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九灭重生 第一卷 第六章 改造梁超

神州小子 收藏 1 1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070/




好不容易我才摆脱了梁超的纠缠坐在离他远远的地方,以提防他忽然又莫名其妙的抱住我痛哭流涕。

“说吧,什么事?”我一天的好心情都被这家伙给搅了所以非常不悦的说道。


“老大,我被十三英给打了,你要给我报仇啊。”梁超一脸悲愤的说道。


“什么?”我一惊,这才仔细打量他发现他的脸上果然有淤青的痕迹,显然是被人给在脸上揍的。细看之下我竟意外的发现梁超的气血微有不通,特别是他的左臂处,气血到此便被淤血所阻要么停滞要么回流。我不知道为什么可以知道这些,只是我把双眼集中在他身上时他的一举一动,包括皮肤下的肌肉的跳动,血管中气血的运行,毛细血管的每一次张缩竟一一的在我的脑海中显现。经历了一连串的奇异之事我也就不在为我身上的事感到震惊和好奇了,或许武侠小说中所描述的那些练武有成时的境界是真的,因为它现在就已经确确实实的在我的身上显现。


“老大,求你了,别用你的眼看我。”梁超忽然大叫道,“你的眼会发光,而且是金色的。太可怕了。”


我一棱。什么我的眼会发光?难道是修炼《金丹诀》的原因?


不再想那么多,现在是关心梁超这小子的伤要紧。我一把抓住梁超的手说道:“快说,到底怎么回事。什么十三英?”


“哎呀,老大,我的手。快碎了。”梁超嘶牙裂嘴的叫道。我一惊连忙放开他的手不好意思的笑道,“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


“都青了。”梁超不满的说道。


“快说了。不然不给你报仇了。”我威胁道。


“老大,你不给我报仇也不行啊。”嘿!这小子竟不怕我的威胁,邪门了。但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明白了他的意思,同时也让我立时火冒三丈。


“老大,他们说了,这几天我们别想去上学,不然我们就要每天接受他们的报复。我是被他们连着‘照顾’了两天了。你还没露面,他们说见了你的面要把你扒骨抽筋……”梁超恶行恶状的说道。


“什么?”我一听就大怒,梁超一见立刻往旁边闪了开去。


“还说要把你打的哭爹喊娘……”这小子人躲开了嘴却没闲着。


“还有什么?”明知道这小子在对我使激将法我也就大发慈悲虽了你的意好了。所以我就拿眼睛狠狠的盯着梁超装做很是愤怒的样子。


这小子被我的眼神吓住了不敢看我但他还是接着我的话说道:“他们还说……还说要把你打的脸上开花,让你一辈子泡不到马子。”


这个混蛋这种话也能乱编?这不是存心咒我吗。不行,我得整整他,不然我的这口气如何咽的下去。


“他们真的这么说?”我忽然用很平静的语气说道。


“阿?”梁超一时间不明白我的意思但随即又拍胸脯的说道,“老大我说的可是句句属实,你可要千万相信我啊。不然你明天亲自去问问他们。”


这小子够阴险的,先不理他那么多。我忽然转移话题对他说道:“你想不想知道我刚才为什么轻易的就把椅子扶手给掰了下来?”


“哦……。想,当然想了。老大,好老大啦,快告诉我怎么回事,你怎么变的这么厉害的。”梁超先是一呆随即拉着我的手臂满脸羡慕的说道。


“那当然了,你老大我可是练成了绝世神功啦。”我也不禁有些得意的说道。


“什么?哈哈哈哈……”梁超一听竟不可抑制的哈哈大笑起来,“老大你脑子锈豆了,什么绝世神功,你就别蒙我了。”


“你什么意思?”我被他忽然笑的有些莫名其妙,心中更多了几许愤怒。


“你来看看老大。”梁超忽然拿起先前被我掰断的扶手说道,“这个扶手的断裂处光滑平整说明要么这个扶手本来就是断的,要么就说明老大你事先就把这个扶手锯断了。不过我到奇怪老大你究竟用什么工具可以将扶手锯下的这么平整呢?”


听到梁超的一番说明我的内心深处也不仅有些佩服他的精确的观察力,但心中虽然有点佩服但更多的是恼怒。这小子竟怀疑我是在他面前作绣,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于是决定再做出一点事实来让这家伙心服口服。


“那好,既然你认为那个扶手是我故意做的,那你再来看看这个扶手。”我满脸不悦的指着我的那把椅子剩下的那个扶手说道。


梁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到那椅子面前仔细打量了半响说道:“看不出什么。”


我把手放在扶手上说道:“看清了。”说完我手上微一用力只听“喀”的一声扶手就与椅子分家了,断裂处依然与之前的那个一样光滑平整看不出一丝用手掰断的痕迹。


“哇!老大,你是不是安装了什么机关哪。我怎么就掰不下来?”梁超那小子的话一下子把我气的差点背过气去。这都不信,好小子是你逼我的。


我铁青着脸看着梁超说道:“好,有你的。不过我想这下你该信了吧。“话未说完我的手在面前的饭桌上用力一拍只听“哗啦啦”一串声响原就有些破旧的饭桌一下子变成了七八十块散落了一地。


“怎么样?想不想学?”我也为我的这一手而自豪不禁异常得意的道。


“想,太想了。”梁超的态度一下子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竟向我缓缓的跪了下来,又一次抱住我的双腿,“老大,你就我一个小弟,你一定要教我这个功夫,不然我如果被别人翘掉了老大你就孤独一生了。”


我靠。这家伙什么时候学的这么变态呀,搞的我恶心的都快吐了。


“起来再说。”我可不想再被这家伙抱住双腿了,不然我真的会怀疑我是不是会忍不住一脚把他踢飞,来个人也清净心也清净。


“哦。”梁超一下子变的麻利了许多动作灵活的连我都有些吃惊。


※※※


看到梁超忽然一本正经的样子我不由心中一阵发笑,问道:“先说说那十三英是怎么回事。”


“是铁骑十三英啦老大,就是前几天我们一起揍的那两人的同党。”梁超提醒我道。


“哦!”我这才想起来那被我打的爬不起来的向我收孝敬费的那两个高年级学生。不过在我的感觉里不是几天前,就好像明明是昨天发生的事而已。没想到他们报复的这么快,也真难为梁超这小子与他们周旋了好几天。


“你身上的伤是被他们几个人打的?”我忽然问道,“你最好说实话。”


“是被原来的那两个人打的。”梁超恨恨的说道。


“是吗?那可真是‘前世种因,后世收果’呀,我记的那天你扁人家的时候可是兴奋的不得了啊。”我一听打他的人就是那天被他狠扁的两人不自主的对他开起玩笑来。


梁超一听就急了,“不能这样说啊老大,那天是他们不对嘛,我们的宗旨不就是‘对于敢惹我们的坏人给予严厉打击报复’吗?既然他们惹了我们就应该为他们的不自量力而受到惩戒。”


我靠,这小子还真以为自己是正义的使者公正的代言人哪。“那你今天是不是也算是为自己的不自量力而受到惩戒了哪?”我不由好笑的说道。


梁超听后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你想不想自己亲自去为自己找回‘公道’啊?”我不再开他的玩笑忽然正经的说道。


“当然。”梁超回答的斩钉截铁。


见到梁超坚决的样子我忽然觉得我不该对他有所隐瞒,毕竟他是我到现在为止唯一的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虽然他平常总是一副事不关己对我爱溜须拍马的样子,但那是他乐观的天性,我也绝对相信他可以为我两肋叉刀义不容辞。这样的朋友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呢?所以我心一横就将发生在我身上的奇异经历对梁超和盘托出了。


梁超一时间听的是目瞪口呆张嘴结舌,要不是我刚才的表现是他亲眼所见我想他也不会轻易的相信的。不过此时他却是不停的缠着我让我教他聚气成丹真气运行的方法,我被他缠的烦了就将那本《太史丹记》拿了出来让他先自己看看也让他对这方面有些了解。虽然我知道的也并不比梁超多多少。


梁超也像我一样对书中的内容看的头大眼花的,根本不得要领,最后干脆把书一摆丧气的说道:“老大,你这不是难为我吗,那些繁体的隶书我根本就是认不全嘛,你让我自己看那和看天书有什么差别。”


我一想也是,这家伙连繁体字都认不全更别说这是隶书的繁体字了,更何况就算是我不也是看的莫名所以吗。要不是我在机缘巧合下练成了那“意念之流”的东东的话说不定此时我还在哪儿不知所措呢。


“说实话,我对这本书也不是很懂。”我说道,“不过就目前为止我所能有所理解的部分就是那练气中的《养丹诀》和《金丹诀》了,而且它们都有插图的。我敢肯定,那就是所谓的真气运行图。所以你还是先看看这两个部分的好,如果能有所理解的话那就好办多了。”


梁超听后重新拿起那本书翻到《养丹诀》和《金丹诀》的部分仔细看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忽然抬起头来看着我说道:“老大你是不是把《金丹诀》的部分都练成了?”


“应该是吧。”我想了想发生在我身上的奇异事情不敢肯定的说道。


“那就好了。”梁超忽然兴奋了起来,“老大,按照这本书上所说的养气的过程应该是最难和用时最长的过程,要用三五六年,我的天,那我不是要等疯了。不过这上面不是也说了吗,只要有金丹有成者为我通气活脉的话,我说不定也能在几天内练成那什么《养丹诀》呢。”


“哦?你的意思是说让我为你通气活脉?”我一下子明白了那小子的意思。


“老大,一世人两兄弟嘛,你不帮我谁帮我。”梁超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不小心把你弄的经脉破碎而亡?”我好笑的道。


梁超一呆,随即又毫不在意的说道:“没关系,老大,我还信不过你嘛?再说了,我也不相信自己是一个短命的鬼。”


好小子,大话一说把什么为难的事都推到了我身上。不行,我得让这小子“出点血”才行。


“好吧,”我假装咬牙狠声说道,“我就拼着当杀人犯的危险帮你一把。不过……”


“不过什么?老大,你就别吞吞吐吐了,还有什么为难的事么?”梁超有些着急的说道。


“你看。”我指着满地的碎木桌片,“为了让你接受这个事实我可是损失巨大啊。”说完还斜着眼看着他。


梁超一呆随即明白了过来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没关系老大,一切包在我身上好了,明天我就去买新的给你送过来。”


我一下子开心的笑了。“我就知道你财大气粗嘛。记得要红木的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老大你就别逗我了,快告诉我怎么练吧。”梁超没好气的说道。


“你现在就想练?”我有些诧异的说道。没想到这小子比我还着急。


“那当然,不然还等到什么时候。”这小子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你今天晚上不回家,家里人不担心吗?”我好心的说道。


“回什么家啊,老大你也不看看现在都快两点了。再说了我给家里打了电话,说今天在你这睡的。”这小子看着我一副你白痴的样子让我非常的不爽,末了还说一句“你不是想让我露宿街头吧老大。”


“你先前不是已经露宿街头了吗?”我没好气的说道。


“你还说呢,”梁超一听就来气了,“我敲了怕不有一个小时的门了,本来以为你不在家但你房里却一直亮着,而且还是发的金黄色的光。我还以为你在看A片呢。”


什么,我的房间里一直亮着吗?我醒来的时候怎么没见呢,还发着金黄色的光,难道是……,记得《太史丹记》中《金丹诀》的最后几句里说道“金丹有成,祥光普照”,看来《金丹诀》我是真的练成了。“嘿嘿嘿嘿……”


“老大,你在傻笑什么啊?”梁超呆呆的看着我问道。


“没什么。”我忙回过神来,“你准备准备,我们现在就开始为你通气活脉。”我现在可是对为梁超通气活脉有了充足的信心。


“哦!”梁超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不安的说道:“老大,我的小命可是纂在你手里啊,你要千万的小心小心再小心哪。”


“知道了,你安了。”我毫不在意的说道。不过梁超的表情任谁都可以看的出来他心中充满了不安和紧张。


我可不管那么多,说实话我现在可是有些手痒了想早点试试我体内真气的功用到底如何。我二话不说让梁超照着《养丹诀》的姿势盘膝坐好,然后我就坐在他的身后像武侠里说的那样双手放在他的后背的“灵台”和“命门”两处大穴上(这些都是我从那几幅真气的运行图中知道的),同时默运自己体内的真气。


我把心神一放在体内的真气上那些真气便如斯响应加快的在我的体内运转了起来。先是在那四个循环中不停的游走,并且四个循环中的真气在“丹田”里相互交融合为一体,然后进入那被金黄色光芒包裹住的已经变的光滑无比滴溜溜乱转如乒乓球一般隐透红黄蓝三色彩光的气团中,最后在从气团中冲出又一分为四分别流向四个循环中。


强忍下对其想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我用意念控制体内的真气分成两股细流从双手的经脉中流出,想象着其流向与我相连的梁超的体内,就在这时奇怪的现象发生了。在我的真气进入梁超体内之前我身体里最先存在的那股被我称做“意念之流”的能量忽然从我的脑海中流出,通过毛细孔流出体外如网状一般把梁超包裹在其中,同时一幅奇妙的人体立体透视图在我的脑海里出现。


我心中一惊不自觉向那人体透视图望去却惊讶的发现他的经脉竟比我的细的多,可以说连我的一半粗都没有。我心中一动,难道这是梁超的身体不成?立时大叫不妙,他的经脉这么迁细如果被我的真气进入的话非的暴体而亡不可。想到这里我连忙控制体内的真气回流,但却还是有一小部分进入了他的体内他的身体立刻抖动了起来同时口中大叫“痛死啦!”不过还好他的经脉没有爆裂,不过我却不好受了真气回流带动我的经脉也是一阵抽动,幸好那股“意念之流”及时“跑”了过来对其进行舒解。


我心中大大的呼出一口凉气,刚才真险,差点就要了梁超那小子的小命。不过接下来事情就好办多了,有了“意念之流”的帮助我把我的真气分成更加细微的一丝进入梁超的体内,在“意念之流”的导引下开始在他的体内为他温养真气,然后再流入丹田在那里形成一团气旋将真气储存在那里。这时我才发现其实根本就不用我的真气,只用我的“意念之流”就可以很轻松的在他的体内温养出真气来,但此时既然已经用了我的真气我也就不再让它退出来让它随着“意念之流”在梁超的体内转悠好了,同时也好更加熟练的运用它。没想到这样一来反而便宜了梁超这小子让他练成了性质与我的相仿的真气,同时在不久的将来他也成了在我之后第二个将《金丹诀》练成的人。


不知过了多久,在我的帮助下梁超这小子终于将《养丹诀》的三幅图中聚气成丹的过程全练完了,我也就将我的真气和“意念之流”从他的身上“撤”了回来。


心神一恢复我便觉的我的身体异常的劳累,但同时我的精神却非常的振奋,不知为何。细思一想可能是运用真气过度的原因吧,此时在我的心中下了一个决定以后要为别人通气活脉的话再也不用我的真气了,太累人了,干脆只用“意念之流”好了。没想到它这么好用,以前怎么没发觉呢?


看了梁超一眼我心想这小子大概还需要一段时间,趁这段时间我还是把那本《太史丹记》好好看看好了,既然能从那里练出真气来也难保不能从中再悟出其他的东西也不一定。于是我拿起那本书仔细的看了起来。


天快亮时梁超终于从入定中醒了过来,我也已把那本书翻了个滚瓜乱熟了,但却依然对其中的什么口诀经文咒法之类的东东搞不明白。心中一气我就把那本书随手仍在了抽屉里。反正我已经将其中的内容全部的记了下来,以后有机会再研究它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