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33 把你们带到阴间打你们好耍一盘

zhurui1963 收藏 12 20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第三战斗小组是蒲氏三打药。

蒲氏三打药并不是一家人,甚至也不是一个地方的人。一个来自川北,一个是川南,一个是川西。川北的蒲飞龙,说话快而冲;川南的蒲天明,说话委婉而幽默;川西的蒲小兵,说话软而缓慢。

打药,指的是江湖人在集市上,通过表演而卖跌打损伤药的人。因为是当街叫卖,所以,大多靠卖嘴巴皮,来卖得钱。因此,四川热闹把打药来指那些,光靠一张嘴吃饭的人。

蒲氏三打药,都有一张利嘴,那是不假。但是,这一上阵地,打起仗来如何呢?

那蒲飞龙是第一个喜欢装高雅的人,所以就是拿枪杀敌人,他也保持着嘴角噙着的冷笑:“美国佬,哥哥我,不是想杀你们,但是,你们实在很讨厌。讨厌的人总要有人收拾,收拾你们又看你们可怜!可怜也不行,不消灭你们你们要害人,别叫,看,我一颗花生米就要你们的命。一颗一个,一枪毕命!哦,打到腿了,不好意思,呵,没命了吧!你冲这么快,哎呀,你自己就撞了我的子弹,这为仁兄还需要呢!这颗子弹送你,对了,死了就别叫...”

他这里枪打得勤,嘴里也说得高兴。

那蒲天明却不象他那样急,他那手榴弹是翻着跟斗扔:“你们冲得快耶,这不好!我要守阵地,下去,听话!”他象是在和小杂种说话,还把两颗手榴弹当给小孩子的点心一样,丢下去!

手榴弹炸得美国兵尸骨乱飞,石头乱飞着撞击在面上,直冒火花。他眼睛都没眨一下,又把一颗手榴弹拉了弦,嘴没停:“你们也要上来呀,大叔我公平,你们也吃一颗吧!”手榴弹翻着跟斗又过去了...

蒲小兵那嘴和机枪一起在叫,机枪叫得直跳,他也“呵呵呵呵”越叫越兴奋,不过他就是叫得兴奋也是软而缓慢地,可就是不停,仿佛颗颗子弹是在点射,子弹接踵地在美国兵的人堆里跳。

本来这些美国兵就被第三突击队打得落花流水了,再遇上这三个,这样搞笑般杀他们的人。

他们不退也不行了,终于退下去了。

蒲小兵说:“哥哥,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

两人盯住他,他慢慢地把身体贴住地面:“美国人要打炮了!”

两个人都被他气得笑了起来:“谁都知道!傻卵。”

“你有病!”

炮火已覆盖下来。

敌人的轰炸是一次比一次狠!

蒲天龙被埋住了,又被航空炸弹与土一起炸了出来,飞上天空,落出了阵地外,栽倒在阵地前沿。

蒲天明所在的地方连续地落了近二十颗炸弹,他和尘土一起化成了碎片。

蒲小兵不断地在阵地上滚动着,从一个弹坑滚到另一个弹坑,直到再一次被火焰包围。

敌人再一次狂叫着上来了。

最先遇上的当然是蒲飞龙,因为蒲飞龙还没有死,他甚至已经坐了起来,但是他不能站起来了,因为他的腿断了。

所以,他乘着这个时候正在理自己的头发。他是个性急的人,也是从来就注意自己打扮的人,他用因为伤口疼痛而颤抖的手理着头发。

美国人已把枪抵住了他,他也没停下来,只是嘴却不停:“哥哥要走了,这些讨厌的人也来,好吧,把你们带到阴间再打你们好耍一盘!”

他微笑着,美国兵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嚷着。

他把一颗已燃到头的手榴弹从胯下掏了出来,这些照他说的话是:狗娘养的美国佬自然只有亡命干叫,干吓了,也只有干给蒲飞龙陪葬了。

蒲小兵是慢慢地从阵地上燃烧弹那冲天的火焰里冒出头来。

把那些正冲锋地美国兵吓了一跳。其实在朝鲜战场上美国并不是第一次见到,中国军人这样从火里冒出来了。但是每一次冒出来,他们的心灵就被吓得颤抖!

第四突击小组已经上来了,手榴弹狠命地砸下来。机枪象割草一样扫过来。冲锋枪打着点射,象点名一样要着命。

这是秦明扬养伤时,考虑地我军现有兵器最强配制。用于短促突击,最是要命。

仍是三分钟,突击小组瞬间消失了。

留下还在继续干的是第四战斗小组。

这是周仓凡、胡光明、欧续轩。

敌人的飞机上来了,不断地俯冲着,可是,三个人在硝烟弥漫的阵地上,实在是让美军的飞行员看不到,只得一阵乱扫。但是,被打散了又聚在一起向上爬的美军却在喊天。

秦明扬设计了近二十套守卫方法,这周仓凡三人是第五套。

以周仓凡为主。周仓凡是个膀大腰圆的投弹高手,他是山西放羊娃出身,从小就练就了一手投石块的本领,一投一个准。这投出的手榴弹就象长了眼睛,哪里敌人冲得凶,他的手榴弹就到了哪里。

胡光明和欧续轩两人分散在两边,端着枪专拈那冒出头来的美军士兵打。

三方交叉火力,把剩下的美军打得能喊天的到好,那是负了伤的。没喊的那一定是没了命。

所以,敌人又是丢下了数十具尸体,连滚带爬地下去了。

飞机不断地嘶吼着,猛烈扫射,炮弹又来了。

周仓凡他们再一次被敌人的炸弹淹没了。

秦明扬心里一阵阵地痛,他知道自己的三位战友又凶多吉少。

“哼!来吧!老子三条命换你几十人,赚了,值了!”三班长咬着牙骂着,在他的身边是他带领的将要接替守卫的第五战斗小组。

战士菜成荣的脸有些发白,秦明扬抓住他的手。

菜成荣结结巴巴地辩解着:“我就,就是,控制不住,我,不当,孬种!”

战士陆平原紧闭着嘴,攥枪的手已经发白。

三班长突然回过头,大喝一声:“打自己两耳光,怕死的不是志愿军!”

他先打了自己两耳光,募地睁开眼,双眼放出光来。

菜成荣使劲地把自己打两耳光,嘴角出了血。

陆平原就讥讽地笑了起来:“该不会,你小子把自己当敌人?”

菜成荣顿时眼里冒出愤怒:“陆小娃,等会儿比一盘,看谁杀的鬼子多!”

陆平原给自己来了更狠的两耳光:“好,我输了你菜孬娃,我,我...”

“上!”秦明扬一声大喝。

第一突击小组又上去了。

有了第一次上阵地的经验,这些战士。扑得更猛更快,一上去,手榴弹和机枪声就响成了一片。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