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二章 物归原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卧室里没有开灯,但被明月照得如同白昼一般,龙天静立在阳台上,黯然地望着卧虎山上的那棵老松树,脑子里闪现着白衣少女的靓丽影,心中仍然在回味着她说的每一句话,虽然知道她不是人,但对于此时孤单寂廖的龙天来说,只要有人关心他,有人陪陪他,哪怕是一只鬼也好。


提到“鬼”,龙天的周围除了白衣少女之外,还有一只花容月貌的女鬼,虽然龙天到现在仍然不能完全肯定“它们”到底是不是同一只“鬼”,凭直觉他相信不是,因为那只美艳逼人的女鬼看起来似乎不象是现代的,她的装扮还有她所说的话,都象是一只来自古代的女鬼,“情郎”、“相公”,现代的女人可不会这么说,她到底是谁呢?凭什么认定龙天是她的“相公”呢?看来所有的一切都只有等“月满西楼”再次喝响的那一刻了,昨晚白衣少女伤心地说过,当她再次为龙天吟唱“月满西楼”的时候,就是真相大白的时候,为此龙天非常期待,数不清的疑问一直在缠绕着他,让他寝室难安,让他颇费思量,为此,龙天恨不得立即就在那棵老松树下找到白衣少女的影子。


那一声柔情似蜜的“情郎”,当时听起来相当别扭,但现在龙天想起来却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温馨,他认为肯定是那只“美丽女鬼”认错人了,错将自己认作了“她”的恋人,为此她竟然与可怜的钱艳薇去“争风吃醋”,一度让钱艳薇和自己惊魂未定,待到现在,当龙天再一次回想起“情郎”两个字的时候,他感到了一股浓浓的别样温情。


“唉。。。。。。”,龙天叹了口气,摇头苦笑了两声,他被自己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给逗乐了,一只“女鬼”在找它的恋人,竟然找上了自己,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这事要被那些善于捕风捉影的导演和编剧知道了,说不定这又是一出现代版的“倩女幽魂”呢,故事中的“宁采臣”就是龙天,“聂小倩”嘛,不知道是那只漂亮的女鬼,还是唱歌的白衣少女,不管怎么样,如果真拍出来的话,龙天相信一定非常精彩。


龙天在阳台上长吁短叹,还有胡思乱想,“倩女幽魂”四个字频繁地闪现在脑海中,此时的他已完全沉浸在人与鬼的剧情里,丝毫没有察觉到卧室里正悄悄地发生了变化。


破旧的墙壁忽然间膨胀了起来,随即缓缓地走下来一个“人”,今晚的月光很明亮,但是地上却映照不出它的影子,它轻轻地转头看了看卧室狭小的四周,然后一挥衣袖,幽幽地向着阳台飘去,随着影子的飘动,身形舞动之处,带着一股轻柔的微风,它离龙天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在距离龙天一尺开外它停住了,龙天没有动,他的注意力还在卧虎山的那棵老松树下,它开始动了起来,动作非常缓慢,一只枯瘦修长而又苍白的“手”,慢慢地往上抬、往上抬,一直抬到了龙天受伤的头顶,然后缓缓地来回拂动着,仿佛在轻轻地抚摸着龙天的伤口。


忽然间,“它”张开了双“手”,悄悄地环抱在了龙天的腰间,随即“它”把脸贴在了龙天的背部,“眼圈”在轻微地眨动着,身子也在微微地抽搐,好象在哭泣、在心疼地落泪,当然“它”的抱和贴根本不能奏效,因为它是鬼,虽然两者间现在是零距离,但是龙天并没有感到任何的异样。


“抱”了良久,随着龙天活动了一下身躯,转身准备回卧室,“它”也随之飘动,“它”的脸朝着龙天,身子在缓缓地向后倒飘,直至消失在卧室的墙壁之中,在它消失的瞬间,一张纸条从“它”的身上悄然飘落在地上。


龙天打开了吊灯,整理了一下被子,准备休息,不过就在他躺下的时候,余光不经意间瞟到了墙角的一条纸上,他伸手捡了过来,借着灯光放到了眼前。


“咦”,龙天惊奇地跳了起来,这张纸倒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地方,他惊的是纸上的几行字:


“夜雨微寒秋已暮,心冷佳人,难觅相思路。遥望柳烟肠断处,恍惚情断无从数。

一脸风尘一梦苦,梦里桃花,独面千山舞。天北地南来又去,情丝缕缕空虚度?”


“蝶恋花”,龙天突然间失声惊叫起来,他的手有些发抖了,双眼警惕地在室内的四周扫视着。


这就是那首先祖龙俊飞所赋的“蝶恋花”,龙天耳熟能详,而且这几行字是他亲手写的,自己的笔迹他当然认识,只不过他是写在自己的笔记本上的,而在江州的时候,这页写着“蝶恋花”的纸莫名其妙地丢失了,当时他很奇怪,什么都没丢,单单丢了这张普通的记录纸。


但就是这张记录着“蝶恋花”在江州丢失的纸,竟然奇迹般地出现在静安自己的卧室内,这才是让他最奇怪也是最费解的,谁撕走了之后又悄无声息地给他送了回来,而且是在江州撕的,在静安还的,这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难道是“它”吗?龙天的脑中瞬间闪过一张喊自己“情郎” 的美女脸庞,在江州的时候,龙天就曾经怀疑是“它”干的,但紧接着龙天又想不明白了,既然“它”要拿走这张纸,又有还回来的必要吗?而且还的时候连声招呼也没有。


“是你吗?如果在的话,就出来吧,我保证不伤害你”,龙天想了想对着空空的房间说道,他不知道他说的话“它”能不能听见,但他还是说出来了。


没有人回答,卧室里还是很寂静,除了挂钟走动的声音,龙天见状又叫了一遍,这一次他提高了几个分贝,不过还是没有人回答,房间没有任何的变化,几次重复之后,龙天失望了,他本来希望“它”听见之后,能出来和自己谈谈,现在龙天已经不害怕了,莫非该轮到“它”害怕了?


龙天取出笔记本,将这一页夹回原处,然后熄灯躺下,他有些睡不着,眼睛一直盯着窗外,月光依旧那么明亮,那么皎洁,纯净得不沾一丝的灰尘,带着“物归原主”的疑问,他睡着了,一觉睡到了天亮,室内室外在这一夜异常地宁静,梦中的那只美丽女鬼并没有出现。


今天是十九号,停职的最后一天,明天龙天将正式回到刑警队,结束这个夹杂着开心与痛苦、希望与失望、惊恐与意外的“假期”,回到他熟悉的工作岗位上,继续无休止地查案,龙天此时很平静,唯一让人牵挂的人是钱艳薇,唯一让他疑惑的是那只美丽的女鬼。


他这里风平浪静,“钱氏豪门”却掀起了轩然大波,从昨天钱艳薇离开龙天的住处开始,一家三口都呆在郊外的一幢豪华别墅里,而且钱艳薇这一呆就是两天,这两天对于钱艳薇来说是多么地痛苦和漫长,从母亲去世开始,钱艳薇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伤心过了,很久没有这么对家人失望过了。


沙发上坐着钱万胜和钱东明,钱艳薇神情激动地站在一边,他们争论的话题是关于她和龙天的关系问题,一家三口,讨论的结果是二比一,钱万胜和钱东明坚决反对钱艳薇与龙天继续交往下去,这一点其实不关是钱艳薇,而且也是早在龙天预料之中的事情,但钱艳薇没有想到,受法律保护的的恋爱自由竟然会受到这么大的阻力,无论她怎么哭诉与请求,钱万胜和钱东明丝毫不为所动,局面一直处于缰化状态。


他们的反对理由当然还是那个所谓的“家庭背景”,钱万胜一直希望给女儿找一个官宦子弟或者是豪门世家,因为他觉得钱艳薇有这个资本。


而钱东明除了附议之外,他还想报龙天的一拳之仇,虽然17日晚他指使痞子打伤了龙天,不过他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再说这一次行动并没有完全奏效,还差一点“引火烧身”,要不是龙天放弃了对他的追诉,恐怕他这个时候应该呆在公安局的拘留室里。


不过对于龙天的放弃追诉,钱东明却将此举理解为龙天的“懦弱”,他觉得应该继续整龙天一把,这是他的个性与特点,他的心胸从小就是这么狭窄,从小就是一个只能占便宜不能吃亏的家伙,更何况现在的他是堂堂的总经理,在静安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却被一个小警察给打了一拳,这口气他一直咽不下去,他恨不得找人“做”了龙天。


钱艳薇万万没有想到,龙天放了钱东明一马,钱东明却还想继续反咬一口,钱艳薇知道,凭龙天嫉恶如仇的个性,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地出现在他的身边,龙天绝对不会轻易地放弃反击的,可惜好心并没有换来好报,钱东明还在继续酝酿着下一步的行动,甚至为此不惜动用了大量的资金。


整个过程中,钱万胜的话并不多,争吵最激烈的就是这兄妹俩,两人寸步不让,针尖对麦芒,钱艳薇知道要让他们接受龙天非常困难,她的要求只是让他们不要过多的插手她与龙天的关系,不过他们做不到。


这个世界就是这么奇怪,虽然时代在不断地发展,不断地进步,但那些封建残余却一直深深地植根在很多人的心中,正如龙天看到的那样,不光是在静安,在江州,其实在全国的很多地方,象诸如“门当户对”的封建思想却是大行其道,虽然“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干涉婚姻自由,但是象诸如“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却是大行其道、大有市场,这样的思想代代相传,竟然也影响到了部分新时代的年青人,他们虽然坐着沙发,看着电视,听着MP3,吃着洋快餐,但是在他们的思想深处,那些封建思想的余孽却仍有它们的一席之地,真不知道是该古人高兴,还是该今人悲哀。


白云已经成为这种封建残余的“牺牲品”,钱艳薇不希望成为第二个白云,所以她在努力争取,争取自己的权利和幸福,她要改变现状,首先就要改变钱万胜还有钱东明,可惜她这两天的努力都随着“不行”两个字,让她的一腔心血几尽付之东流。


作为富家千金,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要想让钱艳薇突然放弃现有的优越条件,似乎也不可行,即便钱艳薇能放弃,但龙天不会放弃自己的现实,钱艳薇当然考虑过古人的“私奔”,但她相信龙天不会跟她走,她很无奈,她想起了龙天的话,“人是为别人而活着的”,“人是活在现实之中的”,“爱情不能解决男女间的所有问题”。


两天的争吵结束了,钱艳薇并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相反,她的执着却激起了钱东明的愤怒,他还在盘算着“修理龙天”的方案,而钱万胜在不痛不痒地劝了几句之后,采取了放任自流的态度,转身上楼进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又是长时间闭门不出。


其实钱艳薇对于自己父亲这几年的突然变化,也非常难以理解,在钱艳薇的眼里,父亲越来越让她感到陌生,钱万胜常年闭门不出,不但如此,他的房间从来不让别人涉足,包括钱艳薇和钱东明,他这几年躲在房间里干什么?钱艳薇一点儿也不知道,所以她才会好奇,而且钱万胜对于自己的发家史,似乎一直采用了躲避的态度,无论是在外人面前还是媒体面前,绝口不提自己的“第一桶金”的事情,这与一般的富翁是完全不同的,即便是在家里,他这几年似乎一直都在回避着“龙胄山庄”四个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