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神 出世 军中较艺

名月天涯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1/


军营正中,一个红色宽敞的大帐篷里,寒星和青禾还有他的两个黑袍将军正在一个桌案前商讨事务。

寒星缓缓道:“我准备明日去见见这个朱红,看看他到底是如何一个人!”

“不可!”青禾和两个黑袍将军同时喊道。

青禾情绪激动:“哥哥,你在河边救下那两个人时曾和他的手下士兵照面,你这样一去,危险太多。”

寒星一笑,沉毅刚强的双眼从青禾脸上移到木范飞身上。木范飞原只不过是他手下的一个兵士,但其武艺超群,作战勇猛。在几次平定征伐之中屡立战功。寒星喜爱他的耿直勇猛,逐级将其升为掌兵史,调控大军,几年之中,木范飞屡立战功,已经是他不可或缺的左右臂。然后目光再从木范飞移到右面的水素华。水素华是他的军师参谋,除有一身剑术之外还精通战场韬略。

寒星哈哈一笑,道:“朱红久在边疆,与其相交无几,国中也无多人识得他。传闻其治军严肃卓绝,我倒要看看是怎么一个卓绝,他在边疆之上,屡次违抗王命,锻造兵刃,征兵选将。其意欲称王,如此人杰,却做出屠村灭族之事,不去其军营之中一探,怎知其人如何。”

水素华摇头道:“上王密令寒将军到此侦察此人,定然是已经有了一些证据,否则不会下此密令。寒将军只需将大军开出,列下军阵,让那朱红前来参见寒将军,当此之时是非明辨,或褒奖或将其诛杀,不是快捷?我就不信,凭朱红数年的时间,就能动摇印加帝国在此的统治。”

寒星摇头说道:“大军开来,朱红想必已经得到消息,做好准备,如若令他前来,只怕不会轻易来,反倒令其戒备,此人在军中善待军士,极有威信。他见形势如此,很有可能立刻发难,我军人少,又是远来,地形不熟,粮草辎重不足。我原意是去其军营中一探,如果此人果真做下屠村灭族血案,查清他的所有劣迹,果然有背叛之心,到时无论是用计刺杀,还是大军相对,我军皆有胜算。否则如此贸然战场相见,实不是帝国的幸事。”

木范飞沉吟道:“寒将军如果一定要去,当带所有铁鹰剑士相随,我带两百护卫在营外作为接应,以防不测。”

寒星道:“不用,我带数人相随即可,人多反而不妙。”

青禾笑道:“我自是要跟着哥哥你哦。”

寒星眉头微微一皱,又笑道:“也好,你穿好软猬,带上短剑,以女儿装前去。多一个女子,也减少一些朱红的戒备。”

青禾嘻嘻一笑,手中多出两把短剑,笑道:“这个应该就够了吧!那朱红也不敢随便对哥哥如何,他可应该知道,我哥哥可是印加帝国第一勇士的啊。”

四人哈哈大笑。


第二日,太阳高照。寒星与青禾整装,带上二十护卫,徐徐向朱红大营驶去。木范飞严肃军营,约束三军。披甲佩剑,做好防范。水素华带上二千甲士,送寒星出营。

一骑快马先行冲出,向朱红军营驶去。


寒星与青禾渡河,离朱红军营尚有二里。朱红已然率众兵将前来迎接。戢旗明亮,队列齐整。寒星暗暗点头。

两边相遇,朱红哈哈大笑,下马相迎道:“寒将军大驾前来,鄙将相迎来迟,还请恕罪。”

寒星亦是大笑,携其手道:“劳烦朱将军前来相迎,且往大营之中喝酒再议。我此次前来,却想要看看朱将军训练的军队如何!”

朱红笑道:“不敢不敢。怎么能在寒将军面前献丑。”

一声金鼓鸣响,迎接队伍缓缓而回。原野之上灰尘落尽,众人身影已在远方。四野树林之中,十几骑斥候突然纵马而出,向着寒星的来路快马而去。


大帐之中,朱红端酒道:“寒将军一直在南方平定征伐野蛮部落,不知为何突然来到此处?军中没有了寒将军,不知是否还能征讨?”

寒星沉声答道:“有斥候密报,芸境国休养生息十数年,厉兵秣马,似要准备对我国开战。王上命我前来查看。南部大军之中乃是忽不狐大将军在指挥作战,其时若论比剑斗勇,寒星倒是有用武之地,若是运筹帷幄,千里决胜,却是忽不狐将军远远胜我。少我一个前锋,尚不致减少忽不狐将军兵力不足。”

朱红哈哈笑道:“寒将军过谦了,谁不知道寒将军武艺超群,勇气过人,昔年上王游梦神之湖,在湖中突遇蛟龙,全船落水,众人纷纷逃命,唯有寒将军布衣白身跳入湖中,与蛟龙搏斗,刺杀蛟龙救出王上,此等勇气此等剑术,此等气概,却是千古无二人。来,为此,我敬寒将军一杯。”

寒星抬酒道:“请了。”


寒星原本山野之中布衣,与青禾一直靠打猎而生,在梦神之湖无意中救出王上,霜鹰爱他的勇猛,将其招为贴身护卫,才有后来在武场比试中一举夺魁,霜鹰大喜之下将其封为印加帝国第一勇士之事。而此事至今已经过去了五年。

在这五年之中,寒星加入军旅,凭借着自身的勇猛和霜鹰的赏识,终于成为一方大将,后来跟随在忽不狐手下东征西讨,立下无数战功。


寒星笑道:“勇者,匹夫皆能。放眼我印加帝国,勇者不知何其多。”

朱红道:“勇猛之士遍天下,能有寒将军气概武艺者,又有几人?”

“不说忽不狐手下,只在朱将军帐下,奇人异士亦是多也。朱将军何需过谦。”

朱红微微一笑,将酒放下,回首看着他帐下的众将。这些将领每个都是跟着他出生入死,立下无数功劳的猛将,他们的点点滴滴,朱红皆是深知,看着他们,朱红心中一热,却一时无数往事涌上心头,不只该说什么。


朱红身旁忽然闪过红袍将军忽仑,端一杯酒敬道:“久闻寒将军射艺和剑术天下无双,寒将军何不在此一献技艺,振我军士气,夺敌人胆魄?”

朱红微微一愣,不知道怎么会有此一议,自五年前寒星入湖杀蛟龙,又在武场比试中得冠,几年来大小四十余战,从未有败。寒星已经成为了印加帝国不败的战神。从来就没有人想过要向他请战。

寒星也是一愣,定睛一看,此红袍将军身形瘦小,但双目炯炯有神,一双手遍布伤痕,右手手腕处老茧横生。一柄长剑横垮在腰间,眉目间看不出有何神采。正是在河边和他有过一战的黑衣剑客。


朱红看着忽仑,想到了很久以前,第一次和忽仑见面时的场景。

那是一场狩猎,在树林之畔,几只猎犬追逐一只中箭的野猪冲进树林。朱红在后策马跟随。

却听见林中猎犬突然狂吠几声就销声匿迹。

众侍卫追进林中,发现了受了重伤依在一棵巨树下的黑衣人。几只猎犬皆倒在其数步之外,颈中鲜血狂喷。

看到朱红和他的手下,黑衣人将手中长剑一举,却昏迷了过去。朱红将其带回营中,修养几个月之后,黑衣人恢复,凭借着手中的长剑和谋略,成了朱红手下的一名偏将。即是忽仑。

朱红曾经问过忽仑的来处,知道忽仑是自小在印加帝国中流浪的孤儿,后来被一高人所收养。传了他剑法,此次前往芸境帝国寻找一本失落的经书。却被重伤,几乎丧命。

而更多的细节,忽仑不愿提起,朱红也没有细问,很多时候,一个人所说的话未必可信。

不过在后来几年的岁月里。朱红见识了忽仑的能力,最终将其收为心腹。

朱红看着他,眉头轻轻一皱。


寒星心中却是另外一种想法。无论霜鹰的消息是否真实,朱红是否真的有反叛自立之心,自己若能一显身手,则若朱红却无反心,可以振士气,若有反心,可以灭气焰。

寒星哈哈一笑,将案前酒一饮而尽,大声道:“既有此提议,何不现在就去,在大军之中,也好见见朱将军帐下豪杰。”

朱红无奈起身将手一摆,说道:“请!”率先在前引路。众将尾随而去。


听得印加帝国第一勇士要在营中和朱红帐下大将一比高下。朱红帐下军士兴奋异常,寒星之名在印加帝国久已流传。个个争相想要一睹风采。呐喊之中却又显得井井有条,显得朱红治军严谨。

朱红看着自己的部下,含笑点头。


宽阔的练武场上,四周已围上了无数的士兵。点将台台上,几员大将身穿重甲,象征着印加帝国必胜的红色披风在风中咧咧作响。

三通鼓响之后,朱红指着一百二十步外的箭靶笑道:“第一试,还请寒将军看我军中神射手。”

寒星微微点头。

一般来说,靶场练习,箭靶只在六十步外,即便臂力过人者,也不过是百步之外。过了百步,箭靶的红心已然隐隐不可见,即使臂力能够到达,也不能看清靶心。

朱红在几年的军旅生涯中,遍知印加帝国各大将的实力。知道寒星射艺和臂力。设此一试,只不过想要军中诸将士卒与寒星知道。自己军中亦有此奇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