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六章 授命体操房(下)

辽西老戟 收藏 21 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他们不能去!”丁雄杏核眼一瞪,穿上了秦凤凰递过来的衣服,边系着皮带、边说:“这次行动极为机密,我作为护运官,要防备日本间谍、黑道土匪趁火打劫。像这种不明身份的人,往往是化装成……”

早已把嘴撇到天上去了的罗云汉,不待一脸怒色的杨快手说话,就张口骂道:“你看谁是间谍、谁是土匪呀?你算个鸡八毛护运官哪?你给我滚犊子!我有一个杨欣就够了!”在得知眼前这个牛逼哄哄的军官就是杨欣的世代仇人后,罗云汉就看着丁雄两眼冒火,尤其是他看到秦凤凰竟然给丁雄拿起了衣服,气就更不大一处来。“姓丁的!今天你他妈个逼的是便宜了,要不是李大胡子来了,杨欣早就报了血海身仇啦!你个生大疔的!”

“我做不做护运官,你说了不算!我是奉上峰命令执行任务的!要不是军令如山,我一枪崩了你这个胡子头儿!”丁雄连正眼都不看罗云汉一下,可手腕一翻,手里的勃朗宁手枪,却早已对准了罗云汉。

“我操!你可别把我吓着?小鸡八地主崽子!咱俩到场子里再试巴、试巴?”

“肃静!肃静!都给我坐下!”李校长已经明显地感觉到,这趟押运军火的活儿不好干了。

“杨欣,你出来一下!”李校长扭头一指罗云汉:“罗连长!现在你要敢碰丁雄一根手指头,我一支枪也不给你!你信不信?”李校长淡雅闲适的面孔,顿时肃然起来。

“我信、我信!”罗云汉挠着脑袋、嬉皮笑脸地冲着李校长连连地点着头。看着李校长带着杨欣走出体操房,狠狠地拧着脖子瞪了一眼丁雄,坐下了。

“我说罗兄弟,”洪海过来一拍罗云汉的肩头,挨着他坐下:“你咋怎么大方呢?只要枪、不要东西呢?连炸药、手榴弹都不要了?”

“嗨!我大方个鸡八毛啊?”

杨快手笑着伸长了脖子。

秦凤凰捂上了耳朵。

丁雄拿出个小梳子,梳起溜光锃亮的小背头来。

老武头掏出烟袋,装上烟,赵梅给划着了火柴。

罗云汉狡黠地说:“过了你们的青云岭,到我们西山老营,全他妈是山路,机动车辆一台也用不上!那么多军火得用多少俩马车啊?就咱这鸡八几个人,顶天也就能护住三辆马车。你想想,三辆马车也只能装上二三百条枪啊?另外,那炸药、手榴弹我们自己能造。我虎逼呀?上千里地拉它呀?”

“你这小子,他妈巴子都鬼透啦?”洪海重重给了罗云汉肩上一巴掌。

李校长和杨欣走了进来。

“丁小宝!不!丁雄!军车到同昌西山之前,我不碰你一个手指头!”杨欣看着丁雄慨然道。

“碰我俩个手指头,我也不怕!问题是你能不能碰上?”丁雄不屑地说着,吹了吹小梳子,又梳起油光锃亮的小背头来。

“丁雄!”李校长厉声喝道。

“道!”丁雄刷地站了起来。

“向杨欣道歉!”李校长真的生气了。

“是!”丁雄面对杨欣站好:“杨队长!丁雄置军火大任于不顾,泄一己之私愤。口出狂言、出语无状,还望阁下海涵!”

众人被丁雄机械的动作和台词一样的道歉引得哈哈大笑。

“好啦!”李校长疏朗了面容,双手一按,示意二人坐下:“哎,这就对了!虽然不是历尽劫波人犹在,但应大敌当前泯恩仇!还有你!”一指罗云汉,“罗连长!这都是给你们运枪呢!你可别再给我没事找事、惹是生非啦?”

“嘿嘿!那是当然!那是当然!我、我就是看这他俩挺有意思!”

“你行了吧!再有意思就出人命啦?”李校长扭头看着杨快手说:“感谢杨兄弟的抗日救国热情,你可以留下来、帮我们作侦查工作。”

杨快手焦急地看了下罗云汉,罗云汉拿过老武头的烟袋,假装没看见。

“我的公开身份是个医生,别的我不想多讲。如果你们认为这次任务用不上医生和枪手,那我就告辞啦!”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子站了起来。

“姑娘请坐!”李校长心想,今天来到这体操房的人,谁也别想走!一旦秘密泄露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兹事体干系重大,我不能不问个明白。连姑娘姓什么、叫什么、干什么的,我都不知道,我能让姑娘参加这次行动吗?。姑娘,您说是吗?”

“好吧!”女子扬了扬眉毛,侧面面向了众人。和秦凤凰一样,她也穿着白衬衫、黄军裤。苗条的身材比秦凤凰略矮了点儿,姣好的面容上一双丹凤眼,大胆地扫视了众人一眼:“我叫赵梅,白鸭石锄奸队的。”

“白鸭石锄奸队的,”李校长沉吟了一下,问道:“听说你们的刘铁队长,昨天夜里杀了白鸭石的汉奸保长,被鬼子抓起来了?”

“刘铁已经不是队长了。赵清林队长在刀鱼湾养伤,是高平带着人杀了白鸭石的保长。高平也没被鬼子抓住,而是死在了军门台的铁道边上。”

“既然是医生,那么行的是中医还是西医?医馆在哪儿”李校长问道。

“杏帘国医馆,峡北鲍丁街。”

“那么,请教中药十八反!”

“本草明言十八反,半蔞贝蔹芨攻乌,藻戟遂芫具战草,诸参辛芍反藜芦。”

“好像还有个十九畏?”

“十九畏是:硫磺原是火中精,扑硝一见便相争,水银莫与砒霜见,狼毒最怕弥陀僧,巴豆性烈最为上,偏于牵牛不顺情,丁香莫与郁金见,牙硝难和荆三棱,川乌草乌不顺犀,人参最怕五灵脂,官桂善能调冷气,若逢石脂便想欺。”

“中医有何四诊?”李校长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名老中医,耳濡目染,他也有个半仙之体。

“望、闻、问、切!”

“闻诊和切诊各指哪两部?”

“闻诊是辨音和嗅味,切诊为脉诊和触诊!”

口齿清晰,对答如流。众人睁大了眼睛。

“对不起,李校长,如果信不过我,那我就走了!”赵梅拿起了一个小蓝布包。

“赵梅!你的职务是随车军医!”李校长命令道。

“是!”赵梅挺胸答道。

李校长心想,听她回答的情况还都属实,军情紧急,以后再深入调查吧。丁雄、杨欣都是特工高手,他们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另外,那个罗胡子,一看就是个刁转钻古怪之人,眼睛里肯定揉不进半点沙子,量无大碍。

“李校长!我也要去!”秦凤凰站了起来,一扬雀斑脸:“你不答应,我也去!”

“你?”李校长看着秦凤凰执拗的目光,直到劝止不了她,“唉!这丫头!真拿你没有办法!不过,你得听话!好吧!丁雄、杨欣!”

“有!”两人同时一挺胸脯。

“凤凰要出了事儿,我找你俩算账!”

“是!”

“各位,午饭后,车站集合!”

“是!”众人齐声答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