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熙川!黑人团之战!(一)

iji5000 收藏 12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熙川!黑人团之战!(一)

李成龙看见手电筒的光柱慢慢的晃悠到了谢志涛的车前,自己也拎着冲锋枪慢慢的走到谢志涛的车门旁边,扬帆和朴栋勋也从车上跳了下来,朴栋勋走到前边!挡住李成龙和刚刚从驾驶楼里跳下来的谢志涛!

手电慢慢的走到了李成龙他们面前,先用灯光晃了晃最前边朴栋勋的脸,然后挨个的照了照李成龙和谢志涛还有扬帆,最后照了照车,为首的一个佩带着手枪的家伙歪着眼睛看着面前几个人,嘟噜了几句朝鲜话。

朴栋勋用手在后面拍了拍扬帆的胳膊,然后走上去开始和那个人用朝鲜谈话!两个人哇啦哇啦的说的很快!李成龙和谢志涛也听的一头雾水,睡觉自己是学英语出身!这个时候是不是能混进熙川城也就看老朴一个人的能耐了!

“李胖子!”谢志涛往后退了几步!“你们这个火头军作饭是把好手!化装侦察不知道怎么样?”

“嘘!”李成龙示意谢志涛不要说话!同时嘴也朝前边弩了一下。

谢志涛把头扭回去看着前边!老朴一边和那个巡逻队的人说笑着,一边从扬帆的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包烟扔给巡逻队的敌人,扬帆更是微笑着拿出在战场上缴获的打火机给每个人点上!不过没有说话!点完烟以后又回到了朴栋勋的身后,必恭必敬的站好!

“一共六个敌人!”谢志涛看见敌人似乎没有发现他们这支突然出现的车队成员有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又看看敌人身后似乎没有大部队或者埋伏的迹象。慢慢的把冲锋枪的枪口开始对准面前站的稀稀拉拉的敌人巡逻队。打起了吃掉这几个倒霉蛋的心思!

李成龙看见谢志涛抬起了冲锋枪的枪口,赶紧悄悄的压下了谢志涛的枪身,然后继续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看着前面的“韩剧”虽然不知道老朴在说什么!不过还是可以从气氛上判断得出来!敌人现在还没有完全怀疑他们,毕竟都穿着韩国的军装,装备也几乎全部都是美式装备,老朴的朝鲜话也是天衣无缝。着急吃掉他们恐怕会惊动敌人的大部队!那样想渗透进熙川城就更困难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朴栋勋表面上已经和敌人聊的火热!幸亏谢志涛和扬帆刚才跟自己在车上的时候已经实现编好了自己冒充敌人的番号,要不然恐怕自己真的还不知道怎么去应付面前这几个冒出来的敌人哨兵,同时也心里暗自骂谢志涛为什么把自己推出去!难道要硬生生的把一个伙夫逼成侦察员不成。

康健悄悄的摸出三八步枪的刺刀!握着刀把!慢慢的走到李成龙的身边。冷着脸看着面前几个表情若隐若现的敌人。

天色已经开始变黑了下来!今天是26号,到熙川里折腾两天拖住韩八师不知道能不能坚持两天,毕竟自己没有后援,只希望曹能能把电报送进去!只希望38军的老祖宗们能放下疑心28号就打进来。吃掉这群跑起来跟兔子一样的高丽棒子,谢志涛看见朴栋勋和敌人小心的应付着,越发担心自己能不能混进熙川城更担心老朴说的太多别露馅了。这几天的了解!老朴作饭是把好手!这侦察估计也是个外行!

一个叼着烟卷儿的南朝鲜军人慢慢的越过了朴栋勋,开始仔细的打量起汽车来,慢慢的度着方步走向了第二辆车。

康健没有说话,慢慢的跟在那个人身后,看看车天棚上陈人芳邪靠着车顶棚,嘴里叼着一根点燃的烟卷儿,手指却依然紧紧的贴在机枪的扳机上,另一边林雨宏的机枪也收起枪架,不过是平端着放在车厢板上,样子似乎很悠闲!不过总在回头仿佛在看着什么。

那个南朝鲜军人似乎感觉出了什么?手电不断的在第二辆车上看着什么?康健想走的近一点逼住那个人!万一下手也快一点,又怕离的太近了,敌人反而起疑心。抬头看看周围,第一辆车上的李羽尘已经站了起来,一只脚蹬在车厢板上。康健看了看就知道这小子已经准备万一动手就跳下去制服那个南朝鲜军人了。

“这小子到底发现了什么?”猫在驾驶楼里的刘汉卿手心里开始出汗了!这种在演习里从来没有见过的阵势叫他紧紧的握着冲锋枪。额头上也开始出现了汗滴了。

康健冲上边的李羽尘点了点头,然后慢慢的又走了回来!

朴栋勋正和敌人聊着什么!看见那个看上去好象是个头头的南朝鲜军人正在第二辆车周围晃荡,越发担心穿帮!既完不成任务还把自己的小命扔了进去。便和正在抽烟的另外五个南朝鲜兵打了个招呼!准备回身上车了!

“6%¥%……¥……—%¥”那个南朝鲜军人突然在看了车上的陈人芳足足一分钟以后,突然朝车上的陈人芳喊了句朝鲜语。看来是在问陈人芳什么事儿!

“坏了!”李成龙、谢志涛、扬帆、康健等人!特别是朴栋勋心里都是一惊!因为陈人芳打仗没有问题!这韩语知识就几乎是一点儿都没有了!朴栋勋清楚的听到了那个南朝鲜军人问的陈人芳是哪部分的!陈人芳哪里能回答的出来哦。

陈人芳啥也没说!歪带着钢盔的脑袋晃了晃!从嘴里吐出一口烟!居然做出很悠闲的样子!似乎车地下的敌人在喊什么跟他一点儿关系也没有一样,不过身边的林雨宏已经感觉到陈人芳的手指在预扣扳机的时候那点细微的手指弯曲度的变化。

“%¥#%……¥%……¥”那个南朝鲜人看陈人芳没有搭理他!接着又问了一遍!

陈人芳还是一付无所谓的样子,那个南朝鲜人见陈人芳没有回答,手不由得摸向了腰间的手枪!

康健刚才已经走到老朴的身边,显然那个敌人很好对付!剩下的五个都在一起,自然要麻烦一些。暗自掂了掂手里的刺刀,琢磨了一下自己该收拾哪几个!老朴应该能对付一个!扬帆和谢志涛也能找一个!自己得干掉两个!

李成龙的脑袋也开始出汗了!毕竟不是在演习!这是在打仗!被发现了就只能是你死我活了!慢慢的把冲锋枪的枪口抬起来,对准了面前的敌人!

“啪!”

“啪!啪!啪!啪!啪!”

就当李成龙和康健准备万不得已就想办法吃掉面前这支敌人的小巡逻队的时候,车辆的后面响起了密集的枪声。甚至可以感觉出来枪很明显就是朝着他们那两台车的方向打来的,子弹悠悠的破空声和弹道都看的很清!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林雨宏原本架好的机枪响了起来!但是却是朝子弹密集射过来的方向扫射过去!不过因为被突然的打来的子弹袭击有些蒙头转向,林雨宏的机枪也只能朝着子弹打过来的位置胡乱的射击!

刚刚把手枪抽出来的南朝鲜军人看见车队的身后有敌人在进攻!马上挥手示意让巡逻队的人上来。

李成龙慢慢的放下了枪口!看着五个有些惊慌但是还是速度很快越过自己的南朝鲜军人跑到车的后边看情况。暗自吐了一口气!

枪声响的很急促!在突然爆发后又突然停止了射击!面对黑糊糊的灌木丛似乎从来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让刚才在车前大声问陈人芳的那个南朝鲜军人感到了一丝的恐惧和不解!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林雨宏手中的机枪还在不停的扫射着刚才打过来子弹的灌木丛。直到打空了两个弹匣。枪声刚刚停止!就有两个南朝鲜的军人蹿进树林里去搜索!

几分钟以后!两个人都出来,跑到那个人面前报告!从表情上来看!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那个人看了看灌木丛!又回头看了看车上的林雨宏!然后伸出大拇指示意刚才林雨宏的机枪刚才反应很快!然后转身走到谢志涛的身边。冲朴栋勋敬礼以后哇啦哇啦的说着什么!

除了朴栋勋,没有人知道那个人在对这些活宝们说什么东西!老朴听完那个话以后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的回答了他。

谢志涛站在朴栋勋的身边!因为实现就怕出现遇到敌人的巡逻队或者关卡!特意划拉了一套中尉的军装给朴栋勋穿上,其他人基本上都是普通士兵的军装!所以谢志涛给朴栋勋充当了一回下属!乖乖的站到朴栋勋的身边。他虽然听清楚了两个人的对话!但是因为语言的关系!听清楚了并不以为着听得懂!谢志涛突然想起了上高中的时候英语老师让他英语听力一定要听清楚的事儿!现在听清楚了还不是一样他娘的听不懂!?

李成龙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冷的看着。

那个南朝鲜军人在冲朴栋勋笑了笑以后居然爬进了第一辆汽车的驾驶楼里!其他几个人居然跑到车厢板边把枪扔了进去!打算上车。

“他们巡逻的任务早就完成了!不过是希望借我们的车回熙川城里”朴栋勋一边悄悄的告诉了谢志涛,一边跟着上了车!

“啥?”谢志涛的眉毛拧成了一个大疙瘩!“坐顺风车做到老子这里来了?他妈的!”

为首的南朝鲜人坐进了驾驶楼!剩下的只能一辆车上坐两个人了。刚刚第二个敌人爬上车,第三个人还没有上去的时候,李羽尘把第三个敌人的枪扔了下来!努了努嘴!示意他上后后边的车去。

那个人嘟囔几句朝鲜话!还是很不情愿的奔第二辆车上走去!

丁建伟已经从车上蹦下来,坐到司机的位置!康健笑了笑爬上了汽车。

两辆汽车在喘了一会儿粗气以后再次发动起来!慢慢的向熙川的方向开了过去!


灌木丛里!区翔笑着趴在地上看着车辆走远!估计车辆走的已经听不到自己说话了!区翔小声的笑了起来!

“笑!笑!笑!”刘飞也暗自好笑的看着远远的车尾灯也感觉好笑!“就知道笑!刚才浪费了子弹!”

“我一弹匣!”

“我十发!”

灌木丛里陆续传出来报告弹药消耗情况的声音来!刘飞站起了拍了拍身上的土!拎起机枪,换了一个满的弹匣!判断了一下大概的方向,命令大家集合准备按计划干自己的活了!

“小鬼!”刘飞用手拍了拍区翔的钢盔!“蛮聪明的嘛!知道关键时候怎么掩护自己战友继续侦察!那几梭子打的不错!哈哈!”

“得了吧!”区翔弯腰把地上的一枚子弹壳拣起来揣进口袋里!“我和林雨宏已经私自定好了!我打车前边!他用机枪在我头上突突!”

“好了!集合!出发!”

十几个人悄悄的从灌木冲里钻了出来!然后迅速的整理了一下装备!向北奔去!迅速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十几分钟之后!一辆同样的卡车从刚才李成龙他们走过的路上行使过来!在进入熙川的一个三叉路口!车辆从刚才李成龙开过的另外一个叉路想偏南方向开了下去!

“两个哥们!一定要小心!那里不是演习地域!是绝对的敌占区!千万小心啊!”刘飞边开车边在胡思乱想!



车里!谢志涛、朴栋勋、还有那个南朝鲜军人!

谢志涛充当司机!不快不慢的在公路上颠簸着老美产的十轮汽车,那个凑热闹上车的南朝鲜军人有一句没有一句的和朴栋勋聊着什么!朴栋勋如临大敌一般的应付着!手却放在腰间别着的手枪上,两个朝鲜人边说边笑!谢志涛一句听不懂!却不得不在朴栋勋笑的时候跟着象征性的笑几下!表示自己能听懂这门外语!

车箱里就没有那么热闹了!

第一辆车上的李羽尘和额布两个人两支冲锋枪几乎把枪口顶在了两个人的身上,万一两个车上的敌人要是有什么特殊不正常的举动!干脆就先放躺下再说!如果半路他们下车也就便宜了两个,要不就先倒霉的就是他们两个!

结果出事儿的是第二辆车!

三个敌人爬上汽车的时候!车里就略微显得拥挤许多了!三个人似乎也是因为步行巡逻有些疲倦的缘故!上车就开始坐下摘掉钢盔准备睡觉!

其中一个靠在一个战士的身上!打起了小呼噜!

那个战士显然不愿意敌人靠在他身上!晃了晃肩膀!看见敌人没有什么反应!干脆一把把敌人推了起来!

“%……%……—”被从侧坐推到车板上的敌人开始抱怨!顺手拍了拍刚才把他推到地上的那个战士的大腿!

“妈的!你敢占姑奶奶的便宜!”那个被摸了大腿的战士顺手扬了敌人一个耳光!原来那个人居然是女扮男装的粱璇!

“%¥#¥¥%……¥”敌人看见自己人居然打了自己一个耳光!刚要起来争论忽然发现抡了自己一个耳光的士兵是一个女的!而且怒斥自己的语言也不是朝鲜话的时候惊讶了一下!还没有等明白过来!一个小小的黑影从陈人芳的边冲过来!手里扬着一个黑呼呼的东西!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下!

“啊!”敌人的脑袋仿佛受了什么重物砸了一般!捂着脑袋叫了起来!

同时!另外两个敌人也发觉不对劲,正准备摸枪的时候!他们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那个本事和能耐了!

一个感觉自己的嘴被捂上了!一个坚硬的冰凉的东西从自己的肋骨扎了进去!整个肋条骨在疼!然后是感觉什么液体流近了自己肺部里,想说话也说不出来了!慢慢的疼痛的感觉有点模糊!然后失去了知觉!

另外一个发现自己的脖子被一双满是茧子的大手给牢牢的掐住了!他下意识的去掰掐着脖子的那双手!却发现自己已经因为呼吸不畅没有多少力气可以使了!感觉到那双大手几乎已经要掐断了自己的气管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简单的哼了几下!跟着那个挨刀的一起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被什么东西砸中脑袋的家伙是最后一个被打死的!被一个小黑影手里的什么东西砸中第一下以后!紧接着便感觉到了很多东西落在了他的脑袋上!这里边好象枪托和靴子占了很大比例!最后一下感觉是落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然后就啥也不知道了!跟这刚才一个被扎死一个被掐死的兄弟一起上路了!

三个人虽然陆续死亡!但是间隔非常非常的短!短的可以用秒来计算!陈人芳再次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掐死了那人的脖子以后送开了手!康健把刺刀拔出来以后在尸体上把血擦干净!林雨宏把机枪的枪身抱在怀里检查是否被敌人的脑袋碰坏了!小英楠更是举着一颗木柄手榴弹得意的哼哼着!

粱璇用脚踢了踢刚才摸自己的那个家伙的尸体!“碰姑奶奶!姑奶奶要你们的命!”

“行了行了!”康健本来打算过一会到弯路的时候看不见前边的车的时候才干掉车上的几个敌人!就因为粱璇一嗓子和一个响亮的耳光!行动不得不提前了!“小英楠啊!把手榴弹收好吧!别弄响了!要不大家都完蛋了哦!”

小英楠闪亮的眸子里少了刚才那种嗷嗷直叫的目光!小心的把手榴弹放到了自己的背包口袋里!

把三个敌人的尸体确认一下确实已经都去另外一个世界了以后!陈人芳把三个人的尸体都扔到车下边的沟里等着喂狗!康健用手重重的在车顶擂了三下!

“康健把活干完了!”车里的李成龙听见三声打雷一般的响声以后算是松了一口气!从口袋里摸出根儿烟扔进嘴里点上!“不知道前边是什么样了?估计问题不大!刘汉卿!听出什么门道没有?电台开机!看看家里什么情况?”

刘汉卿把步谈机打开!继续能听到英语不停的在用明语呼叫着黑人团的单词!无奈的晃荡了晃荡脑袋!把步谈机扔给李成龙!自己把电台打开!虽然车在坑坑洼洼的公路上开的东摇西晃!但是还是努力的排除发动机的干扰!尝试着和家里看看是不是能联系上!

过了一会!一个熟悉的电波传了过来!刘汉卿一下就辨认出了是家里来电报了!赶紧把耳机正了正!开始记录!

几分钟后!刘汉卿把翻译好的电文扔给李成龙!“李头儿!情况好象和历史上没有什么特殊变化!还有家里添丁进口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李成龙看着前边的车!放下步谈机!边说边拿过电报看起来。“你连个话都说不明……”

李成龙把话说了半截停住了!反复仔细的阅读起电报来!

“李、谢二位首长!

志司以获知熙川之敌为韩8师,且以电令三十八军火速穿插围歼该部!但三十八军已传黑人团消息至志司!战役之关键已不在志司或你部,望小心谨慎!潭轩!”

“潭轩是谁?”李成龙把电报放下!眯缝着眼睛琢磨这个潭轩是自己在志愿军总部看到的哪位高级首长!想了一会还是没有想出来个四五六。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刚刚给袁源她们发了个电报!让他们把这个潭轩是荷方神圣发过来看看!”刘汉卿把刚才自己抽空发回去的电报底稿给李成龙看!

“李头儿!”丁建伟小心翼翼的开着车!“我们八成已经到了熙川外围了!已经出现敌人的卡车和步兵了!还有帐篷!”

“什么?”李成龙正犹豫是不是通知谢志涛要重新考虑到熙川的事情了!就凭借自己几十个人能挡住敌人一个师的兵力撤退么?现在已经到了敌人眼皮底下了!再想回就困难了!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实在不行就一路向南!穿插过去找个大桥再说!”李成龙把自己重重的扔在驾驶楼的座位上!

“大炮!看我们自己了!你娘家估计是29号才能看见了!”李成龙懊恼的想!



与此同时!熙川城内!

一座二层小楼内!

琼斯放下还冒着热气的咖啡!抓起话筒!再次用明语呼叫了一次黑人团的一个士兵!然后满意的放下了话筒!

“琼斯先生!”崔德永咳嗽了一声!“自从杰司上尉突然接到命令回平壤集团军总部以后!你在斩首队里干了很多叫我看不明白的事情!”

“哦!中尉先生!”琼斯又把咖啡端起来小口的抿了一下!然后仰着头活动了一下脖子!“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么?”

“当然!”崔德永看了一下面前的翻译!“第一!为什么我们的后勤装备丢失了以后你却无动于衷!为什么一向重视士兵生命的美国人的你对十几个失踪的美国士兵无动于衷!第二!为什么把我们的会英语的翻译人员和文职人员都放出去满城的喊着黑人团的番号!”

“具体我现在跟你说了你也未必能信!不过请相信我!损失十几个黑人士兵要比损失整个韩国第八师要便宜的多!”琼斯心想既然杰司上尉突然离开了斩首队回总部!那么自己还不如利用一下美军的特殊地位好好演这场戏给中国人看!“因为中国人已经把他们的进攻的箭头在地图上画到熙川这个位置!我们只有撤退!”

“琼斯!”崔德永几乎有些愤怒的看着面前这个言行奇怪的美国士兵!“现在还没有大批中国军队进入朝鲜作战的消息!可能只是少数中国军队中的朝鲜人冒充中国人或者是少量的中国部队!要吃掉一个师的兵力!需要多少准备?”

“我只能告诉你!我知道中国人一定会来!”琼斯懒得和崔德永继续掰扯这些破事儿!更很不得弄本历史教科书让崔德永好好读一读!

一直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的一个南朝鲜人沉默了许久以后开始说话了!他扬起瘦长的脸!看着琼斯和崔德永“我在楚山的古场临回来的时候抓到几个中国人!我这次带回来了一个!他说他是国民党的一个旅长!一个少将!是被中国军队撵到朝鲜来的!他给我们的情报是!中国军队已经开始进入朝鲜了!而且是成建制的大部队!琼斯先生说也许没有错!在温井两水洞的就是中国军队干的好事儿!

“哦!你抓到了一个中国人?”琼斯笑着看着刚刚来斩首队报道不到两天的安金玉!“能让我见见他么?”

“当然可以!”安金玉冷笑着看着琼斯!“美军既然派遣直升飞机来接我到平壤去!虽然半路把我扔到了熙川和你们回合!我还是浪费了一个宝贵的位置给那个被俘虏的少将先生留了个位置!希望你能从他口里得到什么东西!还有!直升飞机是上级派给斩首队使用的!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胡乱使用!这样的漫天飞实在是一种浪费!”

“你可以向上级反映我的情况!”琼斯对安金玉在自己使用直升飞机的态度上如此不配合!也很恼火!

当卫兵去提那个被安金玉从古场战场上带回来的国军旅长的空隙!

一个美军列兵走了进来通告了他们一个除了琼斯以外都很难摸请头脑的事情!

“根据8师的情报通报!连续几天熙川外围都有小股部队遭受继续!敌人行动迅速!估计是侦察人员!具体情况不详!”

“中国军队!38军!你还是来了!我还有2天的时间!”琼斯凑在热咖啡杯子上的嘴!流露出一丝不被人察觉的笑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