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迈着沉重的脚步,龙天离开了钱艳薇,慢慢地往住处走去,他没有再接钱艳薇的电话,虽然手机一直响个不停,这一阵阵急促的手机铃声,让他感觉心累,感觉心痛,他已经下定决心,从此以后不再见钱艳薇,他不想再制造一个“白云”出来,如果那样的话,伤害的不仅仅是钱艳薇,还有他自己。


卧虎山那熟悉的身影跃入了眼睑,龙天突然产生了一种亲切感,离开静安五天了,今天回来的时候,他忽然觉得对静安产生了一定的眷恋,特别是卧虎山,它陪着自己已经两年多了,每天清早都会给龙天送来新鲜的空气,悦耳的鸟鸣,当然还有一天的好心情。


停在楼底的“小毛驴”不见了,龙天围着整幢楼仔细地搜索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这辆“小毛驴”花了龙天好几个月的工资,现在突然失踪了,龙天非常心疼,他拿起了手机,准备报警,不过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合上了手机盖,慢慢地走上楼梯。


报警?自己就是警察,而且还是刑警,报哪门子警啊!龙天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了,说起“警察报警”,龙天想起了在大学的时候,周末与室友出门游玩,在公交车上“快板李”的钱包不见了,当时大家七嘴八舌地嚷嚷着要报警,结果龙天说了一句“报什么报啊?我们不就是警察吗?”,一席话把大家都逗得前俯后仰,真有些“骑驴找驴”的意味了。


“小毛驴”不见了,龙天很心疼,自己住的屋子房门大开,龙天很吃惊,他快步走进了屋内,眼前的景象让他怒火横生,用“满地狼藉”来形容此时屋内的零乱一点儿也不过分,所有的物品都被破坏殆尽,包括那台他心爱的电脑,已经被大卸八块了,连自己睡的木床,都被砸断了,客厅的旧沙发更是被锐器划得连海绵都碎了,屋内乱得一塌糊涂,好象刚刚被小偷“光顾”过一样,不过龙天断定不是小偷干的,小偷要的是有价值的物品,而不是破坏,屋子里任何一样东西都没有丢失,只是都被砸烂、砸毁、砸碎了而已。


短短的五天时间,龙天就变得一无所有了,房子是租的,自己的私人物品都被破坏光了,“小毛驴”也不见了,龙天又变回了刚刚来静安工作时的样子。


“妈的”,龙天骂得咬牙切齿,自己在江州的时候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总觉得回静安之后会出点什么事情,果然这种预感应验了,看着满地散落的东西,龙天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慢慢地开始整理打扫。


手机又一次响了起来,龙天拿起来看了看,一个陌生的号码,迟疑了片刻之后,他接了起来。


“龙天,看到了吧?别忘了这里是静安,你小子别太狂妄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语气中带着狰狞与狂妄,还有不可一世的傲慢。


“是你干的吧?都看到了,我知道这里是静安,可又能怎么样呢?你以为你们这么干我就怕了你们了?”,听得出来,这件事情就是他或者是他们干的。


“没错,就是要给你这个‘新化佬’一个教训,老子教你怎么在静安做人”,这个陌生男人好象对龙天的情况非常熟悉,不但知道龙天的手机号码,还知道龙天是新化人,不过他说的“新化佬”引发了龙天的怒火,并且在此后,这个人为了这句“新化佬”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你想怎么样呢?”龙天勉强地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怒火,冷冷地问道。


“不想怎么样,听说你很跩,老子想会会你,今天晚上十点钟卧虎山顶,如果你有种的话就一个人来,如果没有就给老子爬着滚出静安去,怎么样?”,这个人给龙天摆了一场“鸿门宴”,龙天很清楚地听出来了。


“好啊,乐意奉陪”,龙天说完挂掉了电话,他不害怕,真的不害怕,这样的威胁电话,不但是他,刑警队的每一位同事都接到过,只是一种狂妄的威胁而已,真到了场合上,都被吓得屁滚尿流的。


龙天俯身捡起了地上的橡胶棍,放在手上掂量着,他其实想打个电话给赵中华,想寻求一下帮助,但他没这么干,这种事情每一位刑警都遇上过,龙天相信赵中华也不会在意的,顶多安慰一下,然后给辖地的派出所打个电话通通气而已。


龙天决定单刀赴会,他很见见这帮人,龙天相信至少在三人以上,否则一两个痞子是不可能有这个胆量挑衅一个刑警的,而且这几个痞子一定是老江湖,有一定的黑道背景。


龙天很怀疑这是钱东明叫人干的,应该不会是钱万胜,他没必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对付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钱东明了,他想报自己12号早上的那“一拳之仇”。


拿了包方便面,龙天在干嚼,饮水机被砸坏了,连开水都没得喝,嚼几口,对着自来水龙头喝一口冷水,就这样,他的晚餐很快就解决了,他一直在思考,然后是等待,在出门前他给赵中华留下了一张纸条,他相信如果今晚自己遭遇不测,赵中华会在第一时间看到这张纸条,然后着手解决这件事情。


晚上九点半,龙天走出了屋子,他换上了一身运动装,那是他在大学里的时候,用自己勤工俭学赚来的钱买的,也是他生平第一次用自己的钱给自己买衣服,裤兜里装着那支橡胶棍,纯粹是为了以防万一。


卧虎山上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已经是深秋了,山风吹在人的脸上,感觉有些寒冷,耳边都是松滔声,还有一两声夜莺的悲啼,让人有些惊恐的感觉,龙天缓缓地拾级而上,不时地用机警的眼睛环顾四周。


卧虎山山顶是一座革命烈士纪念碑,在这萧瑟的秋夜,在路灯的照耀下,纪念碑显得异常的肃穆和威严,龙天走到纪念碑下,警惕地看了看周围,他感觉有人影闪过。


随着一声尖锐的口哨,从纪念碑后面拥上来十几个手持棍棒的年青人,把龙天围了起来,龙天看了看了他们的脸,再看了看他们有些颤抖的手,他笑了笑,他估计这帮痞子也是受人雇佣的,而且肯定出价不低,否则送他们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围攻警察,他们的手里拿的是棍棒而不是砍刀,说明他们并不想伤害自己的性命,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教训”而已,想到这里他笑了,笑容中带着无比的蔑视。


从纪念碑后又传来一阵口哨声,痞子们的进攻开始了,十几条棍棒张牙舞爪地向龙天袭来,龙天的身上重重地挨了几下猛击,不过他没有时间喊疼了,他也在进行着猛烈的反击,手中的橡胶棍不断地抽打在痞子的头上,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使是他今晚打死了人,最多也就是个防卫过当而已,更何况自己是警察呢,当发生袭警事情时,作为当事警察有权力用手中的警械包括手枪进行正当的防卫,这也是警察的权利,龙天一个人要面对十几个痞子的疯狂围攻,所以他根本没有去想什么后果,他只想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丧失战斗力,所以手中的橡胶棍把目标选择在了痞子们的头部,往往猛击一棍,就有人倒地不起,捂住头部哭爹叫妈的。


不过龙天也不是“兰波”,虽然他很能打,在学校的运动会上还拿过散打第一名,但几番苦战下来,他感觉快没有力气了,而且身上疼得要命,头上也挨了一下,血都流进眼睛里了,再打下去,龙天估计今晚比较麻烦了,他想逃,不过逃不掉。


痞子的棍棒又是如雨点般地落在了龙天的身上,此时的龙天只能用手去进行本能的抵挡,橡胶棍也被打掉了,情况非常危险,不过,就在这时,他竟然奇迹般地脱险了。


从纪念碑的顶部突然“飞”下来一个“黑影”,瞬间在痞子们的中间快速地穿梭着,只在片刻的工夫,这帮痞子们都捂着喉咙在地上打滚,“黑影”的出手非常快,龙天由于鲜血流进了眼睛,根本看不清楚,只看见一个模糊的“影子”在晃动,等他抹了抹眼睛,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这个从天而降的“影子”已经不见了,地上十几个痦子还在打滚,表情显得非常痛苦,甚至连白沫都吐出来了。


“鬼,鬼,鬼呀。。。。。。”,纪念碑后面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随之一个人从后面跑了出来,他已经吓得失魂落魄了,跌跌撞撞地朝着龙天这边跑来,被龙天一个拌腿,摔了个“狗啃泥”,不过他还在惨叫着,口中不断地吐出“鬼”字,龙天估计这个人就是这帮痞子们的“老大”了,他一直躲在纪念碑的后面用口哨进行指挥,不过到底刚刚他看到了什么,以至于吓成这副样子,龙天围着纪念碑转了两圈之后,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的情况。


“快,快,快”,随着从台阶上传来的阵阵急促的喊声,还有“噔,噔,噔”的脚步声,一大群人从山下冲了上来。


“龙天,你没事吧?”,这是赵中华的声音,看到龙天满脸的鲜血,他摇了摇龙天的肩膀,非常紧张地问道。


“赵队,你怎么来了?好灵通的消息啊,这么快就带人来收拾残局了”,龙天看见赵中华,还有他带来的一帮子城关派出所的民警,心中有些奇怪,不过现在都已经打完了,他们才出现,龙天忍不住拿赵中华开涮了。


“你他妈的,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拿我寻开心,妈的,吓了我一跳,你小子什么时候能让我消停一下呢,一个人就敢出来群K,你真牛”,赵中华看着满地打滚的十几个痞子,心中暗暗地敬佩龙天,他以为这些都是龙天的“战绩”了。


看到龙天满脸的鲜血,赵中华连忙带着龙天往山下跑,留下城关派出所的民警把这些“狗胆包天”(赵中华说的)的痞子们带回所里好好“招待招待”(也是赵中华说的)。


在静安市人民医院的急诊室里,龙天光着膀子,头上扎着绷带,护士正帮他在身上涂抹药水,急诊室里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药味,看着镜子里自己的模样,龙天戏称自己的头上“戴手表了”,结果把护士小姐逗得哈哈大笑。


“咦,对了,赵队,你怎么知道我在卧虎山上PK啊?”,龙天望着边上满脸担心的赵中华,好奇地问了一句。


“你问我啊?我还问你呢,你小子干嘛装神弄鬼的,塞了张纸条到我家里,然后自己就跑了?”,赵中华也是一肚子的疑问,他也在等着龙天处理完伤口之后帮他解答呢。


“啊?”,龙天睁大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半天不出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