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六章 授命体操房(上)

辽西老戟 收藏 18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把皮鞋脱了吧!省得说我欺负你!”杨欣扭动着手腕,冷冷地说道。

“哼!你不说我占便宜就行!”丁雄慢慢站了起来,曳了曳白衬衫的衣领,“不错!父债子还!可我得好好看看,你有没有能够让我还债的本事?”丁雄淡然一笑,突然,身形急转,越转越快,一下竟飞旋起来。霎时,杨欣的眼前都是眼花缭乱的腿影和脚影。

扑!扑!杨欣胸口连挨俩脚,踉跄倒退几步,勉强拿桩站稳,不由得胸中一阵气血翻滚。

“我操!当兵的也会外八门的陀螺拐子脚!”罗云汉嬉笑着向杨欣提醒着。

杨欣双手一分,倒踩九宫八卦步,突然身形暴长,身子横飞起来。

丁雄身形疾转,拐子脚刚待漫天飞起,不想,杨欣空中一腿断前、一脚勾后,竟扼住了丁雄的脖颈!

“蹬死他!”罗云汉大叫。

“嗨!”突然,斜缝里插进一个人来,双臂一抖、一扬,丁雄和杨欣便被双双震飞了身子,扑愣愣滚落在了地上。

“特派员!”李校长叫了一声。

“李总监!”

“李老师!”

丁雄和杨欣在地上抬起头来。

来人五十多岁,一脸络腮胡子,双眼精光四射。身穿灰布长衫,脚下却是一双黑色的马靴。

“都给我坐下!” 老人声若洪钟。

体操房里的人们立刻鸦雀无声地坐到了西墙下的体操凳上。体育教师给众人发着搪瓷杯,一个驼背的老校工提着一个大水壶,默默地给每个人倒着水。

罗云汉拍这着杨欣的肩头,意犹未尽地说:“我说杨欣,就差一步,你这螳螂腿就勾断了他的脖子!可这鸡巴老头儿……”

“你叫罗云汉吧?”老人威严地看着正在与杨欣说话的罗云汉。

“你认识我?你、你是谁?”

“李胡!李大胡子!和你一样,后边都带胡子俩字!”

“哎,快站起来说话!他就是我的老师,北平救国会派来的会长特派员!”杨欣一推罗云汉。

“嘿嘿!咱爷俩都是胡子,可你老是京城里的洋胡子,我是山沟里的野胡子!”罗云汉站起来笑嘻嘻地说。

哈哈哈!

李胡一抹胡子,和众人大笑起来。

“我早就听说过,梁丹手下有个罗胡子、罗云汉!你请坐。没想到,这回他能派你来!不过,他是派对了!这趟押送军火,是血雨腥风、炮火连天啊!”

李胡看了看丁雄和杨欣:“我已了解到你们俩的情况,杨欣,我十分体谅你的心情。可大敌当前,一切以民族大义为重!我相信,在大是大非、民族危亡面前,你们俩是会分清国事、家事,孰轻、孰重的分量的!”

李胡,中共地下党员,公开身份是国民政府委员,任“东北抗日民众救国会”辽西分会会长。下属10余支抗日武装,主要活动于锦西、义县、北镇、同昌、朝阳、热河一带。

“眼下,辽宁全省的抗日义勇军已发展到二十万人,仅辽西地区就有四万七千人。去年六月,救国会已把辽西地区划分为第一军区。现在,他们奇缺的是枪支弹药,特别是军门台青云岭的齐明远和同昌西山的梁丹。诚然,一车军火,杯水车薪,难解战事需求。可我们送去的是关里同胞的骨肉情谊、是血战到底的一片心意!让他们知道,政府有些人不抵抗,我们抵抗!我们是谁?四万万同胞!”

李胡激昂起来,脸色涨红,挥动着手臂。

“对!杂种操的!我们抵抗!”罗云汉忽地站起来,脱口而出地喊道。

“我们抵抗!”众人群情激愤地喊道。

“坐下、坐下!”杨欣拉着罗云汉。

“好!这样吧,大家先认识一下,”用手一指虬髯大汉,“看见没?这还有个胡子,叫洪海,是齐明远的大刀队队长。你们就管他叫洪胡子吧!”

洪海站起来连连拱手:“多多仰仗各位!”

“丁雄、杨欣,还有那个罗云汉、罗胡子,我就不介绍了!”李胡掏出怀表看了看,向窗外望了一眼,说:“这批军火共有步枪六百支、手枪二百支、轻机枪十挺、子弹二十箱、手榴弹二十箱,还有一些炸药、布匹、电台、帐篷和张学良将军送来的两袋大洋。听好!洪胡子、罗胡子,你们一家一半!”

“我说会长大爷!”罗云汉一摆手说:“把枪和子弹给我们一半,剩下都给洪胡子!”

“真爽快!”李胡说道:“好吧!听我说,洪胡子、罗胡子,你们俩个是押运官;丁雄、杨欣,你们两个是护运官。运送路线,由你们根据情况随时决定。至于随行人员和具体行动事宜,有李校长与你们布置安排!好了,我要去开会。老李,你安排吧!”

李胡走到门口,回身一摆手:“诸位请留步!”先后与罗云汉、洪海、丁雄、杨欣握了握手,抬起头,目光深沉起来:“千里军车,一路烽火。虽然好儿男慷慨赴义、视死如归,但我祝你们枪到人回、马到成功!”

“枪到人回、马到成功!”丁雄、杨欣齐声答道,啪的一个立正举手军礼。罗云汉和洪海也跟着举了下手,嗫嚅了两下,没说出啥来。

“再见!”

“再见!”

李胡走了,可他那洪钟般的声音,好像还大大厅里嗡嗡作响。罗云汉想:这是个好老头,不但武功高强,而且是个有办法、有能力的好老头。大厅里,这老头双臂一抖就荡开了杨欣和丁雄的厮打,用的是纯正的大摔碑手招式,那是少林寺的七十二项绝艺之一!不是个凡人哪!他什么时候进的屋、什么时候到了杨欣和丁雄之间,谁也没看见。一招儿奏效,看来还没费多大力气。他五十多岁的人了,能一下震开两个年气方刚小伙子的拳脚,可见功力深厚,深不可测啊!

丁雄对这次押送军火的任务,根本不抱多大希望。他认为,就这三、五个杂七杂八的人,炮火连天的,能把一车军火送到千里之外的辽西,那简直是开天大的玩笑。不用说鬼子汉奸的层层关卡,单是着辽西一带的土匪胡子,那是防不胜防啊!还有地方民团、黑道扒手,加之山路崎岖、供给不足等等,能过山海关就算不错啦!特别是这罗胡子和杨欣,那是他天生的死对头!一路上有的是麻烦等着他呢!不过,李胡把他从王德生那调来,那是师部的一道军令,军令如山啊!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这是军人的天职!

杨欣的心里沉甸甸的。虽然刚刚接触,他还是有足够的信心,相信罗云汉和丁雄护送军火的能力。别看罗云汉鲁莽、别看丁雄和他有世仇,可他二人有着非凡过人的素质和能力。但是,这错综复杂、十分尖锐的私人矛盾和成员之间的个人性格、身份、目的等问题,一定会给护送任务带来很大的困难。不过,无论如何,一定要把这车军火护送到辽西!这是满洲省委交给他的任务啊!

“罗连长,这几位是……”李校长看着老武头、杨快手和一个女子问道。

“这个是我们交通站的老武头,这俩个是,”罗云汉简单地介绍了芦苇荡救人的经过。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