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魅影重重 第十九章 幕后元凶

天目飞龙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啊?”,龙天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好长时间才合上,他还是不明白赵中华说的是什么意思。 “啊什么啊?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哪象是个刑警啊,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赵中华愤愤地说道,其实他心里已经竖起了大拇指,一个人干掉十几个年轻力壮的痦子,这在静安市公安局里面还真找不出先例来,龙天此举大长了静安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啊?”,龙天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好长时间才合上,他还是不明白赵中华说的是什么意思。


“啊什么啊?你看看你这个样子,哪象是个刑警啊,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赵中华愤愤地说道,其实他心里已经竖起了大拇指,一个人干掉十几个年轻力壮的痦子,这在静安市公安局里面还真找不出先例来,龙天此举大长了静安刑警的威风,让赵中华的脸上很有面子。


“不对,赵队,刚刚你是说有人通知你的是吧?可是我今天没有去过你家啊”,龙天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赵中华非得认定自己到他家去通知他了,可是自己的确没有啊,如果真要通知的话,打个电话就行了,至于专门大老远地跑一趟他家吗?龙天越想越糊涂了。


“装,你小子接着给我装,啊,有事情不能打电话吗?还非得塞个纸条进来,你小子真是干间谍的好材料啊,要不明天我帮你申请一下,你调安全厅得了”,赵中华怎么也不相信龙天的话,他认定龙天还在他面前装傻,有些生气了。


龙天被老赵这一番打哑迷似的说话给彻底弄糊涂了,自己是给赵中华留过纸条,不过是放在自己家里的,怎么赵中华非得说自己塞到他家去了,他用无比疑惑的眼神看着赵中华。


赵中华一看龙天这个样子,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九点多的时候,他正在客厅里看电视呢,就听见门外有人敲门,但开门后却一个人影也没有,只在地上发现了一张纸条,看完之后,老赵吓出了一身冷汗,一边穿衣下楼一边打电话到城关派出所,然后一起上了卧虎山,到了这会儿了,龙天竟然死活不承认有这回事,赵中华想了想,从口袋里摸出了那张纸条,一把扔给了龙天。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龙天惊诧莫名,这张纸条是他亲笔写的,但是临走的时候明明是放在自己的屋内的呀,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老赵的手上了呢?难道纸条自己长了脚飞到了赵中华的家里不成?龙天百思不得其解。


“哟,你还认识自己写的字啊,装,啊,你小子继续给我装,妈的,我说你小子能不能让我消停消停啊,这么大的事你小子竟然也不跟我商量一下,啊,我的龙大组长,你老人家要是出了事情,整个重案组就垮了,拜托你了,以后你给我安分一点,也让我省省心,多活几年,啊,我叫你老大了,行不行啊?”,赵中华已经气得七窍生烟了,特别是看着龙天一头雾水的样子,就忍不住开骂了,他这一骂把急诊室里的医生护士都吓了一跳。


“嘿嘿,赵队,你老人家消消气,啊,我向你保证,下不为例,行不,下不为例”,龙天知道无论自己怎么解释,赵中华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张纸条自己长脚跑到了赵中华的家里”,说出来鬼才信呢。


龙天又一次想到了“鬼”,这个“鬼”字,似乎印证了晚上他在卧虎山上PK时,那瞬间突发的一幕,还有那个“痞子老大”绝望的哀嚎,龙天的脑子又一次在飞速地运转,他突然间想明白了,没错,一定是“它”,“它”肯定知道了自己要到卧虎山,而且知道此行很危险,估计“它”事先已经在山顶上看到了那帮痞子,所以在龙天离开住处之后,“它”就把龙天写的这张纸条“送”到了赵中华的家里,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卧虎山上,在最危急的时候“出手”相救,除了“它”之外,真的没有其他更合理的解释了。


想到“它”,龙天心里又是一惊,往事历历在目,那个“黑影”,那张会变形的“脸”,那首墙壁上的“浣溪沙”,还有无端从笔记本上消失的“蝶恋花”,以及那一声柔柔的“情郎”,都让他满腹狐疑,想起来是又惊又怕,可是从今天晚上“它”的表现来看,“它”似乎真的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可是自己明明不是“它”的“情郎”啊,为什么“它”一直都在围着自己转呢?似乎不是“认错了”三个字可以解释的。


“我说你小子发什么楞啊,走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啊?还是一块儿到城关派出所去参观一下那几个狗胆包天的家伙啊?”,见龙天没事了,赵中华提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但他的火气这个时候又上来了,不过不是针对龙天的,而是现在呆在派出所里的那十几个痞子的,打了他手下最得力的干将,搅了他今晚的好梦,他可不会轻易地放过他们。


龙天没有和赵中华一起去城关派出所,他基本上已经知道了这件事是谁指使的,他也相信城关派出所很快就能审讯出来,但是查出来又能怎么样呢?龙天不相信这件事情会很快结束,也不相信幕后的指使人能很快地被绳之以法,毕竟现实还是比较残酷的,所以他没有去,而是让赵中华把他送到了楼下,自己一个人回到了那个已经被破坏殆尽、满地狼藉的“家”。


经过傍晚的整理,这个“家”虽然破,但勉强还能住得下去,那台电脑被砸烂和“小毛驴”不见踪影,才是让龙天最心疼的,那都是用自己好几个月的工资换来的,被那帮小痞子说砸就给砸了,龙天感到非常痛心。


木床已经被砸断了,沙发也被划得不成样子,龙天今晚只好打地铺了,头上和身上的伤痛折磨的他久久难以入睡,他又想起了钱艳薇,想起了临别时那双含泪的眼睛,又是一阵心痛,如果要问今天自己所受到的伤害哪里最严重的话,龙天会果断地选择心,他的心在剧烈地疼痛着,随着一阵长长的叹息,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那边等赵中华发疯似的冲进城关派出所,这起案件的审讯笔录都已经出来了,十几个痞子除了受伤较重的被民警押着送进医院之外,其他的都在拘留室里蹲着呢。


“老张,查出来没有,到底是谁干的?”,在所长办公室里,赵中华问的第一句话就有火气。


“赵队啊,这事有点麻烦啊”,城关派出所的张所长示意赵中华坐下,两人点上一根烟,张所长的脸色很凝重,眉宇间也透着一股怒气,刚刚的审讯他亲自参加了,审讯的结果让他感到震惊。


“我不管麻烦不麻烦,打了我的人,老子非剥了他的皮不可,妈的”,赵中华今晚一开口就是“国骂”,他只是遗憾到现场太晚了,否则他也会亲自将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暴揍一顿。


“赵队啊,消消气,你知道今晚这事是谁指使的吗?钱东明,龙发公司的总经理,静安大佬钱万胜的儿子,你说麻烦不麻烦?”,张所长的语气很沉重,他感觉这事处理起来非常棘手,钱东明还好处理,但他背后的钱万胜就比较难对付了,“静安大佬”,可不是浪得虚名的,有钱只是一个方面,更可怕的是罩在他头上的那层密不透风的“保护网”,从静安一直延伸到了江海省。


“钱东明?这个兔崽子,吃了豹子胆了,敢对龙天下手,老张,这样吧,你要是感觉这事难办,就把这件案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吧,老子连夜派人抓捕,我就不信了,他钱万胜再牛,敢公然袒护他儿子违法犯罪”,赵中华心中其实也感觉到了这事的复杂性,但向来“护犊子”的他必须要给龙天一个交待,否则这事要是传出去,以后他这队长就没法干了,自己的手下被打,做队长的一声不吭,这还象话吗?以后还有谁愿意跟着他拼命?所以今晚龙天被打这事,赵中华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老赵啊,你可得想清楚了,这事牵一发而动全身哪,龙天我认识,小伙子的确是天生干警察的料,他今晚被打,我也恨不得立即抓住那个小兔崽子,不过这案件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只怕你我今晚抓了钱东明,明天整个静安就地震了,以前我经历过一次,所以我觉得你最好把今晚的这件事情先向江局长汇报一下,请示下一步该怎么办,不能由着性子胡来啊”,张所长的话显得意味深长,他是个老警察了,干治安管理这么多年,象这样的案子也处理了几起,但最终都在上头相关人士的袒护下不了了之,想起来他就窝火,龙天今晚被打的事情,他也很想马上就派人把钱东明拘传过来,不过残酷的现实告诉他,这样做无疑是捅了马蜂窝,明天一早,各方面各阶层的说情电话就会蜂拥而至,甚至会有来自于上层的压力,用他的话来说真的是“牵一发而动全身了”。


“可是江局现在在江州开会啊,这事得马上处理,否则负面影响太大了,我担心明天刑警队就要炸锅了,这帮小子可都不是好伺候的主啊,万一群情激愤的话,可能会弄出更大的事端来”,赵中华其实也知道如果抓了钱东明,这事就会变得非常复杂,但如果不马上处理,明天一上班,刑警队员们的情绪他可不一定能罩得住,一时间赵中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老赵啊,咱们也认识这么多年了,我的意思是这事能不能做做双方面的工作,协调处理算了,或者等江局回来再处理,哦,对了,龙天的伤势怎么样了?”,张所长压低了嗓门,轻轻地说出了自己无奈的想法。


“他倒是没什么事,就是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其他的经过检查都还行,不过麻烦的是我们啊”,赵中华有些心急如焚了,等天一亮,这事如果再不办的话,消息一传开,问题可就要复杂化了。


“哎,对了,我听到消息说龙天正在和钱万胜的女儿谈恋爱,如果这事属实的话,能不能通过她的关系,在双方面之间说和一下,这样的话,可能事情会缓和一些,老赵,你看呢”,张所长的消息还是比较灵通的,虽然龙天和钱艳薇并不是在谈恋爱,但基本上已经处于“准恋爱”阶段了,如果让钱艳薇从中撮和的话,这事就好办多了。


“唉,试试吧,妈的,这事想起来就窝火”,赵中华狠狠一拳砸在了办公桌上,把桌上的茶杯都震翻了。


从城关派出所出来,赵中华很想给龙天打个电话说明一下,不过看看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了,他不想打扰龙天休息,直接开车回了家,不过心中的这股子怒气一直难以平息下去,今晚这事如果是别人干的,他可能连想都不用想就直接派人抓捕了,而且一顿修理是少不了的,可这事偏偏是钱东明这个兔崽子干的,事情就不那么顺手了,其实不光是赵中华,连张所长都想教训钱东明好久了,只是比较忌讳他上头的那层密不透风的“保护网”,所以一直都在忍着。


让赵中华欣慰的是,龙天经过检查并无大碍,头部因钝器击伤,有轻微的脑震荡,其他的倒还算好,软组织挫伤的情况也不严重,而且赵中华隐隐感觉到,龙天应该知道是谁干的,但当着赵中华的面,龙天并没有说出来,而且也并没有任何的表示,赵中华突然发现龙天这小子越来越成熟了,也越来越不简单了,他笑了笑,拿起了手机,拨通了钱艳薇的电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