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兵方队 选拨 20、第一个训练日 休息30分钟

时光. 收藏 13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size][/URL] 看见有人完成了任务,陈伟也没有再继续折磨那些没有完成训练任务的士兵,而是讲评了上午的训练,结果果然跟宁小成想的一样,他就是想锻炼大家的应变能力,“我觉得,”他说,“身为一个士兵或者是恐怖分子,反正不管是什么东西了,最重要的是要培养出自己独立思考、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我们将大家集训的目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2/


看见有人完成了任务,陈伟也没有再继续折磨那些没有完成训练任务的士兵,而是讲评了上午的训练,结果果然跟宁小成想的一样,他就是想锻炼大家的应变能力,“我觉得,”他说,“身为一个士兵或者是恐怖分子,反正不管是什么东西了,最重要的是要培养出自己独立思考、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是我们将大家集训的目的之一。不然按现在的条件,世界各国都有自己的精锐部队跟占优势的东西,单靠武力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陈伟说,接着他给了宁小成他们这个小组口头嘉奖了一次就命令大家吃饭。吃完饭,他甚至还让他们休息上30分钟,毕竟,他想,这还是一群孩子,不管将来要叫他们去做什么事情,循序渐进的训练才是最重要的保障,如果说想要他们去完成什么任务的话。

“宁小成,过来我问你,”当陈伟知道了上午的那个鬼主意是他出的以后,宁小成接着微笑着跑到他的面前,“为什么会想到要来当兵?”陈伟接着问道。

“这是我的梦想。”宁小成回答。

“那么,当你在梦想里生活着的时候,你的新愿望又是什么呢?”陈伟接着问。

“呵呵!”听到他这样说,宁小成笑了。他想起了心爱的姑娘,想起了在梦里见到过的掌握着许多知识的能振善战的解放军叔叔们那些矫健的身影。“我想,”他说,“我不知道啊,我也说不太清楚,应该就像教官你一样的,让别人都羡慕自己吧!”眨巴着个双眼笑着说道。

“搞训练苦吗?累吗?”陈伟轻轻的摩挲着他那满是老茧跟伤口的双手问道。

听到这话,宁小成瞬间感觉到部队很温暖,感动得他都想哭了。但是,他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嗨!我说你这孩子,你还真是油嘴滑舌的啊!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是想听你说心里话了。”陈伟说道。

“说句心里话!”宁小成接着回答道,“陈教官,搞训练真的很苦,也很累,有许多次,我感觉自己都快坚持不住了。但是一想到小时候父亲对我说过的话,想到你说的其他国家那些士兵多么的优秀之类的,又感觉自己挺自卑的.所以我想,我只有加倍努力向大家学习。这样,或许我的自信心会更增强一些。”

听到宁小成的这些心里话,张兵、刘军也好奇的围了过来,“这小子口才不错啊!嘴巴像抹了蜜似的,谁教你说这么好听的话的?”张兵问道。

“我父亲教我的,从小他就让我认真的学习。但是我不喜欢学习课堂知识,即使是这样,他还是鼓励我,给我自由的发挥空间。所以我看的书特别多,在我们同年龄的孩子中,不是吹牛的,”他说“可能我的武术不能跟力威、杨军他们比,射击永远不可能达到张健那个水平,但谈到知识面,我敢说我的是最广阔的。”宁小成自豪的说道。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张兵接着就想考考他,“你了解战争吗?”

“了解,我知道我们国家到目前为止发生过的任何一场战争,以及书本上有过记载的每一个战役成功与失败的原因。”宁小成说。

“行了、行了,夸奖你两句你就滔滔不绝了呢!”张兵说,“我问你,你觉得一个军人有可能会去抢劫枪支吗?”接着张兵把昨晚困惑了自己一夜的那个系列枪案的迷惑换了个说法问宁小成。

“不可能!”宁小成的回答很干脆。

“为什么?”这次,轮到张兵迷惑了。

“因为我们家乡就在对越战争西线的第一线.之前,听老人们说,以前在家乡的河里,那些军用枪支跟子弹都是成堆的被丢弃的。在我们那的公墓里,有许多士兵的枪是陪着他们一些被埋葬的。如果一个退伍军人存心想留着这些东西的话,他直接就可以将在战场上缴获的武器私藏起来”宁小成说。

“你能不能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张兵更迷惑了。

“我的意思是,”宁小成接着说,“一个从越南战场上出来的特等射手,应该非常熟悉枪械的管理。凭他那个本事,他有必要要去抢枪吗?上哪不能随便就偷到一支?他犯得着直接向中央直管部门下手吗?他不知道那样会引起什么样的轰动效果?如果是敌特的话,他的袭击目标就会直接指向中央首长。”他像个大人似的分析,“再说了,枪法好的人多的是,”说到这,他指了指张健,“在我们家乡有许多猎人的枪法都比较好,基本上能够达到指哪打那的程度。但是后来许多人被抓了去做牢,因为他们在偷猎的过程中胆子练得越来越大,直到最后达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就去以身试法,猎杀国家珍稀野生动物,后果可想而知,许多人因此被送进监狱。”

“宁小成,”正在他还要继续往下说的时候,有人叫住了他。

“张娜?”宁小成连忙爬起来向她跑去,“教官,我先走了!”他边跑,边对张兵他们说,“去吧,去吧!”张兵笑着说道。

“今天你们不回去了?”张娜微笑着问他道。

“现在不回去,下午肯定还是要回去的。”宁小成说道。

“看你!把这个拿着。”张娜边指着他满身的伤,边递给她一瓶云南白药、一瓶正红花油还有一些已经切成条状的人参,“以后训练累了就拿出来含着,”她说,“云南白药对止血效果很好,正红花油擦在你摔伤的地方有活血化淤的作用。”一一交代宁小成这些药与补品的使用方法。

“谢谢你!你真好。”宁小成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他接着问。

“你真坏!”张娜以为他知道了她吻他的事情,说道,“人家只是……”

“你送我这些东西,一定有什么原因的。”宁小成打断了她的话,分析道。

“哪有什么原因嘛!大家都是战友,我看你们训练搞得那么辛苦,所以就关心你一下下了!”张娜害羞得脸红红的说道。

“你看着我的眼睛说!”宁小成拉着张娜的手道。

“哎呀,我要去睡午觉了,再见。”她挣脱他的手,转身向医院里跑去,跑远了,却又一再的回头看着宁小成……

“呵呵!”宁小成一个人站在哪里傻笑。

“又在逗女孩子了?”张健这时走过来说道。

“哪有啊!不要轻易说爱,许下的承诺就是欠下的债。这个给你,擦你的淤血去吧!”宁小成还是笑着,边对张健说着,边将那瓶正红花油递给了他。

“你说什么?”张健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迷惑的看着他道。

“我说,”宁小成大声的回答道,“你听好了,吃饭不吃菜,我要省钱谈恋爱。”

哈哈哈哈哈哈……操场上传来阵阵大笑声……

旁边,刘军已经吹响了集合哨,“午练,射击练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