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在能源资源上的竞争加剧,部分是由于国民生产总值的高增长率,部分是由于重商主义者意图封锁供应。这种竞争遮蔽了另一个危险:亚洲许多地区的水资源短缺开始威胁快速的经济现代化,促进国际河流上游的建筑项目。如果水地缘政治通过减少流向邻国的水刺激国家间关系紧张,亚洲的复兴可能停止。

水已经成为可以决定亚洲走向互惠合作还是走向有害的国家间竞争的关键问题。没有国家比中国更能影响这个方向。中国控制着西藏高原,这是亚洲多数重要河流的来源。


西藏巨大的冰川和高海拔赋予它世界上最大的河流系统。它的河水是世界上两个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和印度)的生命线,也是孟加拉国、缅甸、不丹、尼泊尔、柬埔寨、巴基斯坦、老挝、泰国和越南的生命线。这些国家组成全球人口的47%。


然而亚洲是一个水源不足的大陆。尽管有人口众多,但比南极洲以外的任何大陆缺水——人均三千九百二十立方米。



气候变化和环境恶化(森林和湿地收缩)也突出了亚洲水战争的幽灵。


在一些亚洲国家(从印度、巴基斯坦到东南亚和中国)之间分水纠纷成风,在河水资源上潜在的国家间冲突应该受到更大的关注。这种关注源自中国意图筑坝或改道青藏高原向南的河流。那里是主要河流的源头,包括印度河、湄公河、长江、黄河、萨尔温江(中国境内称怒江)、雅鲁藏布江、卡那里河和萨特累季河。亚洲的强大河流中,只有恒河始于喜马拉雅山印度一侧。


水源上的失衡(一些地区水源丰富,而一些地区水源不足)已经引起了宏伟构想——从连接印度的河流,到引湍急的雅鲁藏布江北部之水灌溉华中干旱的地区。


随着中国北方因水而起的灾情在恶化,中国越来越留意青藏高原的水资源。它已经在河上筑坝,不仅仅是为了水力发电,还是为了引水灌溉和其他目的,而且目前在摆弄大规模的跨流域调水工程。


继修建两座上游水坝后,中国湄公河上至少还在建三座水坝,激起了越南、老挝、柬埔寨和泰国的怒气。在西藏中西部的一些中国项目关系到流入印度的河水,但北京不愿意分享信息。


传统上,西藏不仅是独特的文化实体,而且是自然高地,其水源的未来关系到生态守恒。随着中国对基本产品的越发饥渴,它对西藏资源的开采也在加强。随着中国一些大城市的水危机强化,一批前官员在一本名为《西藏之水救中国》的书中赞同改道雅鲁藏布江之水。


巨大的水电项目和不计后果的矿藏开采已经威胁西藏脆弱的生态系统,矿石残渣开始污染水源。中国没有留心这些活动的环境影响,如今着手建造一条通往珠穆朗玛峰的公路,位置就在西藏、尼泊尔边境沿线。这条公路是中国强化西藏主张的计划的一部分。中国计划在2008年北京奥运前让奥运火炬登上世界最高峰。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比印度更受中国在西藏的项目和计划影响。例如,新的青藏铁路意味深长地增强了中国快速军事部署的能力。(原标题:中国打算占有南亚水生命线更大份额;作者:BRAHMA CHELLAN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