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上万..让我目瞪口呆的第三百六十一行..

上公交车时,车厢里有点挤,不由我选择,就站在了两个妇人的面前。两人都四五十岁的样子,坐在一条长椅上,一个画眉弄妆,衣着光鲜。另一个则素面朝天,甚至有点邋遢。看起来,她们曾经是同学,或者朋友,或者邻居。聊得很投机。

我并不有意听她们谈话。但一个大大的帆布包被她们旁若无人地放在椅子边,令我站得很别扭。脚下借不到力,上身就只能微微前倾斜一些。所以离得她们就比较近了。


她们虽然头靠头在说悄悄话,但车厢里人多声杂,为了让对方听见,两位妇人(主要是衣着光鲜的那位)几乎是拉大嗓门在说话,一点也不忌讳在说些什么。几站路以后,我大致知道了内容。


要不是亲耳所闻,我绝对不会相信会有这种事!


大致内容是:衣着光鲜的女人正和她现任男友从事一个工作,忙得很。常常(是不是每天,我没听清)出入一些重要的会议场所,越大越好,通常是市一级的,然后拿会议礼品回家。只要签个名就行,有时名也不用签,没有人会要求他们出示通知或证明。拿到的礼品名目繁多,有钢笔等文具,电壶等日用品,还有钻石饰品、化妆品,交通卡、电话卡、购物卡等等。有时一次还不止领一份,签几次名,就可以拿几份。


“不要太便当哦。衣服穿得好一点,眼光高一点,看也不要看他们一眼”。衣着光鲜的女人说。


拿到这些礼品后,他们马上就卖出,好像也有渠道。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赚一万多元。


朴素的女人叫了起来:“怎么可能?”


衣着光鲜的女人有点不屑朋友的少见多怪,说:“怎么不可能。前两天我拿了两支钢笔。卖给人家,人家开口就说七百元一支,我价也


没还,就给了。你算算,可不可能”。


看到朋友很羡慕的样子,光鲜的女人益发得意,很仗义地说:哪天有会议我带你一起去。


朴素的女人忙推辞:不行不行。


光鲜的女人:为什么不行。你现在这样子倒是不行,一看就是下岗工人,先弄套行头。


朴素的女人:被人抓到多难为情。


光鲜的女人:没人来抓你。大家都拿。抓谁去啊。


朴素的女人:人家是去参加会议的。


光鲜的女人:哪条法律规定参加会议的就可以拿礼品?放心,拿人家的手都短,没人会管我们。


车到站了。光鲜的女人准备下车。她拿起帆布包,边说:是台灯,你要不要?


朴素的女人:你自己用吧。


光鲜的女人:我有三个。


朴素的女人又惊诧了,反问:三个?


我也觉得匪夷所思,这么大体积的东西,她居然可以一次堂而皇之地拿三个。


光鲜的女人嘲笑她的朋友:说你乡下人吧。少见多怪。我那死鬼拿了六个。他魄心比我大。


看着她的帆布包,我实在想像不出这一对男女是怎样大包小包地把一大堆东西搬出会场的。


从前面的谈话中,还得知,光鲜的女人和她的男友干这行已经有年头了。先是混吃。哪里有会务宴席,就去哪里吃。现在,与时俱进了——这是她的原话。她说她还常带着亲戚干。因为她卖不了的东西就送人,拿来送去的也累人,不如让他们自己去拿。


“反正东西拿不完。我们不拿也有人拿。有拿不拿猪头三”。她说。她关于拿的理论很多,句句市井无赖腔,又句句辩驳不了。


真是谋生的另一全新行当。闻所未闻,匪夷所思。


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有状元。这正在崛起、迅速崛起的第三百六十一行,不知谁会是状元。


可以肯定,坐在公交车上的光鲜女人肯定不会是,她的男友也不会,虽然他们的“心魄”已经让我目瞪口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