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华同盟 时空群豪列传. 第五章.奢华腐败歌舞升平.

wnet99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size][/URL] 一. 战国末年,经过多年的兼并战争,诸侯割据的分裂局面被统一的秦王朝所取代。 但是,秦始皇在兼并六国后,没有重视与民休息,稳定社会,恢复经济,而是大兴瑶役,滥施刑罚。 还在兼并战争过程中,他就让人图写六国的宫殿建筑式样,在咸阳仿造,数达二三百所,又兴建规模宏大的阿房宫和豪华的骊山陵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07/


一.

战国末年,经过多年的兼并战争,诸侯割据的分裂局面被统一的秦王朝所取代。

但是,秦始皇在兼并六国后,没有重视与民休息,稳定社会,恢复经济,而是大兴瑶役,滥施刑罚。

还在兼并战争过程中,他就让人图写六国的宫殿建筑式样,在咸阳仿造,数达二三百所,又兴建规模宏大的阿房宫和豪华的骊山陵墓。

其它如筑长城、修驰道、对匈奴、南越用兵等,虽对巩固全国统一有积极作用,但因旷日持久地耗费大量人力和财力,不仅加重了人民的负担,而且使广大农民无暇从事生产,社会经济生活遭到严重破坏,造成“男子疾耕不足于粮馈,女子纺绩不足于盖形”的局面。

与此同时,秦朝统治者还制订了严刑酷法,人民动辄触犯刑律,罪人、刑徒多至数十万、上百万。

而原东方六国的人民所遭受的苦难更为深重。在秦始皇统治的晚年,广大人民的反抗斗争不断发生,六国贵族残余势力也乘机进行反秦活动,秦始皇于二十九年(前218)东游,途经博浪沙(今河南中牟西北)时,遭刺客狙击。

三十六年,陨石堕于东郡,又有人在石上镌刻“始皇帝死而地分”的字样,以进行反秦宣传。张良在秦始皇东游时,张良和刺客在博浪沙(今中国中部河南原阳县东南)狙击未成。秦始皇下令全国搜捕刺客。

张良只好隐姓埋名,逃亡躲藏到了下(今中国东南部江苏睢宁西北)。在那里他得到了《太公兵法》。

秦始皇(公元前259~前2l0年),不管怎样,黄河继续在咆哮,长江依然在叫嚣,它们奔腾的出口是大海。杀声阵阵,野外无数座将士的坟茔,逶迤成了绵延的悲哀——这就是大秦王朝。

暮色黄昏,枯藤上几只老鸦烦躁地叫嚣着,残阳吐呐出早春料峭里零星的温暖。黎剑和孟姜女走在乡间小路上,孟姜女刚刚从沐浴幸福中归来,虽然那一状清淡素雅的土布衣裳,但在飘摆摇曳的长裙里,竟然也掩饰不了她喷薄的青春。


她含情脉脉地拉着黎剑的手,虽然黎剑对她说了很多温情的话,但她深深地知道离分别日子不会太久,她从集市上了解到秦始皇,赢政,赵氏(因生于赵国而取以为氏),名政,生于公元前259年,死于公元前210年,享年54岁。

公元前247年,其父庄襄王(名子楚)死,赢政代立为秦王,时年十三,此后,秦国日益强大,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先后灭掉韩、赵、魏、燕、楚、齐六国,统一了全国,建立了我国历史上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制国家。

秦王政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灭六国而统一全国,秦王政改称始皇帝,定都于咸阳(今陕西省咸阳市)。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赢政死于巡行途中,年五十。二世胡亥嗣立。胡亥在秦始皇的儿子中是出名的纨绔子弟,没有什么帝王儿子的风度。有一次,秦始皇设宴招待群臣,让儿子们也参加。

胡亥也遵命赴宴,但他不愿和大臣们循规蹈矩地在父亲面前喝酒,早早吃饱了便借故退席了。

在殿门外整齐地排列着群臣的鞋子,因为按照当时秦的规定,大臣进入宫殿时必须将鞋子脱下放在殿门外。

参加酒宴的群臣的鞋子摆放得整整齐齐,这却成了胡亥胡闹的道具。他借着酒劲,边走边随意地将群臣的鞋子踢得横七竖八。

人的言行是一致的,后来胡亥做皇帝治理天下,结果就像他原来踢鞋一样把国家"踢"得乱七八糟,最后乱得连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了。

胡亥的公子哥的形象加上赵高的教唆,使他在邪路上渐渐地越走越远。赵高本是宫中的一个太监,但他也有一些才干,如精通刑法,不但身高力气大,字也写得很好,深得秦始皇的宠信,一直提拔他做了车府令,负责皇帝的车马仪仗。

为了巴结胡亥,赵高经常教胡亥书法和如何断案,加上赵高的三寸不烂之舌,将胡亥牢牢地控制住,一切听他指挥,这是以后赵高鼓动胡亥篡位的基础。

秦始皇最后一次出巡时,胡亥也随行,当时他二十来岁,仍是个公子哥。秦始皇病死后,受到赵高的蛊惑,和赵高、李斯一起改了秦始皇立长子扶苏继承帝位的遗诏,自己登上了本不属于他的帝位,结果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赵高的阴谋之所以得逞,李斯的作用不容忽视。赵高深知李斯的地位对他立胡亥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于是设法说服了李斯。赵高对李斯说了他的打算,李斯却一口回绝。


二.


赵高不慌不忙地说:"李丞相,您最好好好考虑一下,在朝中,您的功劳能和蒙恬相比吗?您的威望、您的计谋能和蒙恬相比吗?

况且,扶苏对您的信任也没有对蒙恬的深,假如扶苏即位,那丞相的职位肯定就是蒙恬的了,哪还会有您的地方。丢掉丞相倒是小事,身首异处也不是没有可能。您还是好好想想吧,命运就掌握在您自己的手里。"

李斯权衡利弊,终于和赵高走上了同一条不归之路。残害兄弟姐妹和忠臣胡亥登上帝位之前就害死了自己的哥哥扶苏。胡亥和赵高、李斯一起伪造了诏书送到在北面边境戍守的扶苏和蒙恬处,假诏书斥责扶苏和蒙恬戍边十几年,不但没立战功,相反还屡次上书肆意非议朝政。

扶苏更是对不能回京城做太子而耿耿于怀,怨恨不已,所以对扶苏赐剑自刎。蒙恬对扶苏的行为不进行劝说,实为对皇帝不忠,也令自尽。

扶苏听了诏书,流着泪想要自刎,蒙恬毕竟比他有些经验,劝他向皇上申诉,如果属实再自刎也不晚,但扶苏却说:"父皇让我死,还有什么可申诉的呢?"说完含泪自尽。而蒙恬却据理力争,不肯自裁,使者见他不听从诏命,就将他投入阳周(现在陕西子长北)的监狱里。

做皇帝后,对其它众多的兄弟姐妹更是残忍有加,毫无人性。胡亥屠杀自己兄弟最残忍的是在咸阳将十二个兄弟处死。另一次在杜邮(现在陕西咸阳东)又将六个兄弟和十个姐妹碾死,刑场惨不忍睹。将闾等三人也是胡亥的兄弟,最终也被逼自尽。他们三个人比其它兄弟都沉稳,胡亥找不出什么罪名陷害,就关在了宫内。

等其它许多的兄弟被杀后,赵高派人逼他们自尽,将闾他们对来人说:"宫廷中的礼节,我们没有任何过错。

朝廷规定的礼制,我们也没有违背,听命应对,我们更没有一点过失,为什么说我们不是国家忠臣,却要我们自裁?"

来人答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被定罪处死,我只是奉命行事。"将闾三人相对而泣,最后引剑自刎。

在胡亥的众兄弟当中,死得名声好一点的是公子高。

他眼看着兄弟姐妹们一个接一个被胡亥迫害致死,知道自己也难逃厄运。但逃走又会连累家人,于是下决心用自己的一死来保全家人的安全。

他上书给胡亥,说愿意在骊山为父亲殉葬。胡亥很高兴,又赐给他十万钱。除了兄弟姐妹,胡亥对其它不听话的文武大臣也不放过。首先迫害的是蒙恬兄弟俩,开始胡亥想继续用他们兄弟俩,但赵高害怕他们对自己构成威胁,就向胡亥造谣说,秦始皇原来曾想立胡亥做太子,但蒙恬的兄弟蒙毅极力阻止,秦始皇这才打消了立他做太子的念头。胡亥却信以为真,不但没有释放蒙恬,还将蒙毅也囚禁在代郡(现在河北省蔚县东北)的监狱中。

后来,胡亥派使者逼蒙毅自尽,然后又派人到阳周的监狱中逼蒙恬自杀,蒙恬开始不肯,声辩说要见胡亥,请他收回诏命,使者不许,蒙恬见生还无望,只得服毒自尽。

对其它的大臣,胡亥在赵高的唆使下,也大开杀戒。右丞相冯去疾和将军冯劫为免遭羞辱而死,选择了自尽。

在杀死大臣的同时,赵高将自己的亲信一个个安插进去,他的兄弟赵成做了中车府令,他的女婿做了都城咸阳的县令,都是要职,其它朝中的要职也遍布赵高的党羽。

胡亥只知道自己享乐,对赵高的这些阴谋动作毫无防备,最终死在了赵高之手。


英雄在这个时代太多,应该让他们荒芜。

冷僻的荒陌陋巷,塞外长城又响起了杀戮的声音。到处在杀人,刀光剑影笼罩着腥风血雨。一块碎石咯痛了孟姜女。

在幕蔼下显得楚楚可怜的渺小,孟姜女止步凝神,忧怨袭地,清冷的月华荡下,一袭素衣映出惨淡的颜色。

这几年与世隔绝平静的生活,使她忘掉了一切,眼前的变化,又勾起她对往事的回忆,孟姜女本以为过两年,她的丈夫就会回来,可盼呀盼呀,几个年头过去了,范喜良还是没有回来。

开始,还托驿传带了两封信和攒下来的几串工钱。可这两年来,音讯全无,甭说寄工钱回家。这样坐在家里望穿秋水总不是个办法,她决定自己去找范喜良。

从家乡临淄出发,孟姜女一路跋山涉水、风餐露宿,最后甚至靠乞讨为生,整整四个多月,才来到辽西郡的大海边。行程中,孟姜女常常在晚上看着天上的月亮,回忆起和丈夫青梅竹马的恩爱,等到孟姜女找到了修长城的工地,得到一个消息却如晴天霹雳。怎么?原来这范喜良于一个月前病死了!

孟姜女高高站在长城的烽火台上,她不信任何男人,几滴浊泪打湿了孟姜女的脸庞,她心中硬伤累累,憔悴得越发白皙。

孟姜女用手扶青砖,青砖很凉。砖的缝隙已被战火熏黑,一只血手印清晰地印在城头的边缘,雄霸天下的赢政成了始皇帝,功绩是那么的伟大,伟大的那么壮丽,他到底是征服了六国。

但这并不代表他是个完美的智者,他是那么平庸,平庸的又那么自然,孟姜女大哭,哭声弄痛了苍天,一道闪电,老天也在哭。

长城内外无数将士的怨魂也爬出了坟冢在哭,长城在哭,它抖动着全身,身体的每块青砖铸造的关节在愤怒。

长城青砖爆裂的齑粉在月光下闪着寒光。又是杀声阵阵,长城内外无数秦朝和匈奴将士的坟茔破土而开,他们用天地的之力推倒了长城。

一腔血气冲上云霄,漫过了整个山梁。又是一个黄昏,深秋季节,疲惫、伤心的孟姜女变得十分憔悴,在家的美丽丰盈不复存在悄悄地返回故乡这荒山深谷之中,但苦难烦恼并没有结束,恶霸焦大乘人之危不断骚扰,使她孤立无助苦不堪言,是黎剑的到来,使她如沐春风,是雄壮男性的雨露滋润,使她干渴枯竭身心如获甘霖,时间虽不长,但她十分满足,这是第二个走进她心灵的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