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尽管这样,拉德巴却心有疑虑地说:“美国人请我们去利雅德,这件事我们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们不能不去。”

哈达维不动声色地说:“你是什么意思?”

其实,哈达维等的就是拉德巴这句话,但老辣的他却偏不让拉德巴看出他的意图。

拉德巴说:“其实,以我的看法,我们现在不能得罪美国人,或者,”说到这里,拉德巴小声说,“哈达维,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怎么样,其实,我们应该利用一下些这些美国人?”

“哦?”就见哈达维脸色一沉,“你这话什么意思?拉德巴?”哈达维似乎显得有些意外,又有些惊讶。

“哈达维你听我说,其实这个想法我想了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觉得现在听一下这些美国人的没有什么不妥。本来,他们跟父亲巴拉德巴的关系就不错。我们应该跟他们对话,看看他们有什么想法。单凭我们的力量,推翻SDM的政权还是不够的。”拉德巴说。

“你疯了吗,拉德巴?”哈达维心中暗笑了一下,表面上却做出一副生气的样子:“我无法理解你这个想法,快告诉我,这不是你的想法。”

“不,哈达维,你听我说,”拉德巴说:“他们有武器,有枪,有大把大把的美元,而我们缺的就是这些。而他们正希望培植一个势力,只有我们两个才是最合适的。”

“为了自己的理想,你要出卖自己的国家?”哈达维的话有点儿不留情。

“你错了哈达维,如果你这样想,你等于是小看了拉德巴。”拉德巴说着站起身来,他高大的身躯比哈达维要整整高出一头。

“这只是我们计划的第一步。你应该知道,拉德巴家族宁可不要自己的地位,也不能出卖自己的国家!”

“我的兄弟,你不要解释了,那些美国人的利益跟我们的利益是相互冲突的。你要知道,他们这样做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他们,而不是真正帮我们。拉德巴,我不得不佩服你,你越来越聪明了,可是,有些事情可要分清,再说,你父亲之死这件事还没有完全了结。”

“我们只是互相利用!”拉德巴有些着急地说。

“好了好了,我也难以说服你,这样吧,我们把塔拉巴尼叫到这里来,你们正好也认识一下。我想他会告诉你我们应该怎么做。”哈达维说着。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哈达维不想让任何人抢在他前面跟美国人合作,为了长远的利益,他必须独吞美国人伊拉克北部的支持权。

“那也好,”拉德巴望着哈达维,“我们正好也认识一下,让我看看这个野心家长得是什么样子。”

“拉德巴,我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今天我们两个人的谈话,除了我们两个人之外,对其他任何人来说都是秘密。”

拉德巴有些不高兴:“哈达维,你把我看成了什么人?你这句话伤了我的自尊!”

“好了兄弟,就当我这句话没说。他现在正在基尔库克,天黑之前就能赶过来,我们坐在一起好好商量一下这件事吧。”哈达维说。

当哈达维离开拉德巴的房间,他却没注意到,拉德巴的脸上露出一丝可怕的笑容。

塔拉巴尼来了。

带着他的十名卫士,全副武装地出现在帕万努兹哈达维的秘密基地里。他手里也拿着一张美国人的邀请函。

三个高级领导人见面以后,都没有说话。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竟哈哈大笑起来。

哈达维年龄最大,他安排两个兄弟坐下,“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时间我们三个人会坐在一起。”

拉德巴和塔拉巴尼拥抱了一下,“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

塔拉巴尼对哈达维的态度很恭敬,俨然是哈达维那番话对他起了作用。哈达维心中有些得意,他说:“现在,是命运让库尔德人和阿拉伯人又走到了一起。你们都是年轻人,应该为伊拉克的前途考虑一下了。现在美国人对我们发出了邀请,对这件事你是怎么看,塔拉巴尼?”

“我觉得我们应该去利雅德。”

“哦?说说你的看法。”

“我想,我们可是这样。既然美国人向我们发出了邀请,我们不如顺水推舟,也派我们的特使到利雅德去,看看他们是什么态度。不管我们跟不跟他们合作,这都无关大碍。巴尔扎尼不会去利雅得,我们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动手。”

拉德巴看了看哈达维:“你把我们的计划都告诉他了?”

“塔拉巴尼是自己人。”哈达维说。

拉德巴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他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见他这样,哈达维心里稍稍有些愧疚。他知道,自己没经拉德巴的同意将计划告诉塔拉巴尼,这违犯了他们当初定下的原则。

好在拉德巴并没有太在意此事,他问塔拉巴尼道:“按你的意思,我们一边坐在谈判桌上,一边展开行动对不对?”

“不错,”塔拉巴尼说,“这正是我的想法。当我们动起手来,美国人就管不了了。这一次我们必须得痛下杀手。”

“这也正是哈达维的想法,你说对吧哈达维老兄?”拉德巴说着,用眼神向哈达维挑了一眼。

哈达维正巴不得拉德巴这么说,他忙说:“塔拉巴尼这个想法不错。到时候,美国人不得不支持我们。”

拉德巴见哈达维轻易地改变了自己的立场,他心中暗笑一声,嘴上却说:“还是塔拉巴尼的话管用,我说老兄,我劝了他半天,哈达维就是不同意让我们去跟美国人见面。”

拉德巴对塔拉巴尼说。

“好了,你不要说了拉德巴,”哈达维说,“我并不是不同意你去跟美国人见面,你要知道,我们现在计划比什么都重要。”

哈达维没想到塔拉巴尼会说出去和美国人见面的话。虽然感到有些意外,但他却没有再表示反对。因为局面还控制在他的手里。要想取得主动,首先必须拔掉巴尔扎尼兄弟这颗眼中钉。

“既然这样,我们就商量一下下一步的行动方案吧。我们每人派一名代表去利雅德,我们必须在事情决定以前,将巴尔扎尼除掉。”哈达维说,“据我们的人侦察,他们在埃尔比勒城内大约有三千人,另外,他们在哈德尔还有一个秘密基地,巴尔扎尼一直在这两个地方活动。我们必须分头出击。我这里准备了一支五百人的敢死队,他们都经过专业训练,这五百人足以催毁哈德尔。我们的重点应该放在埃尔比勒,我也跟拉德巴说过,他们的主力全在这里,我们必须三面合围,剿灭他们。”

“这个主意不错,”塔拉巴尼说,“我有一个提议,我们派出一支小队,专门对付他们去利雅德的人。”

“好,”拉德巴说,“我们必须除恶务尽。”

“可是我们缺乏足够的理由,”塔拉巴尼看了看拉德巴,有心疑虑地说。

“这件事你不用担心,我和拉德巴都已经商量好了。一旦拉德巴从东面对埃尔比勒发动进攻,你必须将你的人马全部调集起来,从南部发起攻击。我的人会在北面堵住他们的退路。这样,我们的兵力会是他们的两到三倍,消灭他们不在话下。”

“好吧,我建议成立一个联络指挥部,我们每人派出一个代表,指挥这次行动,关键是在配合上,而不是每个人出多少兵。”塔拉巴尼说。

“我同意你的说法,”哈达维说,“我会派工人党武装司令贡巴拉担任工人党的总指挥。不过我要说的一点是,我们必须派出足够的兵力,才能保证这次行动的胜利。”

哈达维怕塔拉巴尼和拉德巴耍滑头。

“爱国联盟有三千人可以参战,”塔拉巴尼说,“你呢拉德巴?”

“我出可以出动三千人。”拉德巴说。

“好,”哈达维说,“我手中兵力不足,但也可以发动一千五百名民兵。只要我们形成合围之势,敌人将不攻自破。拉德巴,第五军的工作没问题吧。”

“你放心,他们巴不得我们反掉这个自治政府呢。在我们除掉巴尔扎尼之前,他们不会出动一兵一卒。”

“那就好,如今已是万事俱备,下面就看我们如何表演了!”哈达维满意地说。

但塔拉巴尼却还不满意。他有些担心地问哈达维:“咱们在这个时候出手到底合不合适?”

此时,哈达维面对着塔拉巴尼,而拉德巴也正望着塔拉巴尼,所以,他没看到拉德巴暗中向塔拉巴尼递了个眼神。

哈达维说:“现在正是合适的时候,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现在趁美国人立足未稳,他们绝不会想到我们会在这个时候动手。我的人已经准备好了,他们现在就可以去哈德尔,这样件如果想做,那就事不宜迟。”说着,哈达维做了个一刀切的动作。

“那好吧,”塔拉巴尼微笑着说,“既然你都已经准备好了,我也应该回去准备一下了。”

拉德巴也说,“我也应该回56兹胡尔马图了,哈达维,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三路人马一起动手!”

说着,他们二人离开了帕万努兹。哈达维将他们送到城外。他看了看天空,瓦蓝的天空下,群山环绕之中的帕万努兹静静地沉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