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明末清初 第一卷 第21章 弃暗归明

杨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size][/URL]   我们在黄昏时分来到秦良玉的大营。无数白色的帐篷好象朵朵白花,盛开在路边的一个小山坡上,大营中炊烟袅袅,正在准备晚餐。早有人望见我们这支队伍的到来,营中响起一声短促的号角,随即营门大开,一小队骑兵离营向我们驰来。彭玉凤吩咐手下停止前进,自己一提马缰迎上前去。   “来人可是红瑶小妹?”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7/



我们在黄昏时分来到秦良玉的大营。无数白色的帐篷好象朵朵白花,盛开在路边的一个小山坡上,大营中炊烟袅袅,正在准备晚餐。早有人望见我们这支队伍的到来,营中响起一声短促的号角,随即营门大开,一小队骑兵离营向我们驰来。彭玉凤吩咐手下停止前进,自己一提马缰迎上前去。

“来人可是红瑶小妹?”远远看清来人模样,彭玉凤大声表明自己身份,“我是玉凤!”

“呀,原来是玉凤姐!”

秦营领队是一员女将,装束与彭玉凤相似,只是年纪小了许多,中等身材,柳眉凤目,英武中带有几分妩媚;她与彭玉凤显然是老相识,两人一见面就又说又笑,叽叽喳喳聊个没完。

马腾蛟等得不耐烦,催马上前,大声抱怨两个女人婆婆妈妈,见了熟人就忘了正事,彭玉凤倒没什么,那个女将却柳眉一竖,板着面孔斥道:“马小三,怎的这般没有规矩?大人说话,小孩子乱插什么嘴!”

马腾蛟一窒,脸胀得通红,说道:“红丫头,你今年几岁,敢在三爷我面前充长辈?”

红瑶眉毛一挑:“姑娘年纪虽小,辈份却高──你嫂子的父亲管我叫姑姑,你大哥既娶了你嫂子,依辈份算,你该叫我什么?”

马腾蛟转头看着他嫂子,彭玉凤笑道:“红瑶没有骗你,我们家与秦家是远房亲戚,他们家的辈份高,按辈份算,红瑶的确是我小姑奶奶。”

马腾蛟低声咒骂,一张脸臭得象在马桶里泡过,纵马跑得远远的,再也不敢招惹这位小姑奶奶。红瑶却不放过他,纵声笑道:“马小三,你叽哩咕噜说些什么,可是说我苗家女子不配做你长辈?”

没想到这位英姿飒爽的女将还是个少数民族,我不禁多看了她两眼。

我注意到她也在打量我。

走进秦良玉的军营,第一印象是纪律森严,数千人的营寨听不到一声喧哗,在战场上如狼似虎的白杆兵,此时回复了山野农家的纯朴本性,或安静的吃饭,或三两人聚在一起交谈。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我问那个名叫红瑶的苗女,有没有抓到摇黄俘虏,那些俘虏都是如何处置?

红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盯着我看了半天,忽然恍然大悟道:“啊,原来是你,你就是那个人!”

“我是什么人?”我莫名其妙。难道我是她梦中情人?

“你跟我来!”

红瑶拉起我的手,快步跑向山顶,刚来到山顶的一座大帐,“砰”的一声枪响,正是92式手枪的枪声。我大吃一惊,方圆百里之内,只有洪春雷和林尊贤有手枪,难道他们遇了害,武器落到别人手头?还是他们做了俘虏,此刻正在帐中跟人搏斗?

还好,答案并不如我想象那样糟糕。

帐门一掀,首先进入我眼帘的是一幕家庭大团圆的画面。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坐在一张虎皮椅上,手里玩着一支92式手枪,一群身着戎装的少男少女围着她嘻笑吵闹,好象小孙子在老奶奶面前撒娇,又好象在争论什么。奇怪的是洪春雷居然紧挨在老太太身边,双手挽着老太太的胳膊,嘴巴凑在老太太耳边说着什么。老太太一边点头一边笑,显然很是开心。

彭玉凤疾步上前,屈膝行礼,口称:“玉凤拜见主母!”

其实不用说我也猜到老太太就是秦良玉。这位传说中的女英雄大约五十开外年纪,长身玉面,精神矍铄;她的五官轮廓本来很硬,只是见到彭玉凤,一下变得柔和:“凤儿,你来了,快,快过来坐!”

那边彭玉凤和秦良玉叙旧,这边洪春雷也发现了我,悄悄踱到身边,刚要开口,红瑶从旁边闪了出来,向她笑道:“春雷姐,这位少年可是你走散的弟弟?”

“没……错,”洪春雷拖长了声调回答,似乎在向我暗示什么,接着一把抱住我,大声叫着“弟弟啊弟弟,姐姐可找到你了”。我跟洪春雷认识这么久,这是我们头一回亲密接触,我的双手不由箍上她的纤腰,一边帮她量腰围,一边用含糊的男低音在她耳边问道:

“这是怎么回事?”

“你先别提问,听我说,”洪春雷用同样含糊的女低音向我介绍情况,“我们被打散了,我和老林做了俘虏,老林受了伤,现在还躺在医院……”

“嗯,还有呢?”

“本来我想装平民,可恨被人咬了出来,还好老娘会公关,这才保住一条小命……”

“还有呢?”

“我拜了老太太做干妈,我跟她撒谎,说我们身在曹营心在汉,想要控制摇黄归顺朝廷……”

哈,这一点跟我倒是不谋而合。我的手又箍紧一点:“还有呢?”

“还有……还有你的手是不是可以放松一点?”

洪春雷的秀眉突然竖起:“我说你这个臭小子,我在跟你说正事,你却趁机揩我油,你不想活了!”

帐篷里的人本来都围着秦良玉和彭玉凤叙旧,听到这声怒吼,都一起转头看着我们。

“这个,那个……”洪春雷顾不上跟我发火,赶紧拉着我来到秦良玉身边,“干妈,各位兄弟姐妹,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小帅哥就是我弟弟……弟弟,来,叫干妈!”

“干妈好!”我大声向秦良玉问好。

“见到长辈要磕头!”

洪春雷飞起一脚踢在我腿弯,我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虽然是公报私仇,我还是大局为重,既然跪下了,就规规矩矩向秦良玉磕头行礼:“干妈在上,晚辈李严这厢有礼!”

“哎哟,免礼免礼,”秦良玉摆了摆手,红瑶和一个妹妹过来将我扶起,“不过,老太婆今年已经六十有四了,这把年纪做你奶奶都做得,干妈二字,实不敢当啊!”

“这是什么话,干妈身体健康精神好,眼角连鱼尾纹也没几根,看上去顶多只有四十六,这把年纪做我干妈正合适!”

秦良玉乐呵呵地望着身边的少男少女,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你们看,刚才还有人说春雷跟她弟弟长得不象,可这说话的口气,分明就是一家人!”

“是吗?”我笑吟吟地看着洪春雷。到底来自虚伪的现代社会,迷魂汤都是随身携带,谁需要就给谁一碗。

不过,也有那头脑清醒的:“洪姑娘姓洪,这位公子姓李,一家人怎会有两家姓?再说了,洪姑娘说话带北方口音,李公子却是本地口音,一家人怎会冒出两种口音?”

关于这个问题,我这样解释:“我姐姐身世很不幸,从小就父母双亡,被人象小狗一样卖来卖去,是我爹妈发善心,把她买了回来,本来说给我养着玩,后来又说给我当个童养媳,不过,我姐姐长大以后,长成了一个大美女,我想,这样的美女给我当老婆,实在有点太浪费,不如不做夫妻做姐弟,这样才不会耽误她的大好前程,将来她有出息了,我也会跟着沾光嘛,是不是姐姐?”

“就是啊……”洪春雷无奈地附和。

“春雷姐,原来你的身世这样可怜!”

被我虚构故事所误导,有几个妹妹就就挨到洪春雷身边安慰她。秦良玉也有些伤感,转头看到帐门边的刘马二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黎民不幸,骨肉离散,都是因为这帮乱臣贼子不守法度,荼毒生灵,今天我就用春雷送我的火枪,先拿这两个贼子来祭枪!”

“干妈,不可以!”眼看秦良玉向刘马二人举起手枪,我和洪春雷同时大叫,洪春雷去拦老太太,我则张开两臂挡在二人身前。

“干妈,不是跟你说过嘛,摇黄窝里也有好人,应该给人家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嘛!”洪春雷娇滴滴地为二人求情。

“小贼我就给机会,这两个是贼首,正该严办,难道还要放过他?”

我说:“必反王素有忠义之心,他造反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至于这位马超大哥,我看他一身好武艺,就好象三国的马超赵云一样,反正都是给机会,不如两位的一起给了,我用我的脑袋担保,他们以后绝对不会再与干妈为敌。”我想也没想便用脑袋给人做担保,反正吹牛不用上税,将来二人真与秦良玉为敌,我不会耍赖啊。

秦良玉说:“我倒不怕他们与我为敌,我主要是担心他们祸害百姓。”

我笑了:“这个干妈更不用担心,我再用我姐姐的脑袋担保,他们绝对不会祸害百姓。”

洪春雷没想到糊里糊涂就被当掉了脑袋,瞪了我一眼,没有吭声。

话说到这里,彭玉凤也开口求情,她主要是为刘惟明。她将我们火并杨梁以及水磨场学雷锋的事迹一一讲给秦良玉听,以示我们并非怙恶不悛无药可救。彭玉凤说罢,马腾蛟又接力,他却是为了马超。他说大家都姓马,五百年前是一家,反正有人用脑袋担保,秦帅何不念及同宗之谊,饶了姓马的一命?

马腾蛟话音刚落,立即有人表示反对。红瑶说:“别人都可以饶,唯独这姓马的不能饶,从垫江到断崖寨,姓马的象疯狗一样,杀死我们不少兄弟,连我妹妹也伤在他手里,当真可恶!”

众人的目光落在秦良玉身边的一个少女身上,少女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说:“瓦罐不离井口破,将军难免阵上亡,两军交战,各为其主,谁死谁伤都与人无尤,何况我与马将军交手,马将军仅仅将我打下战马,却不趁势取我性命,我也感激得很呢。”说到后来,竟含情脉脉瞥了马超一眼,她的同伴看在眼里,一起挤眉弄眼地起哄,那少女也不着恼,只是笑吟吟地望着马超,反把马超看得不好意思。

“好了好了,都不要闹了!”

秦良玉一开口,众人立时收声。秦良玉的目光冷冷扫过马超刘惟明,表情变得严肃,说道:“我们苗家人最重英雄好汉,能死在英雄手里,也是我们苗家健儿的最好归宿!马超刘惟明,既然有人为你们担保求情,我今天便放过你们,他日尔等若有反复,不妨再来与我一战!”

秦良玉这话说得漂亮之极,刘马二人不禁心折,马超拱手道:“秦都督用兵如神,白杆兵骁勇善战,马某纵横江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这么厉害的对手,也从来没败得如此之惨,今日蒙都督不杀之恩,他日再遇都督,必将退避三舍。”

马超这小子不知是不是脑筋里面少根弦,小命操在别人手里,还敢说这种该杀头的反话。刘惟明暗中捏了他一把,向秦良玉道:“我这兄弟是个粗人,不会说话,其实他的意思,我等今日败在都督手下,又蒙李公子开导,今后必将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这话还象句人话。秦良玉脸色稍霁,问道:“既然如此,尔等今后有何打算?”

“李公子学问好,为人也好,很是令人钦佩,”刘惟明真心诚意地望着我,恭敬地说,“我等希望追随李公子左右,好好学习做人做事的道理。”

秦良玉诧异地看看我,没有立即答复。大帐内嗡嗡声四起,众少年侍从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人说我只会甜言蜜语哄人开心,没什么真本事,有人则认为我面目清秀,一看就是有学问的读书人。持前一种观点的多是男性,为我说好话的当然都是女子。没想到小弟还很有女人缘,只是,这些苗女都有武功,而且根据武侠小说的记载,苗女通常还会邪术,虽然她们对我有好感,我还是不想招惹她们。

一名中年将军匆匆而入,向秦良玉抱拳叫了声“姑姑”,然后小声向她禀报什么。秦良玉略一沉吟,吩咐红瑶带我们下去休歇,自己带了几名侍从,同那中年将军一起离开。

终于可以自由活动了,我们先去战地医院看望林尊贤。说是医院,其实也就是几顶帐篷,在一张地铺上,林尊贤身上缠满绷带,躺在地上哼哼叽叽。

当白杆兵向我们发起冲锋时,我和刘惟明先逃,他与洪春雷则因座骑速度不够快,被从树林中杀出的白杆兵截断退路,陷入重围。洪春雷眼见数不清的白杆兵呼啸而来,她虽然有枪,但子弹有限,这种时候还是识时务的好,于是赶紧举手投降。林尊贤有样学样,手一举却发现多了一样累赘,便是那支狙击步枪,他不想把这件武器留给白杆兵,灵机一动,偷偷爬上一棵大树,刚把枪藏好,腿上便中了一箭,一头从树上栽下来,摔了个七晕八素,这便是他进医院的由来。

洪春雷投降后,本来想冒充民女蒙混过关,不料却被俘虏中杨梁二人的旧部出卖,说她与林尊贤都是这支部队的新首领。秦良玉听说逮住一个女摇黄,出于好奇,便让人带来大帐审问。这时洪春雷面临一个选择。因为是女人,又冒充民女,她的两支手枪一直好好藏在身上。当她进入秦良玉的大帐,面对秦良玉和她身边的那群男女侍从,她完全可以将之一一点杀,然后寻找脱身机会。不过,一路上我对她的正面教育产生了作用,当然我的知识大多来自彭玉凤,在彭玉凤的描述中,秦良玉抗清、平叛,为国家为人民奉献了丈夫儿子哥哥弟弟等十数位亲人,简直就是一个民族女英雄,要对这样的英雄下毒手,除非自己是秦桧。

洪春雷明智地借用了我的智慧。她首先表明自己接管摇黄是出于好心,然后表示自己虽然成了阶下囚,但如果居心不良,要杀秦良玉易如反掌。她向秦良玉展示了92式手枪的威力,秦良玉看到她连发三枪,击断三支白杆,一名亲随惊慌拔刀,又被她一枪击落盔缨,神乎其技的表演令人瞠目结舌。洪春雷成功震住秦良玉,接着便开始大灌迷汤,将秦良玉吹捧得天上少有地上全无,仿佛观音娘娘下凡,自己当然是她铁杆粉丝,最后献上手枪作见面礼,也不管秦良玉是否答应,一口一个干妈,直接以秦良玉的干女儿自居。

以秦良玉的见识和性格,本来不会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不过,洪春雷外形娇俏,先令观者赏心悦目;脸皮和口才出众,这却得益于现代社会的堕落无耻和特工训练的针对人性;最后,92式手枪的威力实在太惊人了,作为一名军人,秦良玉当然希望拥有一支这样的武器,于是,半推半就收下这名干女儿。

既然做了秦良玉的干女儿,洪春雷也了解到秦良玉军中的一些情况。白杆兵都是来自石柱的少数民族,这个不用多说;身为石柱土司,秦良玉实行的是一种家族式管理,白杆兵的领军将领多是秦良玉娘家或夫家的人,比如刚才进帐的那位中年将军,就是秦良玉大哥的儿子,官居都司佥事的秦朝翼,红瑶和她妹妹紫瑶,则是秦良玉弟弟的女儿,其余帐中少年侍从,也多是秦良玉亲戚子弟。

当然,秦良玉也不是傻瓜,收下洪春雷这名来历不明的干女儿后,戒备之心还是有的,比如限制她的行动,不准她随便出营,便是一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