怒目相视。

“你会说人话吗?”丁雄勃然大怒。

车厢的空气顿时像一张无形的大弓,嗡地一下绷了起来。

“好啦,汉子!”杨欣一拉罗云汉,“军火第一!你……”

“你鸡八是个孬种!”罗云汉赧然道:“血海深仇你不报,你还和他打连连、扯这王八犊子!”

“罗云汉!你不讲道理!”秦凤凰气愤地说。

“汉子!你少说俩句不行吗?”老武头连忙扯过罗云汉。

“这叫啥玩意儿?咋还窝里斗起来了?这不牛犊子拉车——乱套了吗?”洪海过来连连摆着手,“大伙都消消气儿、消消气儿,慢慢商量嘛!”

车厢里乱了起来。

“各位!听我说俩句行吗?”农妇打扮的赵梅靠着车厢门冷冷地说道。赵梅头上系着一条深蓝色的布帕,上身穿着一件蓝底小白花的带襟布衫,下身是一件深灰色的裤子。得体适中的农妇装束,使苗条而又丰满的身子充盈着瑰丽的风韵,淡雅质朴的姿容,像一朵山谷中淡淡盛开着的兰花。可一双冷峻的丹凤眼,加之眉心中隐隐地透露出的一股煞气,便让人敏锐地感觉到,这是一朵带刺儿的野玫瑰。

吵嚷声停了下来。

“我看先这样,碣石站就让罗连长牵头,草叶桥归杨队长,山海关归丁营长,军门台归洪队长。过完青云岭,看情况再说。我们帮忙协助。”丹凤眼直视着每一个人。

“你、你这是分裂军车队!”秦凤凰怒视着赵梅。

“分裂就鸡八分裂吧!省得挤在一块儿狗咬吵吵的。”罗云汉道:“我看这还真不错,粗粉儿、细粉儿都漏一手儿,是骡子、是马都溜溜看!别他妈红口白牙地竟耍嘴皮子!萝卜地放屁,乱嘣缨子!”罗云汉夹七夹八地又是一顿连珠炮。

“我赞成!”丁雄一举手。心想,我倒要看看你这山沟里的土包子,怎么样对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杀人魔头景牛子!

哼!草叶桥也够杨欣喝一壶的!俩军对峙、炮火连天,夺卡车、过封锁区,那是闹着玩的吗?隐隐地感觉到,杨欣是李校长联络的共产党 。于公于私,他都将是自己的死敌!车到西山,看来有场生死决斗。

这回要让他们看看,我这个黄埔军校七期毕业的国军少校,是怎么样闯过重兵把守的山海关!

杨欣只好认同:“好吧,没有意外情况发生,先就这么办吧!不过,我们车队还是个整体,一人牵头、必须六人策应。”他知道,谁也管不了罗云汉。罗、丁已势同水火,俩人的关系,整得比自己还邪乎!洪海这个愣头青,看那样是不想介入纷争,老武头只是罗云汉的随从,秦凤凰是个学生。那个赵梅,看来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唉!这样一个七个人、六个心眼的松散式群体,一车军火,千里征途、杀机四伏、雄关漫漫,谈何容易啊?

不过,罗云汉是个可以信服的人!肯定也是个有办法、有能力的人!

杨欣坚信这一点。

秦凤凰越来越看不上罗云汉了。

满口脏话、一身流气,争强好胜、不顾大局。就这样的人,还能当上连长?一头乱发、两只贼眼、满身汗腥味儿,这不是土匪是什么?千古绝唱的唐诗,让他解释得乱七八糟!他到宪兵队救我,把我挟来挟去的,那是为了利用我来联系这一车军火!

看看丁雄,双眉插鬓、目似朗星,谈吐高雅、举止大方。有襟胸、有气度,一定是个有前途的国军少校。那个杨欣,目光深邃,足智多谋,武艺高强、一身正气。虽是个游击队长,却像个风雅的儒将。

谁不比他罗云汉强?

在难堪的寂寞中,军列驶进了东临大海的碣石车站。

列车一停,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叫喊着哗啦、哗啦地打开了各节车厢的车门。几只水鸟斜着翅膀飞到了车厢顶上,夹杂着海藻腥味儿的水气,弥漫在站台上,站台上全是如临大敌的士兵。

一辆吉普车旁,站着两个军官。一个佩带着大校军衔的大块头,捧着着手里的帽子,津津有味儿地吃着李子。

“报告!”一个排长跑到吉普车前,立正,行了个军礼:“前面全是兵车,只有后面一节尾车装的是军火!”

“上!都他妈的给我卸下来!”大块头挥了下手。

“旅长,您得过去看一下!”身旁的副官一指尾车。

尾车门前围着一群士兵,乱哄哄地喊叫着。

大块头捧着帽子、晃晃荡荡地来到尾车门前。

“立正!”排长一声喊:“景旅长到!”

车门前的士兵顿时持枪肃立。

车门大开,罗云汉光着膀子端着一挺轻机枪,微风凛凛地站在门口。洪海板着面孔,拎着一捆手榴弹。老武头引着一条导火索,猫着腰跳下车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