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火中原 第二章 空袭计划 第一节

还是那个华人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7/


北京当时叫做北平,此时已陷入敌手。侵华日军华北方面军司令部就设在这里。此时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正在向司令官寺内寿一大将报告战况:“第一军各师团,沿平汉路攻击,进展顺利,已占领保定、石家庄,现已分兵两路分别沿平汉、正太铁路向南进击河南、向西进击山西。平汉路沿线支那军队抵抗并不激烈,正在向南、向西撤退。津浦路方面,第二军已占领德州,据情报分析,山东支那军韩复榘部有撤退迹象。南线我军只有山冈中将的109师团在子牙河、滏阳河一带遭到支那军激烈的抵抗。另外,我们的后方出现了支那非正规军的袭扰活动,据信是共产党领导的武装。”“共产党的主力远在山西,怎么会出现在我们的后方?”“不是主力,司令官阁下,是他们发展的地方武装。另外,在我们占领北平以前,还有许多北平的青年学生没有随他们的政府撤退,而是投奔了延安。”

“平绥线方向进展如何?”寺内大将此时对日后将在他们的后方把他们困在点线上死死拖住的共产党武装并未放在心上。

“平绥线方向只有方面军直属部队板垣征四郎中将的第5师团一个师团的部队,可是目前板垣君进展最为迅速,已经占领察哈尔省城张家口,现已从北面攻入山西。”

寺内大将满意地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大本营将原来配属给我们方面军的部队调给了上海方面,我们的进展会更快一些。德川好敏中将来了吗?“来了。”“请他进来。”“是!”

这德川好敏中将是敌华北方面军临时飞行集团的总指挥官。这家伙从“七七”事变开始,就指挥驻扎在大连、沈阳、山海关一带的日本空军积极参战。29军副军长佟麟阁将军就是牺牲于德川指挥的鬼子飞机轰炸之下。8月底,华北方面军组建后,德川指挥的鬼子空军临时飞行集团归入寺内大将的指挥序列,进驻平津一带。由于我国在华北一带没有空军,防空力量也极其薄弱,德川的空军横冲直闯,对我国军民犯下了累累罪行。当时,零式战斗机虽然尚未列装,但是大战前期日本空军的战机无论战斗机、轰炸机还是其他机种与欧美先进水平相比都是毫不逊色,相对于工业基础薄弱,无飞机制造能力的我国而言,有与无之间更是本质性的天壤之别。这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老一代领导人坚决要建设门类齐全的自有工业体系的重要原因之一。像中国这样的大国,要想生存、发展就必须走自立自强之路,否则只有被消灭、被奴役。

此时的德川好敏好比一个带了一把剑,练过几天三角猫功夫的街头流氓,因为屡屡欺负手无寸铁、没练过一天功夫的孩子和老弱病残的“胜利”而趾高气扬,不仅不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而且对同僚也相当傲慢,尤其对方面军参谋长冈部直三郎少将颇为不敬。当时,敌华北方面军下属两个军的司令官均为中将,各师团长也都是中将,德川好敏是老资格的中将,而冈部不仅军衔是少将,而且资历较浅,但相较德川这些武夫,冈部对中国文化有一定研究,在日军中可以称得上“中国通”。

德川走进寺内的办公室,立正、敬礼。寺内满面笑容:“德川君,请坐。”“司令官阁下,有何吩咐?”“德川君,我这里有一份情报,据我国在美国的情报人员获得的情报,支那政府在‘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32年5月派遣了一个叫吴钦烈的化学工程专家,以学习考察的名义在美国呆了6个月。现已查明,这个吴钦烈实际上是代表南京政府在美国秘密谈判订购生产化学武器的设备。据我们掌握的情报,他们订购了孟逊图化学工厂设计的硫酸厂设备,伟斯华哥公司设计的食盐电解厂设备,伊利湖化学公司设计的泪气厂、喷嚏厂、泡肿气厂、烟罐装填厂、毒气炮弹厂设备。另外,他们还聘请了一批美国专家。这些设备现在美方均已交付支那方面。此事,支那方面竭力保密,而我方则竭尽全力收集相关情报。最近,我驻河南的情报人员侦知,巩县兵工厂新到好几列车的设备,其中最近一次,铁路方面的总工程师李振远亲自到场指挥卸车。一直在巩县兵工厂负责建新厂房的化学工程师方振远也出现在现场,他跟在另外一人身后,对那人甚为恭敬,据目击者描述的外貌特征,我们的情报人员判断:这个神秘人物应该就是吴钦烈!”

“支那人竟想制造化学武器!”德川心目中只有大日本帝国才配制造并在战场上使用生化武器,如今听说他心目中劣等的、怯懦的支那人竟也要制造化学武器,其目的毫无疑问是要对付大日本皇军,这使他感到十分愤怒。随即又冷笑一声:“既然这些个美国设备刚刚到达,那么支那人就永远没有机会使用它们了。看来这些设备用来补充皇军的装备倒也不错,美国伊利湖公司的产品据说也有些独到之处,哈哈哈哈……”说着,放肆地狂笑起来。

冈部参谋长一脸严肃地指着地图说道:“德川君,对于这个情报,我们决不能掉以轻心。这个巩县兵工厂在当前情况下也许无法安全使用这些设备,但是该厂与太原兵工厂不同。我们控制了同蒲和正太铁路后,太原兵工厂只有三种前景:一是被我军缴获;二是被我空军炸毁;三是被支那军队自己炸毁。而巩县兵工厂是可以从陇海铁路到郑州转平汉铁路南运到武汉,然后再顺长江运进四川的。一旦它被运进了支那西南部的崇山峻岭之中,我们在短时期恐怕很难奈何得了他们。而今后,我们在战场上再使用化学武器,就有可能遭到他们的报复。”事实上,后来巩县兵工厂的撤退路线和冈部分析得大致差不多。

“冈部君太多虑了。当年‘满洲事变’的时候,我们关东军万余人的兵力,就能击败支那陆、海、空军齐全,装备最好的东北军,占领了满洲全境,缴获了他们的沈阳兵工厂和数百架飞机。‘支那事变’以来,我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数月之间,华北大部已落入我们手中。皇军在上海已将支那的精锐部队消灭殆尽,上海、南京指日可下。到那时,懦弱的支那人再没有抗拒我大日本皇军的本钱,他们刚刚鼓起的一点勇气必将在我们的威力下荡然无存。‘支那事变’就要结束了,冈部君,所有支那的物质和人力资源都将为我们进一步征服亚洲、征服世界服务。”德川带着的不屑的表情趾高气扬地高谈阔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