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山原创] 龙吼红河:烈火中的彝族之鹰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越军防御纵深体系被我军西线突击部队摧毁,胜利攻占老街、谷柳地区后,越军总部对第二军区下令死守柑塘地区。其步兵第345师仓皇调整部署,将其在红河地区的一个118团一个营西调,连同121团在谷萨、典那、容菏、真尉地区构筑工事,企图阻止我军南进。同时,越军步兵第316A师主力东援,妄图侧击我军攻占谷柳和老街,以解柑塘之危。

2月21日,昆明军区传达了中央军委首长关于“在柑塘地区打一个大仗、打一个恶仗”的指示,并下达了歼灭柑塘之敌的作战命令。当晚,13军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对作战方案进行具体部署,决定以39师担任阻援任务,攻占代乃地区,控制要点组织防御,抗击越军316A师东援,保证我主力侧翼的安全;以37师从左翼、38师从右翼进行钳形突击,分割围歼柑塘地区之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2月17日我军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后,担任右翼攻击的38师编成内的112团二营四连一直没有受领战斗任务,只是沿着兄弟部队打开的通道,向敌纵深穿插。这天四连刚来到一个山垭口,突然发现山上有敌情,在茅草和山石的后面,隐约露出一些越军盔帽在晃动。连长下达命令,全连立即展开攻占敌人的两侧高地。枪声响起,越军的冲锋枪、轻重机枪象爆豆般的响成一片。久已憋足了劲的四连干部战士动作敏捷,很快攻上了两侧高地。守在这两侧高地上越军,还是“外甥打灯笼--照舅”的老战术,见势不妙就遛,眨眼就逃的无影无踪。 四连开始搜山,对每一个山洞.每一蓬草丛都仔细搜索。就在这时候,一排发现刚入伍的新兵李启不见了。班长张仕和急得四下寻觅,一面向排长报告。正在大家满山四处寻找李启时,副班长曾树全一眼看到,在前面不远的一个山头上,正有一个正战士的背影很象李启,他向那人大声呼喊:“李启!李启——”。没错,那人正是新兵李启。不知在啥时候,他跑到友邻部队的阵地上去了。听到呼声的李启转过身来,取出挎包里的白毛巾在空中挥了挥向前指去,好像说是前面有情况。

刚刚跑散了的新兵李启,今年才入伍还不到俩月。来自云南省富民县的一个彝族家庭,今年才19岁。他不但会讲流利的汉语,还起了一个汉族的名子。这个土生土长的战士不同于来自内地的新兵,他生活在昆明附近,对边疆的紧张局势早有了解。他在50天前入伍时,就是抱着参战的目的参军的。

一会,前面山头上搜山的枪声稀落下来。这时,只见满头大汗的新兵李启提着他那支63式自动步枪,欢天喜地的跑了回来。他一边跑,一边大声地喊道:“我打着了,打着了!我十发子弹干掉一个敌人!”原来,当越军逃下山时,李启也没注意自己本连的战斗队形,听到冲锋号响起,就跟上一群向前冲锋的战士冲上去了。他盯住一个正往山坡下逃命的残敌,“叭,叭!” 连射了十枪,把那个越军撂倒,他抬头看看周围的战友,全是生面孔,一个他也不认识,这才发现自己是跑到兄弟部队中间了。 李启归队后,被班长黑着脸训斥道:“打仗的时侯不能自由散漫到处乱跑,要讲纪律!”本来欢喜异常的李启这时却没了情绪,他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打仗就亲手打死了敌人,反而挨了批评。 班长仕和看他耷拉个脑袋,怕挫伤了新兵的积极性就安慰他说:“你勇敢是好的,但要注意战斗队形。记住,再打仗时,你就紧跟着我吧!”李启昕到班长宽慰的话就应了声:“是!”笑着走开了。张班长看着他的身影,对这个一身野气和活泼的新兵不由有几分担心.

2 月22日,我38师112团插到柑糖外围后。2营四连受领了夺取无名高地、219高地和369高地的主攻任务。 这三个高地,是越军345师在柑糖外围的重点防御阵地之一,它控制着保胜至柑糖的公路。越军总部为阻止我军南下,下令死守该线要点,以达到“死守柑糖”的目的。在大寨、161、219、369、312高地一线,越军布防118团一部,隔外姆河与我左翼37师、右翼38师两个攻击箭头对峙。我军调整布署后,决心由38师112团接防250高地,首先从大寨西北突破越军防御,沿219、369高地向312高地实施主要突击,而后沿587高地向周为、朗杭发展进攻。在219、369高地一线,驻扎着越军118团3营指挥所和一个加强连的兵力,依着山势修筑了八道堑壕和三十六个明暗火力点,由大尉营长丁仕桢指挥。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69高地位于柑糖磷矿西北约八公里处,西北与219高地相接,东南与312高地相连,呈东南、西北走向,顶端平缓。219高地至369高地北侧山脊狭窄,杂草丛生,两侧谷深坡陡。越军防御前沿的外约姆河可徒涉通过。

经侦察,四连长王华金决心首先攻占219高地西北无名高地,尔后攻占219高地。一排为主攻排,配属重机枪一挺、无后坐力炮一门、喷火器和火箭筒各三具,从250高地以南无名高地的突出部渡过外约姆河,首先突破越军前沿,尔后攻占219高地西北无名高地,掩护三排向219高地进攻,三排为二梯队,配属重机枪一挺、火箭筒各三具,从250高地以南无名高地突出部东北侧向前运动,在一排攻占无名高地后进入战斗,迅速攻占219高地;二排为预备队,攻击发起前在250高地西南侧,攻击发起后,在一排后跟进,随时准备投入战斗。连长率60炮班、无坐力炮班、重机枪班,在250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占领阵地,支援一排战斗。

16时30分,四连进入250高地以南无名高地南侧突出部占领进攻出发地域。不久,传来团指命令,四连原地待命,构筑工事,监视对岸越军。进攻发起时间推迟到2月23日晨7时。当天夜里,四连长带着一排长和一、二班长潜入对岸对越军阵地进行抵近侦察,进一步确定了接敌路线。

2月23日早晨7时整,我38师进行炮火准备。一发发炮弹,在越军的阵地上开花,乘着弥漫的硝烟,我四连主攻排开始向无名高地运动。要贴近无名高地,必需穿过两条公路和一条小河。而在到达公路前,还要路过一个陡峭的绝壁。八时,突击排的指战员们通过外约姆河左岸高地陡壁时,距敌前沿只有一百余米远,被越军发现,遭到越军火力阻击,一排伤亡七人,攻击受挫。随后团长指示突击部队的攻击动作要快、要猛,快速接敌。在我火力队的掩护下,我一排利用每一丛茅草和树干,一步一步地向前运动。来到陡壁之上,大家把枪背好,整好装具,就抱头顺着三十多米的陡坡向山下合身滚去。这一招虽然危险但是很管用,它可以避开越军正面的封锁火力网,一下子就到了公路边上。 新兵李启和班长他们几乎是摔到公路上的,他们不顾浑身疼痛,马上跃起就跑。只要再跨过一道小河,便能钻进无名高地的草丛里了。 突击排的指战员们涉过齐腰深的河水,在草丛中低姿前进,越军丝毫没有发觉。待到他们离敌人堑壕只有五米远的地方,尖刀班长张仕和挺身投了一枚手榴弹,“轰”的一声爆炸,越军才发现中国军队到了眼前。“哒,哒,哒---”,越军的弹雨扑面扫了过来,而且还用喷火器喷了一枪。只听“噗”的一声,草丛被点燃了。一班长张仕和的胸部、弹袋都着了火,他赶紧在地上滚动喊道:"快冲过去!“紧跟在班长身后的新兵李启,连投两枚手榴弹,乘着爆烟,他第一个跳进堑壕。在李启带动下,全班都跳进去了,越军见我突了进来,仓皇地从堑壕里逃走。

越军堑壕修得弯弯曲曲,有很多死角和凹部,因此,堑壕里的战斗既激烈又别扭。班长张仕和看到冲在前面的新兵李启时现时露的身影在堑壕里闪转腾挪,忽起忽伏,他同战友们默契配合,迅速地把堑豪里的越军肃清了。四连突击排刚在无名高地上站住脚,219高地上的越军就狂叫着开始向突击排反扑。一排长李仕成大声喊道:“散开队形,把敌人放近再打!”反冲击上来的越军有二十几个人,当他们进到三十米左右时,一排长把手一挥,全排一齐开火,二十几个越军在弹雨中全部倒下,没有一个再能爬起来,无名高地山的残敌逃回219高地。第一场战斗就如此闪电般的结束了,11时连长王华金带领二排进至无名高地。刚上阵就获得了如此辉煌的战果,使一排的战士们异常兴奋。 一班长侧过身来问新兵李启说:“你打死几个?”小李微笑着伸出两个指头说:“两个。”班长看到李启在战斗中如此沉着镇定,临敌不惊, 两枪千掉两个敌人,他由衷地为这名刚入伍的彝族小伙子高兴。11时30分,我38师师长令112团2营迅速攻占219高地。营指跟据一号命令,令四连增加兵力,组织火力掩护,从正面牵制越军,主力从219高地西南侧攻击,迅速攻占219高地。四连长令二梯队三排迅速进入无名高地,从219高地北侧进攻。此时,三排仍在250高地以南的无名高地突出部北侧,遭到越军的火力压制,未能前进。四连长将六班调配给一排,令一排仍担任主攻,,并指定四班长代理排长,指挥二排(欠六班)从219高地西南侧投入战斗。一、二排于12时30分开始进攻,13时25分攻占了219高地。由于四连将369高地误认为是219高地,连长王华金仍指挥部队向369高地攻击。团、营首长多次讯问四连是否攻占219高地,四连长王华金都回答说没有。为此,师长令二营调整布署,利用右翼113团攻占439高地的成果,令五连从219高地西南侧进入战斗,从侧后攻占369高地。二营观察发现二团并未攻占439高地,即向团指报告反映了这一情况,团长严令即使友邻二团没有攻占439高地,五连也应进入战斗。下午13时28分,五连开始运动。14时40分,当五连运动至219高地西南侧时,遭到439高地越军的火力射击,五连伤亡十二人。团指见状,急令五连停止前进。14时40分,营指令四连用白布显示所在的位置,这才发现四连早已攻占了219高地,正向369高地攻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4时36分,师炮群榴弹炮营向369高地北侧二百米处进行压制射击。15时15分团指令二营组织火力,掩护四连向369高地发起攻击。在无名高地、219高地失守以后,越军大尉营长丁仕桢恐慌万分,但他并不想撤也不能撤走,因为河内总部给他们下了一道死命令,必须死守既有阵地,阻击我军占领柑糖。他把全部火器都展开用上,冲锋枪、轻重机枪、平射的高机、40火箭筒、60炮、 82无后座力炮,响成一片。 四连的指战员们已经激战了八小时,并且已有二十七个小时水米未进,每个人的脸上沾沾满了汗水和尘土。大伙的士气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大家依然顽强地冒着越军的弹雨和炮弹爆炸的气浪,一排从右,二排从左,一寸一寸地向369高地顶峰攻击前进。李启所在的一排进展极为迅速,这让越军惊慌不已,他们使出最后的一招,打来一排燃烧弹,把山上的茅草引燃。登时,火苗蹿起有两丈多高,三六九高地成了一片火海。 借着南风,带着滚滚浓烟,向我一排的正面飞扑过来。战士们被烈焰灼烤,呼吸都快窒息了。而越军又倾泻下来密集的弹雨。连长王华金不幸负伤倒下,代理连长张友宽急命一排后撤,绕过火墙,向左侧迂回。

大火一烧,草木成灰,一排完全暴露在越军眼下 。想在越军的大火和火力网下运动,这是十分困难的,他们发现自己已陷在进退两难的开阔地里,居高临下的敌人更肆虐地加强了杀伤火力,一排的伤亡在增大。“吸引敌人的火力,掩护战友转移!”新兵李启毅然挺起身来,向火海冲去。 越军见了,以为我部队继续从右翼进攻。霎时,主峰上吐着火舌的枪口,一齐指向李启。在烈火浓烟中,班长张仕和在寻找着李启,他发现李启正躺在高地的右侧。五颗子弹穿透了他的左腿,腿骨已被打断;他的臀部也中了一弹,鲜血浸透了军裤,染红了身下的枯草。张仕和扑过去,要为小李包扎伤口,但被李启推开了。他大声对班长说:“不要管我!班长,快带领同志们绕过火墙,拿下主峰要紧。”说罢,他左手拄着步枪,右手用力支撑地面想站起来。终因伤势太重,又痛苦地跌倒在地。 看到这个情景,张班长心象刀扎一样,他不顾小李推搡,背起他就走。 李启在班长的背上拚命挣扎着,他恳求着对班长说:“我求你放下我,快放下我!”不知他从哪里来的一股狠劲,当张班长刚走出五、六米远,小李从他背上挣脱,他趴在地上大声喊道:“这里危险,你们赶快离开,我来掩护!”说完他以超人的毅力拖着一条断腿向前爬去。 张班长没有能够再把他拉回来,因为一阵急骤的弹雨,又打伤了六位战友。十班长徐孝成和王朝东去抢救他们时,不幸中弹牺牲了,眼下情况万分危急。张仕和只好迅速伏下身来,用冲锋枪去压制越军的火力。等他再次回身寻找李启时,李启不见了。 这时,战斗小组长李文军一眼看到,在李启爬过的地方,留下一条长长的血路,他已经爬到第一道火墙的前面。在那边,只能听到呼呼的热风声,枯草残枝被热浪卷上空中,耀眼的火舌在欢快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回来,李启快回来!”李文军大声地呼喊着。 李启头也不回地爬着,射击着;再爬,再射击。他在一堵火墙前面停了一下,尔后奋身一纵,扑进火中。瞬间,他的身影又显现出来了;军衣、军帽、头发都着着火,他仍在爬着,射击着。他执着地、顽强地去冲击第二道火墙。彝族的山鹰,人民的好战士,为了战友们的安危,他带着浑身的火焰,不顾一切地向敌人阵地逼近。越军的大部分火力,都被他吸引过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班长张仕和含着热泪,带领剩下的战友从越军的火力间隙中冲过,绕到了越军的背后。他们会同二排与三排,向369高地展开最后的突击。18时02分,一排从东南侧,二排从正面突入369高地上的越军阵地。四班长、六班副等人密切配合,击毙了越军大尉营长丁仕桢。火箭筒手兰方虎在距敌“A”字型掩蔽部只有六米处,立姿射击,将越军掩蔽部摧毁,创造了近距打目标的纪录。经过两个小时的激战,369高地被我四连攻克,包括大尉营长丁仕桢在内的七十一具越军尸体,横躺竖卧在焦黑的阵地上,通向柑糖的大门打开了。战斗一结束,王连长就带着四名战士前来寻找新兵李启。他们在一个烧焦了的山坡上找到了他。当然,彝族之鹰李启的面容已经无法辩认,唯一能够证实他身份的是胁下烧剩的两小块红色内衣残片。那支已被烧焦的63式半自动步枪,还握在他手里。在枪口所指的方向,躺着两具乜被烧焦的越军尸体。从李启负伤到他牺牲的地方,足有一百二十米。他在身受重伤、全身着火的情况下,他以钢铁一般的毅力向前爬行。如果没有对祖国和人民的爱,没有对党和国家的无限忠诚,这位入伍只有五十天,年十九岁的年轻战士,仅以生理极限是很难来支撑他爬完这段充满生命奇迹的闪光路程。

硝烟弥漫,群山垂首。 安息吧,我们中华民族的----彝族之鹰!








本文内容于 2007-6-28 11:25:20 被剑客88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