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九十五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4 1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狭窄的空间,幽暗的光线,一张单人床,平展的床单,床头靠墙的一面是叠成豆腐块的薄面被,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没错,这是间囚室,西北荒原上,某座军事监狱的囚室。 离每天一次的放风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两小时后,我可以从那扇厚重的铁门走出去,戴上镣铐,晒上一个小时的太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狭窄的空间,幽暗的光线,一张单人床,平展的床单,床头靠墙的一面是叠成豆腐块的薄面被,这就是我现在生活的地方。没错,这是间囚室,西北荒原上,某座军事监狱的囚室。


离每天一次的放风时间还有两个小时,两小时后,我可以从那扇厚重的铁门走出去,戴上镣铐,晒上一个小时的太阳。


我进来多久了?好像是两个月,又好像更长。我是从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呢?脑子里又开始闪烁起那些过往的片段。


我记得我的名字叫文墨尘,在进来这里之前,我是个士兵,准确的说,是个很优秀的士兵。我那时所在的单位是全军赫赫有名的T大队,而我是那其中的一员。我和大队里所有的战友一样,穿着四色系的丛林迷彩,脚上蹬着的是高腰的丛林靴,还有,我的肩膀上也和他们一样,挂着由闪电和利剑组成的“TZ”臂章。那是我们的标志,也是我们的自豪,因为,我们是中国特种兵。


嘴角不由泛起一丝苦笑,不管是荣誉还是骄傲,对于我来说,都已不再重要了,都已经过去了,因为,我现在是一个囚犯,而且还是被列为“危险人物”的囚犯。


我是怎么从一个精锐的特种兵变成囚犯的呢?噢,我想起来了,因为我向一个人开了枪,那个人是个年轻的女孩儿,她不是罪犯,也不是什么恐怖分子,她是个人质,被一个穷途末路的歹徒胁持的人质。


我并不想向她开枪的,可有个混蛋让我开枪,不对,他是在逼我开枪。那个混蛋就是陆云巍,我答应了他要帮他去执行一个任务。那个任务叫什么名字来着,噢,我想起来了,在我被押送到这个军事监狱之后的第二天,早餐的窝窝头里夹着了一张小小的纸条。那个纸条上写着陆云巍这混蛋所说的任务,而这个任务的代号,叫做“沉默的枪刺”。


“哐当”铁门被打开了,然后一个威严而冰冷的声音在门外响起,“30613,放风的时间到了!”


站起身,我走到了门口,任他们给我的手上脚上都加上精钢铸成的束缚,然后,我拖着这些沉重的家伙一步步往外走,去享受那每天一小时的阳光和相对新鲜的空气。


30613,这是我在这个地方的称呼。它不是名字,只是一个编号,这里的人,都没有名字。


从囚室到放风的小操场,要拐两个弯,走372步。这条路我已经走了一个月了,闭着眼睛都能走到。


押着我的两个战士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偶尔扫过我的目光里也露着深深的厌恶和鄙视,仿佛在说,你真给身上的军装丢脸,你也配当军人!


这里关押的都是重犯,杀人、抢劫、强奸、贪污……形形色色的都有,而关押在这里的人,他们在进来之前的身份,都是军人。不对,有一个人例外,他不是军人,他的防范等级也是这里最高的“极度危险”,而我这个刚进来不到一个月的家伙,在这里的危险等级仅次于他,排在了第二。原因很简单,进来的第一天我就动手将两个想要给我个下马威的犯人打成了重伤,听说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有一个还没醒过来。我也因此而蹲了一个月的黑牢,等我从黑牢出来时,我就被打上了“危险人物”的标签,戴着手铐脚镣放风,成了我和他两个人所享受的特别待遇。


他的编号是30547,已经在这里呆了快一年了。他的囚室在我隔壁,但我们从来没有说过话,但我知道他在注意我,同样的,我也在打量他。


又是372步,从监区走出来,阳光立刻洒在了身上,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这时候,要是再有根烟就好了。我已经多久没抽过烟了?好像打我进来这个地方起,就没有见过香烟的样子。


本来呢,若寒姐是带了好几条烟给我的,对了,还有苏姐,还有肖凝。还有谁呢?对,还有杨中队和秦大队。那是我在看守所等着军事法院审判的时候。本来,这个时候是拒绝探视的,但是,秦大队是什么人?他要来看我,天王老子也拦不住他。


想到这儿的时候,心脏禁不住一阵抽痛。他们……我苦笑,我让他们所有人的很失望吧?在得知我因为射杀人质,将被判刑的第二天,这些对我来说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人都赶到了军区军事法院的看守所。年迈的父母,红肿着双眼的苏姐和若寒姐,还有肖凝,她那憔悴的样子让我的心一阵阵的疼。


他们都是秦大队带进来的,与秦大队一起来的还有杨中队,我们中队的头儿,我们的老大哥。他们看我的眼神,全都是不解和心痛。是啊,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我,这个在他们眼里最优秀的狙击手,为什么会向人质开枪?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报社和电视台那些记者的镜头下向人质开枪。


这是相当恶性的事件,必须从严处理的事件,否则,不足以平息民愤。“作为军人,作为祖国和人民的守卫者,居然向人质开枪,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这是一个记者写的报道,但他没能将这篇报道发出来。至于原因,不用想也知道为什么。


若寒姐说,墨尘,不要怕,姐姐给你请最好的律师,你一定会没事的。


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噢!我说,不用了,我认罪,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秦大队当时就火了,他在隔离窗外指着我的鼻子骂,文墨尘,你这个混蛋,你他妈的是不是活腻了你?认罪?认罪?你没看见他们在为你伤心,为你哭泣吗?你还是不是我秦某人的兵?是不是?回答我!


我说是,我说大队长,杨中队,在我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大队长和中队长。但是,我不打算辩护,也不需要律师,我愿意接受法律的制裁。


如果当时不是有隔离窗隔着,如果当时没有看守所的看守和杨中队他们拦着,我绝对逃不掉秦大队的一顿暴练。我让他生气了,不对,是愤怒了。


杨中队问我为什么,肖凝问我为什么,阿姨问我为什么,苏姐问我问什么,爸爸妈妈也问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这个问题,其实在那次行动结束时,肖参谋长就问过我,问我为什么要向人质开枪。我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呢,我对肖参谋长说,周围有很多人,我没得选择,死一个,总比死一堆好。


肖参谋长给我的回答是一个响亮的耳光,然后,他颤抖着说,文墨尘,你看看周围,看看周围的情况,你会害死你自己!


我当时就那么站着,不再说话。陆云巍也在离我不远的地方站着,他在看我,我能感到他目光里一闪而没的痛苦和无奈。我当时在想,这些歹徒来得是不是太巧了点儿?这一切,是否也是他计划里的一部分?


可惜,我没有时间去问他,因为我被肖参谋长下令解除了武装,然后直接押回了大队,关进了禁闭室。而我在禁闭室呆了还不到半小时,军区保卫部的人就来了,他们来的目的只有一个,把我带走,等着进一步的处理。


然后,我就被关进了看守所,等着接受法律对我的制裁。我的亲人们、我的战友们,他们都在外面为了我的事而奔波,为了让我不至于受到太重的惩罚而操劳。这一切,我不可能不知道,可是,我又一次让他们伤心,让他们失望,因为我拒绝了一切的法律援助,而且,为了达到目的,我在看守所里还打了人。既然是看守所,里面自然不会只有我一个人被关着。这类地方,似乎都有那么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新进去的人,要被先进去的人打。而大多数人,面对这个规矩,都选择了暂时忍受。可我没有,我将那几个混蛋全都放倒了,带头的那个人直接成了残废,他下半辈子都别想站着走路。而最严重的是,我还打了两个看守。


因此,看守所给我的定义是“不思悔改的危险分子!”于是,我在进看守所的第一天,又享受了黑屋单间的待遇。如果不是秦大队的手腕比较硬,看守所根本就不会让我接受探视。


面对他们的伤心、失望、疑惑和不解的质问,我保持沉默,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其实,我很想跟他们说,我也不想这样子,但我有一个任务要去做,我不得不这样做。但我不能说,这是只有我和陆云巍知道的计划,也许还有别人知道吧,但肯定不会太多。


在看守所里,我收到了陆云巍通过秘密渠道传给我的小纸条,他告诉我,这是整个行动的第一步,其目的,就是把我送进监狱。他还说,自己被秦大队暴打了一顿,因为他非但没有帮我说话,而且还“义正词严”地说什么,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被送进监狱。


“活该!”这是我心里面的想法,谁叫你让我这么难受,让我的亲人,我的战友也这么难受。等老子出去之后,也得暴打你一顿不可。不然,难解我心头之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