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军车 第二章 刀劈李黑鬼(下) 第五章 仇人相见(下)

辽西老戟 收藏 19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罗云汉夹着个人跳下火车,如走平地,紧跑几步,就站在了铁轨旁的公路上。 外面天光大亮,公路东面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 砰砰砰!四人刚一跳下闷罐车,东面的芦苇丛里便传来一阵枪声。 “隐蔽!”杨欣喊了一声,跳进道旁的芦苇丛。 罗云汉和秦凤凰、老武头伏在一个苇垛后面,看见一个女子背着一个男人,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


罗云汉夹着个人跳下火车,如走平地,紧跑几步,就站在了铁轨旁的公路上。

外面天光大亮,公路东面是一望无际的芦苇荡。

砰砰砰!四人刚一跳下闷罐车,东面的芦苇丛里便传来一阵枪声。

“隐蔽!”杨欣喊了一声,跳进道旁的芦苇丛。

罗云汉和秦凤凰、老武头伏在一个苇垛后面,看见一个女子背着一个男人,急急地从苇塘里走上大道。几个鬼子追了上来,那女子回手砰的一枪,一个戴着钢盔的鬼子倒了下去。女子忽然晃了晃手枪,一下甩掉了,背着男人在大道上跑了起来。四五个鬼子端着枪怪叫着,走出芦苇荡,冲上了公路。

公路上,女子放下了男人,望着围上来的鬼子,神色凛然地举起了一颗手榴弹。

罗云汉跳到公路上,一甩手里的盒子枪“突突突!”,几个鬼子倒在地上。

“砰砰!”杨欣、老武头的枪声随之响起,追赶的鬼子全都趴在了地上。

举着手榴弹的女子,却软绵绵地倒了下来。

秦凤凰抱起了农家打扮的女子喊道:“大姐、大姐!”

女子背着的男人胸前一片血污。

“死了!”杨欣过来用手试了下鼻息。

“看啥呀?快走啊?”杨快手忽然出现在铁道路基上。

杨快手摆着手说:“你们不是要到山海关吗?”用手一指东面的芦苇荡:“那儿有鬼子的两艘汽艇,混过白鸭石,就没事儿啦!下船就到了码头。”

“你们的活儿干完了吗?”罗云汉望了一下东面,扭头问道。

“没啥大油水!破逼罐头和洋酒,卖不出去!”杨快手指着东面,说:“我说,远是不远,就是这芦苇荡里的水路不好走!这里是青鱼河与渤海的交汇处,竟是河网叉子!”

“我带你们去!”杨快手身旁的白褂小伙说。

“砰!”一个没死的鬼子一枪打中了刚刚跳下公路的白褂小伙。

砰砰!罗云汉、杨欣同时开枪,打碎了开枪鬼子的脑袋。

“我操你祖宗!”杨快手嚎叫着、暴起身形,扑向鬼子,挥起短刀,连连插进鬼子的胸口。

“走!上汽艇!”罗云汉一挥手。

“这位大姐咋办?”秦凤凰看着怀里的女子,担心地问道。

“交给杨快手!我们走!”罗云汉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杨快手。

“我不要!我跟着你们走!”

“干什么?”

“我、我他妈要报仇!”杨快手满眼血红。

“那你就带路!可……”罗云汉望着女子犹豫了一下。

“都是打鬼子的,不能扔下!我背着她,一起走!”杨欣背起了女子:“扒下鬼子的衣服,坐在汽艇上才能混过鬼子的巡逻艇!过了白鸭石,再脱下它。”

“这个主意好!”罗云汉说道:“快!”


北戴河竖琴中学是一所历史悠久的寄宿学校,整个校园掩映在婆娑多姿的法国梧桐树中。宽阔的椭圆形操场西面,是一座前后玻璃罩窗的圆顶体操房。

“五天啦?他们怎么还没来?”一位佩带着国军少校军衔的年轻军官,穿着锃亮的黑皮鞋,在猩红的地毯上来回踱着步。“如果错过了今天上午到天成站的军列,那就得绕过秦皇岛,景牛子在碣石站肯定找麻烦!”

体操房很大,大厅空荡荡的,南北墙上全是大镜子。东面是窗户,西墙下是一排排的体操凳。

“丁雄啊,别着忙,再等会儿。李总监在白鸭石和草叶桥都安排了接应人,同时,我又通过另外的渠道和辽西取得了联系。”体操凳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长者,西服革履,神态怡然。

“李校长,您是不是又和辽西的共产党游击队联系上了?那我就不去了!”被叫做丁雄的军官,剑眉一竖,睁圆了两只枣核眼:“军人以不闻政治为风尚、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此去辽西,押送军火,只因上峰有命、重任在肩,不得已而为之,本非吾所愿。一是辽西义勇军有共党插手,我不愿染指政治;二是队伍鱼龙混杂,胡子、土匪参与其间,君子焉顺匪类?李校长,您这是让我为难哪!”

“丁雄!坐下,你听我说。”

“好好!我听您说!”

李校长是丁雄黄埔军校的步兵科教官,而且是一向引为偶像、楷模的教官。

“东北突变,国难当头!我们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日本鬼子!抗日救国,本身就是政治,你能袖手旁观吗?共党也好、胡子也好,只要抗日,我们就是朋友!什么叫焉顺匪类?”李校长站了起来,“奉天诗人江山说得好:养兵勿喜盗勿悲,养盗反可扬国威,君不见关外官兵十余万,一朝解甲付倭鬼。君不见饥寒愚氓敢走险,豪气足可吞鲸鲵……”

“李校长!他们来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体育教师说着,和一个虬髯大汉带着罗云汉、杨欣几个人,走进了体操房。

“秦凤凰!”

“李校长!”

穿着白衬衫、黄军裤的秦凤凰,几步跑了过来,一下扑在李校长的怀里,呜呜地哭起来。

忽然,丁雄诧异地站了起来,他看见一个满脸怒容的铁路工人,正一步步地向他走来。

“丁小宝!”杨欣咬牙切齿地掏出了手枪。

“你?你、你是杨柱子,杨欣?”丁雄眯缝着眼睛回忆着,微微蹙起了眉头。突然,刷地一下,抽出了枪套里的勃朗宁手枪,直指杨欣。出枪速度之快,令人匪夷所思。

“干什么?”虬髯大汉倏地插到了两个人中间。

“哎哎!我说洪胡子,你别跟着瞎搅和!过来!”罗云汉一把拉出虬髯大汉洪胡子,不客气地指着丁雄说:“你知道吗?这小子他爷杀了杨欣两代先人!这可是血海深仇啊!”

杨欣把手枪递给老武头,紧了紧腰带,向大厅中央走去。

丁雄摘下大盖帽、解下武装带、脱掉了上衣放到了凳子上。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李校长松开秦凤凰,惊异地走过来,拉住了丁雄,“你是国军师部侦查营的营长,他是南满抗日游击队的队长!都是来打鬼子、送军火的,你们怎么……”

丁雄和杨欣,两人身形修长,个头不相上下。丁雄小背头油光可鉴,气势神武伟岸;杨欣留着分头,眉目清俊凛然。猩红的地毯上,两个人就象即将角斗的公鸡和火牛。

“李校长,你别管,我们俩是世仇,早晚要了结。”丁雄平静地说着,轻轻地拿下李校长的手,冲杨欣微微扬了扬下巴,“来吧!”

“不行!你们还有点……”

“哎哎!李大爷、李、李校长!”罗云汉拉开了李校长,“你官再大,这事你可管不了!为啥呢?谁杀了你爷、谁杀了你爹,你能让着他吗?”

“你、你这不是火上浇油吗?你是谁?”李校长不满地看着罗云汉。

“辽西胡子罗云汉!”秦凤凰在李校长身后严正地指出。

“正是在下!”罗云汉滑稽地鞠了个躬。

“你是怎么认识他的?”李校长望着秦凤凰。

“他是梁丹手下的骑兵连连长!虽然在同昌宪兵队救了我,但他仍然是个胡子!”

“凤凰!这你可就不对了!人家既然是义勇军的连长,又在宪兵队救了你,咋还说人家是胡子呢?”

扑通!丁雄被杨欣重重地摔倒在地毯上。地毯底下是红松地板,所以,摔倒的声音很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