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烽烟 正文 第43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游击队快到另一头岸边时, 日军赶到了沼泽,松岗一到沼泽边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这种味道似乎在记忆里有点熟悉,而且让他感到危险,但一时就是想不起来是什么名字,不过在看到沼泽里残留下的一些痕迹时,他又打消了顾虑,既然对方能从此穿越,那还有什么好犹疑的呢?松岗命令迟疑的日军准备下水,

果子洼上飘荡着一层白色的烟雾,使得潭内的情景很朦胧,偶尔可见一两棵光秃的矮树和露出水面的杂草,看不出这里有很活跃的生命,只有混浊的水面散发出阵阵异味,一副穷山恶水的景象,松岗把目光转向沼泽的两侧,只见两座陡峭的山峰矗立在旁,绝无其它出路可想,他不禁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地方这么险恶,看来对手已经走投无路了,

松岗随口向站在一边的传令兵丸木问道:“你看前面的地形象什么”?

听到闻话,丸木很认真的观察了一下,然后答道:“报告长官,象屁股”,

松岗愕然,他吃惊的看着丸木,久久说不出话来,见长官这般模样,丸木以为没有听清,提高声音又大声的说了一遍:“报告长官,象屁股”,

“够了”松岗吼道“闭上你的臭嘴,你这个没有想象力的蠢货”,说着怒不可遏的走到丸木面前,继续说道:“象坟墓,象埋葬敌人的坟墓,你懂吗”?

丸木尴尬的耷拉下脑袋,一声不吭的立正,松岗发泄一通,觉得没必要和这个蠢货浪费口舌,鼻子里哼了一声,大声喊道:“前进”,

得到命令,前排的士兵分散开来,跳下去就要往前追,但没走几步,就有几个日军发出一声惊叫陷入淤泥,没等附近的士兵赶过去,他们就只剩一个脑袋露出泥浆外,救援的日军拼命想伸出手去拉扯,但那些日军转瞬间已沉入泥坑中不见踪影,甚至连个气泡也没冒出,空荡荡的如同幻觉,泥浆表面很快恢复了平静,看不见任何有生命的痕迹,这诡异的情景使得所有人都惊出一身冷汗,

松岗有点恐惧的看着泥潭,仿佛它正张着大口在嘲笑着自己,刚才的好心情统统消失,难道自己就此一次次的看着对手溜掉吗?难道自己说错了,这是皇军的坟墓?

松岗咬了咬牙,歇斯底里的大喊道:“前进”,

在他的命令下,心惊胆颤的日军无可奈何的重新整队,这次他们变乖了,不再争先恐后,一个个象聪明的蚂蚁排成一排,首尾相连衔在一起,松岗鼻子里喘着粗气又大声命令:“不管遇到什么情况,统统不要停留,向对岸前进”,

由于日军吃了亏,改变的行军方式,居然摸索前行了好一段距离,这让松岗紧绷着的心稍稍回落,正在此时,忽然一阵眩晕涌上脑门,使他打了个啷跄,一旁的传令兵丸木急忙将他扶住,说道:“长官,这里有毒气,请您到后面高地上休息一下吧”,

松岗无力地挥挥手表示同意,丸木架着松岗急步走到山坡上,将他靠在一棵树身,并用军帽扇了扇,阵阵凉风使松岗的神志慢慢恢复了清醒,他有点感激的看了看丸木,发现这个蠢货不再那么令自己生厌,他点了点头表示赞赏,

“长官,前面的沼泽有毒气,我看您不要靠得太近”,丸木话还没说完,日军队列里又传来一阵比刚才更大的骚乱,

松岗一把推开丸木,扶着树身站起来向前方望去,只见在白雾笼罩下的前排士兵纷纷栽倒在泥浆上,而后排的士兵又不敢冒然散开队形上前救助,队伍一片混乱,还有点力虚的松岗知道,这是毒气的作用,自己刚才的症状就是最好的说明,可松岗有点不明白,自己的对手又是怎样安然渡过的呢?他们还是人吗?想到这里,松岗心里升起一股敬畏,难道战无不胜的皇军开始遇到挫折,走向衰落?不,这不可能,他们也是人,只不过象一群躲躲闪闪的老鼠一样,生存能力较强而已,

“不要停下”松岗孤注一掷的怒吼着,同时他命令士兵掩住口鼻,继续前进,

铃木感到身体发软,全身的力气似乎已被抽光,脑袋昏沉沉只想睡过去,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有一点的放松,如果稍一松懈,马上就会象前面的士兵一样摔倒,再也不能站起来,

铃木很艰难的睁大眼睛,混浊的水面好象一张柔软的大床,舒舒服服睡在上面的欲望一直在撕扯着他的神经,他努力的抗拒着这个诱惑,脑海里不断想着栗田死去的情景,让愤怒充满心胸,反复的跟休息一下的念头做斗争,铃木不知道还要走多久才能上岸,他闭上眼睛不再看着前面,拄着三八枪高一脚低一脚的向前挪动,混混沌沌象个僵尸,

游击队员们终于上岸了,没有停留,大家按照李奎的命令,奋力爬上前面的山坡,远离沼泽,李奎命令大家先休息一会,自己则从上向下的观察日军的行动,

薛峰仰躺在草地上,闭着眼睛放松全身的神经,一股从未有过的舒适感涌上来,绝地求生后的轻松,让他忍不住呻吟了一下,这就是和鬼子做斗争吗?恐惧,绝望,刺激种种感受过后,是一种自豪感占据了自己的思想,这种感受同时也让自己前所未有的感到满足,

李奎看了看薛峰的样子,用手推了推他,说道:“你觉得鬼子会追来吗”?

听到问话,薛峰睁开眼睛,翻身趴到一块石头后向下瞧了瞧,说道:“日本人肯定会追”,

“哦,你说说看”,李奎现在越来越有点喜欢向薛峰提问题了,他的机智让李奎很欣赏,

“首先,日本人吃了大亏,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其二,我们跋涉沼泽没有完全消除痕迹,既然证明我们能过,那他们更不会放弃”,薛峰不加思虑的说道,

李奎听完嘿嘿地笑了,薛峰有点奇怪地问道:“队长,你笑啥”?

“你说的和我想得一样,不过,这样一来鬼子正好给咱们当靶子,在这行动不便的沼泽里,除非他们长了翅膀”,李奎答道,

听到有仗打,而且还是这么好的机会,薛峰来劲了,他往手心里吐了口唾沫,抄起枪说道:“总算能痛痛快快的打一回鬼子了”,

李奎摆了摆手,说道:“你先别急,休息一会养好体力,等鬼子过来了还怕有力没处使”?

薛峰笑道:“被日本人欺负了这么久,今天终于等到机会教训他们,我能不激动吗”?

李奎乐了,他知道薛峰的意思,不过没再说话,而是全神贯注的观察着战场,这是他临战前的习惯,

不大一会,日军摸爬滚打的出现在李奎视线中,一个个浑身粘满了淤泥,狼狈不堪,李奎一侧头,说道:“准备战斗”,

还在休息的众人立刻纷纷翻身爬起,将复仇的枪口对准下面一个个目标,铃木觉得自己快坚持不住了,眩晕让自己的心扑腾的乱跳,他感到再也走不动,遂停下脚步,慢慢睁开眼睛,竟然看到前面十几米处就是岸边,狂喜忽地涌上心头,他不顾一切挣扎着跑起来,可没迈几步,他就重重摔倒在泥浆上,瞬间双眼就被糊住,铃木咳嗽着爬起,用手抹了抹脸,继续往前跋涉,现在他的眼里什么都没有,只是死死的盯着远处的石岸,

“大家听我命令”,李奎一边对大家说道一边随着日军的移动不断目测着距离,

终于等打头的几个鬼子进入到手榴弹的最佳投掷范围时,李奎一扬手把手榴弹扔了下去,随着一声爆炸响起,铃木吃惊的抬头望去,却见一股火浪突然升起,以惊人的速度扑面而来,根本不能作出反映,铃木只能呆呆的注视着这个剧变,任由瞳孔里的火光越来越大,就象一股汹涌的山洪瞬间将沼泽里的日军淹没,

松岗也呆呆地看着在火浪中惨嚎的日军,脑袋里突然蹦出“沼气”两个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