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三章 疑案重重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10月20日一大早,当头上还缠着纱布的龙天出现在刑警队的时候,公安大楼三楼的大厅里响起了几十双手齐声鼓出的掌声,这阵久久且热烈的掌声让龙天有点受宠若惊,也使得其他部门的同事们纷纷往三楼跑,一时跑不开的纷纷打电话过来询问。 赵中华队长满脸笑容,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盖有红章的A4纸,边鼓掌边递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10月20日一大早,当头上还缠着纱布的龙天出现在刑警队的时候,公安大楼三楼的大厅里响起了几十双手齐声鼓出的掌声,这阵久久且热烈的掌声让龙天有点受宠若惊,也使得其他部门的同事们纷纷往三楼跑,一时跑不开的纷纷打电话过来询问。


赵中华队长满脸笑容,他的手上拿着一张盖有红章的A4纸,边鼓掌边递给了一头雾水的龙天,这是一纸任命,任命龙天为静安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组组长,龙天看得连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对他来说,刚刚结束停职反醒阶段,第一天上班就收到了这纸任命书,这简直太意外了,他不知道自己停职的这七天时间里刑警队和局里到底出了什么事,他想起了前天自己到重案组的时候发现组长老华的位置空着,桌子上也很零乱,不过当时他以为华组长出差办案了,没想到原来是人事变动了,而且接任老华的竟然就是自己,一个犯过“错误”被停职反醒七天的龙天。


“赵队,这是怎么回事啊?华组长呢?”,龙天拿着任命通知有些瞠目结舌,他盯着赵中华的脸,心里非常疑惑,自己前天在赵中华办公室的时候,老赵为什么不事先透露一点风声,而要搞一个“突然袭击”。


“恭喜你龙组长,现在你是正式的重案组组长了,老华已经调走了,他的情况你应该比我更熟悉啊,哈哈,怎么样?想不到吧,你小子也有被涮的时候啊,哈哈”,赵中华为他亲手导演的这出“恶作剧”开心不已,前天龙天到他办公室的时候,这张任命书就躺在他的抽屉里,他很想告诉龙天,不过,为了报龙天在卧虎山“戏弄”自己的“一箭之仇”,他也给龙天来了个“反手还击”,他为自己这一招的奏效开心坏了。


原重案组组长老华的情况龙天当然很清楚,老华和自己一样,都不是静安人,快四十岁的人了,一个人单独在静安工作,和媳妇长期两地分居,为此连离婚都闹过几次了,局领导也考虑到了老华的特殊情况,一直在帮他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老华的个人能力一般,但很勤奋,属于“光练不说”类型的,是个真正的实干家,龙天13号停的职,他14号调令就到了,让龙天接任也是他直接向赵中华和局领导提名的,其实都不用他提名,这个重案组组长的位置也是非龙天莫属的,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老华一直在整理资料还有行装,准备等龙天上班之后就开始办正式的交接工作。


正说着,老华走了进来,面对自己即将临别的战友,龙天和老华的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又引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


在重案组办公室里,正式的交接工作在赵中华的监督下,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老华是兴高采烈,而龙天则是心事重重,这是压力所导致的,以后重案组的重担就挑在了年轻的龙天身上,他感到自己的压力非常大,不过他有信心,从小他就是那么自信,当龙天在交接单上重重地签下了自己名字的时候,他与老华来了个拥抱,继而又是用力的握手。


“龙天,以后重案组就交给你了,我相信你比我强,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别忘了经常给我来电话哦,还有啊,结婚的时候别忘了通知我啊,哈哈”,老华很风趣地说道,不过龙天看得出来,老华的眼睛一直是湿湿的,他舍不得曾与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们,舍不得离开这个团结的战斗集体。


龙天的心情也很难过,在与老华朝夕相处的两年多时间里,这个话不多的老警察给了龙天最无私的帮助,正是有了他的从旁提点,龙天才能在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屡破大案、多次立功受奖,也创造了静安市公安局升迁的纪录,24岁就成为刑警大队最重要的部门-----重案组的组长。


老华走了,他拒绝了任何一个人的送行要求,选择了一个人默默离开,站在三楼的窗边,龙天看到老华在楼下久久地矗立着,继而对着公安大楼庄重地敬了个礼,然后转身慢慢地走出了公安局。


重案组里,王彬满脸的坏笑,眼睛都快眯成一丝缝了,吵着闹着要龙天请客,这也是啊,7月份当的副组长,三个月之后就扶正了,这样的速度堪称奇迹了,要知道这组长就相当于中队长啊,龙天才从学校毕业两年多,他现在已经是他们班所有同学中职务最高的了,龙天相信这消息要是传出去,那帮子同学也不会轻易地放过自己的,不过龙天毕竟是年青人,渐渐地一种荣誉感与成就感浮上了心头,他的心情渐渐地好了起来,此时他最想打电话回老家,向自己的父母和爷爷汇报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他相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村子都会轰动的。


不过到了下午他就开心不起来了,在队长办公室里,赵中华给他带来的消息不亚于一颗重磅炸弹,让龙天本来不错的心情遭受了重重的一击,阴云笼罩在龙天的心头,愁容布满了整张脸庞。


赵中华在这段时间里,通过公安部的内部系统查询,得到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类似于“三建公司命案”和“龙胄山庄命案”的悬案,到目前为止他查到了至少八起,包括云海市公安局的那起悬案,所有的案情都惊人地相似,八人离奇死亡,法医的鉴定结论也是疑似受惊吓致死,还有死前都曾有过疑似性行为,这八起命案,也都是因为没有破案线索,被列为案发地的“一号悬案”,留待日后继续侦察,案情发生的地域散乱分布在三个省八个地市,加上发生在静安的两起,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受害者已经达到了十一人之多,而且这只是截止到目前所查到的数据,赵中华还在等着另外几起类似命案的反馈,他相信很快就会有回音。


“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啊,我的老天爷,这到底是谁干的?竟然在短短的六年时间里,作案足迹遍布四个省九个地市,而且做得滴水不漏,这凶手太可怕了”,赵中华通过大量的比对之后,他得出的结论和龙天一样,那就是这八起在外地发生的命案很有可能就是和“三建公司命案”、 “龙胄山庄命案”的同一个作案人,赵中华紧张的连汗都快冒出来了,这个凶手太可怕了,能杀人于无形,并且不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这也难怪各地公安机关都会把这些案子列为“一号悬案”了。


龙天坐在赵中华对面,他正在仔细地翻阅着这些命案的材料,刚开始他看得非常仔细,翻阅的速度非常缓慢,但接下来只见他越翻越快,翻到后来干脆把资料往边上一拨,不看了,这是些什么样的案子啊,简直就是“龙胄山庄命案”的翻版,里面关于受害人的法医鉴定以及现场勘察的结论,几乎和“龙胄山庄命案”、“三建公司命案”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受害人的个人情况,所以龙天又翻出了发生在外省的这八起命案中的受害人资料,他把这八位受害人的个人资料摊在了赵中华的办公桌上,从左到右,从上到下,看得非常仔细,非常认真,不时地用手摸一摸刮得非常干净的下巴。


“不好,赵队,你快来看”,龙天猛地一拍桌子叫出声来,他这突然间一惊一乍的,把正在喝茶的赵中华一惊,一口热茶“扑”地一声喷了出来,胸前湿了一大片。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吗?”,赵中华顾不上擦拭,连忙起身站了起来,走到了办公桌对面。


“赵队,你看看,我发现这八起命案的受害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是属于打工一族,年龄虽然不一样,但都是长年在外打工的,他们被害的地方有的是在老家,有的是在工作地”,龙天指着桌上的八份受害人的个人资料,为赵中华做着解释。


“哎,对呀,这一点我还真没注意到,就光顾着看案情了,经你这么一说,是这么回事,不过这个共同的职业对破案有帮助吗?”,赵中华经龙天这么一提醒,也仔细地看了一下,不过他还是感到有些疑惑,他看着龙天,等着他继续阐述。


“赵队你看,我仔细核对了一下,这八起命案的受害人当中,目前材料上记载的就有五个人曾经在99年在咱们静安打过工,你看看,还有三个人的材料上虽然没有记录,但我估计也八九不离十,赵队,结合咱们手上的两起命案,你想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很大的共同点?”,龙天眉头一展,他感觉眼前豁然开朗。


“龙发公司”,赵中华也突然叫出声来,关于“三建公司命案”和“龙胄山庄命案”,龙天已经将他的怀疑向赵中华汇报过了,怀疑的目标直指99年的龙发公司,确切地说是99年龙发公司开发的“龙胄山庄”建筑工程。


“没错赵队,这些材料上面,对于受害人的个人情况都有一个共同的说明,那就是他们都是常年在外打工的,而且都是从事建筑行业的,其中的五位受害者都曾经在99年在咱们静安打过工,那么咱们再结合一下手头上的两起命案,结果就出来了”,龙天分析得头头是道,临了他又想起了什么,忙不迭地又补充了一句:


“赵队,你还记得我曾经向你汇报过的吗?99年龙发公司在开发龙胄山庄工程的时候,曾经发生过一起神秘的农民工集体失踪事件”。


“对呀,我想起来了,好象是十几名农民工突然集体出走,而且连工资都没有结算,是吧?”,赵中华经龙天这么一提醒,一拍脑门,顿然醒悟了过来。


“没错赵队,这件事据说当时曾经引起过轰动,但一直云山雾海,而且时间过去的太久了,当时的知情人也很少,即使知道也提供不了具体的情况,再说了,农民工的流动性太大,所以一直也没有引起人们的重视,我非常怀疑这些受害者就是当初从龙胄山庄工地上走失的那些农民工”,说着说着龙天的眉头又开始皱了起来,他忽然间感到了事态的极端严重性。


如果真如龙天所判断的那样,那么恐怕受害者还会进一步增加,因为这里只有八个人,而据龙天的调查得知,当时失踪的农民工至少在十人以上,“十几”这个数字相当模糊,但肯定不会少于十人,也就是说,至少还有两位当时一起失踪的农民工或者已经遇害,或者面临着极大的生命危险。


龙天的不安情绪,也传染给了赵中华,他的眉头也开始皱了起来,两人面对面地坐着,各自开始自己的沉思,队长办公室里又是烟雾弥漫,两个人都得出了基本相似的判断,但同时又被共同的问题给难住了,即便是知道至少还有两个人面临巨大的危险,但是他们根本无能为力,除了已知的这八位受害者的资料之外,对于99年走失的其他农民工,资料就是一片空白,甚至连具体到当年走失了几位农民工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他们又不在静安,两人都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感觉。


“有了”,龙天掀灭了烟头,又一次叫了起来,不过这一次赵中华没被吓着,因为他一直盯着龙天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