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英雄

66666666666 收藏 3 8
导读:1980年冬,山东某市光荣村 村口,锣鼓震天,鞭炮声声。 一位穿军装的人背着背包,在欢送人群中间走向村口。 大街上站满了人,都在目送准备去当兵的后生。 读初中的冷兵正放寒假。那年他15岁,但已经长的有成人高了。因为父亲的缘故,在家里显的很乖。但在学校他是有名的“调皮鬼”。学习能拿着名次,但也经常打架。当时冷兵被父亲看在家里正在蹲马步,他听见外边好热闹。心里就痒痒的直想去,就偷偷的溜出来,奔着热闹处去,才看见是隔壁的哥哥去参军了。他心里就很想跟着一起去。还没看够,就被他父亲用手拎到家里,继续练功。

1980年冬,山东某市光荣村

村口,锣鼓震天,鞭炮声声。

一位穿军装的人背着背包,在欢送人群中间走向村口。

大街上站满了人,都在目送准备去当兵的后生。

读初中的冷兵正放寒假。那年他15岁,但已经长的有成人高了。因为父亲的缘故,在家里显的很乖。但在学校他是有名的“调皮鬼”。学习能拿着名次,但也经常打架。当时冷兵被父亲看在家里正在蹲马步,他听见外边好热闹。心里就痒痒的直想去,就偷偷的溜出来,奔着热闹处去,才看见是隔壁的哥哥去参军了。他心里就很想跟着一起去。还没看够,就被他父亲用手拎到家里,继续练功。

冷兵家里祖辈习武,爷爷是老兵,打过鬼子,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时候被美国鬼子炸断了一条腿,回来时候就在家里做了一名农民。父亲曾经也是一名军人,因为见义勇为打残废了几个流氓。影响不好就转业了。从小爷爷就给他讲军人气节的故事,从抗日到解放战争,使他很向往成为一名军人。可是父亲对他很严格,母亲是一个典型的农村妇女,没有什么主见,虽然很疼儿子,但是看见父亲的眼神就不敢管了。这使他慢慢的接受了父亲的锤炼,也练就他坚韧不屈的性格和叛逆思想。也学会了做人的基本道理。

冷兵在少年的记忆中就这样过去了,看着参军入伍的哥哥远去的背影,自己发誓要一定做一名军人。但现在只能把理想放在心里。


1981年的中秋节,冷兵从学校回家的路上,发生了一件对他来说是人生转折的事情。

冷兵刚从学校出来。学校离家有6公里,而且全部是山路。他从上初中开始就开始跑步上学和回家。从学校出来后向东走就是就是集市。他掏出这个星期余下的生活费数了一下,感觉还够买点东西的。就想给爷爷买点烟叶。他知道爷爷最喜欢抽哪种烟叶。

他在集市转了一圈,买完烟叶。自己买了点吃的零食出了集市准备回家。

“救命啊!有人断路(抢劫)了”,忽然传来呼救声。

冷兵寻着声音看去,四个男的正往这边跑,后面有几个青年在往这边追。远处有一个女的倒在地上,声音就是她发出的。

眼看那四个歹徒就快到跟前了,结果还是被后面的几个青年给追上了。他们就打了起来。但明显的几个青年不是那四个歹徒的对手。很快几个青年就倒在地上,有一个青年捂着肚子,不断有血流出来。

“他们有刀子”,其中有个人叫到。

后面的人追的越来越多,那四个歹徒也跑的越快。

转眼就到冷兵跟前了,16岁的他还没有一个成熟的思想。不知道怎么应付。

但就在一个歹徒跑过他身边的一瞬间,冷兵的腿已经伸出去了。

“啪”的一声,把那个歹徒拌了一个狗吃屎。

“妈的活腻歪了,快给老子闪开”。一个歹徒手拿着匕首指着冷兵。匕首上还有血,估计刚才就是他下手把人给扎了。冷兵心里一阵发毛,心里想了一下自己如果被捅会是什么样。

“你吓唬谁啊?后面人就快来了,”冷兵虽然害怕但是很是镇定的说。

“大哥,快跑啊”“大哥,给这个小子放点血”另外两个歹徒说。

“我操你大爷的小杂种”,说完歹徒拿着匕首朝冷兵刺过来。

冷兵一闪身,左手瞬间抓住歹徒的右手腕向上一抬,右手成掌往歹徒的腋窝处用力的托去。再往下一拉。

“嘎”,的一声骨骼响。

“啊”,歹徒杀猪一样的嚎叫。

歹徒的右臂立即垂了下来,冷兵右手抓住歹徒的右肩往后向下一带,同时右膝直冲歹徒咽喉。然后一松手,歹徒悄无声息的趴在地上。

瞬间!快!狠!一招制敌。冷兵没有忘记父亲的教导。

另外的两个歹徒有点惊呆的看着年纪不大的冷兵。他们有些不相信,但不能不相信。事实就在眼前。他们嚎叫的冲上去。

冷兵一记右鞭腿打在左边歹徒的脸上,那歹徒直接向后飞去。另外一个歹徒已经攻近在身旁。冷兵顺势左后顶肘,歹徒的胸口正好撞上冷兵的肘尖。冷兵没有给对方任何反击机会,转身用双手抱住歹徒脖颈,同时右膝冲击歹徒下颚。歹徒慢慢的在冷兵怀中滑到地上。

冷兵现在才感觉到腿有点发抖。平时在学校的时候打架都不怎么狠,今天可是实实在在的。想到这里看了一下趴在地上哼都不哼一声的歹徒。一下软的坐到地上在那发愣。

这个时候警察和群众都到了。几个警察把歹徒带走了。冷兵被群众围起来,关心的问这问那。有夸赞的,有表扬的。

这个时候一个穿军装和一个警察过来对他说。小子,哪个村的?

刚说到这,那个警察接了一个电话。挂了对冷兵说:“你小子下手够狠的,两个歹徒在医院抢救呢!你跟我走一趟吧!不过你放心,你有功劳的。那四个歹徒是跨省作案的通缉犯,身上都背着几条人命呢!你就是把他们给废了也不会有太大的事情。”说到这里,冷兵松了一口气。

派出所里,冷兵坐在值班室里。令他纳闷的是警察都不审问他,还关心的问这问那。

这个时候那个穿军装的人过来对他说:“你跟我来一下。”

冷兵跟着他进入了隔壁的休息室,然后坐下。浑身有点不自在。

“别紧张,放松点,我们就是简单聊聊”。军人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到他身边对他亲切的说。

冷兵现在才仔细的打量这个军人。1米80左右的身高,35岁左右。身板挺的很直,显的魁梧高大。眼神中有一种冷峻柔和隐约带点杀气的光。帽子上的五角星是那么的红。

“叫什么名字”?军人这个时候问道。

“冷兵”冷兵回答。

“年龄”

“16岁”

“上几年级”?

“初中二年级”

“家庭成分”

“贫农”

“家里有什么人?”

“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冷建军”

“叫什么名字?”军人一下来了精神。

“冷建军啊”

“哦”军人好像在想什么一样随便说了一声。

“你想当兵吗?”军人突然问道。

“想啊!我早就想了。”冷兵高兴的说,不过马上又沉下脸来:“我还要听我爸爸的。”

“我去你家做你爸爸的工作。今天下午就去你家”军人果断的说。



光荣村,冷兵家。

冷建军正在抽闷烟。刚才邻居来说,他们家小子在集市上抓了几个歹徒。把几个歹徒给打伤了,然后被派出所给带回去了。本来是好事,但他担心那小子经不起表扬,再说也不是一定是好事。但他还是担心。看了一下老爷子,正在那边晒太阳,好像根本不管这些事情。其实老爷子心里最喜欢这个活泼的孙子。还骄傲的说这个小子以后肯定是好样的。但冷建军也明白老爷子其实也担心,不过老爷子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

“爸,爷爷,有客人来了”冷兵的声音突然传来。冷建军一下站起来。老爷子的眼睛也一下睁开看了一下门口。然后,他又继续养神。他听孙子的声音就知道什么事情也没有。

冷建军看了一下儿子说:“进来吧!”又看了一下儿子身后的军人楞了一下。他明白现在的季节是什么时候。也知道军人来是什么意思,尤其是在儿子这次出风头的时候。

但是他突然看见这个军人有些面熟,但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报告副连长”突然冷兵身后的军人喊到:“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43军***师***团侦察连一排一班杨志丰向你报道”。

这使冷兵父子都很惊讶。冷建军慢慢打量这个军人。眼中充满了亲切。

“你小子混的不错,看老上级也不拿点东西啊”,冷建军上去抱住这个军人。

“副连长你还好吗?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吧?”杨志丰声音有点哽咽的问到。

“好不好你看不出来啊?现在哪里窝着呢?”

“还好,我现在是广西军区特务大队的头,这次来主要是办点公事。”

“那你他奶奶的就看上我儿子了”?

“那不是凑巧吗,不过我第一眼见他的时候就感觉有点熟悉,有点象你”。

“少他娘的给老子戴高帽,你什么鸟样老子知道”。

“嘿嘿,我是你带出来的嘛!!”



两人说着进了屋里,叫杨志丰的军人给老爷子敬礼后就坐下了。冷建军和杨志丰对视了几秒。看的出俩人眼里都有泪光。到了吃饭的时间他俩拿着酒杯就碰了起来,然后说起部队的事情。


冷建军当副连长的时候,杨志丰是一班班长。冷建军与许多战士干部的感情都很好。后来因为打人事件影响不好就转业了。为此许多人还闹过许多情绪。



“你应该上去了吧?前方怎么样?”冷建军问到。

“越南鬼子没后劲了,不过现在他们拿游击战术跟我们玩,当初美国人就在这上面吃亏的。我这次来是看我们部队一个烈士的家人。那孩子才18岁,一身的好功夫。在掩护战友撤退的时候,与越南鬼子同归于尽。最后连个全尸都没有。我们后来知道孩子的兄弟姐妹多,家里穷而且父母有病。我们就全部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和民政上的同志商量了后,问题基本解决了。”杨志丰说到这里眼里闪着泪花:“准备走的时候碰见我带的一个兵,就是你们这个公社派出所的所长。我们刚吃过饭就碰见你儿子了”。

“你不会打我儿子的主意吧”?

“有这个想法”。

“你这个王八蛋,我儿子才16岁啊”!

“你当兵的时候不也17岁吗”?

“那不一样,老子……”冷建军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杨志丰眼里的泪。

“副连长,当年留下提干的战友,有几个现在是副团。但都在这场该死的战争中牺牲了,现在留下的没有几个了。我一想到这些,我心里痛啊!操他妈的该死的越南鬼子,我一定要他们偿还所以的血债。”杨志丰说着哭起来。

“有谁啊?”

“付博文,张爱国,尚将。还有….还有….”杨志丰说到这里停了一下。

“还有谁”?冷建军急的问到。

“还有你当时的通讯员冯继才”

“啪”的一声,冷建军手中的酒杯被他捏的稀碎,血顺着他的手指滴到地上,他的眼里闪着仇恨的泪光。

“好,我儿子跟你去,记住,当初我怎么训你的,你就怎么训他,现在他就是你儿子”。冷建军坚定的说。

“不能去!我舍不得”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俩人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冷兵的妈妈。冷建军的眼神一下黯淡了许多,在他的记忆中。这个普通的农村妇女对他历来是逆来顺受。平时冷建军只要一生气,她肯定是一声不吭。现在,冷建军感觉有点突然,大半辈子默默的承受着一切的媳妇怎么今天这么倔强。但刚才他在媳妇的眼中看见了一种慈祥的目光。冷建军心里一阵难受。冷兵才16岁啊!正是需要父母照顾的时候,怎么能叫他去接受不是他这个年龄阶段的训练呢?其实,他也不想这样啊!但是刚才杨志丰的一席话使他的热血又沸腾起来。

“我已经决定了,谁阻拦也没有用”冷建军有些霸道。

“那…那也要问他爷爷同意不?”冷兵的妈妈说。

“老爷子说的不算,冷兵是我儿子”。

“那问问儿子愿意去吗”?

“你忘了去年他说的话啊?”

“那我不同意”,冷兵妈妈第一次反对丈夫的决定。

“你懂个六啊”,冷建军发火了。

“他也是我儿子啊!你还讲理不?”

“老子就这样,反正他是去定了”。

“副连长,要不这样,等他18岁再去吧”,杨志丰看到这感觉不好意思。

“不,我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明天就走”。冷建军眼里冒火。

“妈,你别伤心了。我想去当兵”。冷兵不知时候走到妈妈身边。

“小兵啊,你才16岁啊!妈怕你受不了罪啊!妈也怕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叫妈妈怎么活啊?”冷兵妈妈哭着说。

“去吧!好男儿志在四方,好好干”老爷子过来说完就转身进屋了。



第二天,冷兵跟着杨志丰准备上车。

冷建军夫妇和亲戚都来送。因为怕老爷子伤心就没叫来。

“你给我听着,老子英雄儿好汉!你要是给老子丢脸就别回来”冷建军对儿子说,心里也有些舍不得。

“妈,你别哭了,我会照顾自己的。你也要保重身体,我会经常写信的”,冷兵对着妈妈说。

“儿子,晚上睡觉盖好被子”,冷兵妈妈流着泪说。

“爸妈,我走了”,冷兵流着泪转身上车。

“爸,妈你们要保重,叫爷爷少抽烟”,在车开动的一刹那,冷兵把头伸出来流着泪对着父母喊。

父母说的什么冷兵没有听见,但他看见父亲脸上闪了一下光。他知道那是泪光。他知道父母是疼自己的。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的儿女的。他也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要靠自己走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为自己的理想加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