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苦囚-楔子 红领巾的自豪—吃不饱的岁月

wnet99 收藏 0 1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6/


一九五九年六月,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联修正主义集团,单方面撕毁了一九五七年十月签订的中苏两国国防新技术协定,拒绝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和生产原子弹的技术资料。他们的借口是“中国生产核武器会和其它国家生产核武器一样给西方以借口”。

这里人们看到,赫鲁晓夫以牺牲中国向帝国主义妥协。1960年6月,布加勒斯特会议结束后,苏共修正主义集团把两党关系的恶化,扩大到国家关系上来,对中国施加压力。

一九六零年七月,苏联政府突然片面撕毁了专家合同和补充书343个,科技合作项目257个,共计600个合同。

并照会中国政府,单方面决定自一九六零年七月到九月撤走全部在华专家1300余人,并终止派遣专家900人。

虽然中国政府多次挽留,苏联一方却始终坚持。苏联专家撤退时,带走了所有图纸、计划和资料,并停止供应中国建设急需的重要设备,大量减少成套设备和各种设备中关键部件的供应。

以鲁晓夫为首的苏联修正主义集团的背信弃义,使我国250多个企业和事业单位的建设处于停顿或半停顿状态,给中国的经济建设造成了重大损失。

与此同时,一九六零年七月,赫鲁晓夫摧逼中国政府还债。斯大林时期,苏联政府曾给予中国政府一些贷款。

中国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向苏联购买的武器,也以贷款形式记账,共记人民币58亿余元。其中大量贷款是购买武器的费用。

赫鲁晓夫妄图以此卑鄙手段压夸中国共产党。当周恩来表示暂时有困难时,苏联外贸部副部长竟然指着人民大会堂的大型陈设山石说:你们如果没有别的东西,这个就很好。为了还债,八月,中共中央发出《关于全党大搞对外贸易收购和出口运动的紧急指示,赫鲁晓夫逼债,对中国的经济困难,无疑是雪上加霜。

中国人民是有骨气的,宁可勒紧腰袋,忍饥受寒,也要还清债务。

当时中国工业处在起步阶段,出口主要产品是农副产品,在本来就处于粮食严重短缺的情形下,一九五九年全国粮食征购量、出口量达到建国以来的最高额,征购674亿公斤,出口41.6亿公斤。

一九六零年征购5I0.5亿公斤,出口26.5亿公斤,出口量与丰收的一九五八年相等。一九六一年,粮食开始调入和进口。

赫鲁晓夫的压迫,使中国工业和国防事业的发展,陷于严重危机。资金短缺,靠从农业中挖潜力获取支援。

广大科技人员挺身而出,一代有骨气的知识分子,靠党的领导,靠人民的支持,靠自己的努力,闯出了一条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苏修集团的压迫,激起了中国人民的奋发图强。

三年自然灾害,是那刻骨铭心的三年,老人们提起那三年,不尽要热泪纵横,都不愿意回忆往事。

当时城镇居民是每月24斤,中学生以上31斤,工人是按工种不同而定量不一样,坐办公室的28斤,一般工人35至38斤,重体力劳动的42至48斤。每人每月有半斤肉,半斤菜油。还有凭票供应的少量付食品,一直保持到灾荒年结束。

但是由于油水太少,饭吃到喉咙管都觉得没有吃饱,这点定量就不够了,只够十天吃。但由于一九五八年以来的“大跃进”、大办钢铁以及人民公社化运动造成的偏差,加上自然灾害的严重影响,从一九五九年下半年起,全国国民经济发生了严重的困难。

农业生产连年下降,粮食严重不足,农、轻、重的比例极度失调,人民生活必需品空前短缺,物资匮乏,生活必需品大到衣食、小到一盒火柴都要凭票购买;物价飞涨,买一只鸡蛋就要5元左右。

人民生活水平大幅下降,一九六二年一月至二月,在中共中央召开的七千人干部大会上,刘少奇代表中央做的报告中谈到工作中的失误,指出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但还是有所保留的。

他不敢承认,就连这个所谓的“三分天灾”也实际上是嫁祸于天,这三年基本上是正常年景,本不应出现饥馑。

这时,李晓剑已随着父母亲因工作关系,全家搬进了城里,市中心东城区北河沿地区的一座小小的四合院里,并转到了北池子小学。

周围有故宫,景山,北海等公园.离王府井,东四,前门都不远,沙滩的红楼是五.四运动的源头,见证了中国学生运动,新民主运动的开始。

天安门,人大会堂,历史博物馆,中山公园,劳动人民文化宫,走着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小小年纪正在生长,虽然感到饥饿,但因得以刚刚结识的小伙伴杨华私下偷偷的帮助,经常得以饱腹。

使他异常老实地拿分给自己最少的一份口粮,不去和哥哥,妹妹争抢,杨华父母是领导干部,又是独女,自然比他要好得多了。

童年给他印象最深的还是那每年盛大而热闹五.一,和十一的游行队伍,以及花花绿绿的游行彩车,游行队伍的分支聚集在南,北河沿和南,北池子大街,等候着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阅。

他的家在戒严区内,童年时的他和小伙伴们自由地在队伍中穿梭,指点着,评判着,无忧无虑,到了晚间在院子里大家可以聚在一边交换小零食,一边开心地欣赏节日的焰火,如有幸得到人大会堂的欢联晚会请柬或公园游园晚会的票,和家人一块去参加晚会。

他一定要向伙伴和同学们不停的吹嘘自己的见闻,那得意心情要很久才能消失。

然而最令他难忘的是过年随着父母逛厂甸,在卖小吃的地方,总会不断地往四方飘送芳香,吸引众多逛厂甸者前去饱口福。

李晓剑那时最爱吃的东西有“艾窝窝”、“灌肠”和“豌豆粥”。过去有一首诗写艾窝窝:“白黏江米入蒸锅,什锦馅儿粉面搓。

浑假汤圆不待煮,清真唤作艾窝窝”;“灌肠”好像是那时候的好吃,后来厂甸恢复后,他也曾特意在那里吃了几回灌肠,可是都不是原来的风味。

后来注意观察了一下,发现现在的灌肠是用机器切成的片,而过去是摊主手工切成的“转刀块”,“转刀块”有地方薄有地方厚,这样在煎的时候每片都会形成有脆的地方有嫩的地方,吃到嘴里味道,自然与机器切出的一样薄厚的片不同了。

过去的豌豆粥是用紫豌豆煮成的,在煮好后要放上桂花和白糖,吃到嘴里香甜适口。

也找不到了,每逢这样的时候,他都要偷偷地留一些好吃的给杨华,也只是表达伙伴间的友谊,杨华总是有意表现出特别的兴奋,让他讲看到的新鲜事和趣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