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悲歌:水抹残红 第二部分 抗战悲歌:水抹残红(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3/


天明时分,小芳睡醒了。身边正躺着一个打着轻微鼾声的男人,一只毛耸耸的大手抓着她的一个奶子。小芳就想起了昨晚所发生的事,于是,泪珠就扑簌簌地滚落了下来。继而,就呜咽了起来。


李二爬子也醒了。


“生米已做成熟饭,哭也晚了。”


说完就下了床。尿罐子里就有一阵激越的响声。


小芳哭哭啼啼道:“是你逼我的。”


李二爬子尿完尿,又回到床上躺下,“我逼你的也好,你心甘情愿的也罢,怕是再没人给你立贞洁牌坊了。”


小芳哭得更加厉害了。


李二爬子用手为小芳抹了泪,“我是说既然咱们俩已经那个了,你就别在想三想四了,跟我做压寨夫人有什么不好。”


“谁愿做你的压寨夫人。”


“我说你这个人可就怪了,宁愿跟一个老家伙做小,却不愿跟我风风光光地做压寨夫人,难道我二爷在你面前就这么不长脸?”


“你让我咋给你说呢……”


“难道还有什么不能说的?你说。”


“我说了怕是我想做你的压寨夫人你都不让。”


“你说给我听听看。”


小芳呜呜咽咽地道:“俺肚子里已有了……”


李二爬子立马坐了起来道:“什么?有了?你让我摸摸。哪有?”


“才刚怀上。”


“那王善人五十多的老家伙了,还能给你种上?你怕是又有了别的汉子吧?”


小芳无奈地点了点头。


“原来你还挺会快活的。我说你刚才咋哭得这么伤心呢,原来……即便没有这一节,可水落石出,也会露馅的,那王善人是瞎子、是憨熊?”


“我们正准备私奔,却被你搅黄了。”


“你们要是早私奔几天的话,我就是想搅也搅不成啊。这只能说你们俩原没那缘分。”


小芳噙着泪道:“你想睡我也已经睡了。要我做压寨夫人吧,我这残花败柳哪里能相匹配。再说了,我已有了身孕,你不怕脏了你的身子?你行行好,还是放我走吧。”


“你肚子平平的,却说有身孕了,哪个会相信?”


“再过两个月你就会相信了。”


“我要是知道你是有身孕的,只怕当时你就没命了。”


“我现在的性命依旧在你手里,杀我还不像杀只小鸡。”


“这话你没说错。”


“无非是又多了条冤魂。”


李二爬子重新躺下,在小芳腮上亲了一口,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现在不会杀你了。”


“要是我真隆起了肚子你该咋办呢?”


这就给李二爬子出了个大难题!


自从李二爬子做了土匪后,还是头次遇见如此艳丽皎好的年轻女子,他满心欢喜。想也该有个压寨夫人了,可她却说她是个有身孕的。


李二爬子叹了口气,又像是自言自语,“我也不知道该咋办,到时候再说吧。”


以后的日子里,李二爬子吃住都在小芳的屋里,且唯唯诺诺尽讨小芳的欢心。


小芳心系着郑守义,心系着肚里的孩子,望着常锁着的门,哪里高兴得起来,眉头常锁,一脸寒霜。


二个月后,小芳的肚子就隆了起来。


“我没骗你吧。”


李二爬子沮丧着脸,“你要是骗我的就好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