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赤手空拳到亿万富豪》 第四部 尔虞我诈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三)

绿城一剑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size][/URL] [内容简介]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三) 这天下午一上班,何秋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坐下不久,陈焕分局长就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下午没什么事情吧?”陈焕分局长跟何秋霖打着招呼,说道:“这样,你先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再带上几个人,一起陪我到下面的几个市场转一转、看一看。” “陈局要下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8/


第三十二章 半路出家(三)


这天上午刚上班,陈灿分局长就来到了何秋霖的办公室。

“你先把手上的工作放一放,”陈灿分局长跟何秋霖打过招呼后,直截了当地吩咐道:“带上队里的案件组,今天你们跟我下基层,到各个市场去转转。”

“是,”何秋霖从椅子上站起来,应声答道:“我马上去安排。”

十分钟后,经检中队的两辆白色边三辆摩托车已停在分局办公楼前听命待发。陈灿分局长坐进了何秋霖驾驭的摩托车的车斗,另一辆三轮摩托车上是三个着装整齐的工商人员。他们这一行人先远后近:上午到几个较远的农贸市场,听取了有关基层管理工作的汇报;下午则到了交易场工商所。在杨所长等人的陪同下,陈灿分局长一行人检查了简易大棚内农贸交易市场的管理状况,还在四层交易市场大楼里视察了一番成衣行和百货行的经营状况。陈灿分局长和杨所长边走边商谈着,何秋霖等人紧随其后。十二、三个穿制服的工商人员一起出现和穿行于市场内拥挤不堪的人流中,平时这是少见的情景,格外地引人注目。

三月末四月初,南疆市开始出现了高温天气。这天下午的室外温度超过了摄氏三十度。

临近下班的时间,陈灿分局长等一行人检查完毕,返回到交易场工商所办公室。在所长室里谈完工作后,杨所长热情地招呼陈灿分局长和何秋霖他们喝茶休息。

“情况你都看到了吧,现在各所的人手都不够呀。”陈灿分局长把手中的茶杯放在茶几上,对坐在身边的何秋霖说道:“在争创‘全国文明卫生城市’活动这段时间,各市场的外围秩序都亟需加强清理力度。交待你两件事情:第一,从明天起,经检队外围组的工作你要亲自下去带队。第二,把经检队案件组的日常工作先搁一搁,办案人员全部都暂时补充到各所去,协助基层所管好各市场的经营秩序。”

“陈局,我下去带外围组没问题,”何秋霖先是爽快答应,继而又面露为难之色,私下恳求道:“不过,局里是不是考虑一下不动我案件组的人员?他们可都不是闲人,手里还压着不少案件呢。您就行行好,总不能把我这算盘珠子一个不剩地都给拔拉完了嘛!”

何秋霖与陈灿分局长共事多年,彼此之间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在工作上多少还是有一些讨价还价的本钱。

“你呀,本位主义思想。”陈灿分局长先是微微一笑,马上又绷紧了脸孔,大手一挥,严肃地说道:“经检中队是分局的预备队,哪里需要就得往哪里调。这事没商量!”

“哦……”何秋霖的脸部表情很无奈,耸了耸双肩。

“你是老同志了,要顾全大局哟。”这时,陈灿分局长亲切地拍着何秋霖的肩膀,和霭地说道:“对了,你跟着我有七、八年了吧?”

“整十年了。我是八二年参加工作的。”

“是吗,十年了?嗯,时间过得真快呀。”陈灿分局长不由感慨起来。他呷了一口茶,忽然想起了什么事情,笑道:“对了,我记得你上班的第一天就表现得很勇敢嘛,还让卖病牛肉的农民打破了脑壳子哟。怎么,现在头上没有留下疤痕吧?”

“嘿嘿,就一小块,”何秋霖不由自主地用手摸着自己的脑袋瓜,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道:“头发盖着,看不见。”

“你呀,真是‘年轻干部,资格老’呀。”陈灿分局长夸奖着何秋霖,说道:“走,我们回分局吧。”

当陈灿分局长准备从沙发上站起来时,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天旋地转,眼前冒出无数金花,竟站立不稳,欲跌倒在地上。

“陈局,您怎么了?”何秋霖发现不对劲,顾不得撞翻了茶几上的杯子,急忙扶住陈灿分局长,说道:“是不是太累了?快坐下来,再休息一会儿吧。”

“我有些头晕……”陈灿分局长重新又坐了下来。

何秋霖坐在旁边,这时瞅着陈灿分局长,只见他双目紧闭,额头忽然一歪,身体向后仰倒,已不省人事,嘴角边不断地涌出白色的泡沫。

“陈局,陈局,”何秋霖瞬间跳起来,紧抱着陈灿分局长双肩呼喊他,一边替他擦去嘴角边的白沫,一边急声呼叫起来:“快来人呀,陈局晕过去了。”

正在工商所里休息的其他同志一下子都进挤进了这间办公室。见陈灿分局长的病情十分危急,何秋霖和杨所长等人赶紧把他搀扶到工商所门外的一辆摩托车的车斗上。何秋霖驾驶着边三轮加大油门,直奔市第一人民医院而去。

在医院的急诊抢救室里,经医生诊断,陈灿分局长患的是突发性脑溢血,需要立即做开颅手术。但是,手术前还需要病人家属签字,这可让何秋霖和杨所长急得直跺脚。事发后,检经队的郑光明和方锐敏已经迅速赶去把陈灿分局长的爱人徐阿姨接到了医院。当徐阿姨用颤抖着右手签完字后,早已陷入昏迷状态的陈灿分局长马上被换到可移动的抢救床上,由几个女护士迅速地推进了手术室。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在紧闭的手术室门前,所有人都在焦虑不安地等待着手术的结果。徐阿姨脸色焦虑,一副万般揪心的模样。郑光明和方锐敏陪着徐阿姨坐在那儿,不时地用言语宽慰着她。何秋霖心神不定,在手术室门前来回不停地走动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口终于露出了一条缝。主刀医生和护士们各自先后都走了出来。

“医生,”何秋霖横身拦住主刀医生的去路,急不可待地问道:“病人情况怎么样?”

“我们已经尽全力了,”主刀医生一边摘下脸上的口罩,一边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语气沉重地说道:“唉,节哀顺变。”

何秋霖站在那儿,顿时若如木鸡。在他身后的徐阿姨忽闻噩耗,犹如听到一声晴天霹雳,竟不顾一切地冲进手术室,放声嚎哭起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