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没来由地,那股忧伤的情绪又又笼上心头了。我恨自己的懦弱,连那么一怀愁绪也驾驾驭不了,任它就那么明明白白地写上眉头,仿佛全世界都欠自己。即使事实是,世界压根儿就不认识我。

可以用一首歌来铭记一段往事,但是可以用一首歌那么轻易的埋葬一段浓墨重彩的忧伤么?那么浓稠的一股灰色势力,遣不去,驱不散,在每一个音乐漫溢的地方,铺天盖地地将我湮没!

眼前是模糊的一片。自从去爬山时眼睛受了伤后,再也没有戴上隐形眼镜。我以为失去了我和世界的微渺联系,就会如失了最后一根稻草的落水者,惊慌失措,在清冷的漩涡里徒劳扑腾。我试着去摸索和适应,发现没有了清晰我依然活得很好。团团乱动和交织在粘稠人海里的的人影,影影绰绰,使人有一阵的眼花缭乱,但再也不用因为担心冷落了谁而对每一个都应对微笑。连安静,都有一个理直气壮的借口了。

不再容易找到熟悉的人同行,更多的时候是形单影只。一抹枯瘦的影子独自行走在风中,很有一种说不出的凄怆。听说形单影只可以流露两种气质:冷漠和独特。而这两种气质可以用两种心情来面对:落寂和享受这种与众不同。我肯定是属于前者的。一切都似乎与我无关。很轻易就找到午夜时分月凉如水的心境,,自个儿去咀嚼,即使这样的无意识的举动,已经在每一个日期更换的时刻重复了千百万次。

一个人在寂寞里沉沦,告别了起起落落的喧嚣人世,来独享自己独有的枯竭和荒凉。幸福原本不过是一颗沉睡的种子,每一颗温暖的种子,在我的世界里无以例外地以寸草不生而收尾。不知道是我错了,还是生活的不怜悯。

我知道我爱幻想,但是即使是这么一个敢想的我,却从来没有希冀过什么天大的幸福,也不指望命运能给我额外的眷顾。我似乎很没志气地,只乞求能有一个僻静的角落,给我擦拭心底的隐伤罢了。我只愿蜷缩在那样一个即使是蛛网纵横,尘灰满目的角落,诠释着所谓万劫不复。又是一个人的独角戏,撕下所有的虚构,每一个呼吸都是现场直播,全力以赴地演绎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心的木船已经在多年前搁浅。还要怎样的历练和经过几番死去活来的涅磐,才能轮回到最初的纯真烂漫?

很想掬一把风,如果那样可以理清思绪;

很想掬一把风,如果那样可以抚平褶皱;

很想掬一把风,如果那样可以转回昨天的昨天;

很想掬一把风,如果那样可以尽数忘却。。。。。。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