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颗是哑弹 我只好和鬼子拼刺刀

忠诚与背叛 收藏 27 11415
导读:最后一颗是哑弹 我只好和鬼子拼刺刀



我是山东平原县人,1940年参加八路军,1942年任冀鲁边区二分区十七团基干一连的七班长,1942年4月,二分区政委曾旭清同志率领我们十七团一营和基干一连到临邑活动。我们基干一连连长赵义昌同志是一名老红军,作战非常勇敢,指导员李汉珍同志能文能武,在他俩个人的带领下,基干一连很快成为一支能打善战的连队。曾政委带领我们来到临邑田口一带活动。有一天,曾政委给我们一连下达作战任务。原来,临邑兴隆镇据点里的鬼子小队长广田想把田口村古庙里的一口古代大铁钟偷运到日本去。他带领十几个鬼子兵,二百多名伪军赶着大车到田口村去抢那口大铁钟。曾政委决定歼灭这股敌人,保护古代大铁钟。


基干一连接受任务以后,连长决定三排为主攻突击队,我们七班是主攻班,指导员李汉珍同志亲自带队。为了尽量减少牺牲,指导员与杨排长将我们分成三个战斗小组,交待给我们的任务是坚决消灭鬼子小队。曾政委的作战方案是我们依靠优势兵力对敌人形成层层包围,战斗打响以后,先放伪军逃跑,让埋伏在外围的三个连队收拾他们,我们重点解决鬼子。临战前夕,曾政委下达死命令:只许前进,不许后退,不准放走一个鬼子兵。


突击队里有九名共产党员,五六名入党培养对象等骨干组成,连、排、班的主要干部全部参加。同志们磨拳擦掌,誓与敌人血战到底。突击队靠近田口村时,敌人还在吃饭,他们已经把大铁钟抬到大车上准备运走,我们悄悄地靠近敌人以后,指导员一声令下,数十颗手榴弹雨点一样落入敌群,炸的敌人人仰马翻,措手不及,伪军们率先逃跑,紧接着,我们又一排子弹朝鬼子射去,鬼子死伤一半,剩下的拼命还击,战斗中, 我们敬爱的指导员李汉珍同志中弹牺牲,杨排长接着指挥,带领我们向鬼子发起猛攻,鬼子招架不住,扛着机枪边打边撤,我们穷追不舍,离敌人只有六七米,我们不再打枪,一心想活捉剩下的鬼子,我们一边追,一边喊:“尹红那海代桑,九里哇西考拉萨耐”意思是: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鬼子不甘心失败,他们困兽犹斗,拼死顽抗。其中,有两个鬼子兵一左一右掩护扛机枪的鬼子边打边逃。因为我们追击太猛,鬼子无法调转机枪射击,鬼子穷凶极恶,连续向我们投了几颗手榴弹,奇怪的是手榴弹都没响。敌人黔驴技穷,狗急跳墙,他们的机枪手调过头来就打,我早有准备,抢先一步,一枪将他击毙,另一个鬼子扛起机枪又跑,跑了不远,他又端着机枪调头要打,紧随我身后的战士又是抢先一步,将鬼子击毙。此时,鬼子还剩下四个人,其中一个被打断了腿,躺在地上装死,另外三个鬼子见逃不了,就抽出刺刀往枪口上一卡,端着刺刀要跟我们肉搏。


正在这时,那个装死的鬼子偷偷向我瞄准,尊敬的杨排长大声朝我喊:“七班长,注意敌人。”话音刚落,杨排长中弹牺牲了,他是为了救我才牺牲的,打死杨排长的就是那个断腿的鬼子兵。我怒不可遏,冲着身边的战友王叶青喊道:“小王,给我打。”我们连投两颗手榴弹,将那个断腿的鬼子兵炸死。这时,代替杨排长指挥的副排长兼党小组长不知什么时候受了重伤,追击敌人最近的八路军仅剩下我和战友王叶青两个人,两个人对付三个鬼子困难很大,而王叶青的步枪也没了子弹,情急之下,我大声喊道:“手榴弹。”我们别投出一颗手榴弹,手榴弹爆炸以后,只炸伤了一个鬼子。另两个鬼子端着刺刀向我们扑来。我的枪里还剩下一颗子弹,我想等鬼子靠近再开枪击毙一个,然后再与小王对付另一个。但是,万万没想到,鬼子靠近以后,子弹是一粒哑火,没有打响。


危急时刻,我的战友王叶青说:“班长,今天咱俩已经消灭了几个鬼子,就是牺牲了也光荣。”我说:“我们不能死,肩并肩,拼刺刀,迎上去。”紧接着,我们与鬼子拼起刺刀来。敌我双方都拼尽全力,都想战胜对手,我的耳朵里除了听到“唏哩卡察”刺刀撞击声,其他什么也听不到,连续拼刺了几个回合,不分胜负。这时,后面的战友们赶来了。但是,不幸又一次发生了,我的战友王叶青一见增援的战友上来了,他心里高兴,稍一疏忽,腹部被鬼子刺中,壮烈牺牲了,年仅十九岁。我与增援的战友们齐心协力,刺死了最后一个鬼子。这一仗我们歼灭了包括广田小队长在内的十几个鬼子,缴获了歪把子机枪一挺,掷弹筒一门,枪支弹药一部分,生俘了一百多名伪军,保护了田口村庙里的古钟。我们也牺牲了李指导员、杨排长、王叶青等七名战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