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建国 第四节 法国的介入

youhunchujiao 收藏 14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URL] [内容简介] 法国的介入 现在的皮艾儿和瞻木士两人已经回到了欧洲,皮艾尔作为一个小小的子爵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直接见到国王,甚至高级一点的贵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法国的介入


现在的皮艾儿和瞻木士两人已经回到了欧洲,皮艾尔作为一个小小的子爵根本没有任何可能直接见到国王,甚至高级一点的贵族聚会也没有资格,但是他毅然的冲进了卢浮宫,虽然在闯第一道岗哨就立即被守卫给抓了起来,但是他拿出了作为子爵的贵族标志,同时声称有高度秘密的紧急情报要想国王陛下报告,守卫也没有过分的为难他,只是一面把他拘押起来,一面向国王禀告。

路易·菲利浦是法国大革命中绞死的路易16的侄子,大革命失败以后现在作为波旁王朝几乎是排不上号的继承人,在王朝其他贵族都被杀被流放以后,他突然变成那最后一盏明灯了,他利用法国人对英国的的敌对情绪赶走了英国人支持的查理十世(查理十世只好流亡英国,再也没有回到法国),结束了反法联盟支持建立起来的第二个波旁王朝(1815--1830年),利用自己的血统获得了法国贵族的支持。同时他早年就是雅各宾派的成员,曾经为此在美国游荡了两年,所以也获得了新生的资产阶级的支持,得到了王位建立了著名的7月王朝。

他的日子并不象外表那样风光,现在的法国就是一个巨大的烂摊子,拿破仑时代的风光,早就消耗掉了整个法国的所有经济能力,以一个国家对抗整个欧洲的攻击所付出的代价是巨大的,虽然是一个胜利接着一个胜利,但是最后的失败还是输光了所得到的一切。法国已经不再是欧洲最强大的国家,相反国内萧条的经济,导致大量的工厂倒闭,各个城市时刻都有工人在闹事,失业的工人闹事也还可以理解,可是有工作的工人也在闹事,现在国王路易·菲利浦就象是站在一个即将喷发的火山口上,这就是现在法国7月王朝的现状。

从1830年开始到1848年为止,被路易·拿破仑·波拿巴(拿破仑三世)推翻。7月王朝在任期间,一直是执行着中间路线,一方面维护贵族的利益;一方面大力的开拓市场为新生的资产阶级开拓市场,为“第三等级”增加他们的权利和利益,但是一直没有摆脱经济的萧条,最后失去了两方面的支持,终于被拿破仑三世推翻。(7月王朝是新生的金融资产阶级的革命)

皮艾儿子爵的闯宫行为,很快就被报到了菲利浦的手里,“唉其利·马修·皮艾儿。。。。”路易·菲利浦默默的念着着一个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一个什么家族,还好一边的大臣接口说到:“这是里昂边上的一个小小的子爵,您不记得是很正常的,要不是我的封地就在他家的边上还真是不会知道有这样一个子爵,只是不知道他这样擅自冲闯岗哨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疯了吗?还是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那就把他带到我这里来,我到要看看现在的贵族是不是也变的和那些工人一样,即没有礼貌也没有了规矩,完全的忘记了贵族的身份了吗?”路易·菲利浦心里也是非常的恼火,自己一方面拼命的维护着贵族的地位,这些贵族也不知道一点收敛,到处给自己去找事。一边又要不断的对那些惟利是图的商人们低头,答应他们这样那样,但是经济早已经崩溃的法国那里能够一下子提供这样多的发展机会。一天到晚自己就象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这个皮艾儿现在不是没事找事吗?我也来出上一口气!皮艾儿很快就被带了上来,大法官首先说话:“你作为一名子爵,是应该知道即使是贵族也没有权利冲闯卢浮宫的,这将会被判处流放殖民地的惩罚,如果更严重甚至可以剥夺你家族的荣誉!”皮艾儿连忙回答:“尊敬的大法官,我视家族的荣誉比我的生命更宝贵,我这样做的是有原因的,事情关系到了国王陛下的利益,以我家族对法兰西的忠诚,才不得以冒犯神圣的法律。”

皮艾儿的回答,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对什么事情能让他冒这样的风险而感到好奇,国王路易·菲利浦也不例外:“哦!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事情呢?我很有兴趣知道,但是如果你只是为自己愚蠢的行为找一个借口,你将会发现你犯了一个更愚蠢的错误。”在国王的示意下,守卫放开了皮艾儿,皮艾儿重新施礼以后对路易·菲利浦说明吕宋和新汉帝国的战争,同时也说出了那个让所有人都心动的“流放计划”。“哦!我的上帝!这是真的吗?每一个流放的人一年法国都可以得到10英镑吗?我的天啊!我没有听错吧!”最激动的是最先反应过来的财务大臣。

路易·菲利浦凝神思考了一会,才说:“难道他们没有什么条件吗?还有他们会有那样多的钱吗?我们可是只要真金白银的啊!”皮艾儿这时候连忙说到:“其实条件当然也是有的,我回来的时候,他们刚刚包围了马尼拉,并且消灭了西班牙东印度公司的远东舰队,只要不出什么意外最多两年的时间马尼拉就会落到他们的手里面,这样的话他们肯定会需要有人承认他们,并且承认马尼拉是他们的地盘,只要我们同意罪犯流放到他们那里,自然就要承认他们。至于他们有多少黄金和白银我到是不知道,不过肯定不少。”

没等皮艾儿说完,财务大臣就接上了口:“国王陛下,这完全没有必要担心,我知道他们在开始的时候就抢劫了吕宋运回西班牙的黄金和白银,这是一大笔财富,是西班牙准备支付英国和我们的雇佣兵的经费,这笔经费最少有500万两白银,再说最后他们打下吕宋肯定还会有一大笔钱,困守马尼拉的西班牙人是不可能把那些黄金和白银都带到上帝那里去的,这样的话这个新汉帝国还可以拿到最少500万两的白银,这是一个很好的生意,刚才我听皮艾儿子爵说,还有一个英国佬也参加了这一件事情,即使我们不答应英国也会答应,所以我们必须用最快的速度答应他们,组织流放的罪犯和他们准备采购的大量设备,拿到最大的一笔生意,这样的话财政上的危机在今年肯定是没有任何的问题了。”

见到国王没有立即回答,又连忙接着说:“即使最后其他国家不认可这个新汉帝国也没有关系,我们先把钱赚到手再说,等他们的黄金和白银花光的时候,他们被那个国家打也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毕竟没有什么结盟之类的关系,是不用我们出兵的。我们只要知会那些攻打新汉的国家军队,要求他们保证我们的流放人员的生命安全就可以给法国国民以交代了,着件事情肯定在议会很轻松就能够通过。尊敬的国王陛下!”财务大臣就象是饿了三天人看到一块刚刚出炉的面包一样,用快要发红的眼睛盯着国王路易·菲利浦,迫不及待等待着国王的回答。

路易·菲利浦也非常的心动,但是他不能象财政大臣那样表现的象直接掉进钱眼里的样子,他站了起来轻轻的咳了一声:“咳!那些罪犯也确实需要一个改造的机会,光是放在监狱里并不能完全消除他们心中的魔鬼。皮艾儿子爵的建议确实很有意思,至于每人一年10 个英镑嘛并不是很重要,但是这样改造的效果可能会更好一些。这谁又能说的清楚呢?你们是怎么看呢?”(鸦片战争前道光年间清朝的国民产值占全世界的30%,清政府税收也只有5000万两白银,现在突然出现1000万两白银的生意即使是对于法国这样的大国也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完全可以暂时化解法国的财政危机。)

在一阵颂扬声中,临时提案竟然没有象其他提案一样吵个天翻地覆还什么结论也没有,议会的成员几乎是完全的同意,甚至连教会的几个主教在得到保障流放人员的安全问题和做礼拜的问题以后也认可了这一结果,毕竟流放那里都是一样的,流放这里还可以拿到钱就完全不一样了!

回到后宫路易·菲利浦哈哈大笑,然后又抱起王后一阵狂吻,才停了下来,只要这事情一办好,就可以暂时的摆脱财政危机了,那些天天闹事的工人可以送到遥远的东方,收回来的钱还可以解决部分官员和军队的工资,至于新汉要购买的设备,正是这些商人们的最爱!大量的定单可以让工厂运转起来,满街的闹事的工人又可以回到工厂里面去乖乖的工作了!第三等级会高兴的合不拢嘴巴!怎么能不让他高兴呢?

这个事情马上做为法国的第一大事“特事特办”,派出卡勒斯伯爵作为特使,皮艾儿子爵作为联络官,带领了一批法国商人立即远赴新加坡,代表法国与新汉商讨罪犯流放和商业定单的问题。而新汉要求特别制作的火炮也作为法国的军方定单,由法国最大的钢铁公司进行制作。皮艾儿回到法国没有超过两个星期就重新做上商船赶赴新加坡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