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月祭

北国独狼 收藏 27 216
导读:是隆冬时节。一静下来便百无聊赖地,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常常枯坐寒窗,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枯萎凋残的花木,落寂的秃枝,在旷野肆无忌惮的风里张牙舞爪,徒劳折腾。刻骨的思念开始在空气里升腾并弥漫上来将我包围,如蝼蚁啃噬着愁人脆弱的情感。像饮尽了毒酒的剑客,疲软溃乏得没有一丝气力来顾及其它,而任凭醉倒在思念里。 曾经以为放下了过去,就可以抛却了磨人的牵挂。我试着不去思念,却发现抽尽了相思的躯体,单薄且虚空,如秋日里的最后一片枯叶。 耳边响起《昨日重现》,那一首可以翻起沧桑的歌,把人扔回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是隆冬时节。一静下来便百无聊赖地,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常常枯坐寒窗,目光所及之处尽是枯萎凋残的花木,落寂的秃枝,在旷野肆无忌惮的风里张牙舞爪,徒劳折腾。刻骨的思念开始在空气里升腾并弥漫上来将我包围,如蝼蚁啃噬着愁人脆弱的情感。像饮尽了毒酒的剑客,疲软溃乏得没有一丝气力来顾及其它,而任凭醉倒在思念里。

曾经以为放下了过去,就可以抛却了磨人的牵挂。我试着不去思念,却发现抽尽了相思的躯体,单薄且虚空,如秋日里的最后一片枯叶。

耳边响起《昨日重现》,那一首可以翻起沧桑的歌,把人扔回到所有铭刻于心的场景。往事帧帧回放眼前。仍然记得当年的那个懵懂而怯怯的女子,是如何的被夏日午后烈烈的阳光刺得眯了眼,却一直用试探而放肆的目光追随着球场上那矫健俊朗的身影。当时所有的的心悸与欣喜,都印在了扁桃树下班驳细碎的光影里。仍然记得自己如何在分别在即的时候,把两年多来收藏的相思捧到你的胸口。用一个自小谨慎内敛的女子所能奉献的全部,给你增加一份或许已经见惯的幸福。所有的痴心在那一刻盛放得灼灼其华,你却让我在等待中褪尽了笑靥。

你可曾探寻过我隐于竹林深处幽潭一般的内心?可曾收集过我散落在风里的叹息?可曾唱和过我独奏心曲的素弦?我想你一定没有。在历经如此久远的叩问之后,我的所有关于风月的论调,全都寂寞成细碎的萧声,渐行渐远,最后隐没在记忆曲曲折折的回廊。

是的,你或许已经忘记这对你而言平淡无奇的的往昔。眼下的我,正滞留于那个赣江之滨的小城,你已在长江之尾的那个繁华之都如鱼得水吧!纸醉金迷,霓虹万点的繁华,足以湮没最初的纯情,足以浸染尘世的喧杂,足以遗忘所有的萧索,更何况我鸿飞一掠的残影!

一个人沉沦辗转至今,不经意回首翻阅古卷,方明白,千年前古人已为沉溺相思的痴男怨女安排好了怎样完美的爱情: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这对于我,却是多么恶毒的咒语!原来,情深意笃的两人,需要用一条长长的河流来传递思念呵!缺失了那条替代月老的河流,如何的柔肠百转,绵绵爱意,终是苍白虚无得不堪一击。长江与赣江,即使本是同源,却各自岔开了我预定的结局,分道扬镳。那曾经堆筑起来的厚厚的相思和累累的企盼,在那一年的七月流火之后,溃败成一地暮春里踏碎的花片。憔悴损,如今有谁收拾?

摧枯拉朽地爱了,笑了,哭了。来不及笑成浅浅的梨涡,却哭残了一树夭桃。曾经为你流的泪,就这样任它在岁月里冷却风干。斑斑点点,新啼痕共旧啼痕。

有时候,我宁愿就此沉默颓靡下去,不再期盼你的追忆里有我,这样的话,沉沦的瞬间就可定影为永恒,以记下这浸满柔情的过程。有时候,我宁愿逝去的如此种种只是一出荒诞的戏剧,我可以潇洒谢幕,清醒抽身,不带走一片云彩。

供恨无依,寄愁无凭,再也不敢拾起颓诗瘦词来安慰自己,我害怕再遇上如此执着而多情的古人。命中注定也好,一语成谶也罢,真的不希望我的爱情再循着古人的路子走下去。我要的幸福,不是跌宕流离,而是,恬静安好。[

踉踉跄跄地一路走来,已然从单薄的青春里恍然穿过。仍想在青春里稍作逗留,翻转的流年却将我扯出很远很远。

鸿已飞尽,花已成冢。耳畔似乎有杜宇在哀泣: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只是那停滞在流年里的由零碎暗淡的风月情事带来的伤痛,均化做了一道深且长的沟渠,隔开了我与过去。我在此岸,徒然怅望着彼岸的过去,之间似乎隔着杳杳的山渺渺的水,何处是归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