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九十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2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size][/URL] [内容简介] 已经就位的渗透组率先开启了这强攻的前奏。一枚气浪破门手雷将紧闭着的大门“轰”地推到,然后,是两枚强闪光手雷。我当时在想,要是这屋里没有人质的话,就可以使用威力巨大的闪光震撼弹了,剧烈的闪光加上强烈的冲击波,足可以让屋内的人短时间失去战斗力,如果被冲击波直接击中,连内脏都可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已经就位的渗透组率先开启了这强攻的前奏。一枚气浪破门手雷将紧闭着的大门“轰”地推到,然后,是两枚强闪光手雷。我当时在想,要是这屋里没有人质的话,就可以使用威力巨大的闪光震撼弹了,剧烈的闪光加上强烈的冲击波,足可以让屋内的人短时间失去战斗力,如果被冲击波直接击中,连内脏都可能被撞移位。与此同时,一楼的窗户也被敲碎,冒着浓烟的催泪瓦斯从破碎的窗口以及洞开的大门同时飞进了屋内,转眼间,浓烈的瓦斯烟雾就从这些破损的开口处冒了出来。


楼下的强攻开始的同时,已经摸上楼顶的弟兄们也开始向楼下突击。耳机里此起彼伏的都是战友们“注意闪光……准备催泪弹……”等等短促的呼喝。紧接着,是枪声,5.8毫米口径的短点射清脆异常,与AK47盲目的扫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突然,AK枪族的“乒乒乓乓”的扫射里,响起了清脆短促的点射。然后,耳机里响起攻入楼内的兄弟的呼喊。“老鹰,老鹰,A组报告,秃鹰5号,秃鹰8号受伤,A组请求支援,A组请求支援!”肯定是那两个退伍的侦察兵,只有他们才能用精度较差的AK47打出精确的短点射。


“A组后撤,B组接替进攻!”代号“老鹰”的肖参谋长说道。


“A组明白!”


“B组明白!”


“老鹰,老鹰,B组报告,一楼清理完毕,兔子击毙三名,四名人质受伤,二楼楼道被堵死,无法继续进攻,完毕!”


“A组掩护人质撤退,C组继续向下突击,B组转移,增援C组!”


“A组明白!”


“B组明白!”


“C组明白!”


耳机里充斥着战友们的声音,我们的狙击小组是D组,照理说应该是最具威胁的存在。可是,歹徒里有两个熟知小分队破袭战术的前侦察兵,他们很清楚狙击手对他们的威胁。所以,他们用那种廉价的隔热布遮住了所有的窗户,然而,正是这种超市中都能买到的隔热布,将让价值不匪的热成像仪成了毫无作用的摆设。


不愧是中国军队培养出来的侦察兵啊,这种看似简单的反狙击战术,就目前来说,竟然相当的好用。


我想,那两个退伍的侦察兵并没有想到,公安会请特种部队来帮忙吧。他们的防御应该是针对公安或武警的特警的,这些防御措施,虽然简单而又粗糙,但却是相当的实用。更何况,他们还有人质在手里,仅仅这一项,就可以让特警们投鼠忌器、束手无策。


不能不说,他们的计划是相当实用的,只可惜,执行这次任务的是我们,不是公安,也不是武警,而是比他们侦察兵更加擅长小分队作战,单兵战斗力更强的特种侦察兵。


火器对射的声音不再像刚开始时那样激烈,变得断断续续,但是却没有停歇。C组已经扫清了三楼的歹徒,正快速向二楼突进。就是要快,快到让歹徒没有反应的时间,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人质的安全。


支援C组的B组用利用抛绳器攀到了二楼,只要等里面的C组一行动,他们就会破窗而入发起攻击。


观察手突然苦笑了一下,他说,我怎么觉得我俩今天是多出来的人?听他这样一说,我也忍不住苦笑。是啊,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个狙击小组,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心里面不憋火才叫怪了。


“砰”的一声,二楼的门又被破门手雷推倒,然后,又是闪光弹与催泪弹,与此同时,B组的弟兄们也破窗而入,与从门口向内突击的C组一起,对残余的歹徒进行最后的围歼。


战斗进行到这里,似乎已经不再有任何悬念,看来,今天我是开不了枪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在一楼掩护人质撤退的A组突然倒退着一步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有情况!”转动枪口,已经换成了白光瞄准镜的视场下,一个浑身是血的人正胁持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儿一步步往外走,而那个女孩儿腰上,竟然被那混蛋绑上了炸药,“塑5”炸药。要是它爆炸,半径几十米之内,将不会有一个活物。


那个胁持着女孩儿的歹徒应该就是那两个侦察兵中的一个,他将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躲在了女孩儿的后面,用一把“五四”手枪顶着女孩儿往前挪动,等走到门口时,他将那女孩子往回一拽,自己的后背靠在了墙上。真是个狡猾的家伙,这样一来,他就不用担心自己的后背了。然后,他的左手从女孩子的肩头露了出来,手里握着的,赫然是一个引爆器,而他左手的拇指,就停在那个红色的按钮上。


“混蛋!”耳机里传来肖参谋长的怒骂,“狙击手,给我把他解决掉。”


我苦笑,那个家伙显然知道有狙击手在盯着他,所以他才把自己整个人藏了那个女孩子的身后,而且,他的右手用枪指着那个年轻的女孩儿,左手还拿着引爆器,如果我不能一枪命中他的眉心,神经的残余反应完全可以让他完成扣动扳机,按下按钮的动作。我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不对,我现在根本就连开枪的机会都没有,那个混蛋,把自己藏得太好了。


公安的谈判专家又一次走上前去,在A组兄弟们的背后开始向这个孤注一掷的歹徒徒劳地进行政策攻心,劝他放下武器,立即投降。然而,歹徒给予他的回答是一声枪响。谁也没有料到他会向谈判专家开枪,而他的动作也足够的快,虽然在枪响的瞬间,A组的兄弟就已经转身扑向了身后的谈判专家,可还是晚了一步。如此近的距离,突然间的射击,“五四”喷出的弹头直接钻进了那个谈判专家的额头,让他直直地倒了下去。


“狙击手!”肖参谋长吼道,如同一只被激怒了的雄狮。“怎么还不开枪!”


“老鹰!”我咬着牙说道,“目标隐藏得太好,无法射击!”


“文墨尘,开枪!”耳朵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是我左耳内的耳塞,陆云巍塞给我的那个耳塞。他,让我开枪。可我现在怎么开枪?对谁开枪?难道,对那个女孩儿么?


“开枪!”他的声音又一次响起。“你知道我的意思!”


这个混蛋,他居然叫我向人质开枪!让我连人质一起杀掉!他疯了么?额头开始有冷汗滴落,扳机上的食指也在颤抖,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这样的紧张过。


“文墨尘,开枪啊,还等什么?你还记得答应过我的事情吗?现在,你的任务开始了!这是命令!”他再一次在我耳边催促,而同时,他又提到了那个我到现在为止还根本不了解的任务,那个“卧底”的任务。


陆云巍,他在命令我,命令我向人质开枪,而开枪的原因,竟是为了那个任务。黑色的十字线,正对着那个女孩儿的心脏。我知道,只要我轻轻地一扣扳机,她的心脏就会连着她背后那个歹徒一起击碎。


瞄准镜下,那个女孩儿的脸很苍白,清秀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她的头发很凌乱,衣服也有些破损。这时候,她心里应该很害怕吧?她在迫切地希望着被眼前的人们解救吧?可是,陆云巍,这个从总参七部过来的大校处长,竟然让我向她开枪,而且,还是命令我。我的呼吸变得急促,心跳也在加快,我是不是该听他的命令,是不是应该开枪?


“文墨尘,我知道你现在心里面很矛盾!但我没时间向你解释那么多。以后,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现在,听我的话,开枪!明白吗?”


“开枪!开枪!开枪!”我的脑子里全是他的声音,我的良心告诉我,这是不对的,你不能向人质开枪。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还是瞄准了她,而我的食指还在向后压着扳机,一边颤抖,一边将扳机压到了击发的边缘。


“嗵!”在所有人的惊愕中,一声悠长的叹息响起。然后,是血花,一朵凄艳的血花从那个女孩儿的胸前溅起,绽放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文墨尘,你这混蛋!”肖参谋长的咆哮在耳边响起,“你为什么向人质开枪?为什么向人质开枪?”


他的声音离我好遥远,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我已经麻木了,已经忘了再去思考对与错。我真的开枪了,向人质开了枪。那个歹徒也没有想到吧,可等他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高速旋转的弹头在穿透那个女孩子身体的同时,会连他的心脏也一起击碎。我不知道等待我的将是什么,我脑子里盘旋着的全是那个女孩儿苍白的脸孔。那脸上的不可思议与错愕,让我失去了思考的力气。


陆云巍给我的耳塞,已经被我捏碎扔掉。这也是他的吩咐,在枪响的第一时间,他就告诉我扔掉耳塞,不要任何人知道。我没有去想他这样做的用意是什么,我的脑子似乎已经停止了运转,只是下意识地执行着动作。


“墨尘,对不起!请相信我,我会给你一个解释的!”这是在我扔掉耳塞前,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给我一个解释?我苦笑。我不知道他的解释会什么时候给我,但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等着我的解释,等着我告诉他们,我,为什么会向人质开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