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一章 约定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可是我们已经。。。。。。”,钱艳薇已经听出了龙天的弦外之音,她当然舍不得,所以在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之后,又准备将9月13日晚发生的事告诉龙天,可是话未出口却已经哽咽了,她泪流满面,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龙天沉默地看着钱艳薇,他在等着她的下文,“已经”后面的下文,不过遗憾的是,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可是我们已经。。。。。。”,钱艳薇已经听出了龙天的弦外之音,她当然舍不得,所以在说出了“我爱你”三个字之后,又准备将9月13日晚发生的事告诉龙天,可是话未出口却已经哽咽了,她泪流满面,后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龙天沉默地看着钱艳薇,他在等着她的下文,“已经”后面的下文,不过遗憾的是,钱艳薇除了声声抽泣,并没有说出来,她还是不愿意说出来,不愿意打击龙天,不愿意让龙天为难,她知道一旦说出这件事,龙天是一定会负责到底的,可是这样的话龙天将陷于痛苦之中,陷于虚幻与现实双重的压力之下,所以钱艳薇依旧选择了沉默,选择了隐藏。


“龙天,我们都试着去改变现实好吗?答应我,如果有那么一天,请给我们一个相爱的机会,给我们留一个爱情的空间,好吗?”,钱艳薇还在哭,她明白龙天的决定也是出于无奈,现实太过残酷,所以他暂时选择了放弃,但钱艳薇却不会这么做,她希望两人都能去改变目前的现状,只待一切风平浪静之后,两人能重新开始,所以她需要龙天的承诺,她深情地望着龙天的双眼,希望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


“小薇,这,这值得吗?”,龙天没想到钱艳薇竟然会这么执着,他深受感动,不过他不太相信钱艳薇能改变眼前的现实,所以他替钱艳薇感到有些不值,凭钱艳薇的条件,登高一呼,追求者立即蜂拥而至,为了一个农村来的小警察,与现实对抗如此,值得吗?


“龙天,不要问值得不值得,爱一个人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我相信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你不愿意承认罢了,我知道你的心很苦、很累,我知道因为我的出现让你承受了不该承受的痛苦,可是要我离开你,我真的做不到”,钱艳薇的神情很绝望,也很痛苦。


“小薇,你不要说了”,龙天的泪不自主地挂到了脸上,他终于伸出了有力的双臂,把钱艳薇拥进了怀中,两人相拥而泣,对他们来说,这可能是最后一个有情的夜晚。


“龙天,对不起,我替我哥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他不配做我的哥哥,他不配做一个男人,今天晚上就让我照顾你好吗?”,钱艳薇轻轻地抚摸着龙天受伤的头部,心中的伤痛一阵接着一阵。


龙天真的很累了,身累、心更累,加之头部受伤,又在卧虎山上吹了半个多小时的凉风,头又开始痛了起来,痛得有些麻木,甚至感到有些晕厥。


他终于又一次躺下了,他睁着眼睛看着坐在身边的钱艳薇,眼中的泪光在闪烁着,这样的场面看似温馨,实则让他感到撕心裂肺,从白云离开之后,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但就在今晚,这种撕心裂肺的离别之伤再一次迸发出来,上次是为了白云,而这一次是为了钱艳薇。


钱艳薇默默地坐在地铺上,目光凝视着已经入眠的龙天,她的手在轻轻地抚摸着龙天的头,抚摸着龙天坚毅的脸庞,泪水在无声地挂落,她的心如刀绞,她明白过了今晚,她与龙天的感情将就此告一段落,到底什么时候能再续这段真情,她不知道,但她知道如果她和龙天不能改变目前的现状,那么她就将永远失去这段感情,她有些迷茫,不过她很坚强,她坚信她可以,她也相信龙天也一定可以。


等龙天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他还是感到头晕,浑身还是有点酸痛,不过比昨晚要好多了。


“小薇”,龙天喊了一声,他发现钱艳薇不在了。


没有人回答他,他在地铺的枕头边看到了一叠钞票,整整五扎,龙天知道这一定是钱艳薇留下的,用来替他哥哥钱东明赔偿损失的,也是替钱东明道歉的,他拿起了最上面的一扎,抽出了一张揣进了口袋里,然后把剩余的又重新装了起来,他不想要钱艳薇的钱,虽然她很有钱,他会把这些钱尽快地还给钱艳薇,不过他留下了一张,因为这一张钞票上有钱艳薇留下的笔迹,钱艳薇在临走的时候写下了三个字------“我爱你”,这张钞票摸起来湿湿的,可以想象钱艳薇在写这三个字的时候,一定是在痛哭中留下的,这张钞票龙天留下了,并且以后他会一直珍藏着。


今天是十月十八号,停职反醒的第六天,再过一天,到十月二十号,龙天就将结束七天的“长假”,回刑警队上班了,他开始有些急不可耐了,龙天想起了母亲的话,她说龙天也和她一样都是“劳碌命”,闲下来就会不自在,以前龙天不相信,不过后来他信了,每次一闲下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尽是案子、尽是工作,要不是头上还缠着绷带,他甚至想马上跑到刑警队看看。


平静地结束了这段恋情,虽然在龙天看来,这段与钱艳薇的“恋爱”一直就没有开始过,但不管怎么样,总归是结束了,他和钱艳薇一样,其实心里也很想再续上这段感情,不过还需要克服重重困难,排除艰难险阻,只有改变目前的残酷现实,才有可能,才有希望。


当一身着装的龙天出现在城关派出所张所长的办公室的时候,把张所长吓了一跳,龙天今天特意穿上了警服,戴上了大盖帽,这可是很难得见到的,刑警队常年都是便装,只有在特定的场合下才会着装,对于张所长来说,龙天可是稀客啊。


龙天着装纯粹是为了那顶帽子,他想遮住头上的“手表”,不过遮住了头,脸上的纱布可遮不住,活脱脱一个“掩耳盗铃”,不过他也没办法了,这个时候根本不能解开绷带。


“呀,龙天来了,怎么样,伤好些了吗?”,张所长关心地问道。


“本来就没什么事,这帮医生就会小题大做,对了张所长,我今天来是为了钱东明的事情”,龙天摸了摸脸上的纱布,直接挑明了来意。


“你都知道了?那好,说说你的想法吧”,此时的张所长根本不知道自己上了龙天的当,因为这是龙天自己猜测出来的,张所长被龙天套住了。


“嗯,是啊,我的意思是这件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龙天很平静地说道,话一出口就看到了张所长无比疑惑的眼神。


“你的意思是算了?连赔偿都不要了?”,张所长没想到龙天竟然一点要求也没有。


“是,什么都不要,不过请张所长帮我转告一下钱东明,让他不要为难他妹妹,否则新帐老帐一块儿算”,龙天提起钱艳薇,有点心酸。


“好,我一定帮你转达,唉,其实这事啊,真没法说了”,张所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也有满肚子的苦水无处倾诉。


走出城关派出所,龙天茫无目的地在街上瞎转悠,一个脸上包着纱布的警察,在锦绣街上闲逛,倒是成了静安的一景,路人纷纷投来好奇的眼光,龙天也不理会,照样在街头东游西逛,不是他今天有闲情雅致,而是那间房子又一次成了他的“伤心屋”,和上次的“白云之恋”一样,当他看到那张木床时,就会想起白云,而这一次,当他看到地上的地铺时,又会想起钱艳薇,一段还没有开始就匆匆结束的恋情。


在锦绣街头龙天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都是些自称“黑道人物”的小混混,他们看到龙天时,脸上的表情相当震憾,相当崇敬,“黑道”上的消息总是传得特别快,经过昨晚卧虎山上打的那一架,龙天的“神勇”又一次传开了,比以前他的“龙爪手”还响亮,据后来“进局子”的某老大称,“卧虎山事件”之后,静安黑道上的老大们再一次警告手下的小弟,以后离龙天远一点,看见了也得绕着走。


龙天还抽空去了趟刑警队,同事们一见龙天这个样子,个个义愤填膺,摩拳擦掌地准备找钱东明算帐,不过都被龙天阻止了,他找到了赵中华,谈了谈自己对这件事情的想法,他的宽容与忍让又一次让赵中华感到了震憾,在江州开会的江局长也知道了这件事情,虽然他一时也感到有点棘手,不过身为执法者,他也摆明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公事公办,就在赵中华准备派人给钱东明上手段的时候,龙天及时出现了,钱东明很幸运地逃过了一劫,要是让他落在刑警队员的手里,难保不会有失。


“龙天啊,真没想到你想得这么周密,你小子大有前途啊”,赵中华拍了拍龙天的肩膀,大表扬特表扬起来。


“嘿嘿,这还不都是跟赵队,还有以前的刘队学的嘛”,龙天送上了一句让赵中华感到极其刺耳的马屁。


“你小子,嘿嘿,还是不说了吧,怎么样,后天能来上班吗?要不再休息几天?”,赵中华的办公桌里有一张纸,内容是关于龙天的,不过这个时候龙天还没有结束停职反醒,所以他没有拿出来,他相信如果龙天知道之后一定会开心的。


“没问题啊,要不我现在就上班吧”,龙天已经闲不住了,他急切地想回到刑警队上班。


“得,得,得,你小子别给我逞强,再休息一天吧,后天准时来报到”,赵中华一听连连摆手,他可不愿意让龙天带伤上班,否则传出去外人还指不定又会在背地里说他老赵不近人情了。


离开队长办公室,龙天回到了重案组,摸了摸了自己的办公桌,他感到无比的亲切和留恋,不过他发现组里有个人没有看见,估计是外出了吧。


晚饭是在向丽大姐家吃的,向丽大姐一看龙天这个样子,心疼坏了,连拉带拽地把龙天拖到了她的家里,说是一定要好好给龙天补补,当时龙天那个心情啊,用北方人的话来说那就是“眼泪哗哗的”。


回到那个不是家的家,龙天感到了凄凉,这个“家”曾经有过两个“准女主人”,一个是白云,一个是钱艳薇,而现在就只剩下了一个自己,对月空叹,形影相吊,楼里面不知道是哪家住户在听“倩女幽魂”,曾经龙天非常喜欢这部电影,也非常喜欢哥哥唱的“倩女幽魂”,他站在阳台上,望着明月笼罩下的卧虎山,想起了电影中的台词“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对着明月,对着卧虎山,龙天忽然觉得自己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他自己也没有想到在自己的血管里,竟然流动着多情的血液,龙天渐渐地感到自己真的变了。


那个唱着“月满西楼”的白衣少女,或者说是“黑暗中的舞者”,真的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消失了,望着山上的那棵老松树,龙天竟然有些怅惋,一个又一个的疑问接连不断地跳上了心头,他急需有人能帮他解开,甚至于此时的他,非常希望那个喊自己“情郎“的“女鬼”能再一次出现,他已经不害怕了,好奇心已经占据了他内心的所有空间,他要解开无数的谜团,白衣少女暂时是不可能了,现在只剩下了那只鬼,那只将自己的视为她恋人的美丽女鬼。


不过龙天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对月空叹、对山惆怅的时候,那只美丽的“女鬼”真的出现在了他的卧室里,悄然走到了他的身后。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