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9号阵地成了整个597.9高地的中流砥柱,也成了美军的眼中钉。

美军步七师三十一团发了狠,组织了敢死队和督战队。

美军的炮火的射击也更密集了,对这样一个小阵地,一出手,就是成百上千发的炮弹向下落。近二十架B——26轰炸机,在上面穿梭似的轰炸。

秦明扬轻叫一声:“美国人要拼命了!”

他带着第三突击组冲了上去。

只见敌人用绳子把一个士兵的手套着,象一群嚎叫着的要被栓上屠宰场的肉牛一样,蠕动着向高地上爬来。

而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一群臂上戴着袖标的督战队,枪对着前面爬的美国兵的屁股,也在后面大声地吆喝着。

“手榴弹投中间,机枪打前面,步枪打敌人指挥官!打!”他再一次把每个突击小组都记得滚瓜烂熟的战术吼一遍。

战争已把他锻炼得面对敌人的钢铁,比钢铁还冷静。

他提着一只老试的三八大盖,仿佛整个战场的喧嚣和枪炮声都被他屏蔽了。

一枪,两枪,三枪....他打了十二枪,十二个美国佬倒下了。这是他在养伤期间在练兵场上的收获,他已成了一个神枪手。

他一声大喝:“撤!”

第三突击组,扑下了坑道。

敌人的飞机已扑了上来。

被打得向山下滚的敢死队象死蛇一样扭动着,滚成了一团。

督战队的枪响了,敢死队只得爬起来,再一次发出嚎叫冲上来。

这次守在阵地上的是第九战斗小组。三排的战士在上阵地后,一个个在秦明扬的战友牺牲英雄故事熏导下和他严厉的监督下,几个月来,几乎天天在狙击战中演练着,怎样三人配合杀敌。

这第九战斗小组,是二班副班长王大刚带领的战士何长发和段井云,三人都是投弹和射击的好手,成金字排列。

王大刚居中,何长发居右,段井云居左,形成一个高低三角配置,子弹和手榴弹照秦明扬平常训练的,错落地有节奏地朝敢死队打去。

这种打击自然没有突击小组那么大的火力和威力,但是,却组成了一道有效死亡阻击线。

也许,战争,或者说,很多事情都是,当你不害怕,当你把很大的事情或者很让人心惊害怕的事情,当成一种很精细很有技术含量的事来做时,就会让害怕的人在你面前如草芥。

这一刻,他们三人就把往上冲的美国鬼子当成了草芥。

只需要把敌人看准了,把手榴弹和子弹往敢向上冲的敌人头上招呼。

当然这是一种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很难的事。

天上有敌机在不断地扫射,每一梭机关枪子弹都打得山石在颤抖。美军也边爬山边在开枪。敌人也在扔手雷。

也就是说,分分钟钟都有子弹可能要去他们的生命。

但是,他们根本不考虑。

他们只在乎杀敌,杀敌!

又一股美军从后面涌了上来,整个美军队伍仿佛吃了春药似的,骚动起来,争先恐后地上来了。

观察员叫了起来:“副指导员,敌人集团冲锋了!”

秦明扬大喝一声:“第一小组左,第二小组右,给我打!”

两个突击小组早奔了上去,从两个方向斜插进去。

这是一种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一律地人、手榴弹、冲锋枪一起往前冲,冲到头后,又迅速地退回去,下了坑道。

战士们这一阵旋风似的来去,早跑得气喘吁吁,一个做黄牛叫。

可是美国兵更是遭了大秧了。整个队伍全被打爆了,若决堤的水一样流满了整个山坡,垮了下去。

在十二点发动了最后一场攻击后,美步七师31团退了下去。

因为他的两个主力营死伤得失去了战斗力。根据美军的战场原则,一支部队失去了三分之一的战斗力,可以撤出战斗。这个团进攻秦明扬带领的一个排守卫的阵地,被打残废了。

在秦明扬的阵地前倒下了近千名美军士兵。

这仅仅是一个上午。

1952年10月14日下午,美军换上了第三十三团。

新一轮的炮击和飞机轰炸又开始了,而进攻537.7高地的坦克也全部调过来了,抵近山下,进行炮火攻击。

因为537。7高地,在经历了南朝鲜二师残酷地肉搏战后,表面阵地被占领了。尽管那上面是南朝鲜人死伤近千,但守卫的一连,也只剩下二十多人退下了阵地。

秦明扬用望远镜看着整个被联合国军占领的表面阵地,大叫起来:“狗日的,有种的就来吧!你爷爷还站在这里!”

美军当然不会因为他这句豪迈的话,就吓得后退了。

轰炸不断升级。

但是,秦明扬的战术令战士们真真切切感受到了胜利。

所有的指战员,自动遵守秦明扬的战术原则和战术纪律。

又是一个下午,夕阳西下了。虽然硝烟弥漫,虽然他的这一个排也牺牲了一半多人,但是他们看到天光暗下来了。

胆小的美国兵,可不敢在这个时候发起攻击。

连长在夜色中,从坑道来到9号阵地,抓住秦明扬的手:“副指导员,就剩我们几个阵地了,我正向下面要求增援,你们还需要多少人?”

秦明扬看着自己经历了一天战斗的战友:“如果有战士来,把我的三排补齐!如果有弹药来,有多少我要多少。”

夜里七点,四个连的增援部队上来了。

这又是一场让秦明扬永远不能忘记的战斗。

因为师的主力和炮火都在组织另一场反击战,这是一场纯步兵的攻击。

夜间的打仗显然是美军和南朝鲜军队不能承受的。至少他们不敢进攻。因为他们没有炮兵支援,他们害怕黑暗。

只能依靠探照灯,照明弹和飞机投下探照弹,把整个阵地照得亮如白昼。

但是他们也无法防御。因为刚好占领阵地,他们还没有来得及修工事。因此,四个连分成两支进攻部队,向597.9和537.7高地,事实上和敌人展开的是一场对攻野战!

秦明扬也禁不住热血沸腾,带着他的二十多名战士发起了最让他激动地对敌追杀!

这一场铁血飞扬的战斗,完全公平的决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