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花都开好了

北国独狼 收藏 8 45
导读:又是二月。 春寒料峭,我张扬的裙裾却已旋起一袭芬芳的花语。 风很大,桃瓣在半空里瑟瑟发抖。白的,粉的,红 的杂乱地团在一起,缠绵得令人心酸。我裹紧衣裳,开 始相信你的话:没有人相互拥抱的寒天里,一定要懂得 自己取暖。但你忘了告诉我,寒冷并不可怕,可怕的 寒冷的离去。 远处,有位歌手沙哑且安静地唱着:“这不是一场 梦,只求时光你别走,但愿它不是,一个结束的开始。” 我还大概地记得那些已变得遥远的腊梅香。在漫长的冬 季里,腊梅花心破碎的声音常常无端地盘恒在我的梦境。

又是二月。

春寒料峭,我张扬的裙裾却已旋起一袭芬芳的花语。

风很大,桃瓣在半空里瑟瑟发抖。白的,粉的,红

的杂乱地团在一起,缠绵得令人心酸。我裹紧衣裳,开

始相信你的话:没有人相互拥抱的寒天里,一定要懂得

自己取暖。但你忘了告诉我,寒冷并不可怕,可怕的

寒冷的离去。

远处,有位歌手沙哑且安静地唱着:“这不是一场

梦,只求时光你别走,但愿它不是,一个结束的开始。”

我还大概地记得那些已变得遥远的腊梅香。在漫长的冬

季里,腊梅花心破碎的声音常常无端地盘恒在我的梦境。

时光变得脆弱。可那又怎么样呢,有些东西注定会被季

节遗忘,这一季的桃花也逃脱不了这个命运。宿命的转

轮正飞快地把昨天编成一本泛黄的古卷,而你我都成了

里面的故事。

故事里,轻狂的少年在麦田里快乐地奔跑,嬉戏,

在天堂里圣洁地微笑。然而,转瞬间,天使褪去了华美

的羽翼,麦田中的少年竟变得白发苍苍。所有的青葱往

昔疼痛凛冽,终究在泪水之后凝成了一道淡淡沉默的痕

迹,无可挽留。几米说:“如果把钟埋在雪里,时光是

否可以就此冻结。”

二月,桃花染遍山坡,光阴在凌乱的花雨下穿梭,

流年华彩转眼颓靡,那瞬间盛放极致的美让我流泪。你

说,刹那芳华,永世流转。可你怎知,世界是没有一瓣

桃花可以重新开过,我们每年痛惜的都不是同样的花。

灼灼华年的逝去是不可改变的事实,落叶下沉睡的是曾

经的绝代风华。

桃花翻舞着流年,人面未老,可人生的许多帷幕已

经被放下,昨日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立足于现在,

我在未来的十字路口踟躇,迷失了方向。何去何从?何

去何从?未来的不可预定令我慌乱不已,多少年华就这

样垂垂老去。可老去的只是我们,生活还在继续,这个

城市里的故事每天都在缤纷的上演,错过的人只能在桃

香郁结的空气里回嗅那些似曾相识的流水华年。

斜风转脉脉,桃花依旧,人世沧桑。湮灭的终会风

消云散,湮灭不了的,只能任它们在记忆里荒芜。

现世安好。

二月,花都开好了,你是否还愿意陪我看这一季的

花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