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一卷 第七章 收十三英

神州小子 收藏 0 2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70/




“啊……”整开双眼的梁超忽然仰头大叫了起来。

我心中一惊忙伸手按住他几欲跳起的身体在他耳中急切的叫道:“梁超你怎么了?”


“什么?”梁超呆呆的看了我一眼随即放声大笑道,“哈哈哈哈……,我是太高兴了,有真气的感觉太爽了。”


我一听这才放下了心中的不安,我还以为这小子的身体被我改出了毛病来呢。但马上又在梁超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没事发什么神经啊,像个大猩猩叫唤个鸟啊。”这时我灵敏万分的耳朵已经接收到了附近一些人的咒骂声。


“谁呀是,大清早的猴叫的屁啊!”


“他妈的,谁在叫唤,这么大声干嘛,死人哪。”


“疯子呀,乱叫……”


…………


我这才发觉听力好也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


“哎呀,老大你这一脚可真狠哪。”被我一脚揣到地上的梁超揉着屁股站了起来。


“你还有脸说?”我不悦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太兴奋了嘛。”梁超一点也没有在意的说道。


“好了,看几点了。”我不再跟他打马虎了。


“呀,不好,现在都七点了。老大我们该去上课了,你可都三天没去了。今天再不去说不定老师明天就来你家了。”梁超看了一下手表说道。


“那还等什么?快走了。”我一听也急了,要是真让老师家访那我不死定了。


“哦,我们现在就走。”梁超连忙从地上用力爬了起来,却没想到身子还没站稳就又爬在了地上。


“干什么你。”我不解的看着他,“不会是赖在那不想起来吧。”


“老大,我的身子怎么变的那么轻啊,我都控制不住自己啦。”梁超奇怪的看着我说道。


“你没看过那些武侠小说吗,练武的人功力增加了身体就会变轻的。”我了解的说道。靠,这么笨,还亏他经常看小说哪。


“真是这样吗?老大。”梁超一听非常兴奋的说道。


“爱信不信。”说完不再理他我转身向外走去。说起来我可是三四天没有刷牙洗脸了,现在想起来这才觉得有点不自然。


“老大老大,你快教我怎么用这真气呀……”背后梁超急急的跟了上来,却不料一不小心脚下一滑竟一头又载了下去。真是倒了霉运的家伙。


……


到了学校我首先被班主任给叫了过去。


“怎么回事?”老师一脸铁青的说道。


“啊?什么事啊。”还没有做好心里准备的我只好假装迷糊。


“别打马虎眼,告诉我,怎么三天没来上课?”老师毫不客气的说道。


臭屁什么?要不是看在你是老师又是个女性年纪又不小的话老子才不甩你呢。我心中一点也不恭敬的想到。


“岳中华,怎么不说话?”老师不满的说道,“岳中华,岳中华。看你这名字起的多有气势,可咋人就这么毛糙呢?别以为你学习好就可以随意旷课,告诉你这可是学校。你经常打架斗殴的事我就不说你了,毕竟那都是在学校外边发生的事我也管不着,但是你经常的旷课这事怎么都得好好的说说。你的爸爸妈妈给你取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就是要你好好的学习将来好为国家做贡献,你倒好,经常旷课,你怎么对的起你的爸爸妈妈。……”(以下省略五百字)


这时我不由想起了大话西游里的那个唐僧来,心中不觉拿他与眼前的老师进行比较起来,惊讶的发现在嘴巴上的功夫似乎我的老师更胜一筹哪。


毫不容易老师终于将她的长篇大论给讲完了,只见她拿起桌上的茶杯大大的喝了一口然后就看着我说道:“好了,现在就说说你为什么三天没来上课吧。”


哎!就知道早晚跑不了的事,不过还好,就在老师在讲她的宏篇大论的时候我已经在心中想好了一整套的关于为何没来上课的“方案”。现在正是它大发功效的时候了。


“啊!老师,事情是这样的……”于是我开始了鼓起我的三寸不烂之舌。


当我从老师的办公室中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的事啦。我长长的吸了一口校园的新鲜空气心情舒畅的想到:终于搞定那老婆娘了,希望她永远也不要到我们家家访,那样我就天天无忧了。


“老大,是不是没事啦?”梁超那小子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


“那当然。”我得意的说道,“你也不看看你老大我是谁?”


话刚说完忽然背后传来了老师那让我一下子掉进冰库的声音。“岳中华,刚才我想了想决定还是该要到你家家访一次,你准备准备我下个星期一就去。”


我的脸色一下子变的难看了起来,望向梁超,发现他的眼中似乎也露出一丝嘲笑的意味。我的心情真的很恶劣,恶劣的就想逮住眼前的梁超狠狠的扁一顿。虽然他很无辜。


中午放学我并没有回家,反正家中没人回到家里还要自己给自己做饭吃,那多累人哪。梁超自然也就没回去了,他可是我的货真价实的跟屁虫,我都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就死认着我这个老大呢?不过也好,中午的这顿饭有人请了。


反正没事,在大街上吃过饭后我就和梁超那小子在学校外面溜达了起来。


“老大,那真气到底该怎么用啊?”这句话梁超那小子今天一天就不停的问了几十遍了现在还问,我真想拿一块儿擦脚布来渡住他的那个讨厌的嘴。我他妈的要知道不早告诉你了,好,你想知道是吗?我就给你胡乱说一说吧。


“那,你听好了。把真气运在双眼之上,那样你看东西就会更加清楚;把真气运在耳朵上,你就能听到很多以前听不到的声音;把真气运在双腿上,你就会跑的更快一些;把真气运在双手上,你打人的时候就会更猛些;让真气在体内不停的流动,那样你的身体就会更加的灵活。”其实我对真气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怎么控制它在体内流动而已,对梁超说的那些话也不过是我的想当然罢了,反正武侠小说里一般都是这样写的。所谓不是空穴不来风,我想它们应该也是有点道理的,就让梁超这小子先去试练试练好了。希望有用。


没想到梁超那小子一听高兴的屁颠屁颠的还兴奋的自言自语道:“原来这么简单哪,我怎么没想到呢?真笨。那我不是现在很厉害了吗?得找人试试看,到时……嘿嘿……。”正傻笑着忽然有眉头一皱,“不行,我现在得试试,不然到时用不上可就惨了。”


话刚说完我就感觉到他的眼神猛的一亮,接着他的气势似乎也有了一些改变,变的更威猛了些。不过这家伙接下来的动作就让人无法了解啼笑皆非了。只见他像一个从山沟里跑出来的老农民一样眼睛猛盯着大路上的汽车瞧,然后又像贼一样盯着路边的行人一个个的看,看的那些行人像躲避瘟疫一样从我们俩的身边走开。


“你小子有完没完了。”我气愤的在梁超的大头上拍了一下。被这小子奇怪的动作搞的我都不是很舒服。


梁超却丝毫不在意反而兴奋无比的说道:“真的也。老大,那些汽车好象都变慢了,那些人好像都在做慢动作一样。真爽啊!哈哈哈哈……”说完也不在意旁边有没有人就哈哈大笑起来。


“你笑完了没有。”在我还没有发表抗议之前从前边拐角处忽然走出一个留着长发的高个子少年对着正在大笑的梁超说道。


梁超一惊不自觉的退后了一步站在我的旁边,眼中微露出一丝不安。


“你就是岳中华?”那长发少年忽然将目光放在了我身上,眼神中透漏出满怀的敌意。


我心中疑虑了一下随即毫不在意的说道:“不错,我就是岳中华。你是什么东西,我认识你吗?”孤傲不留人情面一向是我的性格,对于敢惹我的人更是如此。


长发少年眼中有控制不住的怒意,口中冷笑着说道:“好小子,有种。我大哥想见见你,有胆去吗?”


靠,对我使用激将法?老子偏不上当。嘴中正要说没兴趣时忽然又想到这小子怎么认识我呢?微一回头看到梁超有些焦急不安的样子我心中一动,难道眼前这小子是那什么狗屁十三英中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不能不去了,事情总要有解决的一天,今天不正大光明的去难保哪天他们给你来阴的。再说了,凭老子刚刚练成的“金丹真气”难道还会怕你们几个混混不成?


“去,怎么不去,既然有人请我那我当然要去了。”心中想妥的我非常豪气的说道,一点也不顾在旁边不断拉我衣角的梁超那死鱼般的眼神。


长发少年惊疑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又看了看我身旁的梁超这才说道:“好,你有个性,说实话我有点佩服你了。你们跟我来吧。”说完转身向前边的拐角处走去。


“老大,真的要去吗?”梁超在我耳边轻声说道,“你知道那家伙是谁吗?”


“不就是那什么十三英里的一英吗?”我没好气的说道。这家伙刚才还一幅意气风发的样子怎么一会儿就变成瘪三了。


“那你还说去?”梁超一脸的惊容,“他们可是十三个啊。”


“十三个怎么啦?你这小子真气白练的?”说完我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硬是拉着他跟着那长发少年走去。人家可是在拐角处等着那。


跟着那家伙七拐八绕的最后来到一个死胡同里,里面十几个人正在那等着哪。见到这种阵势我的心中也不自觉的有些紧张起来,梁超那小子更是不及,站在那两腿直发抖。


我深吸了一口气连忙默运起体内的真气,那真气立时响应起我的召唤在那四个循环中不停的流转起来,同时一股清凉而舒适的感觉立刻充斥在我的全身。我的心平静了下来。搞什么嘛,十几个小混混就让我紧张成那样真是丢脸哪。


再看梁超我发现他此时似乎也不是那么紧张了,眼神中还不时透露出一丝精光。我立刻明白这小子也默运起了体内的那微弱的真气,原来他也不是很笨嘛,害的我先前还要担心他。


此时那长发的少年已经走到那群人之前对着一个为首的身材壮实的有点微胖的少年低声说道:“大哥,人我带来了。”


那大哥点了点头,“知道了,你先休息一下。”


长发少年顺从的向旁边走去,忽然间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走到那大哥身边低声说道:“那叫岳中华的小子似乎有点古怪,大哥你小心点。”说完就走了开去。


那大哥惊疑的望了我一眼神情忽然变的有些凝重起来。“你是岳中华吗?我叫王军,是十三英的老大。”


“知道还问?你是老大就了不起吗?我也是老大啊,梁超叫几声老大来听听。”我鸟你啊,有了真气做后盾老子可不甩你。


“老大老大老大……”梁超那家伙似乎也适应了这种情况,见我谈笑风声也连忙应和了起来。


没想到那王军一点都不生气,就连他的那些小弟也大都是抱着一双膀子站在那冷笑,像看小丑的一样看着我们,好象吃定了我们一样。


见对方没反应我也就没了兴趣干脆开门见山的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老子可没那么多时间陪你们玩。”


“也没什么事,只不过我的两个兄弟前几天被人打的很惨我想向老弟了解一下情况而已。”王军笑笑说道。这时就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他的修养了,被我这么的冷嘲热讽竟然还是不生气,怪不得能做老大呢。同时从他的身后走出两个人来,正是那天向我要什么“孝敬费”而被我狠揍的那两人。


“没什么好了解的,事实就是你的那两个小弟被我给打了,而我的这个小弟,”我指着梁超,“他也被你们给打了。现在也不用说那么多了,你们想怎么解决划下道来好了,老子接着就是。”我不想再与他们在文字上纠缠不清了,再说我现在也是迫不及待的想要验证一下我的真气到底有多厉害,所以心中早就想着快点开打吧。


“老弟话说的够直接,不过我要更正一点,你的那位兄弟可不是被我们打的,而是被他一个人打的。“王军说着伸手指着那两个被我揍的人中的其中之一。


我一楞,这才知道梁超那小子不是被人家群殴而是和人家单挑太被打的,不过我却没有怪他而是对着王军不肖的说道:“是吗?你认为那公平吗?你们十几个人站在旁边你认为他敢还手吗?”


王军心中一滞,没想到我会这样说,不过他们似乎早有准备,只见他又说道:“你认为不公平吗?那也好,今天不如就让他们再单挑一次如何?我想现在有你这个老大在旁边站着他也应该有胆量还手了罢。”接着不由我分说就对着身后叫道,“赵山,你去再和那叫梁超的比比看。可别丢脸哪。”


狡猾。我心中这样想着,但同时这种情况也是我早就期盼的。打就打坝,谁怕谁呀。


“记得用真气啊。”我在梁超耳边轻声说道,然后不由他反应过来就一把把他推了出去。那小子踉跄了几步跑到那赵山的面前才停了下来。我不放心,同时又想起了在给梁超通气活脉的时候“意念之流”发出体外的事情,心中一动,我连忙试着将“意念之流”从脑中调出并试着控制它向梁超“包裹”过去。没想到竟成功了,不但梁超的立体透视图出现在我的脑中,就连与他对峙的赵山和不远处的王军等十二个人的立体透视图也如实的反映在我的脑海之中。同时一股大局由心尽握先机的感觉充斥在我的心中。


我发现梁超的体内那微弱的真气正从丹田中不断的流出,在他的体内转了一圈之后又流回丹田然后再流出,如此周而复始着。梁超也真正的镇定了下来,他的呼吸变的匀称而缓慢,血管内血液的流动反而在不断的加快着。


赵山忽然动了起来,我清楚的“看”到随着他手臂上的肌肉一动,他的拳头便向梁超挥了过去。速度也许是很快的,梁超虽然避了过去但身形却有些狼狈。但他这样的速度在我的眼中却不过如蜗牛慢爬一般。我心中一下子更加塌实了。


赵山接连不断的向梁超挥舞着拳头还不时的踢上两脚似乎还颇有些章法,但他也就刚开始的时候打了个梁超措手不及身形有些狼狈,如今梁超渐渐的适应了过来闪躲起来也就轻松了很多。


“笨那你,怎么不还手?”我一见这种情况连忙向梁超喊道。


梁超兴奋的答应了一声开始挥舞自己的拳头向赵山招呼过去。我立刻“见”到在梁超的拳头打在赵山身上的时候一丝丝的真气进入了赵山的体内开始在他身体里乱窜了起来。过不了多久就见赵山浑身颤抖着倒在了地上再也站不起来了。梁超兴奋的似乎意犹未尽,虽然在打中赵山的同时也不可避免的被赵山给打中了几拳,但他似乎一点也没感觉到疼痛。不过此时见赵山已经倒在地上站不起来也就不敢再打下去了,站在那不知所措。


王军一见赵山倒在地上站不起来连忙叫道:“住手。”随即看到梁超并没有再打下去也就舒了口气对身旁的几个人说道“童宝,李震声,小金你们三个去把阿山给扶过来。”


旁边的三个人一听连忙跑了过去把赵山给抬了过去,同时还齐齐的看了梁超一眼,那眼中带着一丝惊疑但更多的是敌意和怨气。


梁超有些不安的退到我的身边小声的说道:“老大,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看着办了,”我不悦的看了他一眼,打个人就怕成这样。


“不是啊,我是怕他们一轰而上,我们就两个人可占不到便宜呀。”梁超解释道。


“你没长脚吗?”我荤不在意的说道。其实我心中巴不得这样做呢,人多了打起来才爽吗。


此时那叫王军的正在赵山的身上不停的摸着什么,还不时在他的颈部和手腕处的动脉上停留了片刻。好象这家伙学过医术。旁边的他的那些小弟都是一幅虎视耽耽的样子看着我们,似乎生怕我们逃跑了似的。


我也不理他们,看着他们准备怎么整。


时间过去了有两分钟,正在那替赵山“检查”身体的王军忽然浑身一震脱口失声道:“真气?”


他旁边的那些小弟一个个都同时张大了嘴巴,那个领我们来的长发少年急忙问道:“大哥你说什么?”


“是真气。”王军失神的说道。


“大哥,你肯定是真气。”长发少年紧张的说道。


王军呼出口气肯定的说道:“不错,我肯定。在阿山的身体里确实流动着微量的真气。”说完猛的回过头来对着梁超说道:“他体内的真气是你输进去的?”


梁超一听紧张的看了我一眼不知该如何回答。我微微点了点头,示意梁超淡说无妨,我也很想知道那王军是如何查出赵山体内的真气的。


梁超这才说道:“不错,是我发出的真气。”


“那你前天为什么不用?”王军奇怪的看了我一眼接着质问梁超道。


“我不会怎么用哪。”梁超没好气的道。


“那你今天就会用?”王军满脸的不信。


“现学的坝。”梁超得意的道。


“跟谁学的?”那长发少年抢在王军之前问道。王军一点也没在意反而奇怪的看着我,眼神不时的变化着。他的那帮小弟都如长发少年一般紧盯着梁超,先前的敌意和怨念都已经丢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当然是我老大教我的,怎么样?厉害吧。”梁超见那些人眼中满是羡慕的神情不由越发得意了起来。


王军的那帮小弟一下子将目光都放在了我的身上,眼中多是惊异之色同时也有一丝的不信。


“你真的让梁超一晚上就拥有了真气?”王军更是吃惊的看着我。


我想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反正梁超那小子都已经不打自招了。于是点了点头,“不错,是我做的。有什么指教吗?”


王军的眼神中一下子多出了很多东西,有羡慕,有憧憬,更多的是希望。我不明白一个人的眼神中为何可以同时放出那么多的讯息。


“我们打个商量如何?”王军反应过来后忽然对我说道。


“什么?”我一时间弄不明白这家伙在想些什么。


“你如果把阿山治好,我就带着我的这帮兄弟跟着你混,拜你做老大。如何?”王军的提议吓了我一跳。


“你说的是真的?”我还没有开口梁超那家伙反而惊喜的大叫道。


“千真万确,我可以发誓,我的这帮兄弟也绝对不会后悔。”王军坚定的说道。


“好耶,好耶。老大,你快答应他。”梁超兴奋的大叫不已。


“你鬼叫什么,我说答应了吗?”我瞪了他一眼道。


“什么?”梁超呆了一下随即眼珠一转忽然指着远处地上的赵山说道:“老大,你先别管别的了,那个什么赵山一直在抖个不停,是不是快出人命了。你快去看看吧。”说完也不理我愿不愿意就拉着我向那赵山走去。


我一听也是,那赵山的体内一直被真气在横冲直撞着,恐怕也一定受了不少的苦,既然人家的意思好象是不想再追究了,那我就帮他把他体内的真气逼出来好了。


来到赵山身边,他身旁的几人连忙站在旁边,让我更加仔细的观察起赵山。


只见赵山的身体还是在不停的在发颤,我连忙用我的“意念之流”“包裹”住他,同时他的整个身体结构都出现在我的脑海中。仔细“看”去,发现在他的体内此刻正有几丝细微的真气在他的经脉里不停的左冲右撞着,而且这几丝真气还不断的互相融合着。


我一看不得了,连忙用“意念之流”进入他的经脉中导引着那几丝真气顺着经脉流出体外。不过几下呼吸间的功夫,只听的在他的右手处“嘶嘶”几声清响,然后赵山就像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只是显得非常虚弱而已。旁边众人包括梁超在内一个个目瞪口呆起来。也难怪,我人根本就没碰着赵山只是在他面前一站,不一会儿赵山就完全好了起来。这种事让他们一时间如何接受的了?


“谢谢!”赵山忽然用非常虚弱的声音对我说道。他刚才神志一直都是很清醒的,所以也知道是我帮他解除痛苦的。


“十三英拜过老大。”忽然身后传来一片整齐的声音。


回过头来,我一下子楞了下来,所谓的十三英此时竟全跪在了地上向我拜倒。


我一时间竟有头晕目眩的感觉。


我带着三分的疑虑,三分的窃喜,三分的彷徨,一分的担心正式的接受了十三英拜我做老大的这个事实,似乎这已经成了一个不可更改的定局。十三英的意志之坚决令我无话可说,我想这一定有他们的原因的,有机会再问他们好了。


整个过程中最兴奋的莫过于梁超了,也难怪,原本最让他担心的事竟就这么“圆满”的解决了。


说起来十三英们哪一个都比我要大,他们最小的也比我大上半岁,而且算起来还都是我的学长,站在那里到有大部分比我要高大。所以当他们都兴冲冲的在我面前喊我做老大的时候,我多少还是有些不释然的。


王军是一个精明和细心的人,见事情已成了定局这才心满意足笑呵呵的对我介绍说道:“你以后就是我们的老大了可不能见我们都不认识啊,来,我给你都介绍介绍。”说着就非常自然的拉着他身后的那帮兄弟一个个在我面前走过。


“这是韩魏,你们见过的,还是他带老大来这儿的哪。”王军首先拉着那个长发少年说道。


“老大好。”韩魏兴奋的说道。


我也连忙笑着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韩魏丝毫不在意反而脸上非常高兴的样子。


“这是赵山,老大已经知道了。哪,他旁边的那个叫赵重,两人是亲兄弟。”王军又拉着那曾被我扁过的两人说道。


“老大,以前是误会,希望您以后别在意。”赵重非常诚恳的说道,赵山也是连连点头。


“当然当然。”我很尴尬的说道,“你们也不要在意才好”毕竟是我把人家给狠揍了一顿反倒让人家向我道歉我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我一向是吃软不吃硬的人,别人对我狠我对别人就更狠,但若他们对我笑脸相迎我反倒不知如何应措了。


“这几个是童宝,李震声,金鹏。”王军指着那三个刚才扶着赵山的人说道。


他们三个也连忙向我打招呼,我当然也要笑脸以待了。


接着王军又介绍了剩下的六个人。他们之中比我矮的两个一个叫王凡,身材略胖;另一个叫李严,身体比较壮实。三个穿着校服的分别叫刘文,单方,胡狂。那个个子最高足足高了我一个半头的大个子叫王海。


“你们怎么排的啊?”梁超兴冲冲的插嘴道。刚才趁王军介绍的时候这小子一个个的过去打找呼谈天说地的混的比我还熟。


“我们是按年龄排的,我最大,今年已经十七岁了今年高中毕业就要进入大学了。”王军微有些得意的说道,然后又指着身后的那些兄弟一个个说道,“韩魏,老二;王海,老三;赵重,老四;刘文,老五;胡狂,老六;李严,老七;童宝,老八;李震声,老九;王凡,老十;赵山,十一;金鹏,十二;单方最小,排在十三。”说着还让他们站成两排以方便我“检阅”。


望着忽然站成两排整齐严肃的十三英,我不仅有些疑惑,他们还是学生吗?先不说他们的行为如何,单是他们的身体素质和团体的纪律性就让我感到心惊。刚才在与他们打招呼之时我曾用“意念之流”一个个的观察他们的身体,发现他们的身体素质都是异常的出色,血液流动平缓,肌肉分配均匀,骨骼结构紧凑,显然都有一身非常好的功底。特别是王军,韩魏,王海等三人,就是先前的我单挑上他们也是自找苦吃。而且在他们当中王军的话好象具有一种权威性,或者说他们就好象是一只军队,王军是长官,他的话无人不从。也许他们真是一群受到军训的人也不一定。另外还让我感到不解的一点就是他们这群人按说都是一些桀骜不逊的才是,那为什么对拜我做老大一事那么乐此不疲呢?


与他们一起聊了一会儿互相留下了联络的方式之后我和梁超就告别十三英回到学校去了。通过了解我才知道十三英都是在同一所学校的,而且是市里的重点高中Q高中。这让我不禁又一次感到不解。


下午放学在校门口意外的发现十三英的老大王军正等在那里。


“老大,你那里方便吗?今天晚上我想跟你来一次彻夜长谈。”互相打过招呼之后王军就对我用一种非常严肃的表情说道。


我楞了一下,随即心想:也是,他们那么不明不白的忽然拜我做老大总要有一个特别的理由的,这一点我早就该想到的,再说我也很想知道王军为什么那么精确而肯定的察觉出真气的存在。于是就说道:“行。我家这几天就我一人在家,你今天晚上就过去吧。”


“老大,我也要去。”旁边的梁超忽然开口说道。


“你还来什么,昨天都没回去今天还不回去你就不怕你爸妈担心哪。”我没好气的对他说道。


“没关系,反正我爸说了,只要跟着你不管在哪儿他都放心。”梁超毫不在意的道。


我听了心里非常的诧异,“我记的没和你爸见过几次啊,你爸就真的对我有那么大的评价?”


“嘿!你不知道吧老大,我之所以跟着你混那可是我老爸的授意哪,他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对你大夸其谈说的我都妒忌了呢。”梁超很是得意的道。


还有这种事?我心中奇怪的想,看来改天我要到梁超家登门造访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