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文:葛红兵鼓动日本再次侵华!

拒绝融化的雪 收藏 124 15963

为免断章取意之嫌,葛红兵的文章全文拷贝自它的博客。()中是我加的批语。


――――――――――――――――――――――――――――――――――――――――


标题:中国应停止宣仇式反日宣传


原文:据说,日本成立了一个要求中国各地“抗日战争纪念馆”撤下“反日”照片的超党派议员联盟,我不知道他们的真实目的。


(不知道的我告诉你:日本右翼的目的是消灭罪证。书证他们可以矢口否认,人证即将故去,而日本侵略者用以炫耀武功的照片,现在确成了铁证,同时也成了日本右翼的心头病,他们必欲除之而后快。)




原文:如果是想掩盖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那么我们当然应该反击,如果是出于中日两国友好未来,我觉得他们的说法也未必完全没有道理:


(日本右翼势力竭力“掩盖日本侵略中国的事实”,歪曲历史,我们看到还少吗?且听他的所谓“道理”在哪里:)


原文:中国各地的二战纪念宣传,利用各种声光技术、照片技术,写实地再现各种日本人的兽性行为:杀戮、奸淫等等。


(这里有本文的关键词:“日本人的兽性”,葛红兵在这里偷换概念,中国强调的是“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更没有军国主义分子与日本人等同起来。请特别注意,这个概念的偷换是他全文立论的基础,不忘历史,揭露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到他这里就成了“反日”了。)


原文:这种强刺激的宣传,看得出来,都是以“宣仇”为基本目的,这种宣仇式纪念,对参观者,尤其是青少年参观者没有什么正面意义,相反,负面意义倒是很大。



(葛大学问在这里发明了一个新词:“宣仇”,中国纪念抗战就是宣扬仇恨。这个论断是怎么得来的呢,是他葛某人“看出来”的,眼光颇为“毒到”。如此逻辑,不批也罢)


原文:这会让他们的内心充满仇恨,他们得到的教育不会是:“战争是人类灾难,全人类的悲剧,要避免战争。”恰恰相反,他们得到的教育是:我们要强大,要强大到通过战争保护自己,我们要强大,强大到敌人不敢来侵害我们,我们要强大,强大到在未来的战争中能够杀尽敌人。


(看来葛教授是个反战的和平人士,但他完全不谈侵略战争与反侵略战争的根本区别。中国要强大到外敌不敢入侵,这有什么错吗?中国要强大到在未来的反侵略战争中战胜入侵者,这又有什么错?中国人从来都是爱憎分明:“朋友来了有好酒,豺狼来了迎接它的是猎枪”。葛红兵既然如此热爱和平反对战争,就应该发表文章,控诉世界上正在进行的最大一场战争-伊拉克战争。可惜他的博客里对伊拉克战争不仅不反对,反而宣扬“正义高于主权”,为美国入侵伊拉克歌功颂德。我们不禁要问,葛红兵反对的是什么样的战争,热爱的又是什么样的和平?)


原文:这种宣传不会让他们真正认识到战争的残酷和反人类性质,相反,会让他们渴望一场“正义”的“复仇”的战争——他们变得好战,而且残暴,因为他们已经反复地仔细地看了敌人是如何地残暴,他们相信——只有比敌人更残暴,从肉体上消灭他们,“我们”才会胜利。


(按照葛红兵的逻辑,目睹暴行,哪怕只是照片,会使人变的残暴。那么那些亲身经历了种种暴行的人们呢,岂不更要把那些施暴者“从肉体上消灭”?而史实是,战败后在华的百万日本人活着会到了日本,其中就有现在的世界级指挥大师小泽征尔先生,几年前他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上的一句“新年好”曾让无数中国人动容。善良的中国人还把日本遗孤抚养成人,并送回了日本。即使是那些双手粘满鲜血的日本战犯也没有一个在中国被判死刑。这些还不够吗?历史证明:暴行只会使善良的人们痛心,更加清醒的思考如何避免这些暴行的发生。以暴制暴只是施暴者的强盗逻辑,也是葛红兵之流及他们背后的日本新军国主义者的逻辑。)


原文:宣仇式二战纪念,让中国的二战纪念完全变了味:它变成了直接的反日宣传,仇日宣传。它让我们看不到:日本人民也是二战的牺牲品,在战争中受伤的是整个人类。它让我们也看不到今天的日本已经是-民-主国家:-民-主国家的根本观念是:通过市场,而不是通过战争来获得生存空间,通过协商而不是通过武力消灭对手来获得权益。

(葛红兵如果不聋不瞎的话就应该知道,今年初-温-总-理-访日时还在强调“日本人民也是侵略战争的受害者”。同样,葛红兵如果不聋不瞎也应该知道,正是世界上所谓最“-民-主”的国家-美国,发动了二战以后最多次的战争,而最近的伊拉克战争正是为了石油利益。葛红兵当然不聋不瞎,他的逻辑无非是“-民-主”国家发动的战争都是“正义”的,而被打上“不-民-主”标签的国家,即使是反抗侵略也是“非正义”的。)


原文:任何二战纪念和宣传都应以宣扬爱、和平为目的,而宣仇式的纪念是反人类的:这种纪念的恶果如今正在当下的年轻人中显露,他们狭隘好斗的心胸,视仇恨为荣耀的心态,就是这种宣传种下的恶果。他们是半个世纪以来仇日宣传种下的恶胎。


(好个“宣扬爱”,请葛大教授告诉我们,让谁爱,去爱谁,怎么爱?他反复的说战争是残酷的,反人类的,那么是让残酷战争的受害者去“爱”施暴者;还是让施暴者去“爱”受害者?至于中国的青年因为纪念抗战而“视仇恨为荣耀”,我只知道几年前国家足球队在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时的嬉皮笑脸,赵薇穿上日本军旗装时的洋洋得意,以及年轻人结婚时以穿着日本和服拍婚纱照为时髦。这只能说明中国在教育青年一代牢记历史,不忘侵略者的暴行方面还要更加努力,而且特别应该加强对少年儿童的教育,否则等“小燕子”们长大了再教育就晚了。)


原文:目前各地二战纪念展出的大量血腥图片,不利于“人性”教育,尤其不利于广大中小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类观、战争观,让他们直接看那些血腥图片容易伤害他们的心灵、心智。我在全世界许多国家参观过无数的二战纪念馆,那些国家都是深重地受到二战伤害的,他们受伤的程度不比我们轻,但是,在他们的纪念馆中,很少看到这种鲜血淋漓的照片。


(看来葛某人参观“无数的二战纪念馆”,唯独不去奥斯维辛集中营。那里不仅有焚尸炉,还有用人皮,人发制作的日用品,即使成年参观者也会做恶梦,更别提孩子,葛教授应该抗议啊,这个集中营纪念馆在“伤害”全世界的大人孩子们的“心灵、心智”!德国纳粹喜欢焚尸炉,日本军国主义喜欢万人坑;德国纳粹喜欢剥人皮做灯罩,日本军国主义喜欢拍摄“鲜血淋漓的照片”。而他葛某人只是不喜欢照片,对焚尸炉和人皮灯罩似乎并不反感。)


原文:孩子还年少,应该让他们在对二战的纪念中知道:人类最终是善的,人类是美好的,明天是和平的,我们要珍惜和平,保卫和平。我写过《英国人怎样纪念二战》的文章,我们应该向英国人学习。


(中国人决不会忘记在战争的残酷环境中帮助过我们的外国友人,在南京大屠杀中保护过南京市民的德国人拉贝先生就是他们的典型代表,而像他一样的外国人在南京还有很多,正是从他们身上反映出了人性中善良的一面。可是这些与日本侵略者又有什么关系,只能更加衬托出他们的残暴和基本人性的泯灭。


至于让中国人向英国人学习,我看应该首先让德国人向日本人学习,在柏林建一座纪念馆,塑上希特勒的雕像,总理还不时的去祭奠一下。请葛大教授看看英国人的反应,再写上一篇《英国人怎样纪念二战》,我等着拜读。至于他葛某人学问那么大,为什么不写一篇《犹太人怎样纪念二战》?只怕是心中有鬼吧。)


原文:二战已经过去50年了,我们应该学习南亚各国,新加坡、泰国等国家纪念二战的经验,在他们的国家中没有仇日的情绪,相反他们和日本相处很好。


(葛教授的选择性思维真是很可爱,纪念二战,欧洲他不提波兰,不提犹太人,亚洲他不提朝鲜和韩国,因为他清楚朝鲜和韩国对日本的态度。有趣的是荷兰人对日本的态度,几年前日本天皇访问荷兰时,受到了臭鸡蛋加西红柿的热烈欢迎。原因是二战中日军残酷虐待了荷军战俘及荷兰侨民。相比之下,十几年前天皇访问中国时的待遇就幸福多了。


至于新加坡和泰国如何纪念二战,他葛教授就耍出了撒谎的无赖手段了。葛红兵自称是新加坡某大学的研究员,不会不知道在新加坡最著名的圣陶沙风景区的历史蜡像馆里,有一组蜡像反映的就是当年日本侵略者犯下的暴行。新加坡的历史书上明明白白的写着日军残暴的杀害了五万以上的平民,其中决大部分是华人。顺便提一句,当年日军入侵印尼时,主要杀害的也是当地华人,看来日军对华人有特别的偏好,他葛教授是否以此为荣呢?现在的新加坡与日本如何友好,我不知道,但把当年日本侵略者的暴行展示在风景名胜区,供全世界人参观,新加坡可是独一份的。


说到泰国,葛红兵对二战历史如果有一点常识就应该知道,战争初期和中期,泰国摄于日本的淫威,不得不亲日以自保。到战争后期,看到日本大势已去才加入同盟国阵营。对于泰国在二战中的作为,我不想评论。但在纪念二战时,葛红兵把泰国拿来说事儿,其居心何在?)


原文:我们也应该学习法国和英国的经验,他们没有仇德的情绪,他们和德国合作得很好。50年过去了,我们不能天天说:我们落后是因为日本侵略造成的,我们现在还没有修补好创伤。


(德国政府对待二战的态度世人皆知,最近的一件是德国总理刚刚宣布完成了对二战受害者的个人赔偿,总计43亿欧元。如果德国政府也像日本政府一样,既不道谦,也不赔偿,还任由新纳粹泛滥,我倒很想知道英法会不会有“仇德情绪”,能不能“修补好创伤”,又如何与德国“合作”。)


原文:仇恨是毒药,是毒害人的心智的毒药,也是毒害一个国家的心智的毒药。


(外国人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中国人说“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谁种下仇恨谁自己糟秧”。而葛大教授说:受害者对加害者的仇恨会使受害者更倒霉。真乃古今奇闻,他还以德国为例,且看:)


原文:一战失败之后的德国,正是被仇恨毒害,才再次发动了二战。而从这个教训我们也应该知道:对一个发动过战争的国家的惩罚以及道德蔑视、指责应该有限度,越过限度其结果可能是适得其反。不应该用罪人的方式来对待罪人:反复地要求一个罪人道歉,用羞辱他们的方式(要求他们??这之中,我们是犯了和罪人同样的过犯。


(葛教授的逻辑是日本如果被二战的受害者“仇恨”,被要求道谦,就会像一战后的德国那样,再次发动侵略战争。对于这样赤裸裸的威胁,我很想知道,是他葛某人的主观臆测呢,还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狼吃羊是天性,按照西方人的说法是自然法则,羊“恨”狼与否改变不了这样的本性。惨痛的历史告诉中国人,只有自身的强大才能摆脱任人宰割的命运。要求日本道谦,无非是给它一次脱下狼皮,重新做人的机会。全世界都知道中国人民从来不惧怕外来威胁,小米加步枪的时代不怕,现在更加不怕,他葛教授是外星人吧?至于受害者要求加害者道谦也是犯罪,这样怪论只能使人发笑。)


原文:宽容是医治创伤和人性的良药:无论对于国家还是个人。


(按照葛红兵的逻辑,他应该去劝告美国人,对本拉登要“宽容”,不要“仇恨”,更不能赶尽杀绝。911才死了三千人,不算多。逼急了他再搞出什么事来,死个万八千的就不好玩儿了。)


原文:纪念二战应以宣扬和平和爱为目标,而不应以宣仇为目标;纪念二战应以对战争的反对、对人类遭受战争伤害的悲悼为目标,而不应过分地从一个国家的角度宣扬对另一个国家的仇恨、培养敌视心态为目标。


(中国人民从来都是热爱和平反对战争的,但在日本总有些人把中国人的善良当作软弱可欺,把中国人的宽容当作健忘。他们不仅在感情上不断的伤害中国人民,而且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至今还在伤害着中国人的身体健康。


请葛红兵转告那些日本人:我们就是要教育下一代,让他们牢记日本侵略者对中国人民曾经犯下和正在犯下的罪行,世世代代都不忘那段屈辱、惨痛的历史。侵略者胆敢再次来犯,那就新帐老帐一起清算!)


――――――――――――――――――――――――――――――――――――――――


葛红兵此文与几年前,以马立诚为首的所谓“对日新思维”相比,并无新的创意。其简单逻辑无非就是纪念抗战会引起中国民众的反日、仇日情绪,而这样的情绪会破坏中日友好,并引发日本民众的反弹,进而可能引发新的战争。以立论行文的水平看,葛红兵与马立诚相比应是等而下之。


有趣的是这样的事情每过几年就来一次,无非是国内外有些人看到中国的发展不舒服了。首先是日本右翼借题发难,然后国内总有几个小丑跳出来应声附和。在引来骂声一片之后很快就销声匿迹了,可以肯定的是这样的事情不会是最后一次。中国人正在埋头苦干谋发展,几个苍蝇的嗡嗡干扰不了中国的崛起。


马立诚,曾经的马主编已经去日本吃闲饭了,葛红兵葛教授还在等什么呢?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