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 第二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24)

zzfu2008 收藏 2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小芳道:“我虽然来这两个多月了,可我这肚子远不是两个月养成的,要是让你的弟兄们知道了,这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你的,却还成天和一个大肚子女人泡在一起,太丢面子了吧。为了我,也是为了你自己,还是放走我吧。再说,世上的黄花闺女满眼皆是,想寻个俊俏一些的,对你来讲也不是难事。你仔细惦量惦量,我说的是不是有些道理。”


李二爬子半天没吭声,只是一杯接一杯地往肚子里灌酒。眉毛可怕地虬结着,眼睛血红,目光凌厉,额头上的青筋在跳动,面部的肌肉扭曲了,整个脸孔狰狞了起来。倏地,“和你要私奔的那个汉子是谁?”


声音低沉,嘶哑,凶狠。


小芳的心立刻缩紧了,结结巴巴道:“你……你问他是谁干什么?”


李二爬子又问:“他是谁?”


小芳浑身颤栗了起来,“你要干什么?”


“听说有个给王善人锄二八的汉子那晚幸免于难,是不是他?”


小芳的心一刹那间就提到喉咙眼,浑身冷汗,她明白了李二爬子的心事,连忙道:


“不、不!不是他。和俺相好的男人当晚也被你的人杀了,就是那个瘦高个。呜呜!呜呜呜!”


小芳哭得很伤心,鼻涕一把泪一把。


李二爬子没留意所杀的人当中有没有什么瘦高个,就道:“既然他已经死了,你还成天的要我放你走是什么原故?”


小芳饮泣道:“他们家就他这么一个儿子,我得给他们家留住这条根。”


“你还挺痴情的。”


小芳低头不语。


“不是我难为你不放你,干我们这一行的可是从不留活口的!规矩是我定的,我放了你咋向兄弟们交待,在这又无人欺负你,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哪孬!”


“我是被你锁怕了。”


李二爬子笑道:“只要你把这当家,哪个还会锁你?这徐家堌墩就是你的家,你愿到哪去就哪去。”


“从今天起,你只能在这吃饭,可不能在这睡觉了。”


“我不能全听。在这儿睡觉,不干坏事就是。我会好好地照顾你的。这些年来,我杀人放火的事没少干,而且还得一条道走到底。可我也想干点好事啊!多少积点德,不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我老娘和儿子。只要他娘俩能无灾无难、丰衣足食的,我就心满意足了。至于我,从干这行当起就没想到会有什么好下场。”


小芳心里骂道:“你们这档子人早灭绝一天,老百姓就少受一天祸害。”


李二爬子又喝了一杯酒,“到你事前,我就叫人给你弄个接生婆来。也好帮你料理一下月子里的事。”


小芳心里想,不知哪家又该遭殃了。但她仍微笑着点了头。


“其实,怀孕的女人是不能老坐着的,得常走走,能多干些活更好,这样生孩子时才能利索,也就能少受些罪。这话是我老娘交待给我媳妇的,我媳妇深信不疑,就没白天没黑夜地干活。那天我媳妇正在地里干活,干着干着肚子就疼了起来,我架着她就往家里赶,我老娘跟在后面。刚到地头间,我媳妇就说怕是撑不到家了,我连忙脱衣服铺在了地上。我媳妇躺下一小会,就把我儿子生了下来,简直像放个屁一般利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