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二十章 月满西楼

天目飞龙 收藏 0 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龙天无力地躺在临时搭好的地铺上,身上的伤痛一阵阵地向他袭来,头晕乎乎的,时常有金星在眼前乱蹦,手脚异常地酸胀,甚至龙天觉得连抬手都有些困难了,他知道那是因为体力透支的缘故,卧虎山这一架,虽然他赢了,但却有些胜之不武,龙天一直在想着那个从天而降的黑影,是“它”在关键时刻救了自己,否则以当时的情形,恐怕龙天现在应该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不是自家的地铺上了。


太多的疑问急需解决,说实话,现在的龙天倒希望那个曾经让他感到无比恐惧的“黑影”出现了,他相信只要自己与“它”好好谈谈,这些疑问都会迎刃而解,可惜“它”来无影去无踪,想找到“它”无异于大海捞针,如果是凡人,凭龙天的职业完全有希望找到,只可惜“它”是鬼,现在龙天已经完全相信“鬼”的存在了,俗话说“人鬼殊途”,怎么样才能找到“它”,找到“它”之后又如何从“它”的身上找到问题的答案,龙天一直在思索着。


夜已经很深了,卧室的挂钟依旧在不知疲倦地摇摆着,躺在地上的龙天依旧在消耗着他的脑细胞,越想头越痛,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开困扰着自己半年之久的迷团,如何走出这个迷局了。


今天是农历九月十五,窗外明亮的月光照进了室内,给地上的龙天披上了一层柔和的睡衣,除了挂钟的“嘀嗒”声,就只能听见户外时而刮过的瑟瑟秋风,在摧打着卧虎山上的劲松,今晚很静,就连恼人的夜莺也在欣赏着月圆之夜的美景,而停止了啼鸣。


秋风带来了声声深情的吟咏,秋风带来了阵阵悠扬的歌声,那一个月未曾响起过的“月满西楼”此时再一次在龙天的耳边缠绕着,起初龙天以为自己的脑震荡而产生了幻觉,但那阵阵幽怨的歌声却一直持续不断地传入龙天的耳中,这声声凄楚的唱诉,在对面的卧虎山上再一次唱响。


龙天想起了那个在卧虎山上唱着“月满西楼”的白衣少女,歌声是那么地熟悉,同时他又想起了那个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的“黑暗中的舞者”,曾经自己将她与白衣少女划上了等号,但一直未能证实,而今晚当“月满西楼”再一次在卧虎山上回旋的时候,龙天有些迫不及待地要一探究竟。


又一次爬上了卧虎山,循着山间的小径,龙天又一次在曾经的那棵老松树下看到了白衣少女的背影,她似乎未曾发觉龙天已经与她近在咫尺,依然在用幽怨的歌声,来表达胸中的怅惋,这首“月满西楼”她重复了无数遍,龙天只觉得越听越惆怅,越听越凄凉,而今天正是月满之时,曲中的声声情调让他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白云,想起了钱艳薇,身上的伤痛袭来,心中的伤感涌现,他竟然想哭了。


“小姐,我们又见面了,你怎么每次都这么晚在山上唱歌呢?”,这一次龙天抢先开口问了。


“我知道又是你,你和上次一样,问的还是同一个问题,今天我的一个朋友受伤了,所以我的心情很不好”,白衣少女停止了吟唱,但她没有转身,依旧背对着龙天幽怨地说着,语气里带着对她这位朋友的无比忧虑与担心。


“那真是太巧了,上次你说你的朋友心情不好,所以你的心情也不好,而这一次你说你的朋友受伤了,正好今天我也受伤了,这世上真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龙天很希望从白衣少女的身上来证实自己的推测,所以他没有绕什么弯子,直接开始试探了,他很想知道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女到底是不是他所猜测的“黑暗中的舞者”。


“可能吧,我真为他担心,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虽然他一直都怀疑我,但我还是真诚地为他祈祷,真诚地为他祝福”,白衣少女倚着树干,背对着龙天幽幽地说道。


白衣少女的话音刚落,龙天已经基本上证实了自己的想法,上次自己的心情不好,白衣少女出现了,这次自己受伤了,白衣少女又出现了,还有她所说的从来没有和她的朋友见过面,她的朋友一直都怀疑她,这说的不正是自己吗?龙天不相信除了自己之外,她的“这个朋友”还能有谁,除了这个“黑暗中的舞者”之外,还会有谁这么“关心”他,这世上巧合的事情有,但是数次偶然并在一起也就成了必然。


“小姐,你好象知道我的很多事情啊,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我叫龙天”,龙天继续在试探,这是他最后一次试探了,接下来他准备行动了,他的脚步已经轻轻地迈了出去,他要一探这个白衣少女的神秘面容,解开悬在心头已久的疑问。


“我知道,你是公安局刑警队的,关于我的事情,我现在真的不能告诉你,我相信你一定已经猜出来我是谁了,先不要说出来好吗?让我们彼此都拉开一定的距离,让时间来说明一切,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累,我想帮你,可惜力不从心,你是好人,好人都会有好报的,今天晚上是我最后一次为你歌唱,如果有一天,当你再次听到我的歌声的时候,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包括我自己”,白衣少女的身子在抽搐着,她哭了,哭得那么伤心,那么无助,她的哭声让龙天想到了白云,也想到了钱艳薇,特别是钱艳薇,两人傍晚分开的时候,她的哭声让龙天感到震撼和共鸣。


龙天突然间快步跑上前去,伸手去拉白衣少女,但就在接触的瞬间,他的手重重地碰到了松干上,手上传来一阵钻心似的疼痛,而眼前的白衣少女却已经失去了踪迹,只留下她倚靠过的这棵老松树。


“原来你不是人”,龙天对着老松树冷冷地说了一句话,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感到害怕,相反他已经证实了心中的猜测,那就是“白衣少女”就是“黑暗中的舞者”,而他的这猛力一抓,更证实了他进一步的推测,那就是那个与他在网络上聊了一年多的“黑暗中的舞者”真的“不是人”,而是-------鬼。


现在龙天已经相信这世上有“鬼”的存在了,而且对于“鬼”他已经不再感到害怕了,现在他的心中就只剩下一个疑问,那就是“黑暗中的舞者”是不是那个喊自己“情郎”的女鬼,是不是那个在客厅里和自己对立的“黑影”,是不是那个偷走“蝶恋花”的“影子”,还有是不是今晚在卧虎山上救自己的那个从天而降的“鬼影”,如果两者又可以划上等号的话,那么随着白衣少女的消逝,这一切又都化为一个新的迷局,要解开这个迷局,只有等她再次出现,等那首幽怨的“月满西楼”再次在自己的耳边唱响,但下一次又是什么时候呢?


下山的路上,龙天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甚至于想得走了神,以至于脚下被树枝绊了一下,差点滚落到山下,他现在真的希望白衣少女能再次出现,好尽快解开他心中的迷团与心结。


慢慢地走在梯道里,龙天脚步轻快了许多,因为今晚他解开了其中的一个心结,找到了其中一个问题的答案,他感觉心中的负担又减轻了一分。


走到二楼的时候,龙天听到了自己手机的旋律“傲气面对万重浪。。。。。。”,是谁会在凌晨时分给自己打电话呢?龙天出门的时候没有带上手机,在听到白衣少女的歌声之后,他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就跑了出来,手机就一直放在地铺上。


门外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一个让他心碎的女人,一个双目垂泪在焦急等候的女人,是钱艳薇,她站在门外,在焦急地等待着电话那边的应答,在焦急地等待着房门的开启,当看到龙天从楼下走上来的时候,她也惊呆了,她没有想到这么晚了,龙天竟然才刚刚回来,看着龙天头上缠着的纱布,她的心都揪了起来。


从接到赵中华急促的手机开始,钱艳薇就明白了其中的端倪,她愤而打电话给钱东明,愤怒地质问他为什么要伤害龙天,可惜钱东明死不承认他干过这事,不但如此,还搬出了父亲钱万胜的“严令”, 不许她再和龙天来往,她愤怒地骂了一句“无耻”,然后挂掉了电话,接着她匆匆离开了静安大酒店808房,向龙天的住处赶来,打了半天电话,没人接,敲了半天的房门,没人开,她急得眼泪横飞,只有一遍又一遍地打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敲着房门,直到龙天突然从楼下走了上来为止。


“小薇”,龙天叫了一声,没有更多的话语,他开了门,两人走进了破败的屋内,然后进了卧室。


龙天没有请钱艳薇坐下,因为已经没有坐的地方了,沙发被划破了,卧室里唯一的一张电脑椅也在这次“浩劫”中和他的电脑一样,不幸“英勇就义”了,唯一能坐的地方就是他打好的地铺上了。


“龙天,你怎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啊?”,钱艳薇哭着又一次扑进了龙天的怀中,不过这一次龙天并没有拥抱她,两只手还插在裤兜里,他想抱钱艳薇,但他不想伤害钱艳薇。


显然钱艳薇也发现了龙天的这一变化,虽然龙天没抱着她,但她并没有因此松开自己的手。


“小薇,不要这样,其实说真的,你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可惜我不适合你”,龙天很平静地说道,说完他拉开了钱艳薇抱着自己的双手。


“不,你为什么要这样说,龙天,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我,我爱你”,钱艳薇在经过长达一个月的思量和试探之后,终于在今天晚上向龙天说出了这句话,虽然这句话没有龙天主动表白这一前提,但钱艳薇还是说出来了,义无返顾地说出来了。


“小薇,其实我并不傻,我知道你对我好,说真话,我也挺喜欢你的,但是在我的字典里,爱情就意味着婚姻,这一点你能明白吗?曾经我为找到了白云而欢欣鼓舞,以为可以与她相守一生,可惜我的真情换来的却是无比残酷的打击,我希望你能明白,人毕竟是活在现实当中的,爱情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爱情其实是很虚幻的,它必须要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可惜第一次我就错了,现在我不想再错第二次,不想再承受第二次打击,你能明白吗?”,龙天的话非常实在,这些话他没有对白云说过,那是他觉得当时的他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而现在他已经清醒了,他必须面对现实,或者说当爱情与现实相冲突的时候,为了不让自己和钱艳薇受到伤害,他必须要选择现实,当然如果他能改变现实的话,那最好不过了,可是龙天觉得到目前为止,他做不到,所以他只有选择面对现实。


“可是,我们已经。。。。。。”,钱艳薇含着泪水说了这一句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